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63章 审核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曹丽倏地变了神色,站起来,走到我跟前,看着我,冷冷地说:“怎么,想不听话?我告诉你,不听我的话,这表你甭想填,没有我批准,你是填了也白搭!董事长那天的话你也听见了,董事长是把审核的权力放给了我的。 ”</p>

    曹丽这话我信,没有她审核通过,我是转不了正的。</p>

    董事长虽然通过看方案了解了我,但是那天他并没点名说要给我转正,毕竟他对我几乎毫不了解,他还是放权给了下面的职能部门。</p>

    别说董事长日理万机说不定早把我忘记了,是董事长以后记起来询问曹丽,曹丽完全可以找出充分的理由来搪塞过去,如僧多粥少名额有限或者我质有什么问题什么的。</p>

    而我目前的想法,我必须要争取到这个名额,不然等下次,猴年马月。</p>

    见我怔怔地站在那里发愣,曹丽脸露出得意的笑,又慢慢靠拢过来,一只胳膊攀住了我的脖子……</p>

    我一个激灵,脑子里飞速运转着,突然想到了一个借口,于是猛地一把推开曹丽,曹丽猝不及防,被我重重一推,扑腾一声,仰面朝天躺到了地板。</p>

    曹丽这下子恼了,迅速爬起来,眼里发出了恼羞成怒的火焰:“妈的,小瘪三,你想找死啊,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敢对姑奶奶这么不敬,是不是活腻了?”</p>

    我说:“对不起,曹主任,你的好意我领了,我有女朋友了,我对我女朋友发过誓,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对不住我女朋友的事情,这是我的原则。如果曹主任不能成全我,非要相逼,那我不填这个表了。”</p>

    我讲话的口气跟坚决果断。</p>

    说着,我转身往门口走,要拉开门走出去。</p>

    我这是破釜沉舟的一招,不知道能不能成功。</p>

    手刚打开锁,刚要拉门把手,身后传来曹丽的声音:“站住——”</p>

    我回过头,看到曹丽正愣愣地看着我,眼神里带着迷惘和失落,头发凌乱。</p>

    “曹主任还有什么事?”我平静地说。</p>

    “你过来。”曹丽声音嘶哑地说,边捋了捋自己的头发。</p>

    我站在那里没动,我怕她继续发情。</p>

    “你过来吧,我不招惹你了。”曹丽颓丧地叹了口气,坐到了自己办公桌前。</p>

    我于是站到她办公桌跟前。</p>

    曹丽递过一张表格给我,看着我说:“看不出,你倒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还挺重情的!你真有女朋友了?”</p>

    我接过曹丽的表格:“是的,谢谢曹主任!”</p>

    “回去自己填吧,有不懂的再来问我!我答应你,放你过关。”曹丽失神地看着我:“这年头,像你这样的男人不多了,竟然还真有不偷腥的男人,老娘第一次遇到,太阳从西边出来了。”</p>

    我转身走,身后传来曹丽幽幽而又喃喃的声音:“你越是这样我越喜欢你,你等着,小易克,小白脸,我非把你弄到手不可,姐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有信心的。我倒是要看看,是我魅力大还是你所谓的什么女朋友魅力大,我倒是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你如此坚守防线。”</p>

    我关门,将曹丽的自言自语关在了门后。</p>

    填这种表格自然不用再回去找曹丽咨询,我当天晚填好了,还是按照来发行公司应聘时候的基本情况填的。</p>

    第二天午,我去曹丽办公室交表格,曹丽自己在,接过表格看了看,说:“原来你小子是云南人啊,小南蛮!”</p>

    我没有说话。</p>

    曹丽看了一会儿表格,然后看着我,带着一丝幽怨的表情:“小坏蛋,昨晚让我空欢喜一场。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觉得我长的不好看?”</p>

    “好看!”我说。</p>

    “那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很坏?”曹丽又说。</p>

    “没觉得!”我说。</p>

    “那你说,我和你们公司的那个秋大经理,你觉得谁好?”曹丽紧盯住我的眼睛。</p>

    我说:“不知道!”</p>

    “为什么不知道?”曹丽说。</p>

    “因为你和她没有可性!”我直接了当地说。</p>

    曹丽的脸色一下子气得煞白,银牙紧咬,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没良心的东西,滚!”</p>

    我扭头转身出去了。</p>

    下午下班后,我刚出发行公司,背后有人喊我,一看,是秋桐。</p>

    “易克,干嘛去?”秋桐笑吟吟地说。</p>

    “下班啊,吃饭去!”我说。</p>

    “那一起吃饭吧,我请你!”秋桐说:“我也忙完了,正要去吃饭!”</p>

    “还是我请你吧!”我说。</p>

    秋桐说:“行,那吃你!”</p>

    “想吃什么?”</p>

    “客随主便!”</p>

    “那,韩国烧烤?”我试探地问秋桐。</p>

    “你喜欢了这个啊,行!”秋桐痛快地说:“坐我的车!”</p>

    我们刚走到车跟前,秋桐摸出车钥匙,递给我:“呶——你来开!”</p>

    于是,我开车,秋桐坐到副驾驶位置,对我说:“还去次咱们一起吃的那家韩国烧烤店吧!”</p>

    我开车直奔那里而去。</p>

    路,秋桐看着我:“易克,开车技术不错哦,我还熟练!”</p>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我呵呵笑着说。</p>

    “呵呵,你还挺逗!”秋桐笑得很轻松,接着说:“你要转正了,知道吗?”</p>

    我说:“表格交去了,能不能批准还是一回事呢!”</p>

    “当然能批准了,绝对没问题!”秋桐说。</p>

    我一愣:“为什么这么肯定?”</p>

    我这时突然想,是不是秋桐利用自己以前是人力资源部副主任的便利,帮我走后门了。</p>

    没想到秋桐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这次人力资源部给了集团经营委6个名额,我下午给人力资源部的主任打电话问了,说经管办正好报了6个人,只要没有什么意外情况,报有关领导签字后,准备全部批准通过。”</p>

    我一听,晕了,我靠,曹丽是在糊弄我,哄我啊,想借这个名额来潜我,妈的,这个娘们心眼子还不少。</p>

    秋桐看到我的脸色有些异样,说:“怎么了?易克!”</p>

    我忙回过神来:“没什么。”</p>

    秋桐说:“你不高兴?不乐意?”</p>

    “高兴,乐意!”</p>

    “这次转正,对你来说,应该是一次新的历程,一个里程碑,在国企干不必私企,身份很重要,身份是进步和提升的必要制约条件,如果你不能转正,你干的再好,也只能是临时工,不能担任任何职务,而转正后,除了集团党政部门,其他经营部门都可以照常提拔重用,最高可以做到部门负责人,也是集团正儿八经的层。”秋桐说:“所以,我很为你高兴!”</p>

    我说:“谢谢秋总,其实,有这个机会,应该感谢你!”</p>

    秋桐笑着说:“错,不要感谢我,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抓住的,你最应该感谢的是你自己,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还有,你应该感谢促成我们那次会议召开的人,如果没有那次会议的召开,不会有董事长的出现,董事长也不会看到那方案,自然也不会认识你,自然也不会促成这事。想想那次会议,坏事还成了好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事物总是在好坏之间来回转变的。”</p>

    我说:“秋总,我会好好珍惜这次机会的!”</p>

    秋桐抿嘴一笑:“这回不会再跑了吧?”</p>

    我说:“不跑了,好好在这里干,好好接受你的领导!”</p>

    秋桐说:“你这次回来,开局良好,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我相信,只要你好好干,正常发挥你的能力和水平,你一定会有所作为,你一定能做到更好的位置,付出,总是有回报的。”</p>

    我说:“只要跟着秋总干,做什么位置都行!”</p>

    秋桐笑起来:“可别这么说啊,我是不会永远领导你的,我也不可能会在发行公司长期干下去,集团也是有轮岗制度的,干几年,说不定我又到别的部门去了。”</p>

    我说:“最起码,在你没离开发行公司之前我在你领导下干,等你调走了,我也不干了!”</p>

    “可不能这么说,你这么说,我有压力了,好像你是为了我才干的,我可承受不起,我希望你能为了自己而干,创出自己的路子来!”秋桐说。</p>

    正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海峰打来的,于是我边开车边接电话。</p>

    “鸟人,干嘛呢?”海峰在电话里不紧不慢地说。</p>

    “开车!”我说。</p>

    “开车去干嘛呢?”海峰继续说。</p>

    “吃饭!”</p>

    “共进晚餐,如何?”海峰调侃地说。</p>

    我一听,来了精神:“我擦,你来星海了?”</p>

    “废话!”海峰大笑起来。</p>

    “在哪里?”我忙说。</p>

    “刚下飞机,正打车往市区走!”</p>

    “你和海珠一起的?”</p>

    “操,重色轻友啊,净想着海珠了。”海峰似乎很高兴地笑骂我:“没,海珠没飞这班飞机,我自己来的!”</p>

    “那你要打算去市区哪里?”</p>

    “操,这不是先找你了,我知道去哪里?先去市区再说了!”海峰说:“最起码,你得先请我吃吃顿饭,然后,你还得和我同居吧?”</p>

    “那我们一起吃晚饭吧!”边说我边看了秋桐一眼,秋桐这会儿正看着我听我说话,见我看她,微笑着点了下头。</p>

    “告诉我吃饭地点,我直接打车过去!”海峰说。</p>

    我告诉了海峰地点,然后挂了电话。</p>

    “这是你哥们?”秋桐这时说话了。</p>

    “海珠的哥哥!”我说。</p>

    “哟——未来的大舅哥来了啊,那可得好好接待!”秋桐打趣道。</p>

    我笑了笑,没说话,心里觉得有些异样。</p>

    “海珠的哥哥是干嘛的?”秋桐问我。</p>

    “一家跨国集团驻国总部宁州办事处的负责人!”我说。</p>

    一听我提到宁州,秋桐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接着说:“哦……宁州……宁州……”</p>

    我看了秋桐一眼:“怎么?秋总,你熟悉宁州?”</p>

    “不,没去过。”秋桐掩饰般地说,接着捋了捋头发:“易克,你这哥们挺厉害的啊,年纪轻轻是外企的办事处负责人,只是,你们俩怎么成了哥们呢。”</p>

    秋桐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你易克是个底层打工的,怎么能和外企高管成了朋友,这差距太大了!</p>

    我反问秋桐:“秋总,交朋友还必须是门当户对吗?和身份有关系吗?”</p>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好而已。”秋桐忙说。</p>

    “这有什么好的,当初这小子也是和我一起卖保险的,只是后来交了好运,能力又超群,才脱颖而出。”我淡淡地说。</p>

    秋桐点点头:“原来如此,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