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59章 提心吊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办公室里这时只剩下我和她。 </p>

    秋桐这时看着我,说:“易克,你几天辛苦了!”</p>

    “不辛苦!”</p>

    “说不辛苦是假的!这几天你明显瘦了,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这几天付出的艰辛和劳动,”秋桐感动地看着我:“全面落实这个方案,我给你6天时间,确实是难为你了,但是,没有办法,我只能逼你。其实,这几天,我一直提心吊胆。”</p>

    我明白秋桐为什么会提心吊胆,她还是对我的能力了解不深,怕我完不成任务,这当然有情可原。</p>

    我笑笑:“我是用了吃奶的力气,拼了全力来做的,希望不会出现什么纰漏!”</p>

    “有些事情只靠出死力是不行的,落实一个方案,紧紧靠气力是达不到的,还得要有灵活机智的头脑和清晰条理的思路,我让你在这6天里完成这个任务,我自己也是赌了一把,我赌你能行,我冒险一次,结果证明,你能行,我赌赢了,我冒险成功了。”秋桐笑起来:“易克,这次,从理论到实践,我算是全面检验了你一次,我对你的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p>

    “什么全新的认识?”我心里喜滋滋地说。</p>

    “你是一个高明的战术家,你身蕴藏着巨大的等待挖掘的潜能,这种潜能也许你自己一直没有全面或者彻底地意识到,但是,一旦有了机会,一旦有了合适的土壤和环境,会爆发出来。”秋桐说:“初战告捷,初露锋芒,我想,我应该祝贺你!”</p>

    “谢谢秋总,这都是你领导指导的好,没有你的精明策划和领导,我的战术再高明,恐怕这次也得泡汤!”我说。</p>

    “易克,你还挺会恭维人啊,什么时候学会这个了。”秋桐又笑起来,笑毕,看着我说:“你看懂看透我这次所有安排的用意了?”</p>

    “刚明白过来一点点!”我点点头。</p>

    “是刚明白过来一点点呢还是早看透了我的全部用意?”秋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是前者!”我的眼神里发出诚实的光芒。</p>

    “易克,我发现你这个人啊,有时候很诚实,有时候呢,又很狡猾,狡猾狡猾滴。”秋桐抿嘴笑着:“你说的话呢,有时候我不愿意相信,却又不得不信!”</p>

    我挠挠头皮:“不明白秋总这话的意思!”</p>

    “不明白那你慢慢琢磨吧!”秋桐站起来,拿着手里的方案:“哎——我得去给曹大主任送呈方案了,是时候了!”</p>

    秋桐的动作似乎示意我也该离去了。</p>

    “秋总——”我坐在那里没有动,看着秋桐。</p>

    “怎么了?易克,还有事吗?”秋桐看着我,又坐下来。</p>

    “秋总,我有句话想问你!”我说。</p>

    “哦,你说——”秋桐看着我。</p>

    “明天我们开始正式投入零售的运营,你现在才把方案交去,这是很明显的先斩后奏,从领导的眼光看来,还是目无领导,这样做,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被动和不利。”我终于说出了心里的担忧。</p>

    秋桐听我说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我说:“易克,你说的对,有道理,但是,在国企,做工作,总是要得罪人的,很多时候,想做成一件事,任何人都不得罪,是做不到的,我也不想这么干,但是,基于集团和公司内外的现状以及过去的教训,我不得不这么做,我是被逼的。</p>

    还有,我们做事情,心里要有个大小,有个轻重,什么是大,什么是重,集体的利益是大是重,个人的事情是小是轻,只要有利于集体,只要有利于大局,个人的一些得失,也考虑不这么多了,至于结果,爱怎么着怎么着吧。”</p>

    我一听,懵了,原来秋桐根本没有考虑到这样做自己的后果,我当初还以为她考虑好全身而退的计策了。</p>

    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不这么出力啊,搞黄了算完,什么集体利益,在我的眼里,整个集团的利益也不秋桐的一根毫毛,集团跟我有什么鸟关系,秋桐在我眼里才是最重的。</p>

    我这种想法,颇有些不爱江山爱美人之嫌。</p>

    看着我糟糕的表情,秋桐笑了:“易克,干嘛神情这么沮丧啊,我刚才话还没全部说完呢,当然,这么做,我是把集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但是,假如能顺便考虑好个人的得失,我也是不会不考虑的。”</p>

    我一听,放心了一些。</p>

    秋桐接着又说:“当然,个人的得失,不是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我没有主动权!”</p>

    秋桐一说这话,我的心又提了起来,睁大眼睛愣愣地看着秋桐。</p>

    这时,秋桐带着怪的表情看着我,似乎在迷惑我为什么对她的个人得失这么在意,她当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她当然不知道她在我心里的分量,她的心里,只有那个虚无缥缈的亦客,哪里会有我这个易克呢!</p>

    正在这时,秋桐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曹丽出现在门口。</p>

    “哎——秋桐在和易克谈工作啊,我来的可真不是时候!”曹丽笑着说,却丝毫没有退出去的意思,站在门口满脸笑容地说。</p>

    “哟——曹主任来了,快请进,我正在询问易克这几天的工作情况呢,你可是稀客,来,请坐!”秋桐站起来招呼曹丽。</p>

    曹丽走进来,我站起来要出去。</p>

    “哎——易克,怎么一见我来了走啊,难不成对我有什么看法?”曹丽调侃着,眼神腻腻地看着我。</p>

    “二位领导要谈大事,我在这里碍事啊!”我说。</p>

    “嗨——你看你这个易克,你想得多,我来秋总这里纯粹是没事来串门的,哪里有什么大事!”曹丽说:“易克这次回来也有快10天了,工作地怎么样?”</p>

    “努力按照领导的要求去做事情,这不,这段时间工作没起色,秋总在批评教育我呢!”我说。</p>

    “领导批评你教育你是为你好,你要好好虚心接受才是。”曹丽说:“你辞职走了还能回来工作,秋总可是给了你很大的面子,这面子可不是谁都能有的,你可不能辜负了秋总对你的期望啊。曹腾这次调回公司工作,我可是没有少敲打他的,我经常告诫她要好好听秋总的话,好好干出一番成绩,对得住秋总的赏识。”</p>

    秋桐这时拿起那方案对曹丽说:“曹主任,你不来我正要找你呢,我这里有个方案,正要送到经管办去,正好你来了,那我省了跑路了。”</p>

    曹丽眼神一亮,接过秋桐手里的方案,扫了一眼,说:“哎哟,秋总这刚过完年有大动作啊,好厉害。咦,这题目前些日子我偶然看到曹腾也在弄,是不是是这个啊?”</p>

    秋桐说:“是我安排的,综合业务部两个人,曹腾和易克两人都各自弄了一个……”</p>

    “哦……”曹丽抢过话头:“易克也会弄方案啊,看不出,既能卖报纸又能做方案,还武全才呢。”</p>

    我站在那里没有说话,秋桐也笑笑,没说话。</p>

    这时我琢磨曹丽之所以突然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急了,好几天等不到秋桐亲自去送方案,来查看虚实的。</p>

    “哎——那我赶紧回去看这方案,看完抓紧报给孙总,本来还想和你唠嗑的,改天吧。”说完,曹丽拿着方案走了。</p>

    曹丽走了之后,我看看秋桐,秋桐看看我。</p>

    我这时心还提着,问秋桐:“明天真的发报?”</p>

    “按既定方针办!”秋桐的话里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很果断!</p>

    我知道,赵大健和曹腾已经开完了会,今天下午会回到星海,明天会来公司班。</p>

    明天,我不知道公司内外会发生几级地震,这地震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p>

    下班的时候,我晚走一会儿,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看着院子里下班的人们。</p>

    夜色渐渐黑了下了,一会儿,我看到曹丽从办公室走了出来,提着一个女式包。</p>

    我急忙下楼。</p>

    曹丽出了发行公司大门,径直沿着人行道往右走去,我尾随曹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p>

    走了一会儿,曹丽拐进了一家复印社。</p>

    我站在墙角处停下,点燃一颗烟,盯着复印社门口。</p>

    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轿车开过来在复印社门口停下,车前面挡风玻璃处放置着一个“星海都市报新闻采访”字样的牌子,车下来一个人,走进了复印社。</p>

    我知道,这年头,只要是报社的车子,不管是新闻部的编辑部的还是发行、广告部的,都喜欢挂新闻采访的牌子招摇过市,似乎有了这个牌子,身份提升了几个档次。行内人士知道这是假的,业外人士却不知道,还以为只要挂这种牌子的车子里面坐的都是记者,其实,都是不会晃笔杆子的混子。</p>

    少顷,我看到曹丽和那个人一起走了出来,直接了车子,疾驶而去。</p>

    果然,曹丽没有停止做家贼的步伐,继续在家贼的道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p>

    果然,这一切都在秋桐的预料晚,我在宿舍里吃过饭,打开笔记本电脑,边看新闻边琢磨着秋桐和曹丽,还有明天未知的事情……</p>

    越想越替秋桐担心,却又一时无计可施。</p>

    想着下午秋桐说话时候的表情和内容,似乎秋桐是考虑到了此事的后果的,也为自己尝试寻找了保全之策,只是,这保全之策却由不得她自己做主,没有主动权,要看别人眼色。</p>

    这玄了,没有必胜的把握。</p>

    想着秋桐,想起了浮生若梦,我的心颤动起来……</p>

    我登陆扣扣,隐身登陆,又见到了不在线的浮生若梦,她依然保留着我为好友,没有拉黑我。</p>

    我带着隐痛的心看着浮生若梦的头像,若梦,我依然在思念找你,你可也在想念着我呢?会的,我知道,你一定也在思念着我的。</p>

    无声的世界里,看不到的虚幻里,曾经刻骨难忘的过去,那一幕一幕,一切却都是那么真实,那些欢笑,那些私语,那些缠绵,那些铭刻,仿佛在眼前,在昨天……</p>

    我的心起起落落,像在跳动的火。</p>

    突然,我注意到浮生若梦的个人签名已经换了:人生若只是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p>

    不知道她是何时换的。</p>

    看着这句话,我的心颤抖地愈发激烈,是啊,人生若只是初见,那时,一切都山清水秀,一切都盎然生机。</p>

    如果只有开始,我仍然是一个落魄流浪汉,她仍然是她的绝代佳人,便没有那丹东鸭绿江的偶然邂逅,便没有我的星海的脚步停留。</p>

    如果只有开始,我不注册扣扣使用名亦客,她不答应我的加好友要求,便没有之后那虚拟空间的相知相识,便没有我和她之间那纠葛悱恻的情感交流。</p>

    如果只有开始,我不是她的过客,她不过是我的陌路人。</p>

    我的心轻轻颤栗着,人生若只如初见,便没有而后,没有回忆,没有不舍。</p>

    即使天给了你相识相知的机遇,却没有给你相守相依的机会。即使天给了你相爱的开始,却接着又给了你分离的结束。</p>

    即使天都放弃了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却又让你在不同时间空间里徒劳的努力,孤独地守望。</p>

    而最后,不过,镜花水月,凭栏听风……</p>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p>

    我苦涩地味着梦幻的坚果,固执地煎熬着自己不肯走入现实的内心,愚昧地欺骗着自己茫然而空洞的灵魂,在郁郁睡去。</p>

    第二天,班。</p>

    我不知道今天将会迎来什么。</p>

    在办公室,见到了曹腾。曹腾正若无其事地在办公室桌前翻阅着今天的报纸,见我进来,笑笑:“来了!”</p>

    “来了!”我坐到自己办公桌前。</p>

    曹腾这时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方案开始实施了?”</p>

    “是的!”</p>

    “挺快的啊!”</p>

    “兵贵神速嘛!”我说。</p>

    “哎——我还想在实践锻炼一下的,没想到出去开会错过了机会!”曹腾说。</p>

    “机会以后还有的是嘛!”我说。</p>

    “我刚才去统计室看了下,零售份数到了6万多,这可是历史性的突破,咱们这个综合业务部刚一成立放了一颗卫星,开局良好啊!”曹腾笑着说。</p>

    “呵呵,这都是领导得力!”我心不在焉地说着。今天还是有奖买报活动的第一次举行,总动举办5次,刮刮卡的一二等奖都在我的抽屉里,今天我发送出去了一个一等奖,2个二等奖,随同那些末等奖一起发送出去的,一二等奖的刮刮卡往那些末等奖的刮刮卡里面一掺和,随同报纸发放出去,谁也不会知道这个一二等奖会在哪个报摊里出现了,包括我自己。</p>

    这时,苏定国进来了,给曹腾安排了一个任务,是负责兑奖,一二等奖的兑现是要到发行公司来的,凭身份证和奖刮刮卡,由曹腾负责登记兑现,奖都在公司仓库。苏定国同时安排刮刮卡的发放配置,由我负责。</p>

    有奖读报活动,按照计划,隔一周举办一次,今天是第一次。</p>

    “看谁今天能这么幸运,花5毛钱能得到一台笔记本电脑或者电动车。”苏定国对曹腾说:“秋桐已经联系了晚报社编辑部,等今天的一二等奖出来,晚报的记者过来采访,明天在报纸发新闻。这是记者的电话号码,等出来了一二等奖,你联系记者让他们过来。”</p>

    曹腾点点头:“好的!”</p>

    曹腾似乎对这几天公司里发生的事情很淡定,似乎坦然接受了已经发生的这一切。</p>

    这时,我看到赵大健从走廊里走过去,脸色阴沉着,经过我们办公室的时候,扭头冷眼看了我一下,没有停留脚步,接着走了过去。</p>

    我站起来做散步状走到窗前,看着院子里。</p>

    接着,看见赵大健下楼出来,穿过院子,直奔曹丽的经管办而去,径直进了曹丽的办公室。</p>

    我明显感觉到了平和祥和气氛下的一股紧张气氛,暗流在急速涌动。</p>

    又一扭头,看到广告公司门前,平总正站在门口如有所思的抽烟,眼神同样盯着经管办门口。</p>

    我想,今天平总高兴的程度应该不亚于秋桐,但是,心里的担忧程度恐怕不亚于我。</p>

    一抬头,平总看到了我,黑黝黝的脸出现了一股笑意,接着举起拳头挥舞了一下,然后回身进了广告公司。</p>

    我又看了下秋桐的办公室,门半开着,秋桐在里面,看不到她的人,不知她在干什么想什么。</p>

    我有些心神不定地看着外面,心里有些忐忑。</p>

    我心里暗暗祈祷这一天能平安过去。</p>

    一个午在风平浪静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p>

    有奖买报的一二等奖都在午被读者了,兴高采烈的读者从发行公司领走了笔记本电脑和电动车,晚报的记者也随即赶来进行了采访,明天会见报。</p>

    下午刚班,苏定国神色不安地急急走进来:“易克,曹腾,走,到经营委小会议室去开会!”</p>

    我的心咯噔一下,看着苏定国:“什么内容的会?”</p>

    “不知道:“苏定国看了我一眼:“经管办通知的,孙总召集的,发行公司三位老总和你们综合业务部的人参加。”</p>

    我靠,终于要来了。</p>

    我和曹腾还有苏定国赶到经营委小会议室的时候,看到秋桐、赵大健、曹丽都已经到了,正坐在里面。</p>

    赵大健带着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仰脸抽烟,曹丽则做亲密状和秋桐窃窃私语,笑谈着什么,秋桐则微笑着不住点头,似乎这次会议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p>

    一会儿,孙东凯带着威严的气势走进来,坐在会议桌间,面无表情地扫视了大家一番,会议室立刻安静下来。</p>

    孙东凯似乎对这个效果很满意,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看了看曹丽,点点头:“开始吧——”</p>

    曹丽主持会议。</p>

    曹丽这时也轻轻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神色端正:“今天孙总召集大家来,主要议题是听取发行公司新成立的综合业务部近期工作情况汇报。秋总,你看谁先汇报合适?”</p>

    秋桐看着曹丽和孙东凯说:“公司新近对领导分管进行了分工调整,综合业务部由苏总分管,那苏总先汇报吧。”</p>

    苏定国眼神有些慌乱,磕磕巴巴把这段时间综合业务部的工作说了一遍,这段时间的工作内容当然没有别的。</p>

    孙东凯神色认真地听着,还不是在本子记着什么。</p>

    等苏定国说完,孙东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曹丽然后看着秋桐:“秋总,你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p>

    于是,秋桐又把大客户服务部改为综合业务部的初衷说了下,又简单叙述了一下综合业务部的工作内容以及今后的发展方向。</p>

    秋桐说完,曹丽看着大家:“各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p>

    赵大健翻了翻眼皮,不说话。</p>

    我和曹腾都沉默着,没说话。</p>

    曹丽于是冲孙东凯轻轻点了点头,孙东凯似乎没有看见,自顾低头看自己的本子。</p>

    会议室的气氛又紧张起来,空气似乎都停止了流动。</p>

    好一会儿,孙东凯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不大,很沉稳:“刚才,我认真聆听了发行公司二位领导的工作指示。”</p>

    话一出口,大家都微微变了脸色,孙东凯说出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谁心里都明白,他是集团老总,现在竟然称呼秋桐和苏定国为领导,还什么指示。</p>

    我靠,孙东凯在玩阴的。</p>

    秋桐紧紧抿住嘴唇,苏定国的脸色变得有些发白,赵大健露出一丝冷笑的表情。</p>

    “既然二位领导谈完了,那我说说我的看法。”孙东凯继续说:“发行公司将大客户服务部改为综合业务部,发展综合业务,我认为思路是正确的,思路很明晰,这个路子是对的,是符合集团党委关于今后报业经济的发展基本思路的,也是符合新形势下报业经济的发展需要和市场经济的要求的。</p>

    “综合业务部成立短短几天,报纸零售份数有了明显的增长,今天我看了印刷厂给我报的数字,还有经管办给我报的发行份数,成绩斐然嘛。这说明,公司的各位领导工作是得力的,综合业务部的二位同志能力是有的,是付出了劳动的。这一点,必须要充分给予肯定。”</p>

    大家都看着孙东凯,我的心里稍微松了口气,毕竟,孙东凯还是肯定了我们的工作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