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55章 规规矩矩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明白了,我心里有数,次让她咸鱼翻身了,这次,哼哼,只要方案到了我的手,有她好看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到时候让她哭都没地方去哭。”曹丽的声音变得很阴冷,我听了心里都打个寒蝉。</p>

    “你给我在那边好好表现,规规矩矩听她的话,不要让她抓住任何把柄,一定要争取她的信任,有什么情况及时给我反馈。”曹丽又说:“至于赵大健,在表面不要和他走得太近,甚至要故意疏远他,这是个脓包,经常会坏事,而且,他也一直在窥视着那个女人的位置,现在他表现地对你挺好,到了关键的时候,要是我和他发生了利益的冲突,他会翻脸的,因为你毕竟是我的弟弟,他心里还是有数的。”</p>

    我继续听着。</p>

    “至于那个易克,我对他印象不错,小伙子很帅气,听说还有点小能耐,你和他要搞好关系,不要和他发生冲突,他是外地人,在本地没有什么背景和根基,一个打工仔而已,要把他拉拢过来,成为自己人,为我所用。”曹丽继续说:“这样的人,最好拉拢了,不过,你是男的,没优势,呵呵……到时候适当的时机,我会出面的。好了,先这样吧,我在陪孙总招待客人,挂了!”</p>

    打完电话,曹丽接着回到了房间,我悄悄出来,直接楼。</p>

    曹丽的电话让我出了一身汗,曹丽果然还要借机暗算秋桐,根本没有打算罢休,曹腾是曹丽暗插在秋桐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p>

    我忍不住摸出手机要给秋桐打电话告知此事,但是随即又停住了,我思量了一下秋桐今天午最后的那段讲话内容,越想越觉得值得回味,愈觉得秋桐似乎对曹丽是心里有所防备的,是有对付的办法的。</p>

    我想了半天,将手机装进口袋。</p>

    我决定赌一把,赌秋桐会赢曹丽,我且看秋桐如何导演这出戏。</p>

    我之所以敢赌,是因为我对浮生若梦的深切了解和对秋桐无可名状说不出来的一种直觉。</p>

    我直接去李顺告诉我的房间,李顺正站在房间门口,看到我来了,哈哈一笑,对我说:“老弟,神秘嘉宾已经到了,正在里面,你进去看看——”</p>

    我带着强烈的好一把推开房门,接着看到了坐在桌子旁的那位神秘嘉宾。</p>

    看到这位神秘嘉宾,我一下子愣住了——</p>

    这位神秘嘉宾原来是我在缅甸金三角的生死之交,我和李顺的救命恩人——秦小兵。</p>

    看见老秦,我喜出望外,一把过去抱住老秦:“老秦,原来是你——”</p>

    老秦站起来和我热烈拥抱了下,呵呵笑着:“小易,好久不见了,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见面了!”</p>

    我和老秦亲热了一会儿才分开,然后大家坐定,了酒菜,边吃边喝起来。</p>

    我给老秦敬了一杯酒,然后看着老秦:“老秦,你不是?怎么……”</p>

    老秦喝完杯酒放下酒杯,抹了抹嘴唇,简单说了下原由。</p>

    原来老秦自我们走后,因为帮助我和李顺的事情败露,遭到当地黑势力的追杀,虽然将家搬到了腾冲,但是,因为在边境,还是很不安全。</p>

    这时,李顺向老秦伸出了援手,努力说服老秦回原籍。出于对家人安全的考虑以及人年龄大了思想的情感,老秦终于做出了决定,携带一家老小回到了海老家,在海近郊安了家。</p>

    老秦的父母早已故去,其他直系亲属也早已去了外地,老家的房子人去屋空,老秦是典型的少小离家老大归,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帮助下,用李顺当时给他的巨额馈赠,在老屋的空地盖起来一座小楼,安了新家,孩子们也都在内地学校开始读,婆娘在家里照料家务,老秦在家没什么事,李顺拉他到了宁州,帮他打理事务。</p>

    当然,李顺给他的待遇是不低的。</p>

    老秦是属于被耽误的一代,当年读的时候下乡,该工作的时候在缅甸热带丛林血战,现在年龄大了,一事无成,能在李顺那里谋个差使,也算是有个着落。</p>

    听老秦说完,我点了点头:“回来好啊,落叶归根了,总不能一辈子总漂再外面,这根总还是要回来的。”</p>

    老秦感慨地说:“以前总是有一种情结,离不开金三角,总是顾念着长眠在热带丛林的战友和同学,这次,不走也不行了。”老秦说着,眼神里又流露出一种惭愧和愧疚的表情。</p>

    我安慰老秦:“老秦,你已经守护了他们那么多年,也算可以了,他们若地下有知,也会感激你的,理解你的,海是你的故土,出去那么多年,也该回来了。”</p>

    老秦说:“这一走是30多年,回来的感觉是四个字:桑海桑田!故乡的发展变化太大了,记忆里的虽然模糊却依然清晰的东西,很多都不复存在了,当年的小伙伴和同学,很多都是大老板了,都开着自己的公司和工厂,想想自己,惭愧啊!”</p>

    我说:“这是时代造成的,一个时代的悲剧。”</p>

    老秦点点头:“是的,在时代的大潮面前,个人只能是随波逐流,无法左右自己,唉,当年指点江山、激扬字、少年意气风发的豪情壮志早已泯灭,曾经的豪情万丈早已灰飞烟灭,如今归来,是疲惫的身躯和空空的行囊啊……”</p>

    说到这里,老秦颇有些伤感。</p>

    这时,李顺说:“老首长,不要消沉,人这辈子是这么回事,我看,你现在又要焕发人生的第二春了,这次你回来,也不能说是空空的行囊啊,老婆孩子齐全,小洋楼也盖起来了,家财万贯,哈哈,我看,你是归国华侨,荣归故里,锦衣还乡哦。”</p>

    老秦说:“惭愧,惭愧,这得感谢李老板的大力提携,不然,我可是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p>

    李顺说:“哎——秦营长,这是说哪里话,没有你在金三角的鼎力相救,我们兄弟俩早命亡金三角了,早成了那蛇蝎洞里的冤魂了,这救命之恩,无以言报啊。</p>

    还有,要是没有你帮助我在那边的运作,我怎么能顺利挖到那4个发牌小姐,我这宁州的百家乐,又怎么能有今天的红火呢。哎——大恩不言谢,我也不多说了,总之,今后,我们是要命的交情,我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了。”</p>

    李顺又提到了宁州的地下赌场,我心里不由猜测老秦在李顺手下担当了什么角色。</p>

    李顺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对我说:“老秦现在帮我打理赌场的,不过,不是做赌场的管理,是在赌场负责放贷,帮我做资金运作,我在老秦手里放了500万的资金供他流转,给赌场需要资金的客人提供服务。这笔钱,我只有放在老秦手里才最放心啊,别人管理这么一大笔资金,我还真不踏实。但是,老秦,我信得过!”</p>

    听李顺这么一说,我有些吃惊:“赌场里来的不都是有钱人吗,还有这么多需要借贷的?”</p>

    李顺说:“废话,你以为有钱人手里现金多了,玩百家乐,带个几十万等于打水漂,那些赌客,玩起来都是不要命没头的,一个一个疯狂,有的玩起来我在缅甸玩的时候还疯狂。我们开场子的,不能提供足够的资金服务,那是要自己砸了自己的场子的,这开赌场,资金服务是必须的,不然,以后谁还会来玩?</p>

    不过,这宁州的有钱人是多啊,出手都大方,输得快借的快,借的还多,还钱也快,出了赌场,第二天能还。我们不光是赌场抽水赚钱,这放贷赚的也不少,一万块一天的利息可是600元呢。”</p>

    我说:“难道没有还不的?”</p>

    “呵呵,有啊,当然有,常赌博的人,哪里有赢的,最终的结局是输他个倾家荡产,不过,我们既然敢放,能确保收回来,二子和小五是干啥吃的?借贷的离了赌场,立马有人跟,走到哪跟到哪,直到还钱为止。至于这钱是怎么弄来的,我们不管了,卖房买车也好,找亲戚朋友借也好,只要把钱给我们行,还不的,那不客气了,大刑伺候,哈哈,南方人胆子小,一吓唬,一亮家伙,没有敢不还的。”李顺得意地笑着:“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一笔死账。”</p>

    我听了,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李顺开赌场是发了大财,可是,这后面又毁了多少人的家,毁了多少家庭的幸福。而我还帮助李顺做了一个完整的赌场运作方案,我这不是在助纣为虐吗?</p>

    看看老秦,眼神里似乎也带着些许的不安。</p>

    李顺这会儿兴致勃勃地自顾说下去:“其实,易克老弟,我这百家乐的顺利运作,和你的那运作方案密不可分啊,你那方案做的太细了,每一个环节和程序都顾及到了,我安排人照着落实是了,所以啊,百家乐项目的顺利实施,我还是要感谢你的。</p>

    当然,我还要感谢党的富民政策,没有改革开放的好政策,长三角地区哪里会有今天的富裕,没有如此富裕的一个群体,我们的百家乐哪里会有这么多豪赌的客人,所以,归根结底,我要感谢这个社会,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时代造英雄啊,我李顺是这个时代的英雄。”</p>

    李顺的混账逻辑让我哭笑不得。</p>

    老秦看着我,说了一句:“小易脑瓜子很好用啊,看了半天摸到开百家乐的门道了。”</p>

    我不知道老秦是夸奖我还是讽刺我,但我心里的不安感觉愈发强烈。</p>

    正在这时,李顺的手机响了,李顺接听:“到了,好,来吧,三楼走廊头的单间。”</p>

    还有人来,不知是谁,我没有问。</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