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41章 不置可否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一会儿,秋桐喃喃地说:“明天是年三十了,又要过年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说完这话,秋桐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看着我:“易克,你不回家过年了?”</p>

    “路途遥远,折腾不起,不回去了!”</p>

    秋桐看着我,似乎根本不相信我的话,说:“你是担心云朵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寂寞孤独吧?你是为了云朵才留下来在这里过年的吧?”</p>

    我不置可否,没有说话。</p>

    秋桐看了我一会儿,接着站起来:“我看,让医生再全面给云朵检查测试一次身体吧。”</p>

    我点头,然后和秋桐一起去找医生。</p>

    医生很快安排护士弄来了一大堆先进的测试仪器,对云朵的各项器官功能进行测试,并进行了全面的体检。</p>

    最后,结果出来了,医生神色轻松地对我们说:“检查结果表明,病人的各项指标都几乎和常人一样,全身的神经末梢敏感程度也接近于常人了,这段时间的触摸治疗,证明效果是非常好的,我看,说不定什么时候,病人会苏醒过来!”</p>

    我和秋桐听了都很高兴,秋桐急切地问医生:“大夫,你说,她什么时候会苏醒过来?”</p>

    “这个,不好说,或许,病人随时都会苏醒过来,特别是遇到较强的外部刺激的时候。”医生说:“总之,病人现在似乎是到了一个最后的关头,只要能刺激开最后的触觉大脑枢,她或许成了一个完全健康的人。这好火箭发射,差点火了,关键是这火什么时候能点着,能否找到关键的点火火候。”</p>

    医生走后,我思索着医生的话,秋桐似乎也在琢磨着。</p>

    一会儿,秋桐在云朵身边坐下来,握住云朵的手,摩挲着,轻轻地说:“小妮子,你睡了这么久,睡够了吧?姐可是天天盼着你早一天醒来,早一天回到公司里班。乖,别睡了,快快醒来吧。”</p>

    我站在秋桐身后,心情很乱,一会儿对秋桐说:“秋总,时候不早了,你回去早休息吧,好好保养好身体。凡事多想开,不要太纠结了!”</p>

    秋桐闻听我的话,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放开云朵的手,站起来,看着我:“我是受了风寒,哪里有什么心事?哪里有什么纠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p>

    我一时顿悟,发觉自己说多了,忙说:“嗯,是,是我想多了,我的意思是希望秋总能有个好身体,有个好心情。”</p>

    秋桐默默地注视着我的眼睛,我觉得心很虚,不敢正视秋桐。</p>

    秋桐发出极其轻微的一声叹息,接着说:“谢谢你,易克,我先回去了。”</p>

    说着,秋桐出了病房,我走到病房门口,看着秋桐在走廊里逐渐离去的背影,那背影此刻显得是那么孤单和落寞,还有几分说不出的悲凉和凄冷。</p>

    我的心郁郁起来,深深地叹了口气。</p>

    我知道,在秋桐的心里,在很久一个时间内,甚至是永远,她都不会忘记虚拟世界里那个飘渺的空气亦客的,她是如此重情的有个女子,却又是如此理智。</p>

    我知道,在她的人生历程里,在她所处的茫茫的尘世间,有些事情,说着过去,还真的过去了,如天空那些漂浮的白云,过去之后永不再回,不留一点痕迹。</p>

    而有些事情,不管说多少遍过去,却总是过不去,自己总是迈不过那道坎儿,每每总是会从心底的沉渣里泛起那岁月有痕的往事,那些沉寂许久的酸痛和悲楚会涌出来敲打她伤痕累累的记忆,在她忧郁而又迷茫的心灵冷酷而无情地划过一道深刻而又尖刻的沟壑……</p>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假如我当初不曾搜索那个亦客,假如我不加她为好友,假如我不纵容自己的情感开流,假如……这一切,不会发生,不会给秋桐带来今天的身体的憔悴和心灵的困难。秋桐遭受的苦难已经够多了,我却又给她施加了一层。</p>

    想起一句话:有时候,你最想得到的人,其实是你最应该离开的人。</p>

    难道,冥冥之,我和秋桐最初的相识,已经预言了这句话?</p>

    晚,夜深了,我独坐电脑前,痴痴地看着扣扣对话窗口里头像灰白的浮生若梦。</p>

    这如梦如幻亦真亦假的一切都结束了,这一切仿佛是天生注定的,从梦幻开始,在虚幻里结束,如同一场没有开头没有结尾的梦。</p>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浮生若梦的个人签名换了:江湖远,碧空长,路茫茫,闲愁滋味,多感情怀,无限思量。</p>

    我细细地琢磨着这几句话,琢磨了许久……</p>

    接着,我打开聊天记录,从头开始看,从我和她初识的那一天看起……</p>

    看着我和浮生若梦的交往交流过程,我的心起起落落,悲喜交加……</p>

    突然,我似乎看到浮生若梦的头像闪了下,成了彩色,忙定睛去看,却又是灰白。</p>

    我的心猛跳了下,难道是浮生若梦线了,接着迅速设置了隐身?她也和我一样,带着同样的难以挥去的情怀在这里缅怀我们的往事?还是我看花了眼,出现了幻觉?</p>

    我定睛继续看着那头像,却始终是灰白的,再也没有任何变化。</p>

    我长叹一声,关了电脑,关了灯,躺在云朵旁边的床,睁大眼睛看着漆黑的夜,怔怔发呆。</p>

    夜,是那样的静,那样的无奈,在这个静谧的夜晚,没有了白昼的喧嚣,我的心无法冷静下来,不停拷问内心灵魂的最深处。</p>

    无边的黑暗里,我享受着莫名的黑暗和孤独又有几丝痛苦所带来的伤感。</p>

    我打开自己的心绪,静静的想着浮生若梦,想着秋桐。</p>

    我深知,在感情的生命线,我和她都是有生命的个体,我们都不需要去勉强别人的感情空间。</p>

    在那个虚幻的世界里,没有了任何羁绊,很容易把自己的感情放开,如一匹脱僵的野马,让它自由的奔跑在辽阔的草原;而回归到冷酷的现实,却不得不把自己的情感包扎起来,让它悄悄地沉默在阴冷的地下……</p>

    夜更加的深,我依旧无法入睡。</p>

    下床站到窗台边打开窗户,遥看那无尽的夜空,任凭寒风多么凛冽的袭击,身体也没有什么感觉,而思绪却像风一样吹过脑海。</p>

    空空的黑夜里,我无法入睡,那沉默的空气伴随着冰冷的地板让寂寞的我倍感孤独。孤独一点点渗入心里,感觉直入骨髓。</p>

    那些寂寞和孤独的感觉是说不出来,只有一个人真正感受到才能体会,那种感觉只有自已跟自已说。在外面的灯光照映之,我看到了自已的影子——一个黑沉沉的影子、一个孤独的身影,一个会在深夜无语的人的背影。</p>

    那影子像个游魂,像个精灵,那样的无助无奈,在空空的夜里游荡……</p>

    点燃一颗烟,我在烟雾尝着我支离破碎的人生。</p>

    烟雾我看到了我的内心,我知道我被这一份刻骨铭心的情感所困,但是我又走不出来。</p>

    我在无边无尽的思绪不断的回忆着和她在虚幻和现实里的过去,我把自已的内心慢慢的撕开,感受着那一种撕心裂肉的痛苦,痛得我无法呼吸,那种痛让我无法言语……</p>

    夜孤寂,我亦孤寂。</p>

    第二天,是年30,明天是春节了。</p>

    医院里显得十分冷清,楼里十分安静,偶尔走过一个值班的护士,大多数人都回家过年去了。</p>

    今晚是除夕之夜,万家团圆的时刻,而我,将要第一次过一个没有和父母在一起的春节,和云朵一起度过的春节。</p>

    此刻,我并没有想到,这个除夕之夜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会让我如何永远铭记而难以忘怀。</p>

    白天,我去了商场,给云朵买了一身崭新的衣服,又买了几瓶酒和一些菜肴,打算晚陪着云朵自斟自饮。</p>

    我不奢望秋桐今天晚会来这里,她有她该去的地方,只是,我不知道小雪会被她怎么样安置。</p>

    回来时,我看到四哥包子铺还在开业,但是顾客很少,显得较冷清。</p>

    我有些意外,周围的店铺都关门了,四哥怎么不回家过年呢?难道四哥也和我一样,有无法回家过年的苦衷?</p>

    看着在瑟瑟寒风摇摆的四个包子铺招牌,我动了过去和四哥说说话的念头,念头刚一涌起,我又压了下去,想了想,还是没去。</p>

    为什么没去,我说不清楚,只是有一种直觉告诉我不过去了。</p>

    回到病房,已是暮色降临,我给云朵换新衣服,梳理好云朵的头发,把病房里的一张桌子拉过来,权当饭桌,摆好菜肴,找了两个杯子,打开酒瓶,都倒白酒,然后看着沉睡的云朵说:“妹子,今晚大哥陪你过年,吃年夜饭。我给你也倒了一杯酒,知道你酒量大,今晚,大哥陪你好好喝。来,咱俩先干杯——”</p>

    说完,我端起杯子。</p>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女子出现在门口——</p>

    我一愣,是海珠,此刻正风尘仆仆地提着一个旅行包站在门口。</p>

    看到海珠,我很意外,她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p>

    “阿珠,你怎么来了?”我放下手里的酒杯,惊愕地站起来问道。</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