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6章 无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易克,别忙——”张小天叫住我。 </p>

    “有事吗?”我停住脚步看着张小天。</p>

    “我想知道云朵最近怎么样了?”张小天说。</p>

    我看着张小天:“你很关心这个?”</p>

    “我……我是想知道。”张小天心虚地说:“毕竟,毕竟我和云朵有过那么一段。”</p>

    “云朵还是现在那样!”说完,我径直离去。</p>

    看到现在的张小天,我有一种无语的感觉,总觉得这是个悲剧命运的人物,虽然他现在混得不错。</p>

    走在星海的大街,年味越来越浓了,家乐福、麦凯乐、大润发门口都热闹非凡,生意火爆,大家都在购置过年的东西。</p>

    看着超市门口川流不息带着大包小包的人群还有坐在门前广场乞讨的几个流浪者,我明白,节日的欢乐,不属于穷人,万家团圆同庆九州的时刻,不属于这个社会底层的人,几家欢乐几家愁。</p>

    社会永远是不公平的,人和人之间,是有差距的,永远是不平等的。</p>

    想起云朵的父母,想起张小天要回家跟父母多年,我想起了家里的爹娘,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告知父母因为工作关系,今年过年不回家。</p>

    妈妈接的电话,听了我的话,虽然声音里很是不乐意,带着深深的遗憾,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别担心她和爸爸。</p>

    打完电话,我又想起秋桐,想起小猪,想起那些千千万万的孤儿,忽然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起码在每一个团圆的节日,我不管回家不回家,都还有父母可以联系,都还有父母可以叮咛,而她们,没有。</p>

    我不敢去想象这么多年来,秋桐的每一个春节是怎么过来的。</p>

    或许,秋桐是用拼命的工作和酒精的麻醉来打发自己心那无尽的孤独和哀愁,让自己在那样的时刻没有心思没有思绪去想更多,让自己在浑浑噩噩的迷醉度过那难捱的时刻。</p>

    回来之后,我直接去打印社将李顺给我安排的3个方案打印出来,准备呈交给李顺,这要过年了,是时候了。</p>

    打印完方案,装订好,我拿着方案出来,刚要准备去李顺公司,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喊我:“嗨——老伙计,小兄弟——”</p>

    回头一看,是久违的红鹰家电集团的王董事长。</p>

    看见这家伙,我气不打一处来,鸟人,明明和我谈好了订一万份报纸的协定,最后却变卦了,被人家诱惑去了。不讲信用的家伙。</p>

    不过想想,也情有可原,做生意的人,追求的都是利益最大化,虽然我和他达成了口头协议,但是没有签订正式合同,他这么做,也无法让人说什么。</p>

    饶是这么想,我的心里依然不痛快,不冷不热地和他打了个招呼:“哦……王董事长啊,这么巧遇见你了!”</p>

    王董事长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快和冷淡,但是丝毫没有在意的样子,主动伸出手握住我的手,摇晃了几下,说:“老弟,好久不见你了,最近在忙什么?”</p>

    “没忙什么,混口饭吃而已!”我说。</p>

    “听你们公司的秋总说你现在做的不错,暂时离开了发行公司一阵子,年后又要回去班了。”王董事长说。</p>

    “你什么时候见到秋总了?”我有些意外。</p>

    “在几天前啊。”王董事长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秋总主动到我那里拜访我了,说是年前走访看望老客户,弄得我当时很尴尬,这报纸都没订你们的,秋总却还来拜访,我当时心里那个难堪啊……”</p>

    我看着王董事长,心里想,叫你难堪是必须的,得这样。没想到秋桐还专门去年前走访这个鸟人。对于秋桐去拜访王董事长,我此时心里有些不以为然,甚至觉得多此一举,浪费精力。</p>

    “不过秋总倒没事一般地谈笑风生,说大家不管做成做不成买卖,仁义都还在,都还是朋友,即使不订你们的报纸,也还是你们的客户,毕竟,大家是打过交道的。”王董事长继续说:“难得啊,秋总一个小女子,有这么宽广的胸怀,一看,她是能成大事者。”</p>

    王董事长的话让我心里有些自惭,却又有些舒畅。</p>

    “哎——其实订报纸那事我正后悔呢,不该订那都市报的,心里正有想回头找你们的想法,却又怕吃你们的闭门羹,碰钉子,正犹豫呢,秋总来了。”王董事长又说。</p>

    我眼睛一亮,看着他:“此话怎么讲?”</p>

    “我当时也是一时糊涂,被人家说转了心眼,只图占便宜,图他们给的价格低,条件优惠,却疏忽了一个致命的地方,都市报的社会影响力和晚报相,差了不是一个档次,年后刊登了几次广告,效果很是不尽人意,和以往在星海晚报刊登的广告效果相,差远了……看来,这主流媒体是主流媒体,犯犟不得。”王董事长拍拍后脑勺:“哎——我这些日子那个后悔啊,白花钱订了报纸,回馈的广告没什么作用,没有收到最大的效益回报。”</p>

    我心里不禁有些幸灾乐祸,鸟人,活该!</p>

    我说:“王董事长,世没有卖后悔药的哦……”</p>

    “怎么没有?有!”王董事长嘿嘿一笑:“你们秋总一来,我在她那儿找到后悔药了,买到了!”</p>

    “神马意思?”我说。</p>

    王董事长说:“嘿嘿……一来,我当时订星海都市报的时候留了后手,合同是按季度签的,报款按季度支付,只支付了明年第一个季度的钱。二来,正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秋总主动来访,而且还如此大度,让我心惭愧不已,同时也给我找到了一个台阶下,我顺势试探性向秋总提出想订报之事,还是按照原来和你谈的条件,没想到,秋总当即痛快地答应了,从明年4月1日开始,跨年度到后年的3月底。”</p>

    我心豁然开朗,秋桐真是好样的,被曹丽捣鼓走,在赵大健手里失去的市场份额被秋桐又夺回来了!秋桐这节前走访还真不是白逛游的,大有收获啊!</p>

    好事多磨,王董事长自己脱裤子放屁找难看,转悠了一圈,又回来了。</p>

    不过,浪子回头金不换,既然王董事长已经又重新加入我们的队伍了,知错改那还是好同志。</p>

    我说:“好啊,王董事长,欢迎你和我们继续合作,走了弯路不要紧,回来了,还是好伙计嘛。”</p>

    王董事长哈哈笑了起来,拍拍我的肩膀:“你这家伙,好像在给我训话啊。”</p>

    我也笑起来:“不敢,你是我的大客户,我得好好伺候你才是!”</p>

    王董事长说:“我对你老弟的思维和口才是很赞赏的,那天我和秋总谈到了你……”</p>

    我一听,心里一紧,我擦,你个鸟人,在秋桐面前提我干嘛?</p>

    “你们秋总好像对你的能耐还不了解,睁大眼睛听我讲述了你第一次来我这里的详细情况,听得十分专注。”王董事长说:“我心里正有愧于你老弟,干脆,又锦添花给你添油加醋了一番,听得你们秋总频频点头,眼里不住放光彩啊。”</p>

    我心里暗暗叫苦,突然想起去通辽的火车,我睡着了,睁开眼看到秋桐正看着我沉思,会不会和这事有关呢?她一定在琢磨我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一定觉得我有点小能耐,觉得我以前的表现有装逼之嫌疑。</p>

    狐狸的尾巴总是要露出来的,虽然我一直在努力装逼,但是,法恢恢,终究难逃被抓住的命运,说不定那里会露出破绽。</p>

    不知不觉,随着我和秋桐的接近和周围事情的发展,我发现自己的想法在逐渐发生着变化,特别是遇见王董事长,他说的情况被动加速了我这个想法的进展。</p>

    此时,我想,我既然打算年后回秋桐那里去班,既然对李顺有了保护秋桐的承诺,既然不希望秋桐被曹丽赵大健孙东凯之流击垮,那么,我自当要拿出真本事努力去好好做,尽力扶持好秋桐的工作,我做好了,成绩是我的,更是秋桐的。</p>

    如此想来,在做事这方面,貌似不需要继续装逼了,再说,我要是想保护好秋桐,自然在公司的位置越高越好,越接近领导层越好。而在秋桐手下干,要想获取更好更高的位置,靠关系走后门是不可能的事情,秋桐断不会因为我是她的救命恩人而回报提拔我,我只能靠真本事靠业绩和能力来进步。</p>

    虽然我开始有了想真刀实枪开始大干的想法,但是,此时,我的心里仍然没有真正扬起理想的风帆,没有竖起奋斗的旗帜,我做事情的目前动力似乎只是为了让秋总的位置稳定下来,让秋桐周围那些小人的阴谋不能得逞。</p>

    我似乎仍然只想到了防御,而没有主动反击出击的念头。</p>

    当然,我虽然有了想不再遮掩好好干的想法,但是,到底能不能真的干好,能不能真的获得秋桐的提拔,我心里没底。毕竟,对于报业发行,我干的时间并不长,实践经验并不多,之前只是靠机遇和一些小聪明侥幸获得了成功,离做一个真正的报纸营销专家和高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东西要去学去做,在学干,在干学。</p>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虽然前进的道路会有坎坷崎岖,但是,我的性格注定了我做事的风格,如果我要是想去做一件事情,我一定会做好,我一定能做好,我有这个信心。</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