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5章 幸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啊——这孩子捎回来这么多钱!”云朵爸爸吃惊地说:“以往她一年的工资也不过2万多块,除去吃喝自己平时用,能带回家来的不到一万块,从来没听说有什么奖金,今年怎么这么多呢?”</p>

    云朵妈妈也带着诧异的表情。   (w w w . v o dtw . c o m)</p>

    秋桐脸色微微有些红,似乎对撒谎有些不适应,一时没有说话。</p>

    我怕秋桐露馅,忙说:“叔,婶子,云朵现在是公司的层领导,职位以前高了,收入自然多了,还有,今年公司效益好,奖金也多。”</p>

    云朵爸爸点点头,将信封交给云朵妈妈,云朵妈妈小心翼翼地拿着,突然深深地看了我一眼。</p>

    我的心一抖,突然想起云朵父母去星海看云朵回来时我将那一万五千块钱悄悄塞进云朵爸爸大衣口袋的事情。我知道,云朵父母回来后,肯定能看到这笔钱,此刻云朵妈妈突然深深看我一眼,是什么意思呢?</p>

    我的心不由忐忑起来,有些不安。</p>

    幸好,云朵妈妈只是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走进了里屋。</p>

    我的心暂时平息下来。</p>

    这时大伯对云朵爸爸说:“老哥,你很幸福啊,摊着这么一个能干又孝顺的好闺女,还有,你家娃娃也很幸运,能摊着这么好一个老板,这娃娃还真看不出,是一个公司的老总,很有能耐啊。”</p>

    说着,大伯用赞赏的目光看着秋桐。云朵爸爸也点头:“是啊,秋总很能干,对俺家娃娃也很关心,这娃娃的进步,都是亏了秋总的关照啊。”</p>

    秋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大伯,叔,您过奖了!我的工作正是因为有云朵这样的好兄弟姊妹支持,才能有点成绩,这功劳,其实都是大家的,我应该感谢他们才是。”</p>

    大伯呵呵笑起来,在鞋帮磕磕烟锅,然后大声冲着里屋喊:“老嫂子,快拿酒来,俺第一次到你家来,也不客气了,讨酒喝了——”</p>

    “哎——这来!”云朵妈妈答应着从里屋出来,边又用手擦拭了下眼角,笑着说:“大兄弟,今儿个你和这俩娃都是俺家的贵客,我给你们吃的喝的。”</p>

    说着,云朵妈妈进厨房。</p>

    秋桐站起来:“婶子,我给你打下手。”</p>

    说着,秋桐也进了厨房。</p>

    很快,一顿带有典型蒙古风味的丰盛晚餐准备好了,大家一起盘腿坐在温暖的炕,准备开席。</p>

    窗外,寒风凛冽,挟裹着雪花拍打着窗棂,和室内的灯火通明暖意融融形成了强烈的反差。</p>

    云朵爸爸端起一碗马奶酒,唱起了献酒歌。</p>

    大家都端着酒碗,看着云朵爸爸真挚淳朴的表情,听着那古老而又沧桑的歌曲。</p>

    然后,大家一起端着酒碗,大碗喝酒。</p>

    然后,大伯端着酒碗,又唱起了祝酒歌,声音依旧是那么嘶哑而又粗犷,带着草原人浓浓的豪放。</p>

    我和秋桐带着感动的表情听着这人世间最动听的歌曲,一碗一碗地喝着浓郁的马奶酒,吃着各种奶酪点心和略带膻味的羊肉。</p>

    看着这些脸带着幸福和满足表情的淳朴牧民,想到我破产和失恋以来的那些坎坷和经历,还有我看到听到感受到的一幕一幕,我突然感到了人世间最美好最原始的一种东西,感到了幸福的真正意义,什么是幸福?平凡!</p>

    想起一句话:世界最永恒的幸福是平凡,人生最长久的拥有是珍惜!</p>

    我又想到了正躺在医院病床依旧沉睡的云朵,那是大草原最温柔最美丽最善良的女儿,她要是知道我此刻正在她家的炕喝酒,会作何感想呢?</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涌起一阵说不出味道的凄凉和悲楚。</p>

    那一晚,在云朵家的炕头,我彻底将自己放纵,刻意放开了自己的酒量,和云朵父母以及大伯一碗又一碗地喝着,说着,笑着,唱着……</p>

    我是如此,秋桐似乎也是带着同样的心理,喝得很放开,笑得很极致……</p>

    最后,我和秋桐都喝醉了。</p>

    我从来没有这样醉过,醉得一塌糊涂,不省人事,醉倒在云朵家的炕。</p>

    等我醒来,已经是半夜时分,我正躺在热乎乎的炕,身盖着一床带着清香气味的厚厚的崭新棉被,身旁传来大伯沉重而投入的鼾声。</p>

    秋桐应该也睡了,应该在我隔壁的炕,躺在和我同样暖和的被窝里。</p>

    此刻,不知她有没有醒来?</p>

    窗外,没有了风声,很静,似乎雪已停。</p>

    透过窗户的玻璃,我看到了深邃清冷夜空闪烁的繁星,天晴了。</p>

    草原的冬夜,分外静谧,格外安宁,万籁俱寂。</p>

    我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凌晨12点10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p>

    早安,草原,我魂牵梦绕而又刻骨铭心的科尔沁大草原!</p>

    第二天,吃过早饭,太阳出来了,照耀着白茫茫的无边雪原,分外炫目而壮观。</p>

    我和秋桐告别云朵父母,坐了大伯的马拉爬犁,要走了。</p>

    临走之前,云朵的妈妈显得很是心神不定,站在爬犁前,欲言又止。</p>

    “婶子,您还有什么事儿吗?”秋桐问云朵妈妈。</p>

    云朵妈妈终于开口了,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秋桐说:“秋总,我想问一下,那个……那个云朵和张小天的事儿,现在咋样了?”</p>

    我听了,心里一怔。</p>

    秋桐也微微一怔,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我知道,秋桐不善于撒谎,她一定很难回答云朵妈妈的这个问题。</p>

    我于是含含糊糊地说:“婶子,云朵是大人了,她自己的事情会处理好的,您放心是!”</p>

    云朵妈妈怔怔地看了我一眼,神情有些恍惚。</p>

    我不敢再看云朵妈妈的眼神,转脸看着远处白色的雪原,阳光下的雪原有些耀眼,反射过来刺痛了我的眼睛。</p>

    坐着大伯的马拉爬犁回到公路,谢别好心的大伯一家人,我和秋桐接着又乘坐公共汽车回到通辽,了回星海的火车。</p>

    火车开动后,无意我一摸棉衣外侧的口袋,突然摸到了鼓鼓囊囊的一个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一个软布包,打开,是厚厚一沓现金。</p>

    不用数我也知道,这是一万五千块钱。</p>

    坐在火车卧铺的车厢里,我呆呆地看着这些钱,怔怔发愣。</p>

    秋桐看着我的神态和这些钱,似乎明白了什么。</p>

    半晌,我出了口气,将钱慢慢包好,收起来,看了看秋桐。</p>

    秋桐冒出一句话:“好人遇好人了。”</p>

    “我能算吗?”我说,不由想起自己已经和云朵发生了那种关系。</p>

    “算,能算!”秋桐说。</p>

    我没有在说话,沉默了。</p>

    秋桐也沉默了。</p>

    车厢里静静的,只有火车发出的隆隆声音。</p>

    良久之后,秋桐说:“昨晚,我喝醉了,怎么睡下的都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看看时间,是12点10分,蓦然发现自己躺在暖融融的炕,盖着崭新的厚棉被,那会儿,风停了,雪住了,从窗户里看出去,满天都是繁星,周围一片寂静。”</p>

    我睁大眼睛看着秋桐,那一刻,我震惊了。</p>

    秋桐看着我的眼神,说:“你怎么了?”</p>

    我木木地不说话,还是直勾勾地看着秋桐。</p>

    “喂——易克,说话!”秋桐伸出手在我眼前晃动了几下:“发什么呆呢?”</p>

    我回过神来,看着秋桐说:“你说的是真的?”</p>

    我这话纯粹是多余,凑字数骗银子,秋桐说的当然是真的。</p>

    “昂——”秋桐说:“废话,我骗你干嘛?”</p>

    “额……”我回应了一声,嘴巴仍旧合不拢。</p>

    “你咋了?干嘛这样?这个,有什么不正常的吗?”秋桐说。</p>

    “昂——”</p>

    “昂什么昂,说话!”秋桐看着我。</p>

    “额……”我定定神,说:“很巧,那一刻,我也醒了,看看时间,正好也是12点10分,和你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惊人相似。”</p>

    “额……”这回轮到秋桐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真的?你在开玩笑撒谎吧?”</p>

    “你可以不信,我不解释!”我说。</p>

    “那是真的了?”秋桐又说,嘴巴半张着。</p>

    “我说了,不解释,多说无益!”我说。</p>

    “介个……介个……不可思议!”秋桐没有再追问我,自己喃喃地说着,眉头紧皱着,托起下巴,看着窗外,渐渐陷入了沉思……</p>

    我不知道秋桐在想什么,我自己的心却起落不停……</p>

    回去的路,秋桐和我没有再多交谈,自己半躺在铺,神情怔怔的,似乎在深思什么事情,眼里的忧郁和落寞越来越浓郁。</p>

    看着秋桐的表情变化,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不祥之感。</p>

    第二天午,我们回到星海,下了火车,我和秋桐在火车站广场正要分手,看见张小天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正走过来,于是打个招呼。</p>

    张小天看见我和秋桐在这里,神情有些意外:“秋总,易克,你们。”</p>

    我直言不讳地说:“我和秋总去看云朵的父母了,刚下火车!”</p>

    张小天的神情一怔,眼神接着黯淡下来,似乎想极力回避回避这个话题,却又忍不住问我:“他们好吗?”</p>

    “好,很好,云朵的妈妈还问起你了!”秋桐站在旁边说。</p>

    张小天的脸一下子红了,脸的神情极其尴尬。</p>

    我说:“你这是……”</p>

    “我要回家过年的!”张小天说。</p>

    我点点头:“那走吧!”</p>

    秋桐冲我们点了点头:“我先走了,各位,再见!”</p>

    说完,秋桐先走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