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4章 好人好报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大嫂脸露出被伤了自尊的表情,不悦地说:“大兄弟,你怎么眼里看着钱了,俺们是没多少钱,但是,却也不能收你们的报酬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幸亏还是在我跟前说,要是被我公公听见,那他肯定火了,绝对不会带你们去了,他的脾气可是倔着呢。我们草原人,最大的特点是好客爽朗。”</p>

    大嫂的话说的我有些羞愧,脸火辣辣的,又有些感动。我不禁又想起了善良憨厚淳朴的云朵一家人。</p>

    秋桐看着我的窘态:“噗嗤——”忍不住笑出声来。</p>

    大嫂带孩子去卫生间的时候,秋桐喜滋滋地随我说:“易克,咱们这是应了那句古话,好人有好报啊。”</p>

    我点点头:“是啊!”</p>

    “哎——我还从来没有坐过马拉爬犁呢,坐在爬犁在一望无际的雪原奔驰,那感觉一定特棒!”秋桐带着神往而有些兴奋的表情说。</p>

    秋桐的话让我心里也不觉兴奋起来。</p>

    午10点多,我们到达通辽,接着又乘坐公共汽车顶风冒雪折腾了2个小时,到达大嫂家。</p>

    在大嫂家,我们受到了大嫂公公和婆婆的热情接待。大嫂的公公是蒙古人,身材魁伟,看起来很结实,下巴两腮留着长长的胡子,饱经风霜的古铜色脸刻满了岁月的风霜,想必当年年轻时一定是一个彪悍的蒙古汉子。虽然大嫂公公汉语说得有些生硬,但是并不妨碍沟通。</p>

    坐在大嫂家热乎乎的炕,我和秋桐美美地喝着甘甜的马奶,着干脆的奶酪,吃了一顿味道鲜美的手抓羊肉。</p>

    我和秋桐称呼大嫂的公公为大伯,他爽朗地答应着,下巴的胡子一翘一翘的。</p>

    我和秋桐吃饭的当口,大伯已经在外面套好了爬犁,准备好出发。</p>

    临走时,秋桐有些过意不去,拿出两瓶精装的红星二锅头送给大伯,大伯痛快地收下了。</p>

    然后,大伯让我和秋桐坐到爬犁,坐稳后又拿出两件厚厚的毛毡子让我们裹在身御寒。</p>

    “这是狼皮毡子,是我早年自己用打的狼皮做的。”大伯用生硬的汉语对我和秋桐说。</p>

    我不禁对大叔肃然升起一股敬意,我仿佛看到年轻时候的大伯纵马奔驰在草原捕狼的情景……</p>

    看看秋桐,也带着和我同样的表情敬畏地看着大伯。</p>

    “好了,姑娘,后生,坐稳了,我们要出发了——”大伯坐在我们前面,挥舞马鞭:“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在空炸响,两匹马儿争先恐后地奋蹄前行,我们的爬犁在雪地开始快速滑行,在风雪直冲那茫茫的无边雪原而去。</p>

    风雪的草原看不到任何路径的痕迹,茫茫大雪覆盖掩埋了草原的所有踪迹和荒草,除了白色,是白色,除了阴暗的天空,是无垠的银白世界,周围看不到任何建筑物和树木,只有我们的爬犁在雪前行。</p>

    旷野很静,我的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是噗噗的有节奏的马蹄声……</p>

    大伯对路况很熟悉,驾驭着爬犁向着远处苍茫的天际奔去……</p>

    我看看秋桐,她正带着欣喜和新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一切。</p>

    “哎——嗨——咦——哟——”伴随着马鞭清脆的响声,风雪突然响起了大伯沧桑而粗狂的声音:“哟——呀——唻——哦——”</p>

    我和秋桐被大伯的声音所吸引,一起看着前方,侧耳倾听大伯的高亢歌唱。</p>

    “草原的马儿快奔驰哟,我赶着爬犁好自在……天的雄鹰快飞翔哟,我在草原紧紧追随……幸福的花儿正怒放哟,我心的人儿在等我归……美丽的姑娘莫心急哟,你的亲人正在把家回。”大伯高昂的歌声在旷野里飘荡。</p>

    大伯的汉语讲得不太流利,但是用汉语唱起歌来吐字发音却分外清晰顺畅。</p>

    我和秋桐凝神听着,此情此景,这歌曲听起来分外感人,甚至有些苍凉和凄婉。</p>

    秋桐入神地听着,脸露出感动的表情,眼角甚至泛出晶莹的东西。</p>

    此刻,我深深体会到,生命有无数感动,但是,有一种感动叫做沧桑,还有一种感动叫做善良。</p>

    天快黑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云朵家,此时,这个牧民安居新村一片静谧,看不到人迹,从窗口透出的点点灯光里,可以知道牧民们都在家。</p>

    那房顶烟囱冒出的袅袅炊烟告诉我们,此刻,大家都在做晚饭。</p>

    风雪依旧在肆虐,寒风在房屋的空隙间飞窜着,发出阵阵怪吼。</p>

    在云朵家门前,大伯勒住马的缰绳:“嘘——”,爬犁停在云朵家门口。</p>

    云朵家亮着灯光,屋顶的烟囱正在冒烟。</p>

    “到了——”大伯跳下爬犁转过头对我们说,同时拍打着着身的落雪。</p>

    我和秋桐开始下爬犁,取下行李。</p>

    大伯迈开大步,率先走向云朵家门口,边走边爽朗地喊道:“老哥哥,家里来客人了——来贵客啦——”</p>

    随着大伯的喊声,门开了,云朵爸爸妈妈出现在门口,看到我们,一下子愣了,接着惊喜起来,忙请我们进屋。</p>

    一进屋,我感觉到了融融的暖意,屋子正炉火正旺。</p>

    “哎——秋总,小易,你……你们怎么突然来了?看这大雪天的。”云朵妈妈边请我们坐下给我们倒热奶茶边高兴地说。</p>

    “婶子,我们是出差经过通辽,正好顺便来看看你们二老!”秋桐笑呵呵地对云朵妈妈说,接着又指指大伯:“大雪天,我们找不到路,亏了大伯带我们来的呢……大伯家在公路边。”</p>

    “来,老哥——抽支烟——这风雪天可是辛苦你了!”云朵爸爸亲热地递过一支香烟。</p>

    “呵呵,不用,我抽不惯那烟,太平和,我还是喜欢抽这个——”大伯爽朗地笑着,从怀里摸出一根旱烟管,插进烟袋里撮了一锅旱烟,着炉火点着,有滋有味地吸起来,边说:“这俩娃儿可是城里来的好人啊,在来的时候火车,我那儿媳妇带着小孙女没买到座位,他们给提供了软卧床铺……”</p>

    我和秋桐笑笑,秋桐说:“大伯,别客气,应该的,反正那铺位也空着。”</p>

    “这年头,像你们这样的好人不多了!”大伯乐滋滋地说:“回家儿媳妇一说你们要来这里,我当然没二话了!”</p>

    云朵父母点点头,云朵妈妈接着问我们:“哎——秋总啊,这都快过年了,云朵也快放假回来过年了吧?一年到头,我和她爸都在家盼着这几天一起团圆呢,他弟弟巴特尔估计也放假了,估计这两天能到家。”</p>

    我和秋桐对视了一眼,然后秋桐笑了笑,看着云朵父母说:“叔,婶子,云朵今年不回来过年了!”</p>

    “啊——咋了?”云朵父母有些意外地看着秋桐。</p>

    “嗯,是这样的。”秋桐斟酌了一下,鼓足勇气说:“公司春节期间要安排人加班值班,云朵呢,现在是公司的层管理人员,她分管的那块,需要有人值班,脱不开身。”</p>

    云朵爸爸似乎听明白了,有些遗憾地说:“是这样啊!”</p>

    “春节值班啊。”云朵妈妈脸露出极度失望的表情,说:“怎么会这样啊,唉……你说这丫头,怎么早不和家里说声啊,她可是好久没给家里打个电话了。”</p>

    云朵爸爸这时说:“老婆子,你别唠叨了,孩子在外面干的是大事情,公家的事,不家里,咱不能扯孩子干事业的后腿。再说了,这屯子里的电话线自从入冬第一场大雪起被风刮断不通了,还没修好,孩子怎么打电话回来?是要打电话,也得等电话线修好了再说啊。”</p>

    我一听,冒出一身冷汗,看看秋桐,脸也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p>

    这时大伯插进话来,对云朵妈妈说:“老嫂子,你家当家的说的在理,孩子在外做事情,那是公家的活,要多支持孩子的事业啊,我家那孩子也是这样的,春节在厂里加班不回来过年了,咱们得多理解才是。再说了,孩子要回家,有的是机会,也不必非得过年这几天。”</p>

    大伯和云朵爸爸这么一说,云朵妈妈不言语了,转过脸去,擦擦眼角。</p>

    可怜天下慈母心,儿走千里母担忧啊!看着云朵妈妈的神态,我的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酸楚。</p>

    秋桐紧紧咬住下嘴唇,怔怔地看着云朵妈妈,眼里露出羡慕的神情,还有几分凄凉。</p>

    接着,秋桐突然笑了下,说:“叔,婶子,云朵虽然人没有回来,但是,她让我们给您二老捎回来一些东西,是公司发的年货。”</p>

    说着,秋桐起身弯腰打开箱子,开始往外拿东西。</p>

    秋桐买的东西可真不少,除了送给大伯的两瓶二锅头,还有4瓶精包装的北京二锅头,其他是:两盒星海特产——辽参、两条白鳞鱼、两条大黄花鱼,还有一些肉制和干果。</p>

    秋桐把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摆放在饭桌,看地大家眼花缭乱。</p>

    “哎呀——这孩子发了这么多年货啊,都是稀珍贵的玩意儿。”云朵爸爸说:“这些东西可是值不少钱啊。”</p>

    “呵呵,这只是公司福利而已,还有呢。”说着,秋桐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信封,递给云朵爸爸:“叔,这是云朵让我们捎回来的钱,这是一部分是她平时的积蓄,还有是公司的年终奖金……总共3万块,您收好!”</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