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3章 营销专家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没有理会我的话,轻轻吸了一口烟,接着说:“易克,你刚才的话,让我突然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你的思维方式,和他有点相似之处。”</p>

    我的大脑懵了一下,强笑着:“是吗?你那朋友是干什么的呢?”</p>

    “我那朋友。”秋桐喃喃地说:“我那朋友,是做企业管理工作的,一个出色的营销专家。他不但对营销很有见地,而且,对人生亦有很多深度的思考,一个具有浪漫主义情怀的现实主义理想者。”</p>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秋桐对那个世界亦客的当面评价,心里不禁有些激动,有些受宠若惊,说:“他真的有那么出色吗?”</p>

    “当然。”秋桐似乎对我的疑问有些不悦,看了我一眼,又有些陶醉地说:“他是一个极其优秀的人,起码在我眼里是,虽然他现在并没有处在人生的辉煌点,但是,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让周围所有的人仰视。”</p>

    秋桐的声音里竟然不自觉地露出了几分自豪。</p>

    我心里愈发激动愈发荣幸愈发冲动了,脱口而出:“你那朋友是哪里的呢?”</p>

    “浙江宁州的!”秋桐说。</p>

    “哦……和我一样,也是南方人啊!”我说。</p>

    秋桐看了我一眼,似乎觉得我在拿自己和他攀,似乎觉得我有些攀不,说:“你是云南人,他是浙江人,你们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p>

    我不知秋桐这话是否还有另一层意思,不单是说我和他的地理位置差了十万八千里,还包括综合能力和素质。</p>

    我不知道,今后和秋桐在一起工作,这样的交流多了,会不会让秋桐看出我和亦客更多的相似点,虽然我努力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毕竟我和亦客是同一人,有时还是难免露出迹象的,特别是我在酒后心里防备松弛的情况下。</p>

    我不知道自己今后能不能在这方面做得足够完美,我知道在睿智敏锐的秋桐面前,稍有不慎,会落马现了原形。</p>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担忧,又暗暗提醒自己今后要切实注意,从思想高度重视起来。</p>

    喝完酒,吃完饭,抽完烟,我收拾残局,然后出去倒垃圾,秋桐则摇摇晃晃站起来,也出来了,走向车厢的另一端,可能是要去卫生间。</p>

    我们坐的这趟车是绿皮车,国目前最陈旧最简陋的一类列车,倒完垃圾,我想去看看其他车厢。</p>

    出了软卧车厢,迎面感觉到了一股冷气,这趟列车,除了软卧车厢,其他车厢没有暖气,前面硬座车厢里人满为患,过道里走道里都坐满站满挤满了人,行李架大包小包塞得满满的,空气十分污浊,大多数人在昏昏欲睡。</p>

    看乘客的装束,绝大多数都是在外打工回家过年的民工,旧毡帽朋友,不少女的怀里还抱着孩子。</p>

    生活真不容易啊,我感慨了一下,接着走回来。</p>

    刚回到车厢里不久,秋桐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抱孩子的妇女。</p>

    “来,大嫂,进来!”秋桐先进来,然后回头热情地招呼那位背着包裹怀里抱着熟睡孩子的表情怯怯的妇女。</p>

    妇女进来后,秋桐对我说:“我刚才去卫生间,在软卧车厢和硬座车厢的交汇处,看到这位大嫂正抱着孩子坐在地,外面很冷,大嫂和孩子都冻得瑟瑟发抖,我把她们叫来了——”</p>

    原来如此,我忙站起来帮大嫂接过怀里的孩子,秋桐又帮大嫂解下包裹。</p>

    秋桐指着铺对大嫂说:“大嫂,这俩铺位没人,你和孩子睡面吧!”</p>

    大嫂怯怯地说:“妹子,这……这怎么使得,俺没有买到硬座,买的是站票,这可是软卧,俺可付不起这车票啊……等查铺的来了,俺们可是要被罚钱的。”</p>

    秋桐从我怀里接过孩子,一本正经地对大嫂说:“大嫂,别担心,这铺是我两个朋友买的票,他们临时有事不来了,空出来了,反正空着也是浪费,你和孩子尽管在这里睡,不要钱。查铺的来了,我手里有车票呢。”</p>

    大嫂感激地看着我和秋桐说:“哎——谢谢你们了,太谢谢了,其实俺受点冻倒是不怕,是苦了孩子。妹子,兄弟,你们可真是好人啊。”</p>

    我看看秋桐,她此刻竟然面有愧色,努了努嘴角,不再说什么,忙着协助大嫂了铺,又把仍然在熟睡的孩子在另一张铺安顿好,盖好被子,细心地掖好被角。</p>

    我也把大嫂的行李放了行李架。</p>

    大嫂或许很疲倦,很快熟睡了。</p>

    这时,我和秋桐又坐回远处,秋桐冲我悄声说了一句话:“哎——这做了坏事老觉得心里不安,这下子行了,弥补回来了。”</p>

    说完,秋桐突然吐了下舌头,得意地笑了下。</p>

    看着秋桐那难得一见的孩子气的笑脸,我忍不住想伸手捏下她那小巧精致的鼻子,但是,敢想不敢做。</p>

    “哎——睡吧,云朵她大哥!”秋桐关好车厢的门,关死灯,回到铺位躺下,拉被子,念叨着:“有大保镖在此,俺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车轮滚滚向草原啊,明天可以见到冬日里那白雪皑皑的大草原了,兴奋……晚安。”</p>

    “晚安,秋总!”秋桐虽然借着酒意在和我开玩笑,我却不敢放肆。</p>

    很快,秋桐安静下来,似乎进入了梦乡。</p>

    我躺在铺,寻思着今晚和秋桐的谈话,许久没有睡着……</p>

    直到过了沈阳站,我才迷迷糊糊地入睡。</p>

    睡梦,我梦见了云朵,梦见我和云朵在秋日里那壮观美丽的大草原纵马驰骋的情景,梦见在那弯弯曲曲的小河边云朵让我将鲜花插在她发髻含羞问我她美不美的场面,梦里,我依稀听到了云朵那悠扬婉转的动人歌声……</p>

    倏地,我又梦见了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云朵……</p>

    蓦地一个激灵,我睁开了眼睛。</p>

    睁开眼睛,我又一个激灵,秋桐正坐在对面的铺位,胳膊肘放在茶几,手托着下巴,正用沉思的目光注视着我!</p>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怔怔地看着秋桐。</p>

    这丫头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她看了我多久了?她这么看着我看吗?在研究让她捉摸不透的我?还是在想念空气里让她牵肠挂肚的客客?</p>

    秋桐似乎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猛然醒来,浑身一颤,急忙将视线移开,然后若无其事地轻轻舔了舔嘴唇,说:“哎——天亮了,你睡醒了,我刚醒了没几分钟。”</p>

    说完,秋桐拿起自己的洗涮用,出去洗脸刷牙了。</p>

    我坐在那里发了会呆,看看窗外,整个一银装素裹的世界,全是白色,天空的雪花依然在飞舞,下了一夜的暴风雪似乎没有丝毫减弱的势头。</p>

    我起床,也去排队洗涮,遇见列车员,问了下,再有2个小时到通辽。</p>

    回到车厢,秋桐已经去餐车买回了早餐,正邀请已经睡醒的大嫂母女同吃。</p>

    大家边吃边攀谈起来,谈话,得知大嫂是和老公一起带着孩子在星海一家服装加工厂打工的,此次她是带孩子回家过年。</p>

    问其老公为何不回去过年,大嫂脸露出自豪的神色,说因为他老公平时表现积极,被老板提拔为班长,这次老板选了几个人节日值班,她老公有幸被挑,所以她才自己带孩子回家过年。</p>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样的机会和荣光的。”大嫂说:“一来说明老板看得起,二来呢,一天可以发3天的工资,能多挣不少钱。”</p>

    我和秋桐对视了一眼,我的心里颇有感慨,问大嫂是哪里人?大嫂说是通辽人,接着大嫂问我们要去哪里。</p>

    我说了云朵家的地址,大嫂说那里她知道,我们从通辽下车转公交车和她正好同路,她家在公路边的村子,然后从那儿下公路去云朵家,那儿离她家大概有30多公里,属于较偏僻的牧民安居新村。不过大嫂说这样大的暴风雪,那条土路肯定已经封了,看不见了,要等晴天化冻才可以过去。</p>

    我一听,急了,这晴天倒是好说,但是化冻得几时啊?这么冷的天气,春节前也够呛啊!</p>

    我看了一眼秋桐,她脸也露出了焦急忧虑的神色。</p>

    “大嫂,我们要去那里看望一个朋友的家人,来回时间都较紧,耽搁不起啊,你是当地人,能不能有什么法子帮帮我们呢?”秋桐说。</p>

    大嫂听秋桐这样说,考虑了半天,说:“法子倒是有一个,那是要找一个当地熟悉地形的向导带你们去,车子肯定是过不去,要么骑马,要么坐马拉爬犁。”</p>

    “那向导好不好找?”我心来了希望,问大嫂。</p>

    大嫂又想了下,说:“嗯,这样吧,你们下车后,先和我一起到我家,我问问我公公,他是草原放牧的老把式,周围百公里的地形,没有他不熟悉的。我让他送你们过去。”</p>

    “呀——太好了!”秋桐高兴地叫起来,说:“大嫂,那麻烦你和你家公公了,只是,这样的天气,老人家的身体。”</p>

    “那没问题,我公公身体结实着呢,虽然说60岁了,但是骑马放牧割草运料清理牲畜圈,那是样样都行,丝毫不年轻人差!”大嫂脸又现出自豪的表情:“妹子,千万别说麻烦,这回家的路幸亏遇到你们这样的好人,不然,孩子还真冻坏了,我正琢磨怎么报答你们呢。正好机会来了。”</p>

    我说:“大嫂,你别客气,虽然你这么说,但是,我还是会给你公公付报酬的,不能让老人家白白劳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