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31章 炖肉吃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看着小猪:“小猪,我正式警告你,你得板板正正叫我大哥,没大没小的是你,要是你再不听话,我……”</p>

    “你什么?”小猪挑衅地看着我,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p>

    “我杀猪过年炖肉吃!”我说着转向小雪:“小雪,喜欢吃猪耳朵不?喜欢的话,叔叔弄猪耳朵给你吃。”</p>

    小雪摇摇头:“叔叔,我不喜欢吃猪耳朵,我喜欢吃猪尾巴。”</p>

    我做面有难色状:“哎——你这孩子咋这么挑剔啊,咱家的猪没有尾巴,难道你不知道?”</p>

    小雪很怪:“叔叔,猪都是有尾巴的啊,为什么咱家的猪没有尾巴呢?”</p>

    我说:“因为咱家的猪不是乖猪猪,调皮,不听话,尾巴被小狗给咬掉啦。”</p>

    小雪点点头:“原来是这样!”</p>

    我正得意着,小猪的脸已经气得涨红了,伸出粉拳对我背部来了一下子:“你这个大坏蛋,发动群众斗领导,敢含沙射影捉弄我,污蔑我,我打你这个大坏蛋。”</p>

    小猪的拳头落在我背,好似在按摩一般,较舒服。</p>

    这时小雪冲秋桐叫起来:“妈妈,妈妈,不好了,姐姐打哥哥了——”</p>

    小雪这一叫,我和小猪都愣住了,小雪一下子把我俩的辈分都给降低了。</p>

    秋桐被小雪从沉思唤醒,看着我们打闹的样子,抿嘴笑了下,然后伸出胳膊把小雪从我怀里抱过去,亲了亲小雪的脸,疼爱地说:“乖,雪儿,阿姨和叔叔怎么成了姐姐和哥哥了,不可以这么叫的哦。”</p>

    小雪搂住秋桐的脖子,伸出小手摸着秋桐的脸,说:“妈妈,不是我要这么叫的呀,是叔叔和阿姨让我叫的啊……”</p>

    秋桐扭脸看了下我和小猪,笑着说:“你看你俩没大没小,都把俺闺女弄糊涂了。”</p>

    我和小猪都呵呵笑起来,我觉得小猪实在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p>

    这时,我从秋桐的眼神里又看到了一丝沉思和惆怅……</p>

    一会儿开始检票,我和秋桐与小猪和小雪告别,小雪挥舞着胳膊冲秋桐喊:“妈妈再见,妈妈早点回来呀——”</p>

    秋桐微笑着和小雪招手:“乖女儿再见,妈妈很快会回来的,这几天你要乖乖地听小猪阿姨的话哦……”</p>

    小猪这时冲我说:“大兄弟,路好好照顾好我的阿桐姐,不然,回来有你好看的。”</p>

    “知道了,大妹子!”我说。</p>

    小猪眼珠子一转,低头对小雪说:“小雪,快和哥哥再见!”</p>

    小雪冲我挥手:“哥哥,姐姐让我和你说再见。”</p>

    大家一下子都笑喷了,秋桐笑得尤其动人开心,难得一见。</p>

    我和秋桐车,软卧车厢,都是下铺。</p>

    夜色已经暗了下来,站台灯火通明,风雪依旧在舞动肆虐,车厢内暖意融融。</p>

    我们的车厢有4个铺位,但是却只有我和秋桐,那两个面铺位没人。</p>

    此时正是春运期间,卧铺竟然还有空着的,想起我和云朵第一次坐火车去通辽的时候买了站票的情景,我不由心里有些怪,看看秋桐,她似乎毫无觉察,坐在铺位,眼神看着车窗外的漫天风雪怔怔出神,不知又在想什么。</p>

    很快,火车汽笛一声长鸣,缓缓启动,逐渐加速,在茫茫的风雪向着西北方向隆隆奔驰而去……</p>

    我和秋桐终于要一起奔赴冰雪覆盖的科尔沁大草原了。</p>

    此刻,在路。</p>

    路正长,夜正长。</p>

    车窗外大雪飘飘,寒风呼啸,一团漆黑,车厢内暖意融融,灯火通明。火车疾驶在东北大平原,一直向西北方向的内蒙古大草原开去。</p>

    我和秋桐面对面坐在各自的卧铺,大眼瞪小眼。秋桐似乎根本不打算说话,虽然眼睛在看着我,但是心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p>

    沉默了一会儿,我先打破沉默,没话找话说:“秋总,这车厢我们两个啊,铺竟然都没人,次国庆节我和云朵回通辽,连硬座都没有了,还是买的站票。”</p>

    秋桐一怔,看着我,似乎刚才没注意我在说什么,说:“你刚才说的什么?”</p>

    我心里一阵懊丧,原来秋桐根本没注意听我说话,我只得又复述了一遍。</p>

    这回秋桐听懂了,看着我,突然莞尔一笑:“这面不会有人了,这车厢直到终点,也只会有我们两个!”</p>

    我一楞,看着秋桐:“秋总,你这话的意思是说。”</p>

    “这个你可以懂的!”秋桐恶作剧地看着我。</p>

    “这个我懂,可是,我想不明白……这不是浪费钱吗?”我说。</p>

    “必须的,没办法!”秋桐说。</p>

    “为什么?”我说。</p>

    “你很好?”</p>

    “是的,我想知道!”</p>

    “很简单,因为若干年前,我乘坐火车,买了软卧,下铺,其他三个铺位都是男的,一开车,那三个男的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我,有话没话地搭讪,目光里充满淫邪……”</p>

    “而且,那三个男的脱了鞋之后,都不知多久没洗脚了,满屋子散发出脚臭味。最可恶的是,晚10点后,他们说要睡觉,把门关死了,把灯灭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还能睡着,起来打开了灯。”</p>

    “开灯后一看,吓了一大跳,下铺对过的那个男人竟然脱得只剩下三角裤衩,被子也不盖,正趴在那里佯装睡觉,铺的两个也正贼眉鼠眼地探头往下看。我恶心之至,逃出那卧铺车厢,在走道里的座位硬是坐了一夜,天亮才敢回去。”</p>

    我听了,点点头:“所以……你这次……”</p>

    “是的。”秋桐点点头:“自那以后,我坐火车再也不敢买卧铺,都是买硬座,能不坐火车尽量不坐,尽量选择其他出行方式……这次,因为和你一起,我买了卧铺车厢,却也不想再遇到那种不轨的男人,干脆索性买了4张卧铺票,把这车厢包了……倒也省事!”</p>

    我说:“没必要啊,和我一起出门,你尽管放心是,没人敢对你有任何不轨行为,谁敢多看你一眼,我揍死他!”</p>

    秋桐笑了,说:“那倒不至于,我只是想有个顺利的旅途,不想惹麻烦,也不想给你添事,这样不是很省事安静吗?”</p>

    我笑了:“呵呵……”</p>

    秋桐看着我:“你笑什么?”</p>

    我说:“没什么!”</p>

    秋桐抿嘴一笑:“易克,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啊?”</p>

    我忙摇头:“没啊,你此言何来?”</p>

    “现在是春运高峰期,大家都买不到票,我却一下子买了4张票2个人用,这岂不是故意捣乱吗?”秋桐说:“我自己觉得自己这样做挺坏的,不道德!”</p>

    我说:“都已经做了,还说这些干嘛啊,再说,又不是偷的抢的,花钱买来的,不要这么感觉!”</p>

    其实,我这话说的有些违心,我也觉得秋桐这么做有些过分,虽然不是炫富,但是有烧包不讲道德之嫌。</p>

    这要是别人这么做,我一定会觉得义愤填膺,痛加指责,但是,这事是秋桐做的,我思维起来,自觉不自觉地袒护起秋桐。</p>

    因为在我从来的意识里,秋桐做什么都是对的,她永远都没有错,现在即使她是错的,在我看来,那也是个美丽的错误,她的所有缺点在我心里和眼里都是优点。</p>

    秋桐突然嘿嘿笑了下,接着说:“哎——这人啊,不能太完美了,世界完美无缺的人是不存在的,我一直追求让自己完美起来,但是,觉得很累,自己给自己背了一个精神的包袱,所以,我想,这偶尔做点坏事,或许还是不错的,我现在心里有一种恶作剧的坏坏感觉呢。”</p>

    我听了呵呵笑起来,觉得秋桐带着一股孩子气。</p>

    “哎——我们该用晚膳了!”秋桐说。</p>

    我站起来:“好,我去餐车看看弄点饭回来!”</p>

    “不用,我去,我去看看有哪些合口的饭菜,你在这里等着吧,顺便把咱们的行李都弄到面的行李架去!”秋桐站起来说。</p>

    “那好吧!”我说。</p>

    于是,秋桐去了,我把我们两人的行李往行李架弄,秋桐的那个大箱子好沉,估计里面除了她的随身物是带给云朵父母的东西。</p>

    过了半天,秋桐回来了,带回来好几个菜,还有米饭,以及两个一次性纸杯。</p>

    “易克,我想喝点白酒,你陪我喝,行不?”秋桐突然说。</p>

    “行啊,可是,这火车好像没有白酒吧?”我说。</p>

    秋桐笑了下,接着爬铺,到行李架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摸索了半天,下来,手里多了一瓶北京二锅头,还有两个牛肉罐头。</p>

    “看,这不是?”秋桐摇晃了下手里的东西,得意地笑着:“这是我准备带给云朵爸爸的,好几瓶呢,咱们偷偷享用一瓶吧!反正云朵爸爸看不到,不知道。”</p>

    我笑了:“好!”</p>

    于是,我把菜肴在茶几铺开,打开白酒,倒,和秋桐开始对饮。</p>

    在这样的环境里和秋桐一起喝酒,我的心里觉得怪怪的,一种很妙的感觉。</p>

    喝了几口之后,秋桐突然说:“易克,那天你和阿珠在一起,在日本料理店门口,李顺很不礼貌,我代他向你和阿珠道歉。”</p>

    我忙说:“没事,没事,秋总你别介意,我早忘记了。”</p>

    “你忘记了我可没忘,第一次见阿珠,让她看到这些,我都觉得很无地自容了。”秋桐说:“等以后有机会再见到阿珠,我要当面向她道歉!”</p>

    我说:“不用,秋总,你太客气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