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9章 条件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么说,你是80年的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小猪嘻嘻笑着:“你让我认错也行,不过,我有个条件。”</p>

    小猪做事似乎很喜欢提条件,我说:“什么条件?”</p>

    “听阿桐说你有一身好武艺,我不信,除非你今天让我见识见识,否则,我不认错!”小猪说。</p>

    “怎么见识?”我说。</p>

    小猪想了想,低头对小雪说:“小雪,你想不想看猴子爬杆啊?”</p>

    “想——好呀,好呀——”小雪拍着巴掌。</p>

    “嘻嘻……么么哒……那好,你等着!”小雪笑着然后对我说:“易克老弟,这样吧,你看到附近的那根旗杆了吗,我给你30秒钟,如果你能在规定时间内爬去,然后头朝下倒挂金钩出溜下来,我信了你,我给你道歉,我不让你叫我姐姐了。”</p>

    晕倒,这个小猪可真能折腾人,把我当猴耍了,我自然是不能答应,说:“你做梦,甭想!反正我你大,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p>

    “那你甭想让我认错喽……嘻嘻……”小猪笑哈哈地说。</p>

    我摇摇头:“不认错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来,小雪,过来,叔叔抱抱——”</p>

    小雪又跑过来,我抱起小雪,小雪突然指着远处说:“叔叔,我想吃糖葫芦。”</p>

    我刚要说话,小猪也说了:“么么哒,偶也想吃糖葫芦。”</p>

    我本来想抱小雪过去的,一听小猪也跟着掺和,说:“想吃自己买,我只买给小雪吃。”</p>

    “哟——小气鬼,我还不稀罕你买的呢。”小猪一撅嘴巴,扭身走:“我自己去买,我买两串,不给你吃!”</p>

    我呵呵地笑着看小猪走过去,我才不吃这玩意儿呢,给我我也不吃。</p>

    然后,我带着小雪在广场里玩耍,不自不觉溜达到了医院大门口附近。</p>

    这时,小雪突然指着医院大门口附近的一个垃圾箱说:“叔叔,我给你说个事,你看见那个垃圾箱了吗?”</p>

    “看见了啊!”我说。</p>

    “我爷爷曾经告诉我,说我当年是在那个垃圾箱里被他捡到的。”小雪划着说:“爷爷说,那时候我才这么一点,都快被冻僵了。”</p>

    我浑身一震,盯着那陈旧的垃圾箱,小雪的爷爷在临终前说过,小雪是5年前的一个大雪天,被他拾荒时从星海的垃圾箱里捡到的,此后他一直带着小雪在星海靠乞讨为生,直到之前为了躲避严寒南下途径青岛时被冻死。</p>

    我没有想到,小雪竟然是在这个垃圾箱里被捡到的。</p>

    我更没有想到,小雪此时无意说出的话,竟然牵扯出一个让人极度震惊的真实故事,而这个故事的主角,竟然是我周围的一个人。</p>

    而这个故事本身,又揭秘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惊天秘密。</p>

    当然,这是后话。</p>

    接着,小雪抬手指着前方继续说:“我爷爷经常带着我在这一带要饭吃,那家开包子铺的叔叔经常给我们吃包子。”</p>

    我顺着小雪的手指看去,是一家门牌醒目的饭馆:四哥包子铺。</p>

    这家包子铺我早注意到了,生意很兴隆,因为在医院旁边,营业时间很晚,几乎都是到半夜,只是我没吃过那里的包子,不知道味道如何。</p>

    这时,小猪拿着两串糖葫芦跑过来,递给小雪一串,笑着说:“么么哒,这串是山楂的,给你吃,阿姨吃山药豆的。”</p>

    小雪和小猪开始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我看时候不早了,打算去医院看云朵,告辞,对小雪说:“小雪,叔叔有事先走了,你跟着姐姐好好玩哈……”</p>

    我一句话把小猪的辈分降低了一个档次,得意地转身离去,背后传来小猪的声音:“小雪,别听那个哥哥的,不叫姐姐,叫阿姨,哎——乖,听话……来,小雪,阿姨尝尝你那串好吃不好吃……阿姨咂一口哦……”</p>

    我边走边笑着摇摇头,发觉这个小猪很好玩,很活泼,怎么看都不像悲戚戚吟葬花的林黛玉,不过,我知道秋桐是不会骗我的。</p>

    我走到医院门口,突然看见两个人正往外走,和我迎面而来。</p>

    这两个人,一个是久违的赵大健,另一个,是我曾经见过几次但他未必认识我的曹腾,曹丽的堂弟。</p>

    我一怔,他俩来医院干嘛?</p>

    许久没见赵大健,看他的精神面貌似乎有些萎靡不振,我不知道是不是主持了一个月被拿下来扶正未果备受打击的原因。</p>

    想想赵大健,确实也不容易,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一心想修成正果,却迟迟不能如意,论资格论干发行的时间,发行公司甚至整个集团谁都没他牛逼,一把手轮流换坐庄,却是轮不到他,如何能不让他委屈愤懑呢?</p>

    我觉得自己应该理解赵大健,甚至该同情他一下,但是,可惜,我只能同情而已,帮不他什么忙。</p>

    一个人的功名利禄或者事业成,是自己努力干出来的,对有些人顺理成章甚至信手可以拈来的事情,对另外有些人来说,却是无艰难。</p>

    有些年纪轻轻的人现在得到的,却是有些人未知苦苦奋斗而直到退休也未必能得到的终极目标。</p>

    还有,这个曹丽的堂弟曹腾,我对他几乎是什么都不了解,既不知道他能力如何又不知道他性格为人处事咋样,只知道他曾经占用别人的劳动成果想更一层楼未果,反倒弄了一屁股屎,大客户部经理没坐,反而连办公室副主任的位子都丢了,被发配到偏远的发行站去做劳役。</p>

    今天看到曹腾,第一印象看,从他的仪表到眼神,从他的气质到形象,我觉得这似乎是一个精明的人,不是那种脓包类型的,想不出他为什么要干窃取云朵劳动成果这样的傻事。</p>

    或许,当一个人追求功名到了极致的时候,提拔心切,一时会被利欲的光环所笼罩迷惑蒙住了眼睛,一时糊涂,干出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愚蠢事。</p>

    或许,当赵大健给他那方案的时候,赵大健未必告诉他这是云朵的,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让曹腾更加佩服他感激他,会告诉曹腾那是他自己的原创,我相信凭着赵大健的做事风格和人,他绝对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而曹腾当时不明里才会稀里糊涂栽了进去。</p>

    此次曹腾栽倒,说不定心里会生赵大健的气,会怨恨赵大健,但是,出于共同的利益需求,出于自己目前的处境,他当然不能拒绝赵大健的继续拉拢,毕竟,在发行公司内部,他目前唯一能依靠的是赵大健。赵大健不管怎么说,也是发行公司的老二,老资格,元老派,而且,还和孙东凯有这么一层关系。</p>

    通过秋桐离职一个月期间曹丽的作为,我知道,在集团内部,反秋桐的势力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之间既有共同的利益和目标,还有各自的小算盘,这好国共合作联合抗日,边抗日边内部相煎。</p>

    看到我,赵大健愣了一下,接着站住了。</p>

    曹腾看赵大健站住,不明里,站在那里看着我。</p>

    我微笑了下:“赵总,你好!好久不见,一向可好?”</p>

    赵大健嘴巴咧歪了下:“哦……易克啊,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p>

    赵大健一说我的名字,曹腾的眼皮一跳,眼神变得有些犀利,直直地注视着我。</p>

    曹腾的表情更加让我相信他对我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p>

    接着,赵大健对曹腾说:“小曹,这位是我和你提过的发行公司大客户部的易克,现在已经辞职了。”</p>

    曹腾依旧看着我,点点头:“哦,我叫曹腾,也在发行公司工作,只是以前我们没打过交道。”</p>

    我主动向曹腾伸出手:“你好!”</p>

    曹腾脸立刻有了微笑,也伸出手,握住我的手:“你好!易克,久闻大名如雷灌耳,今日才得相见,相见恨晚哦……”</p>

    曹腾说话的态度热情而真挚,眼神里充满了亲近感和自信力。</p>

    和我握手的时候,我感觉到曹腾的手很有力度。</p>

    假如不是曹腾有过之前的滑铁卢,我第一次见他的话,给他打分一定不会低,可惜,因为有了以前的印象,我总觉得这人质不咋样。</p>

    之前,我总感觉曹腾应该是个草包,只是靠着曹丽的关系在发行公司混饭吃,但是,此时,我却直觉这人是个有心数甚至有心计的人,甚至,我觉得他是个人物,虽然他干过傻事。</p>

    年轻人干傻事是难免的,只是有的人干了傻事不知道反省改正,继续愚昧下去,而有的人干了傻事之后却能从吸取教训深刻反省,总结失败的原因,把失败当做成功的基石,当做奋斗的财富,能够再度崛起。</p>

    我忽然觉得曹腾或许是后者。</p>

    和曹腾握完手,我问赵大健:“赵总,你们到医院是……”</p>

    “哦,我和小曹来医院看完孙总的,孙总身体有些不适,偶感风寒,在医院打吊瓶的。”</p>

    在某些下属眼里,领导打个喷嚏都是大事,更别说打吊瓶了。领导的身体自己爹娘的身体还重要,我相信,很多在官场混一心想往爬的人,对自己爹娘身体的关注远不如对领导的关注,在他们眼里,领导是他们政治的爹娘,甚至爹娘还亲。</p>

    对于对权力和地位无渴望的赵大健来说,更是如此,他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亲近巴结自己领导的机会,更何况他和孙东凯还有一层党校同学的关系,虽然这同学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