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8章 不方便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一看,这位大侠原来是好久不见的张小天老兄。 </p>

    张小天进来看见我,表情一怔,接着对李顺说:“李老板,你们在谈事情啊,那你们先谈,我待会再进来,我先到隔壁房间去坐一会。”</p>

    很明显,张小天是想找李顺单独谈事情,我在场,不方便。</p>

    我刚要说话,李顺招招手,热乎乎地对张小天说:“哎——小天,来,来,易克也不是外人,不要有什么顾虑,来吧,坐——”</p>

    我于是冲张小天笑笑:“张兄好,别来无恙,最近气色不错啊!”</p>

    张小天不自然地笑笑,过来,坐在我旁边,没有说话。</p>

    李顺递给张小天一颗烟,亲自给点着,说:“小天,是不是见了易克觉得心里别扭?还在为次他带人把你请来的事有情绪?”</p>

    张小天尴尬地吸了两口烟,还是没说话。</p>

    “哎——小天,不要放在心,都是自家兄弟,我想你心里其实也明白,易克那次去请你,是奉我的旨意行事,不然,没有我的话,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去动你啊,你要是有情绪,直接冲我来好了——”</p>

    张小天勉强笑着:“李老板,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敢冲你使性子,你对我这么好,我感激还来不及呢!”</p>

    我不知道张小天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面子话他还是说出来了。</p>

    李顺打个哈哈:“其实呢,易克对你还是不错的,次二子和小五要烧你的时候,易克还要救你呢,如此说来,你倒是应该感激他才是……哈哈,好了,过去的事,不提了,今儿个你来找我,想必是有事吧,呵呵,说吧。”</p>

    李顺此次竟然如此政务公开,当着我的面要张小天说事情,对我似乎毫无隐瞒之意。我有些意外。</p>

    李顺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张小天却似乎依然对我的存在还有极强的戒心,笑着说:“哪里有什么事呢,是路过,顺便过来看看。”</p>

    我对张小天对我的戒备毫不以为意,很理解。</p>

    这时,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对张小天说:“张兄,我正要有事情想请教你,正好今天你来了,还望老兄不吝赐教。”</p>

    张小天说:“什么事?”</p>

    我说:“我想问下张兄关于目前星海房地产市场的事情,主要是目前存在的问题……这一块,你是老行家了,必定是很熟悉的。”</p>

    张小天皱了皱眉头:“咦——易克,你改行做房地产了?怎么问起这个?”</p>

    李顺一下子明白了我的用意,说:“对,小天,你给易克谈谈也好,我刚给易克安排了一个房地产项目的调研任务,他对这一行是生手,既然咨询你,你说说好了。”</p>

    张小天脸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我,似乎很不理解李顺为什么会安排自己的保镖,一个武夫,一个送报纸出身的大老粗去做只有专家和人才会搞的调研项目。不过,张小天很快恢复了常态表情:“好,既然李老板说了,那我结合我从事房地产的经验,说说我的看法。”</p>

    我凝神看着张小天,听他开始说。</p>

    我深知一点,三人行必有我师,张小天虽然不是一个成功的房地产营销专家,但是,他毕竟做过这一块,熟悉这一块,他说的东西虽然我未必能全盘吸收,但是,可以去其糟怕,取其精华,必定会有我需要的东西。</p>

    张小天开始侃侃而谈。</p>

    我如饥似渴地听着,不放过任何一点。</p>

    张小天对于房地产,肚子里确实是有货,看我听得如此专注,似乎难得有这么虔诚的一个听众,不觉来了兴致,滔滔不绝地讲起来。</p>

    我边听边思考,边不时提出疑问,张小天也很有耐心,认真给我讲解。</p>

    不知不觉2个小时过去,张小天讲的口干舌燥,我听得意犹未尽,李顺竟然也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歪着脑袋听着,似乎也在恶补房地产销售知识。</p>

    “好了,易克,我肚子里这些货,都让你这一阵挖坟给得瑟光了,再让我讲,要爆吧了!”张小天最后说,边端起水杯猛喝两口。</p>

    我这半天听得很投入,觉得很是受益匪浅,听张小天这么说,也不再继续提问,同时也不想再当电灯泡了,站起来告辞。</p>

    临走时,张小天看着我欲言又止,似乎想问我什么,看看李顺,又闭了嘴巴。</p>

    我知道张小天想问什么,肯定和云朵有关,李顺在跟前,他不问是对的。</p>

    我出了李顺的公司,往回走,边给秋桐打了个电话,秋桐来问和李顺谈地情况如何。我不想和秋桐说的太详细,说:“李老板现在不同意我走,让我在他这边帮几天忙,过完年放我走!”</p>

    “嗯……那也好,正好年前也没什么事情,过完年再来也行:“秋桐似乎松了口气:“只要他能同意放你走,我放心了,其实,这也算是很顺利了,我还真没想到他如此痛快能放你走,没想到他能松口。”</p>

    秋桐大概没想到李顺放我走的真正原因,我此刻也没想透彻,只是朦朦胧胧觉得这应该是和我从他那里辞职到秋桐那里去有些关联。</p>

    从缅甸生死突围开始,我觉出李顺对秋桐很关注,到刚才李顺和我提的第二个条件,更加证实了这一点。</p>

    但是,我不知道李顺对秋桐如此关心,是出于对秋桐的什么情感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秋桐不爱李顺是肯定的,李顺对秋桐有爱吗?李顺真的希望秋桐的事业垮掉辞职回家做全职太太吗?</p>

    这一点,此时的我全然想不明白,当然,我也不想多想,没那心思。</p>

    刚和秋桐打完电话,我接到了海珠的电话。</p>

    “哥——好久没你消息了,一直不敢给你打电话,怕你不方便,你现在说话方便不?”海珠小心翼翼地在电话那端说。</p>

    “方便,呵呵……”我笑着,好几天没海珠的消息,还真挺想她的,我说:“我已经回到星海了,怎么样,你最近好吗?”</p>

    “哦,呵呵,我最近很好啊,你回到星海了哇——”海珠在电话那端声音放开了,开心地笑着:“是没事经常想你呢……你想不想我啊,哥——”</p>

    海珠的表白够直观的,我顿了顿,说:”嗯……”</p>

    “嗯是什么意思啊?”海珠撒娇的声音:“不许嗯……说嘛,想不想我啊?”</p>

    “想!”我直接冒出一句,心跳有些加速。</p>

    “嘻嘻……这样回答才好啊!”海珠的声音更加开心了:“哥——过两天我休息,我到星海找你,你带我玩,好吗?”</p>

    “好——”我不假思索地说,心里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p>

    “嗯哪……这才是好哥哥!”海珠高兴地说:“好了,哥,不打扰你了,你忙你的事情吧,回头见!”</p>

    “回头见!”我挂了电话。</p>

    海珠给我的目前感觉最大的是轻松,没有负担没有压力,她似乎很有心数,该说的话说完了停止,不黏糊不啰嗦。</p>

    我喜欢海珠的这种做事方式,我觉得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彼此开心,轻松快乐最好,当互相感觉都很累的时候,真的说明二人不合适了。</p>

    我直接去了李顺的房地产公司,在开发的楼盘那儿转悠了足足2个小时,琢磨了半天,然后找到了负责房地产的经理,仔细听他说本楼盘的开发和销售情况,重点让他讲销售过程遇到的问题。</p>

    经理讲了很多,罗列出了一大堆困难和问题,我专注地听着,反复寻思着……</p>

    之后,我要了厚厚一打公司的相关销售资料,准备带回去仔细研读。</p>

    此时,我脑子里充斥了大量信息和问题,但是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更没有什么好的营销点子。</p>

    从我做营销几年的经验,我知道,很多时候,一个好的营销点子并不是单纯可以靠苦思冥想出来的,说不定,偶然一个火花,能激发出极佳的好主意。</p>

    当然,这个火花不是谁都能迸发出来,这需要深厚的营销知识积淀作为基础。</p>

    我带着相关资料,脑子里不停思考着相关的问题,从房地产公司离开,去医院。</p>

    快到医院的时候,我穿过一个不大的儿童游乐广场,抄近道。</p>

    边走边想着我的事情,突然听到一个脆嫩的童音:“叔叔,叔叔——”</p>

    我从沉思唤醒,循着声音看去,乐了,原来是小雪,此刻刚从滑梯里滑下来。</p>

    小雪看见我,冲我跑过来,张着两只小胳膊。</p>

    我刚要蹲下身子准备抱小雪,看见一个扎着马尾巴穿一身白色休闲衣的女孩跟在后面喊:“哎——小雪,别乱跑啊,傻孩子,不要乱认亲,这年头,坏人很多哦,你给我站住——”、</p>

    此时,小雪已经扑进了我的怀里,搂着我的脖子开心地笑着。</p>

    我抱着小雪站起来,刚要和小雪说话,那女孩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把从我怀里将小雪抢过去,然后带着警惕的目光看着我:“喂——你是谁?怎么乱抱人家的孩子?”</p>

    我看着这个陌生的女孩,白皙的脸蛋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小小的嘴巴可爱的鼻梁,这是谁啊?</p>

    我说:“这是你的孩子?”</p>

    “你管得着吗?不管是不是我的,反正不是你的!”女孩抱着小雪后退了一步,努了努嘴巴:“嗯哼……”</p>

    这时,我猛然想起这声音这语气好熟悉,这一声嗯哼,让我知道她是谁了,这是小猪么么哒。</p>

    好啊,终于见到这个占我便宜的葬花使者了,看起来和我听她声音的感觉差不多,一看是个不吃亏的主儿。</p>

    我说:“你是猪哇!”</p>

    “你才是猪!”小猪一瞪眼,回骂我。</p>

    “我不是猪,我是小雪的易叔叔!”我说。</p>

    “哇——哦——呀——”小猪一愣,接着眨眨眼睛,似乎听出了我的声音,打量了一下,接着吐了吐舌头:“是哟,真的是你,这声音是有些耳熟。”接着,小猪捂嘴偷笑起来,应该是在得意次她让我叫她姐姐的事情。</p>

    我宽容地笑笑:“小丫头,这回你见到大活人了,该认错叫大哥了吧?”</p>

    小猪把小雪放下,冲我一瞪眼:“什么?嗯哼,你已经叫我姐姐了,既然叫了,不能随便更改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岂能随意反悔……再说,我看你也不大,说不定还没我大,小屁孩!”</p>

    我哭笑不得:“我都29了,你不过是83年的,才刚26,我你大三岁!”</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