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7章 摸老底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李顺看我不说话了,从鼻子里哼笑了一声,说:“别紧张,老弟,既然你已经不给我干了,那我自然对你也失去兴趣了,我不会去摸你宁州的老底的,更不会把你的行踪暴露给宁州的黑社会,不但不会,假如到时候你的对头要是真追杀你到了星海,你只要需要我出手,尽管说,哥们绝对没二话!”</p>

    李顺还是理所当然地推断我之所以大隐于星海是因为得罪了仇家躲避追杀的。 </p>

    我干脆顺水推舟:“谢谢李老板好意!”</p>

    李顺接着说:“现在开始说第二,第二,我估计,你要是找秋桐,她肯定会收留你,别的不说,凭你救了她一命,她不可能不要你,既如此,那你在她手下混吧……</p>

    “你跟着她混,我不管你是继续装逼还是使出你的真本事,这都和我无关,我只想叮嘱你一件事,在那个鸟发行公司,在那个破传媒集团,你必须给我保护好秋桐,要是有人对她不利,你必须给我!”</p>

    我的心里一震,看着李顺,有些木然,李顺此话究竟何意,是真还是假?从他的表情来看,不像是假的,那么,他说的不利,指的是哪方面?是单指人身安全呢还是包括工作和事业?</p>

    李顺的话有些含糊,我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p>

    李顺继续说:“虽然我对她的事业是一直不支持,恨不得她立刻跨掉赶紧辞职回家做全职太太,但是,不管怎么样,秋桐毕竟是我的未婚妻,既然现在她还没辞职,那么,在那个鸟公司和破集团里,我不能容许任何人对她有任何不利之处,这个任务,交给你了!”</p>

    李顺此时的话仍然听起来很模糊,我能确认李顺的话里是要我保证秋桐的人身安全,却不能十分确定是否包含着工作的斗争。但是,李顺说的那句“不能容许任何人对她有任何不利之处”,我似乎可以理解为应该是包括工作方面的内容。</p>

    想到这里,我又有些疑惑,李顺一直希望秋桐的工作垮掉,要是此刻这样理解李顺的话的话,岂不是自相矛盾?</p>

    我懵懂地想着,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李顺做事太让人难以理解了,妈的!</p>

    但是,不管我想没想通,我还是点点头答应了李顺,这一点要求,正我下怀,我巴不得,李顺提出来正好,以后我出师有名。</p>

    李顺似乎为了打消我的疑虑,接着说:“当然,我要是出面,谁也不敢对秋桐不利,谁也不敢欺负她,但是,秋桐这人你可能还不知道,表面很软弱,其实内心很犟,她很早曾经郑重警告我,不准我拿黑老大名头到单位里去显摆,更不准借老爷子和老太太的名声去压人家……</p>

    “看她说的口气那么严厉,我也不想和她真闹翻脸,闹翻了脸,对大家都不好,还让外人看笑话,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和女人一般见识呢……当然,我也知道,秋桐脸皮子薄,或许是怕让人知道她的未婚夫是混黑社会的丢人……</p>

    “综合以因素,我想,既然你想回去,那交给你这个任务……你曾经救了秋桐的命,我对你是信任的,我相信你能很好的完成这个光荣而不一定艰巨的任务!”</p>

    我又点点头:“嗯……请李老板放心,我会尽我的努力去做的!”</p>

    “然后,这个第三。”李顺又点着一颗烟,看着我:“第三,再有不到10天过年了,你辞职可以,不接受我给你的总经理任命可以,但是,你年前不准走,年前,你需要继续给我出力,忙完我安排的事情,年后你走,我不留你……”</p>

    我说:“年前都有什么事情?”</p>

    李顺说:“年前,我需要的时候,你继续跟着我,其他时间,你要帮我做几个经营管理方案出来,我需要用这个,我手下的人打架行,但是没有会弄这个的。”</p>

    我说:“这……我也不会啊!”</p>

    “你他妈又给我装逼了,你学经济管理的大学生不会弄,还有谁会弄?难道你让我手下这些打打杀杀的人去弄?”李顺一瞪眼:“易克,你别逼我调查你大学毕业后的经历,自觉点,行不行?”</p>

    李顺又点到了我的痛处,我忙点头:“那好,我试试吧。”</p>

    “哎,这对了,我相信你绝对是个做经营管理的好手,我不信你大学4年是吃屎的,我不信你大学毕业后没有一点经营实践经验:“李顺一龇牙:“你放心,我不会对外说出去的,我会为你保密的!”</p>

    我说:“你说下需要我弄那几个方案,我好提前有所准备,搜集材料。”</p>

    “一个是我的房地产项目,妈的,楼盘都积压了,一直卖不动,张小天狗日的干了那些时间也毫无起色,现在我手下没有懂行的弄这一块,聘了一个总经理,物业和其他管理是好手,但是营销不行,想了不少办法,却都一直不起色,我想,你帮我出出点子,弄个有新意的营销活动方案出来,我让他们按照你的方案去做。”</p>

    我有些头疼,操,我对这个也没操作过,得现摸索,于是点点头:“哦……还有吗?”</p>

    “还有,是你给我做个宁州2046酒吧的营销活动方案,我要有创新性的!”李顺说。</p>

    这又是我以前没接触过的项目,我说:“哦……这两个,是吗?”</p>

    “哪里,还有最后一个,”李顺说:“我要在宁州建一个地下赌场,你那天在缅甸新东方想必也考察地较仔细了,我要你拿出一个组建百家乐赌场的整体运营操作方案,这个方案要求是全面的,各个流程都要顾及到……这3个方案,年前给我,给你10天的时间,足够了吧!”</p>

    我看着李顺没说话,脑子里开始飞速旋转,琢磨着。这三个方案,一个房地产,一个酒吧,一个赌场,2个是营销,1个是整体的,这些都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听李顺的口气,我必须得给他做出来,不然不放我走。</p>

    李顺把我当成万能的了,以为我什么都会做什么都懂了,他哪里知道隔行如隔山这个道理呢!</p>

    我不由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从来没有实践过这些东西,做方案谈何容易。</p>

    但同时,我向来不肯服输、要么不做、要做做好的性格又让我感到了莫大兴奋,这是挑战带来的刺激的快感,我突然感到了久违的一种冲动在心里跃跃欲试。</p>

    赌场那个方案我基本可以搞定,那天我观察地很仔细,没什么多大的道道,是个运作流程和管理模式的问题,保安系统,服务系统,发牌系统,监控系统,筹码收发系统……这个难不倒我,好做。</p>

    需要下一番功夫的是房地产和酒吧的营销方案,我需要恶补这方面的理论和实践知识,同时要结合营销的特点来学习。</p>

    虽然很难,但是我并不畏惧,我相信,营销都是有共同的属性的,只要把握住营销的本质特征,对于专业的东西,多学多问多调查,结合目标市场和消费群体来调查,带着问题去学习请教,应该能完成这两个方案。</p>

    何况,平时的日常生活,我也曾经是房地产销售的客户,以前在宁州买房子的时候,和房地产公司打交道很多次,好些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经理多次拜访我,推销楼盘,那时,他们各自的营销方式和特点曾经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因为我也是做营销的,所以还无意识地分析较过这些销售经理的优点和缺陷。</p>

    对于酒吧,我更不陌生,以前宁州的大小各种特色的酒吧都被我玩遍了,什么样的酒吧吸引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服务适合什么样的人,我也算是了解不浅。</p>

    想到这里,我的信心逐渐树了起来,答应了李顺:“好吧,我试试,但是我没有做过房地产和酒吧,我只能尽力做好!”</p>

    “嗯,行,不管你做过没做过,只要你尽力好!”李顺点点头:“虽然我没见过你在这方面的真本事,但是,我还是较看好你!”</p>

    “还有别的条件吗?”我问李顺。</p>

    李顺笑了:“呵呵,没了,这3个!”</p>

    “那好吧!我都答应你了!”我说。</p>

    “嗯……兄弟,这三个事情你答应了我,我也不能亏待你,我相信老弟是说到做到的人,我呢,也同样是说到做到的人,”李顺说:“以后,不管你跟不跟着我,我们都是好兄弟,你在星海回家不方便,我在宁州没事的时候,会亲自或者安排人去你老家代你看望父母尽孝道的……别看我只去过你家一次,可是道儿却记得很清……我这人,是有恩必报有仇必复的,谁要是得罪了我啊,跑到天边我也能让他乖乖回来自首,我有的是办法。”</p>

    李顺看似关切的一段话让我心头一震,操,李顺这是在暗示警告我,假如我敢于背叛他或者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不仅仅是我,还会牵扯家人。</p>

    我此时才明白当初为何李顺那么热衷于要陪我回家看爸妈,原来他早有盘算。</p>

    我不由感到了几分胆寒,李顺的心计太多了,看似一个纨绔子弟,脓包,其实真不可小视。</p>

    混黑道的,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干得出,我可以不管自己的安危,但是,我绝对不敢拿父母的安全当儿戏,我相信李顺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出的人。</p>

    此时,我领悟了一句话:贼船容易下贼船难!</p>

    我没想到,此时,我只不过刚开始拉开领悟的序幕!</p>

    刚和李顺谈完此事,突然有人敲们,不等李顺说:“进来”,门被推开了,一个戴着墨镜,穿着黑色风衣,衣领高高竖起遮住半个脸的男人走了进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