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4章 占便宜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那你先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叫她来接电话!”小猪说。 </p>

    “什么条件?”我问小猪。</p>

    “你叫我一声姐姐,好不好?”</p>

    “你——你没我大,你占我便宜!”</p>

    “哟——听声音还怪委屈啊,还敢说我占你便宜,本姑娘从来不占人便宜,你却污蔑我,凭这一点,你不叫姐姐,不让你和阿桐说话……嗯哼……”</p>

    “你——”</p>

    “我——我怎么了我?乖,叫姐姐,叫一声,好不好?叫,来,叫啊——么么哒。”小猪软硬兼施诱导我。</p>

    “我不叫,你欺人太甚——”我说。</p>

    “好,你不叫是吧,不叫那我挂死了!”小猪说:“我数三,1——2——”</p>

    “姐姐——”情急之下,我竟然脱口而出,叫完发觉想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p>

    靠,我竟然被这个葬花自飘零占了便宜,我好气又好笑,气急败坏。</p>

    “哎——”小猪甜甜地答应着:“叫的真脆,不错,很乖,很听话,嘻嘻……”</p>

    “那你叫秋总来接电话,好不好?”我忍住委屈说。</p>

    “哎——这个,这个……真不好意思,嘿嘿……阿桐正在带着小雪在洗澡,手机放在茶几的,这会儿,她不方便接电话哦……么么哒。”小猪嘿嘿笑着:“对不起哈,我刚才逗你玩的,没想到你真叫了,嗯哼,你还是等会打过来吧,要不,我待会让阿桐给你打回去。”</p>

    我恼羞了,哭笑不得,靠,我竟然被这小猪丫头耍了,白白叫了个姐。</p>

    我急忙扣死了电话,觉得很狼狈羞愧。</p>

    第一次和小猪打交道,被她戏弄了一番,我这下子可算记住她了,印象不浅。</p>

    一会儿,秋桐打过来电话:“易克,刚才是小猪接的电话,我带小雪洗澡了,这个鬼丫头刚才搞恶作剧了,是不是?”</p>

    这时,我听见电话里传来隐约的笑声,那是小猪的,同时,也感觉到秋桐此刻似乎是在忍住笑和我说话。</p>

    我说:“嗯,不过,没什么,我打电话找你,是想问问小雪的情况。”</p>

    “呵呵,小雪很好,很喜欢我家里的环境,我专门让小猪提早买好了小雪的所有生活用,专门给小雪布置了一间漂亮的房子,还有好多大娃娃……还有啊,我还找了这个活泼开朗而又多愁善感的林妹妹来做临时保姆,帮我照看小雪,等过完年,送小雪幼儿园。”秋桐说:“这会儿小雪刚洗完澡,小猪正在给她穿衣服,逗她玩呢。”</p>

    “哦……”我放心了看来李顺还不知道这事,没找秋桐麻烦,说:“那好,能适应新环境好……我现在在云朵这里,云朵也很好。”</p>

    “嗯,好,我也想云朵了。哎——劳累了好些日子了,你今晚也早休息吧,我也累了,明天还得去公司,这些日子,积压的事情一定是很多很多了。”秋桐说:“还有,易克,明天,你也该去操事你的事情了。”</p>

    我明白秋桐这话里的意思,明白她的所指,说:“嗯……明白!”</p>

    和秋桐打完电话,我,登陆扣扣,很久没了,不知道浮生若梦会不会给我留言。</p>

    浮生若梦不在线,看来秋桐这会儿是真累了,真的要打算带小雪睡觉了。</p>

    她不在线,但是却有留言,是用手机登陆扣扣留言的。</p>

    “客客,我最近出了远门,走了很远很远,现在还没回到星海……你知道我在哪里吗?你一定不知道,告诉你啊,我在青岛!我到了你的青岛,到了我魂牵梦绕的青岛!”</p>

    “我到了海边,到了奥帆赛基地的海边,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时候,我站在海边,凝望远处无边的黑暗,倾听大海愤怒的潮声,铭想着这里的你,不知在青岛何处角落的你……”</p>

    “你说过,你告诉过我,只要我站在大海边呼唤你,你会出现在我的身边,那一刻,我对着大海深情呼唤了你,可是,我没有见到你,你没有出现……”</p>

    “客客,带着对你的无限思念,我站在大海边怀想了你很久很久,虽然你没有出现,可是,我依然觉得自己是那么幸福,毕竟,我又来到了你的身边,又和你同在一个城市,因为你,我对这个城市有了别样的情感,我深深爱了美丽的青岛。”</p>

    我默默看着浮生若梦的留言,心涌起无限柔情和悲酸。</p>

    “客客……很快我要离开青岛,离开你,我不知道你在这个城市的哪一个角落,不知道在怎样的生存生活着,我是多么想见到你,见到你的纯真笑脸,见到你的深沉目光,见到你的刚毅表情,见到你的伟岸身躯……”</p>

    “可是,我终究明白,这是一场梦,一场永远也不想醒来却必须醒来的梦,我是永远也见不到你的,我和你,永远只能是茫茫世界里的空气,永远只能在那个看不到的世界里约会……”</p>

    “我是如此热切地呼唤你,我是如此期盼地渴望你,但是,我明白,你不会出现,你听不到我的呼唤,我的呼唤,只能融进那茫茫的大海和无边的黑暗,只能在我不死的心里一遍遍重复轮回。”</p>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继续往下看。</p>

    “我现在在青岛的一家医院里,陪伴一个女孩,这孩子是个孤儿,被一个拾荒老人收留,跟随老人到处流浪乞讨为生,不幸前几日老人被严寒冻死,孩子高烧肺炎,正巧我和易克经过,将孩子救起……”</p>

    “孩子现在已经康复,很快要出院,孩子只有5岁,从小没有爹没有妈,尝尽人间的艰辛悲凉……我已经决定了,只要孩子愿意,我做她的妈妈,我要收养她,我要给她人世间的温暖和幸福,还有母爱和关怀……”</p>

    “我是孤儿长大的,我知道孤儿的苦,我尝过孤儿的味,我不能让这个可怜的孩子再走我走过的路,去忍受那些歧视侮辱和欺凌……我要让她知道,这个社会,阳光总是主流,正义和善良才是正道,好人总是大多数,长大了,对社会要感恩,不要仇视。”</p>

    我看完了浮生若梦的留言,沉默良久,没有说话。</p>

    然后,我关了电脑,趴在云朵床头,握着云朵的手,不知不觉睡了过去……</p>

    第二天,我去找李顺,打算跟说李顺辞职的事情。</p>

    到了李顺公司的楼下,看到发行公司秋桐的车停在那里,看来,秋桐在这里,既然她来这里,无疑是在李顺的办公室。</p>

    我直接楼,去了李顺办公室,还没到门口,听见里面传来李顺那张狂张扬霸道的咆哮。</p>

    李顺在咆哮,被咆哮的对象无疑应该是未婚妈妈秋桐。</p>

    李顺稀里糊涂一夜之间成了未婚爸爸,孩子都5岁了,这自然会让李老板惊呆,继而咆哮。</p>

    我欲敲门而入,思忖片刻,却又稍作停留,站立门外侧耳倾听。</p>

    忽觉身旁有人,扭头一看,二子和小正也挤眉弄眼竖起耳朵冲我诡笑。</p>

    于是,同偷听。</p>

    “我还真管不了你了是不是?秋桐,我看你是越来越放肆了!”李顺的大嗓门传出来,进入我的耳朵:“你整天给我耍两面派,当面不吭声装憨卖傻,背后自作主张我行我素,你……你到底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p>

    “你是老大,你多厉害啊,整个星海,整个东北,整个国,谁敢不把你李顺放在眼里啊?”秋桐的声音不冷不热,却又带着一分热嘲冷讽。</p>

    “你少给我来,算整个世界都把我放在眼里,你也木有把我放在眼里过!”李顺气愤地说:“表面你对我顺顺从从,逆来顺受的小婆子模样,好像我怎么欺压了你似的,哼,其实你心里根本没在乎过我,你该怎么干的还是怎么干,大事从来不和我商量。”</p>

    “商量又怎么样?反正结果都是这样,反正我必须得收养这个孩子!”秋桐不温不火地说。</p>

    “你——你他——”李顺习惯性地张口要骂秋桐,“妈的”两个字还没吐出来,秋桐立马堵了去,声音有些尖锐:“李顺,你说什么?你要说什么?你说出来我听听!”</p>

    “我——我——我他妈的!”李顺被噎住了,瞬间又改了口,不敢骂秋桐,转而骂起了自己,声音里充满怒火和无奈。</p>

    我不知道李顺的怒火和咆哮到底是不是真的,他是不是在装逼,我隐隐有一种感觉,起装逼,李顺并不我逊色,甚至超越了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却说不清楚,或许是直觉吧!</p>

    “人都得讲良心,那孩子好可怜,我不能不收留她!”秋桐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有力:“我今天来,只是告诉你这个事情,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是来告知你的,别的事我可以听你的,但是,这个事情,谁也无法改变我……”</p>

    “好哇,你真能啊,先斩后奏还理直气壮,谁给你先斩后奏的权力的,我给你尚方宝剑了吗?”李顺说。</p>

    “谁也没给,我自己给自己的,这个不需要尚方宝剑!”秋桐说。</p>

    “行,行,你行,秋桐,我这才发现,你原来我还犟还牛气,整个星海,谁敢和我这么讲话,也是你……那个破工作的事还没弄利索,让你辞职死活不干,被人家停职了还死皮赖脸等着复职回去班,趁我不在星海回去复职……现在你又给我整出个5岁的孩子来,这婚还没结,我倒成了5岁孩子的爹了,你自己说说,你这不是故意整我难看吗?外人会怎么看,人家当面不说,背后肯定会议论纷纷,说你5年前给我戴了绿帽子。”</p>

    听到这里,我有些忍俊不住,扭头看了下二子和小五,两人正捂嘴偷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