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3章 妈妈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小雪,你想去孤儿院呢还是想跟着阿姨?”秋桐抱起小雪。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阿姨,我要跟着阿姨——我要跟着你——”小雪紧紧搂住秋桐的脖子,唯恐秋桐跑掉,带着哭腔:“阿姨,不要扔下我,不要。”</p>

    秋桐的眼圈红了,搂紧小雪,咬咬嘴唇,果断地点点头:“好,小雪,我带你走——”</p>

    我怔了下,不做声,看着秋桐。</p>

    “是真的吗?”小雪喜出望外地看着秋桐。</p>

    “是真的,阿姨从来不撒谎!”秋桐亲了亲小雪的脸蛋。</p>

    “阿姨,我……我……”小雪吞吞吐吐地看着秋桐。</p>

    “乖,宝贝,有什么话,说吧!”秋桐说。</p>

    “我……我想叫你妈妈,你可以做我妈妈吗?”小雪又眼巴巴怯怯地说:“我……我从来没有过妈妈,我经常做梦梦见妈妈……我……我好想有个妈妈……好想,好想。”</p>

    小雪话没说完,秋桐突然失声痛哭,一把将小雪紧紧搂住,泪水奔流,边抽噎着说:“好,小雪,我做你妈妈,从今后,我是你妈妈……你是妈妈的乖女儿……从今后,你有妈妈了,妈妈会好好疼你,爱你……”</p>

    “妈妈——”小雪在秋桐怀里喜极而泣地喊着。</p>

    “哎——乖女儿!”秋桐欣慰疼爱地拍着小雪的后背。</p>

    我不忍目睹下去,使劲揉了揉发酸的鼻子,悄悄退出了病房……</p>

    1月14日,我和秋桐带着小雪离开青岛,赶赴星海。购买机票的时候,我才知道小雪情况买机票有问题,因为小雪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无法登记购买机票。无奈,只得购买了火车票,特快列车卧铺。</p>

    离开之前,我和秋桐带着小雪到爷爷的墓前辞别,秋桐指着墓碑对小雪说:“雪儿,记住妈妈的话,这里沉睡的是给了你生命的爷爷,你的亲爷爷,以后,妈妈会经常带你来这里看望爷爷,等你长大了,不要忘记了爷爷。不管今后你面对何事,都不要因为自身的经历仇视社会,这个世界,总归是好人多……来,给爷爷磕头。”</p>

    雪儿懂事地听着秋桐的话,点点头,然后,跪下,郑重地给爷爷磕了三个头。</p>

    我和秋桐也一起跪下磕头,秋桐轻声说了一句:“爷爷,祝你在另一个世界没有饥饿、寒冷和被歧视、被欺侮,祝你安享晚年。”</p>

    第二天下午3点,我们到达星海火车站,黑老大李顺的保镖易克和未婚妈妈秋桐带着5岁的孩子回到了星海。</p>

    这一天,是阴历腊月二十,离春节还有10天,要过年了。</p>

    同日下午,李顺也乘飞机从宁州回到了星海。</p>

    暴风雪后的星海,天空分外湛蓝,阳光分外明媚。</p>

    可是,我不知道,随着我和秋桐以及小雪的归来,星海的天气会不会骤起剧变。</p>

    我和秋桐在火车站分手,秋桐带着雪儿直接回家,我直接去医院看云朵。</p>

    在火车,我听到秋桐在给她的那个小猪朋友打电话,夸耀说自己捡了个漂亮宝贝闺女,说自己明天要到单位班,较忙,让小猪帮着看下小雪等等,说了一大通。</p>

    秋桐打完电话,我有些怪,问秋桐难道小猪有空看孩子吗?她不是有自己的旅游公司?</p>

    秋桐笑着说小猪已经考研结束,最近较闲,旅游公司那边她早打理地井井有条,平时不去都没事,几个业务经理和计调把工作开展地红红火火,不大用她操心。而且,小猪打算考研究生之后,还继续开着公司,学习经商两不误,因为她报考的是东北经贸大学的研究生,东北经贸大学在星海。</p>

    我不由很赞叹这头小猪的聪慧和能力,秋桐笑言说,小猪可不是一头小笨猪,脑瓜子聪明着呢,还有,她除了属相属猪,而且,她的真实名字也是小猪的谐音,叫肖竹。秋桐干脆昵称她为小猪。</p>

    人未谋面,早已通过秋桐对小猪猪有了一种极佳的印象。</p>

    我问秋桐是怎么和肖竹成为好朋友的,难道是大学同学,可是年龄不对。</p>

    秋桐沉稳地淡淡地对我说了一句:“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她是我最好最亲的妹妹!”</p>

    秋桐没有对我说过自己是哪里长大的,更没有说过她的身世,但是,我早已从浮生若梦那里知道了,因此,秋桐这么一说,我立刻明白了,肖竹和秋桐是一起从孤儿院长大的,肖竹也是孤儿。</p>

    当然,秋桐是不知道我早已了解她的身世的。</p>

    和秋桐分别时,小雪带着甜甜的笑靠在秋桐的身边和我挥手告别:“叔叔——再见——”</p>

    看着小雪纯真的笑脸,我的心里涌起巨大的欣慰,蹲下身去,抱着小雪亲了亲:“小雪乖,在家要好好听妈妈的话哦……”</p>

    “嗯哪。”小雪甜滋滋地点头。</p>

    然后我和秋桐告别,看着秋桐牵着小雪的手走远,我的心里浮起一丝阴影,我不知道未婚姑娘秋桐突然成了有5岁孩子的妈妈,会在李顺那里引起怎么样的轩然大波。</p>

    一想起李顺的暴躁无常性格,我心里不禁隐隐替秋桐担忧……</p>

    目送秋桐和小雪离去,我直奔医院,迫不及待要看望我的小云朵。</p>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房间里静悄悄的,医院的特护刚刚给云朵洗完澡,正在给云朵做足底按摩。</p>

    见我进来,特护笑着说:“你回来了,你这个小妹妹病情日见好转,你看,我现在捏她脚丫,她这里都在肌肉颤动。”</p>

    说着,特护轻轻捏云朵的小脚丫给我看,果然,每个脚丫捏一下,附近的肌肉都会颤动。</p>

    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忙对特护说:“谢谢,太感谢了,辛苦你了。”</p>

    虽然明知这是特护的职责和工作,是我花了重金雇来的,但是,我还是由衷地感谢她。</p>

    “别客气……她现在不但脚丫有反应,很多部分都有反应了,包括手心,胳膊等等。”特护说:“大夫说,她现在身体各个运动器官都很好,是大脑神经的这根弦还没张开。一旦她能醒过来,几乎马能和正常人一样活动。”</p>

    我欣慰地点点头:“太好了!你辛苦了,休息会吧,我来陪陪她。”</p>

    特护走后,我坐到云朵窗前,看着云朵俊俏的沉睡的面孔,不由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云朵的脸庞,注视着多日未见的云朵,心无限地疼怜涌出来……</p>

    我打开笔记本电脑,播放草原歌曲给云朵听,边握着云朵的手,轻声对云朵说:“云朵,大哥出去很久,终于回来了,你想大哥了吗?大哥这次出去了很远很远,经历了生死攸关的惊险,差点命丧黄泉,差点再也见不到你了……呵呵,不过,大哥命大,知道云朵妹妹还没醒过来,知道妹妹不舍得大哥走,大哥也舍不得你,牵挂着你,没去鬼门关,在奈何桥走了一半,然后回来了。</p>

    哎——丫头,你看,你睡得多香啊,什么也不用想,什么烦恼忧愁痛苦都没有,难得的悠闲……不过,大哥还是想让你不要再沉睡,宁可让你经受人世间的磨难坎坷。这快过年了,大哥多想你赶快醒来,回家和父母弟弟一起过年啊。小朵儿,快快醒来。”</p>

    我唠唠叨叨地诉说着,在悠扬婉转的音乐声。云朵恬静地安睡着,不知道她是否听见听懂了我的话。</p>

    然后,我开始给云朵的全身做触摸治疗,果然,这些日子不见,云朵的触觉敏感点越来越多了,而且触摸后的肌肉颤动程度以前明显多了。</p>

    我心里越发高兴,从头到脚给云朵按摩了3遍,每一遍都很仔细,几乎每一个敏感点我都没有漏过。</p>

    最后一遍结束时,我的手累酸了,坐下来休息一会儿。</p>

    这时,我想起了小雪,又担心李顺会对秋桐发难,想了下,拿起电话给秋桐打了过去。</p>

    电话马接通了,接着传来一声招呼:“hello!帅哥!嗯哼……”</p>

    这不是秋桐的声音,是个陌生的女孩子的声音,还嗯哼。</p>

    这是谁啊,来叫我帅哥,我一愣:“哈——那个喽,你是谁啊?”</p>

    “我是谁?我是你小猪姐姐!”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很活泼而又调侃:“刚听阿桐说起你,说你是个小帅哥,还会功夫,你来电话了,一看来电显示,哇塞——易克,那肯定是你了,小弟弟,是不是?”</p>

    原来这是传说的小猪美女,没事玩葬花吟的那个旅行社美女老板肖竹。听她说话的语气,似乎是个性格很开朗的人,和我未曾谋面,电话竟然自来熟。想不出这样的女孩也会玩葬花,也会多愁善感……</p>

    小猪和秋桐应该是相同的身世和生活经历,也许,她的两面性格是经历造的。</p>

    我说:“我是易克,不过,我不是小弟弟,我是大哥哥,你不是小猪姐姐,你是小猪妹妹!我也听秋总谈起过你,说你很厉害,是美女老板,还考研究生了……俺好佩服你,须仰视才可以见到你……”</p>

    “啊哈哈——阿桐背后替我做宣传啦……么么哒。”小猪夸张地笑着:“帅哥不愿意当偶弟弟,那算了,你是不是要找你的美女司呢?”</p>

    “嗯,是的!麻烦你叫她来接电话,好不好?”我老老实实地说着。</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