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2章 后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经过一夜急救,小雪终于醒了过来,脱离了危险期。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秋桐让我看着小雪,她出去了一会儿,很快回来了,原来她是去了医院门口的商场,给小雪买了一身崭新的衣服,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有。</p>

    秋桐给小雪用热水擦拭了身体,擦干净脸,洗干净头发,梳地整整齐齐,换新衣服,小雪一下子从一个丑小鸭成了白天鹅,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漂亮的五官,很是可爱。</p>

    秋桐又给小雪梳了一对小辫子,小雪显得更加精神多了。</p>

    弄完这些,我去把小雪的脏衣服扔掉,回来时,正好遇到医生来查房。</p>

    医生检查完小雪的病情,说还需要住院治疗观察至少一周。</p>

    然后,医生开始批评我和秋桐:“你们怎么做父母的?孩子都烧成这样了才送到医院里来,太不负责了,太不像话了,孩子要是再晚来一会儿,说不定会留下什么后遗症。”</p>

    显然,医生是今天早才班的,不知道昨晚的情况。</p>

    “看你们两口子倒也不像是糊涂人,怎么对孩子这么粗枝大叶呢,年轻人,这样是不行的,知道吗?”医生继续教导训斥我们。</p>

    我和秋桐脸都红红的,默不作声接受医生的指责。</p>

    查完房,医生出去了,我偷眼看了秋桐一下,看到的情景有些让我感到意外:她正冲着医生的背影偷偷吐舌头,迅速做了一个鬼脸,接着恢复常态。</p>

    然后,秋桐看了我一眼,正和我的目光接触,她的脸红了一下,有些尴尬,接着过去低头给小雪整理被子。</p>

    我有些不自在,站起来,借口去处理老人的后事,出去了。</p>

    当天,我处理完了老人的后事。</p>

    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小雪正躺在秋桐怀里沉睡,还在继续输液,秋桐身体半侧躺在床,搂着小雪,显得格外母性。</p>

    秋桐见我进来,将小雪身体轻轻放平,准备让她躺好,小雪却一下子紧紧死死抓住秋桐的羊毛衫胸前部分不放,迷迷糊糊地叫着:“妈妈……妈妈……妈妈抱。”</p>

    孩子的声音幼嫩而又可怜,这是一个从没有享受过母爱的孩子,自从来到人世间,在这个残酷而无情的世界流浪。</p>

    秋桐的眼圈红了,接着又继续把小雪搂在怀里,保持原来的状态,边轻轻抚摸着小雪的头发说:“乖,好孩子。”</p>

    小雪在秋桐的怀抱里又安然睡去。</p>

    然后,秋桐看着我:“忙完了?”</p>

    我知道秋桐问的是小雪爷爷的后事,点点头:“嗯……忙完了……火化了!”</p>

    “骨灰埋在哪里?”秋桐又问。</p>

    “暂时存放在殡仪馆。”我说。</p>

    “那不行,得给他找一个归宿,”秋桐说:“人的命没有贵贱之分,穷人死了,也是要入土为安的。”</p>

    我承认秋桐说的话是对的,但是,现在的事实是,穷人死了没地方安葬的多的是,买块墓地很贵的,穷人是买不起的,这个世界,人的命是有贵贱之分的……</p>

    我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行,我明天去买块墓地,安葬老人家,立块碑……对了,碑写什么呢?”</p>

    秋桐沉吟了下:“写爷爷之墓,小雪立——以后,等小雪长大了,永远也不能忘记抚养她5年的这位流浪老人……没有这位老人,没有小雪的生命。”</p>

    “嗯,好!”我点点头。</p>

    秋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吃饭了吗?”</p>

    “吃了,你们呢?”</p>

    “也吃了!”</p>

    我看着躺在秋桐怀里沉睡的小雪,犹豫了下,说:“秋总——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p>

    秋桐看了我一眼,又看看怀里的小雪,没有说话,低头不语。</p>

    我又说:“这孩子要住院一周,你的工作。”</p>

    “我已经打电话请假了。”秋桐说完抬起头:“看护孩子不需要2个人,今晚你回酒店住吧,我自己在医院看护行。”</p>

    我说:“要不,我们轮流看护,今晚我看着孩子,你回去休息。”</p>

    “不行,不用!孩子根本离不开我……”秋桐摇摇头,然后说:“好了,不要争了,从昨晚到现在,你一直没合眼,很辛苦很劳累了,明天你还得办理小雪爷爷墓地的事情,你先回去吧。”</p>

    我点点头:“好!”</p>

    “买墓地的钱用我们带回来的那10万好了!”秋桐又说。</p>

    我点点头。</p>

    出了医院,暴风雪还没停,已经下了一天一夜,地的雪很厚,风依旧在肆虐。当然,飞机此时是无法通航的。</p>

    走在路,我接到了李顺的电话:“还在青岛?”</p>

    “是的,老板!”我说:“雪还在下!”</p>

    “我知道,青岛在下,星海也在下!”李顺说:“你看管的犯人呢?”</p>

    “秋总——”我顿了顿,想了下,说:“秋总在酒店门口看雪景的。”</p>

    “哼——小女人的情调……北方天天下雪,有什么好看的!”李顺不屑地说了一句。</p>

    “老板,你还在保山?”我硬着头皮问了一句。</p>

    “我——保山?哈哈……”李顺突然笑起来:“我到宁州了,今天刚到,这次我收获很丰啊,带回来4个小美女,都是18——20岁的,一个一个水灵。”</p>

    我一听,有些发晕,李顺不让秋桐和他一起走,留在保山原来是为了玩女人,还一口气找了4个!</p>

    李顺又说:“等你来了,你要是想玩,看了哪个,我赏一个给你!”</p>

    “别,不,还是都留着你自己用吧!”我忙说。</p>

    “哈哈,知道你小子是个情种,为你的那个什么阿珠妹子守身如玉,不勉强你……”李顺笑着说:“不过,这4个美女可是宝贝蛋子,我自己都没舍得用,他们可是我的聚宝盆,我得好生招待款待好她们,没有我的许可,谁也不许接触她们。”</p>

    我听了,有些迷惑,摸不透李顺这话是什么意思。</p>

    “过几天,我要回宁州,到时候我们会合,我有很重要的任务和任命要赋予你。这几天,你给我保护安顿好在押犯,保证让她吃好玩好,然后安安稳稳送回星海,你的这个任务算完成了,随后等着接受新的使命。”</p>

    我没有多说话,嗯了一声。然后,李顺挂了电话。</p>

    回到酒店,正好小亲茹在值班,看见我,笑嘻嘻地从柜台里跑出来:“亲——你的那位美女客户呢?”</p>

    我说:“你管呢?”</p>

    小亲茹一撇嘴巴:“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问值班的人了,昨晚你俩一夜未归,到现在你才回来,她还没回来……真不明白,酒店里环境很好啊,你俩怎么还非得出去过夜呢?哼——我看你昨晚**不少次吧,看你这满脸的倦容。”</p>

    小亲茹调侃的话里带着酸溜溜的味道。</p>

    我伸手一把捏住小亲茹的鼻子,小亲茹哼哼唧唧地叫着,伸手打我。</p>

    我松开小亲茹的鼻子,说:“小屁孩,怎么和长辈说话的,小孩子懂什么!”</p>

    “屁——你才不是长辈!”小亲茹揉着被我捏酸的鼻子,嘴巴撅了起来。</p>

    “怎么不是?叫叔叔!”我说。</p>

    “哥哥——”小亲茹叫着。</p>

    “呵呵……”我笑起来:“好了,不跟你玩了,我要去了!”</p>

    “哎——易哥哥,别忙走啊,等等——”小亲茹拉住我胳膊:“易大款,最近还是在宁州发财吗?”</p>

    “不,我在星海做事,不在宁州了!”我随口说着。</p>

    “嗄——真的啊?”小亲茹突然高兴起来:“哎——大款哥,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集团在星海刚建了一家皇冠大酒店,马要开业,我可能要调到那边去班呢,嘻嘻……”</p>

    我不懂为何是个好消息,她的工作调动和我有什么关系?点点头说:“嗯,不错,很好!”</p>

    “嘎——到时候我们可以经常见面了,我下了班,可以去傍大款了,哈哈——”小亲茹笑着:“款哥,别到时候不认识俺了哟!”</p>

    我笑了:“老熟人了,哪能不认识呢,你放心好了,到时候请你吃饭,给你接风!”</p>

    “嗯,这才是款哥风范:“小亲茹满意地点点头:“ok——款哥去歇息吧。”</p>

    我抬脚走,背后传来小亲茹自言自语的声音:“我估计,小克子哥哥从昨晚到现在最少**3到5次,哎——铁人啊铁人,所向披靡哦……估计美女客户是站不起来了……这年头的人啊,怎么能这样捏,怎么能这样招待客户捏——”</p>

    这孩子,年龄不大,懂的倒不少,什么话都敢说!90后的孩子,思想意识和人生观和我这80后的是不一样!</p>

    第二天,我去郊区的墓地花了一万块钱买了个墓穴,安葬了小雪的爷爷。</p>

    第三天,雪停了,飞机开始通航。但是我们还不能走,因为小雪还没有康复好。</p>

    转眼一周过去,小雪彻底康复,准备出院。</p>

    这些日子,秋桐一直在医院陪着小雪,和小雪同吃同住。</p>

    医院的护士们都很喜欢小雪,都夸小雪长得和妈妈一样漂亮,说孩子随妈妈不随爸爸。</p>

    每当此时,我不自然地出去溜达,秋桐则红脸不语,小雪则可怜巴巴地看着秋桐。</p>

    小雪很懂事,清醒了之后,从不主动叫秋桐“妈妈”,只有我和秋桐在的时候,叫秋桐阿姨,叫我叔叔。</p>

    生活的艰辛和世事的锤炼,让这孩子过早通晓了人世间的冷暖人情。</p>

    出院这天,我来到病房,秋桐正在和小雪玩耍,病房里欢声笑语一串。</p>

    见我进来,小雪很乖地叫着:“叔叔好——”</p>

    看到小雪活泼可爱的神态,我心里很欣慰,弯腰抱起小雪,亲了亲小雪的脸蛋,说:“小雪乖——小雪身体康复了,我们要出院了——”</p>

    小雪脸立刻露出紧张的表情,看看我,然后从我怀里下来,跑到秋桐怀里,怯怯地说:“阿姨——出院以后,你们要走了,是吗?”</p>

    秋桐点点头:”嗯……”</p>

    “你们走了,那……那我呢?”小雪可怜兮兮地看着秋桐,眼圈红红的,小嘴巴一撇一撇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