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4章 遮掩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和秋桐下楼梯后,秋桐主动挽住了我的胳膊,身体和我靠在一起,右手放在我的左手里。 </p>

    我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具体什么感觉,说不出。</p>

    我们下了楼梯,走到大厅,看到大厅里好几个形迹可疑的人正在溜达着,看到我们,随意扫视了一眼,然后几个人聚到一起,低语了几句,一起往楼走去。</p>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妈的,再晚几分钟,我们被他们堵在屋里了,这几个人明显是奔房间去的。</p>

    再看看酒店门口,同样站着几个赌场的人,两手放在口袋里,装作没事一般晃悠着。</p>

    这时,我觉察到了秋桐手里的冷汗,湿乎乎的。</p>

    我轻轻握了握秋桐的手,然后低头将嘴巴靠近秋桐的耳朵,做亲昵状地低语:“秋总,不要害怕,不要紧张,笑一个。”</p>

    我说完后,自己先微笑着,似乎在和秋桐**。</p>

    秋桐身体扭捏了一下,不自然地笑了下,脸露出了羞容,这正好歪打正着,遮掩地很恰到好处。</p>

    我和秋桐做嬉笑调笑状出了酒店大门,老秦的车停在马路边,我打开车后门,先让秋桐车,然后我直接了车,关车门,对老秦说:“快走——”</p>

    老秦车子刚发动,看见酒店大堂里气喘吁吁地冲出几个人,喊叫着什么。</p>

    老秦开着车子,径直向东而去,沿着离国境线不远的一条土路,路两边是遮天蔽日的森林。</p>

    我和秋桐都松了口气,秋桐接着问老秦:“老秦,李顺安全离开了吗?”</p>

    老秦摸出手机打电话,打完后对秋桐说:“秋小姐,李老板已经安全离开酒店,我朋友正在带他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你放心好了。”</p>

    “谢谢老秦!”秋桐轻轻地呼了口气。</p>

    我心里有些矛盾,明明秋桐不爱李顺,却又如此关心李顺,甚至能为了他跑到缅甸来;明明李顺是个极端自私的家伙,从来不为任何人考虑,在最危急的时候,却又让我拼死保护秋桐。这两个人,彼此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感呢?</p>

    我沉思着,不敬意看了一眼秋桐,她也正在思虑着什么,正好也不敬意看了我一眼。四目相对,似有一道闪电相撞,出了火花。我有些慌乱,忙转过脸。</p>

    “老秦,我们去哪里?”我为了摆脱尴尬,问老秦。</p>

    “我们沿着这条路往东走,贴着国境线走,走出30公里,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然后,我们找个关卡出境。”老秦说:“这条路不太平,经常有劫道的,注意提高警惕。”</p>

    说着,老秦把微冲递给我:“会用不?”</p>

    “会!”我接过来,划了几下说。</p>

    老秦又弯腰从座位底下摸出一把手枪,说:“我用这个,希望能用不,安全到达。”</p>

    秋桐这时看到我们手里的家伙,脸露出了惊惧之色,看着我说:“易克,你还会用枪?”</p>

    我还没说话,老秦接过话头:“秋小姐还不知道啊,那晚我可是亲眼见到了,小易的枪法还很准啊,一枪打了那人的大腿……这要是白天还无所谓,晚能打的这么准,不简单。”</p>

    “啊——”秋桐尖叫了一声,接着看了看我,不做声了。</p>

    正在这时,老秦突然一个急刹车,接着急促地对我说:“做好准备——有情况!”</p>

    我一把将秋桐摁倒伏在后座,右手握住微冲,往外看,除了茂密的树林,却什么都看不到。</p>

    “在哪里?”我轻声问老秦。</p>

    “车子前面有个陷阱。”老秦轻声说着,握紧手枪慢慢打开车门,边向四周观察。</p>

    我在车里坐着,左手摁住秋桐的后背,右手握着微冲,警惕地打量着四周。</p>

    我的心里很紧张,觉得会不会待会儿会出现警匪片里的场面,土匪嗷嗷叫着一起冲过来,然后一个土匪头目吸着大烟,慢悠悠地说:“别慌,让子弹飞一会儿。”</p>

    我边想象边看着老秦。老秦下车后,先是往周围查看一圈,接着慢慢蹲到地面,伸手观察摆弄着什么。</p>

    突然,老秦站起来,显得很放松,把手枪插进口袋,对着森林深处放声说:“是特种作战大队的兄弟吧?大家是自己人,我是第三军83师独立团2营营长秦小兵,海知青,缅共解散后一直没走,留在这里安家了……今儿个路过此地,多多包涵。”</p>

    一会儿,森林深处传来回声:“幸会,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秦营长……秦营长果真好眼力,能看出这陷阱是咱特种兵的手艺,我们是武汉来的知青,回不去了,在这里拉起山头找碗饭吃……今天得罪了,不好意思……请秦营长开车往左拐20米,然后右拐前行30米,之后右拐,到了正路之后左拐可以了。”</p>

    老秦冲森林方向抱拳:“谢谢了,老战友!”</p>

    森林里的回声渐远:“秦营长后会有期。”</p>

    有惊无险,平安过去。</p>

    路,我和秋桐讲了老秦的故事,秋桐听了感慨万千,沉默了良久,一会儿对我们说:“记得几年前,有一部电视剧,叫《孽债》,说的是插队的海知青回城后,他们当时在插队的地方生下的孩子去海找他们的事情,记得电视剧的主题曲歌词有一句是: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留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唉……想想真凄惨,悲剧,一个时代的悲剧……每次听到那歌词,我心里很难受。”</p>

    我听秋桐说着此事,颇有同感,老秦也感慨了几句。</p>

    此时,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秋桐无意说的这个插曲,冥冥之竟然示了一个撼人心扉的惊天秘密。</p>

    当然,此时,谁都没有意识到,包括我,也包括秋桐。</p>

    世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当你感觉不到时,只因你未曾经历。</p>

    或许,人世间的所有快乐痛苦或者悲欢离合以及爱恨情仇,都是天意。</p>

    一会儿,车子开出了森林地带,进入了一片荒草区。老秦的吉普车空调不好用,车窗打开,滚滚热浪袭来,亚热带灼热的阳光烤晒着车顶,我们都热得喘不过气来。北方的星海此刻是冰天雪地,这里却是如此赤日炎炎。</p>

    前方山顶是一座铁皮房子,孤零零地矗立在山顶,老秦开车过去,屋里迎出来一个年龄大约40多岁的当地人,满脸古铜色。</p>

    老秦和他似乎很熟,说了半天土话,然后招呼我们下车。</p>

    “喝点水,补充点给养,休息到太阳下山,然后我们要开始步行走了,车子要留在这里。”老秦说:“前方没有行车的路了,我们下山后,往北方走,穿过前面一片坟区,再穿过一片原始森林,翻过2个山头,过国境了,这里现在已经出了赌场那帮人的控制范围,算是安全了。”</p>

    我听了,心里稍感安慰。</p>

    歇息时,我找秋桐悄声问起云朵的情况,秋桐似乎在想什么问题,听见我和她说话,怔怔地看了我半天,说了两个字:“很好!”</p>

    然后,秋桐不再理我,独自站在山顶的一棵大树下眺望着远处看不到边的群山和森林,还有那湛蓝的天空。</p>

    一会儿,秋桐转过身走到我和老秦坐的地方,眼神直勾勾地看了我半晌,仍旧不说话。我被秋桐看得有些发毛,不知她心里在算计什么。</p>

    接着,秋桐叹息了一声,看着老秦:“老秦,金三角有多少蛇蝎洞?”</p>

    老秦说:“这个谁也不知道,蛇蝎洞其实是土洞的一种,土洞分为干洞和蛇蝎洞,干洞是里面什么都没有的洞,蛇蝎洞是里面放了毒蛇蝎子和蜈蚣的,这是自古以来金三角地区惩罚犯人的一种方式,最早是土司发明的,后来被广泛应用,官方、民间、土匪、军队都采用这个方式,当年我在缅共的时候,抓住敌人,活着的,很多是进了蛇蝎洞……</p>

    “对于内部的人犯了死罪的,往往不是枪毙,而是进干洞,干洞虽然没有蛇蝎,但是,深度接近20米,那里的那份黑暗孤独和寂寞,很快能让一个人的精神抓狂崩溃……</p>

    “当年武汉著名的红卫兵武斗头子刘黑子越境参加了缅共,后来因为强奸女战士,被处以死罪,扔进了干洞,在里面才呆了2天,咬破手腕动脉自杀了,无法忍受那份精神折磨……</p>

    “至于金三角地区到底有多少土洞,谁也无法统计出,有的土洞在荒郊野外,有的在自己的院子里甚至房间里……至于有多少人在土洞里死去,更是一个未知数。”</p>

    我听得毛骨悚然,秋桐也不禁动容。</p>

    老秦轻声笑了下,站起来:“你们跟我来,我给你们看一个干洞。”</p>

    我和秋桐跟着老秦走进铁皮房子里面,走进侧房,看到房屋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地有块大石板。正要问老秦,他却弯下腰,把屋子央的石板掀开来,然后指着下面对我们说:“这是土洞!”</p>

    我探头一看,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洞里不知多深,不知有多大,反正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像传说的无底洞。黑暗容易激发人恐怖的联想,我说:“老秦……这下面有没有……毒蛇。”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不争气地发抖。</p>

    老秦回答:“这是干洞,蛇蝎洞在隔壁。”我听了心里安稳了。</p>

    秋桐冒出一句:“这里怎么会有这个洞呢?”</p>

    老秦说:“这里当年是缅共的占领区,这座铁皮房子当年是缅共处置敌人和犯人的刑场……后来缅共解散后,我当年的警卫员住在了这里,这里也成为我外出办事的一个落脚点。”</p>

    原来刚才那个40多岁的男人是老秦的警卫员,也是个热带丛林战士。</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