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1章 迫不及待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李顺笑了笑,做好了冰壶,迫不及待地吸起来……</p>

    房间窗户不敢打开,我去卫生间打开了房间的排风机,排一排房间的毒气味。</p>

    一会儿,李顺吸足了,来了精神,对老秦说:“老秦,今天能走不?”</p>

    老秦摇摇头:“大街到处都是他们的人,边境处也是,看来这次他们是不抓到你俩不罢休了,你们暂时不能离开,在这里好好住着,一有机会,我会来这里接你们走……目前,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们放心好了,我在这里安排的人,是很可靠的。”</p>

    看来,我和李顺要在这里住下了,不知何时能离开。</p>

    这样,我和李顺在这个豪华的闷罐子里呆着,既不能出门也不敢开窗,连窗帘也不敢拉开。</p>

    第一天这样过去,到了傍晚时分,我和李顺的手机都没电了,都自动关机了。行李都放在老秦车没带下来,充电器也在那里。</p>

    我们联系不老秦,也不能出去,成了睁眼瞎。</p>

    又是一连两天过去,老秦都没有出现,幸亏我们房间里吃的喝的都不缺,饿不着。</p>

    到了7日这天午,李顺终于忍不住了,在房间里又蹦又跳,有些发疯:“我靠,不行了,这和蹲监狱似的,我受不了了……冰也没有了,老秦干嘛去了,怎么鸟动静都没有。”</p>

    说着,李顺一把拉开窗帘,霎时,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我的眼睛被明亮晃了一下。透过窗户,我们看见新东方娱乐公司门前正站着几个穿黑西装的人。</p>

    李顺接着又要开窗:“我靠,呼吸下新鲜空气——”</p>

    我忙过去制止:“李老板,不要——”</p>

    “去你的,老子要呼吸新鲜空气——”李顺一把推开我,径自打开窗户,脑袋伸到窗外,贪婪地看着蓝天白云和阳光,深呼吸几口:“爽啊,我靠,我现在放风了。”</p>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梆——梆——”接着传来老秦轻轻的咳嗽。</p>

    “我靠,老秦可来了——”李顺转身看着门口,示意我去开门。</p>

    我急忙关窗户,拉窗帘,然后去开门。</p>

    打开门,一个女人和老秦一起站在门口。</p>

    看到这个女人,我差点晕了过去——</p>

    这女人是秋桐!</p>

    秋桐竟然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我们面前。</p>

    我怎么也想不到秋桐会来这里,怎么也想不到秋桐是如何来到这里,又更想不出她是如何找到我们的。</p>

    我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看着站在那里面部表情十分平静的秋桐,一时傻了,竟然忘记让他们进来。</p>

    老秦十分机警地往两边看看,从后面一推秋桐的后背,又一推我,我才回过神来,忙让他们进来,随后迅速把门关。</p>

    秋桐一进去,李顺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啊——秋桐,你——你——你肿马来这里了?”</p>

    秋桐嘴唇紧紧抿着,精神明显看起来很疲倦,但是眼睛却依旧很有神,看看我,又看看李顺,不温不火地说:“你说我为什么来了?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自己!”</p>

    李顺立刻露出不服气的表情:“我问什么我自己,我怎么了?你少给我来这一套,谁让你跑这里来的?你怎么来的?”</p>

    这时,老秦开始打圆场,忙说:“秋小姐刚到,先洗把脸,坐下喝口水,大家慢慢说话。”</p>

    我也招呼秋桐坐下。</p>

    李顺这才闭了嘴,看着秋桐,眼里露出不耐烦却又有些无可奈何的神色。</p>

    我给秋桐倒了一杯水,秋桐接过去,喝了几口。</p>

    这时,李顺看着老秦,眼珠子转了几转,摸出银行卡:“老秦,拜托你个事,这外面的银行用银行卡取现金,最多能取多少?取多了需要预约不?”</p>

    老秦接过卡看了下,说:“这附近有这个银行的营业部,200万以下不需要预约,附近这么多赌场,还有赌客,都是随时需要大批量存取现金的,预约那岂不是耽误事了。”</p>

    李顺点了点头:“那好,麻烦你出去下,帮我取些现金回来……我告诉你密码。”</p>

    李顺说完密码,老秦似乎有些意外李顺对自己如此信任,但是随即又露出有些感动的表情,毕竟,人与人之间,信任才是最宝贵的财富,这是对一个人最大的尊重。</p>

    “李老板,取多少?”老秦问。</p>

    “170!”李顺坐在沙发仰脸看着天花板说道。</p>

    我和秋桐都吃了一惊,老秦也同样很吃惊,看着李顺:“李老板,你取这么多干嘛?”</p>

    “老秦,让你取你取,不要多问,好不好啊,秦营长。”李顺拖长了腔调。</p>

    老秦宽容地笑笑,带着银行卡出去了。</p>

    这时,李顺又看着秋桐:“秋大小姐,说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真能啊,我在这里,你都能找到,我看你可以做侦探了。”</p>

    秋桐淡淡地说:“这有什么难的,我有个朋友在移动公司保卫科,我请他帮忙给你定了定位,当然知道你在哪里了……我来到缅甸后,打你俩电话都关机,又顺便让他帮我查了下你最近的通话记录,自然找到老秦了,找到老秦,还愁找不到你俩个?”</p>

    原来如此,秋桐真聪明,我心里暗暗赞赏。</p>

    李顺却大为恼怒,一下子从沙发蹦起来:“秋桐,你敢查我的电话,敢给我定位……混账,你这是侵犯他人**,是违反法律的你知道不知道?”</p>

    “哟——李大公子还知道**律啊?”秋桐嘲讽地看了一眼李顺,硬邦邦地说:“我是查了,你怎么着吧?谁让你做事鬼鬼祟祟的,不但自己神出鬼没藏头不露尾,还弄了个嘴巴铁闸口还严实的保镖。”</p>

    我知道秋桐最后这句话是在保护我。</p>

    “我怎么鬼鬼祟祟了?我怎么神出鬼没了?你少给我弄玄乎的,”李顺说:“我干什么,和你何干?你操的哪份子心,一个女人家,瞎折腾什么?你烦不烦?”</p>

    “我不给你讲歪理,我问你,你这次到缅甸,到底是干嘛来了?”秋桐用犀利的眼神逼问着李顺:“你不是说要买玉石吗?你买的玉石呢?”</p>

    “这——”李顺一时语塞,喃喃地说:“还没来得及去买啊,我是准备要买玉石的,最起码买个大大的送给你……”</p>

    “我不需要。”秋桐说:“我没看到你买的的玉石,倒是看到两个被人追杀的狼狈逃亡者,打着买玉石的幌子来这里赌博,你很有能耐啊……”</p>

    看来,秋桐已经从老秦那里了解到实际情况了。</p>

    “赌博又怎么了?不是玩几把钱嘛?多大个事,你大惊小怪什么?”李顺说:“我还赢了170万呢!”</p>

    “你的光辉事迹我早知道了,好厉害啊,赢了点钱被人家追得无处藏身……我问你,你这次除了来赌博,除了买所谓的玉石,你还要打算干什么?”秋桐眼睛紧紧盯住李顺,表情很严肃。</p>

    “我……我没打算干什么啊?”李顺有些支支吾吾。</p>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贩毒,那别怪我不讲情面。”秋桐看着李顺神情愈发严厉:“贩毒是死路,你不是不知道……你要是敢贩毒,你再也别想回国了,不然,我第一个去检举告发你——”</p>

    李顺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似乎被秋桐的气势压住了,声音有些发虚地说:“我哪里有贩毒了,我是来这里玩玩牌,买点玉石,你咋咋呼呼说些什么呢,不信,你问问易克。”</p>

    我这时知道,秋桐之所以千里迢迢奔赴这里,是担心李顺贩毒。我不知道秋桐是仅仅为了李顺还是也包括我,担心我被李顺拖下水。</p>

    秋桐听了李顺这话,看了看我,我点了点头:“是的,秋总,李老板说的都是真的!”</p>

    秋桐显然对我说话内容的真实程度持保留态度,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晓得李顺这次是不是真的要来贩毒,李顺的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几分可信度。</p>

    “这个易克,嘴里说不出一句实话,除了会重复你说过的,还能说出什么来?嘴巴倒是够严实的,我才不问他!”秋桐说。</p>

    我知道,秋桐这句话是故意说给李顺听的的,还是在为我做遮掩。</p>

    “好了,别折腾了,我真的没贩毒,我怎么会干那个呢,我是想带着易克出来溜达溜达玩玩,散散心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啊……”李顺摊开手掌,接着又恼火地说:“倒是你,胆子不小,敢背后给我手机定位,敢查我通话记录,还自己个儿跑到这里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一个女人家,独自往这里跑,你知道有多危险不?这是金三角啊,这是土匪流氓渣滓恶棍出没的地方啊……活腻了你,来这里找死——”</p>

    “你以为我想来?这都是被你逼的——”秋桐毫不示弱地看着李顺。</p>

    “哎——我的祖宗,你说说,这个时候,这样的情况下,你来这里干嘛啊?”李顺有些气急败坏,又显得无可奈何,对秋桐想发火却又不敢发,摇头晃脑地说:“现在,我和易克两个人被人追杀,两个大男人脱身都还不易,这又加一个你,你说,如何脱身是好?”</p>

    秋桐不说话。</p>

    “你看看——”李顺突然“哗——”又拉开窗帘,打开一扇窗户,指着窗外扭头对秋桐说:“看马路对过那些人,都是要抓我和易克的,妈的,因为看出了一点他们耍牌的道道,要干掉我们俩,太不仗义了,够狠。”</p>

    “刚才来的时候我都看见了,你拉窗户——”秋桐说。</p>

    “拉什么拉,憋死我了,我成了囚犯了——”李顺不但不拉窗户,反而又伸头到窗外深呼吸:“哎呀,我现在体会到自由的宝贵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呼呼——”</p>

    李顺有些神经质,在那里浑身得瑟着深呼吸,边抒情念诗。</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