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7章 吃了一惊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又吃了一惊,李顺才进去多大一会儿,输光了,不知输了多少。 </p>

    我偷看了一下那张水单:一张a4大小的纸,印着张四列、超过十行的表格,面密密麻麻地写着要兑换的筹码金额……我发现,贵宾厅每次代客兑换筹码都不低于10万,最多的有200万。粗略一算,仅这一张水单筹码的数额高达数千万,而在筹码兑换台内,这样的水单还有很多张……</p>

    我不由冒汗,妈呀,这里的钱真的是水啊!</p>

    我随着女荷官走进了2号贵宾厅,女荷官把50个筹码递给了李顺,这代表50万人民币了。</p>

    李顺正抽着烟,坐在台子前开始押注,我过去,悄悄站在他身边。</p>

    李顺扭头看见我,递给我一支烟,我点着,边问他:“什么情况了?”</p>

    “操——进去50了,今儿个出手不利!”李顺大大咧咧地转脸对发牌的几位女荷官说:“妈的,我不信今儿个不把你这个赌场给赢光。”</p>

    女荷官和周围的工作人员都谦卑地微笑不语,旁边几个赌客也发狠:“妈的,我不信从你这个台子里带不走钱?今天非得让你们这个台子崩台不可。”</p>

    “恭祝各位老板发大财,好手气!”女荷官微笑着说完,开始发牌:“庄……闲……各位老板,请下注。”</p>

    李顺又开始聚精会神地开始下注,我站在旁边凝神看着那女荷官洗牌验牌发牌的动作,看起来十分规范,十分合理,没有任何纰漏……</p>

    不到半个小时,李顺手里的筹码又输光了,李顺啪一拍桌子,招手叫女荷官:“妈的,过来,再给老子刷100个出来……我今天非洗了你这个台子不行,我不信这个邪。”</p>

    “好的,先生请稍等!”女荷官彬彬有礼地接过李顺的银行卡。</p>

    “还有我的,给我也刷100个!”李顺旁边的一个胖子也输光了,招手叫女荷官。</p>

    很快,女荷官给李顺送来了100个筹码,李顺又开始了博弈,这次撑的时间长一点,过了一个小时,还有20多个筹码。</p>

    我这会一直站在李顺身后观察发牌手的每一个环节举动,看着桌面的8副扑克,脑子里计算着概率和几率……</p>

    我似乎能想到什么,却又想不清晰。</p>

    眼看着李顺手里的筹码越来越少,我突然又想起了和秦小兵刚才的对话以及秦小兵的表情,心一动,决定出去找他试试。我不能眼看着李顺掉进去,照此下去,今晚李顺1000万出不来,会把家底子得瑟光。</p>

    我想帮助李顺。至于为什么要帮助李顺,我自己也说不出原因。</p>

    我的手机在李顺手里,我没法联系秦小兵。</p>

    于是,我俯身贴近李顺的耳朵,耳语道:“李老板,别说话,听我说,把我的手机给我,再给我5个筹码,我出去办点事,现在别问我什么事……你一定要相信我……”</p>

    李顺微微一愣,什么都没说,点了点头,立刻掏出了手机给我,同时给了我5个筹码。</p>

    我拿着5个筹码出了2号贵宾厅,到柜台前换了5万人民币,然后出了赌场,打电话给秦小兵,他正在附近的一个酒楼喝酒,告诉了我路线。</p>

    此时,夜幕已经开始降临,黑夜即将笼罩迈扎央,我按照秦小兵说的路线,沿着弯弯曲曲的石头马路,坡又下坡,在附近的一个酒楼找到了他。</p>

    此刻,他正独自坐在酒楼二楼的一个窗口喝酒,着一碟腌咸菜,目光沉沉地看着窗外的芭蕉林,还有远处黑黝黝的群山,眼神里露出深深的忧郁……</p>

    我知道,此时,他或许又在想起了那个年代,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岁月,想起了海的小弄堂和黄浦江外滩,想起了长眠于这热带丛林的亲密战友和同学……</p>

    我走过去,坐在他对过,他回过神来,看着我,笑笑:“你老板赢了多少了?”</p>

    “输了快200万了!”我说。</p>

    “哦……”秦小兵淡淡地哦了一声,似乎不以为意习以为常,端起酒杯对我说:“要不要来一口,当地人酿的米酒,味道不错。”</p>

    我摇摇头,看着秦小兵说:“老秦,你婆娘在这里干什么?孩子都多大了?”</p>

    秦小兵眼里闪出几分黯然:“婆娘是当地的土人,在家做家务,一个字都不识,汉话也不会说,幸好我这些年还能懂点当地土话……孩子大的16,小的7岁,两个儿子,两个女儿,都在学,都得靠我一个人做向导来回出入两边来养活。”</p>

    “那是够艰难的。”我说。</p>

    “是的,没办法,人怎么过不是一辈子,其实,起那些死去的知青,我已经很知足了……毕竟,我还活着……人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我这辈子,这样了。”秦小兵看着窗外的夜色,幽幽叹了口气。</p>

    我从口袋里掏出5万块钱,推给秦小兵:“老秦,这是我们老板的意思。”</p>

    “这——”秦小兵有些意外:“这怎么可以,你们老板输钱了,怎么还能……这可是不吉利啊……”</p>

    我说:“老板知道了你的经历,对你很是敬佩和尊重,刚才他又快输没了,还剩下不到20个筹码,专门拿出5个给我,让我换成钱给你送来,他说与其送给赌场,不如送给老秦。”</p>

    “那你们老板还在继续赌?”秦小兵脸露出感动的神情,接过钱,接着问我。</p>

    “是的,在二号贵宾厅!”我说。</p>

    秦小兵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将钱收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好。我看着秦小兵的动作,知道这5万块钱对他及他一家的含义和分量。</p>

    然后,老秦对我说:“老弟,告诉你老板,别赌了,我给你说实话,在迈扎央玩百家乐的,不管你间赢多少钱,最终没有一个能真正赢钱的……老弟,有句话说的好,十赌九诈,其实,我告诉你,是十诈,不是九诈,全部都有机关道道,不然,赌场怎么赚钱?这里的赌场,专门是针对国内的人来的,当地人都是不准进去赌博的……你劝劝你老板,趁着输得不多,赶紧收手……那200万当打水漂好了。”</p>

    我摇摇头:“你是不知道我们老板的脾气,他很犟,越是输了钱,越不肯走,这样下去,我估计今天晚1000万也挡不住。”</p>

    秦小兵没有说话,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显得有些萎缩和忧虑。</p>

    我不说话了,吸烟,看着秦小兵,看着这个当年热血沸腾学习切格瓦拉越境参加**革命的知识青年,而今,在他身,在他脸,我看不到当年的一丝痕迹,看到的只是岁月的沧桑,还有生活的艰辛。</p>

    秦小兵看起来似乎有些老态龙钟,但是,我觉得,他的心应该仍然是活的,生活的艰辛不应泯灭他的最后一丝生机。</p>

    “几号厅?”秦小兵突然低声又问我,同时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没有一个人。</p>

    “2号!”我说。</p>

    我的心里突然有些兴奋,我知道,秦小兵是个本地通,或许,他心里会埋藏着什么秘密。</p>

    “2号……”秦小兵皱皱眉头,沉思了半天,眼睛突然一亮,看着我,压低嗓门说:“老弟,我教你几句口诀,你回去自己琢磨……但是,你记住:第一,此事必须保密,绝对不准说是我告诉你的……如果你泄露出去,那我完了。”</p>

    “老秦,我可以对你发誓,绝对不会走漏任何风声!”我说:“第二呢?”</p>

    “第二,你们切忌不可贪,赢回本来,少赢一些走,不要过度,不然,对你们自己会不利。”秦小兵说。</p>

    “为什么?”我说。</p>

    秦小兵说:“因为前些日子来了一位神秘的赌客,是在二号赌的,洗了台子,赢了2000多万,恰好这个客人是我给当的向导,送他回去的车,他兴高采烈和我吹嘘,无意透露出一个信息,那是每个贵宾厅的发牌小姐发牌技巧都是有某种潜在的规律的,他砸进去2000多万,又去澳门找了高人指点,最后终于摸清了2号台的发牌规律,然后大爆发了一下,赢回了老本匆忙走了……</p>

    如果这次这个台子再被大洗,你们必然要引起怀疑,说不定要出事……那次的客人当时得意忘形,随口说出了一个口诀,我牢牢记住了,但是没有琢磨透……我现在告诉你,你琢磨下吧,要是你能琢磨透,要是那2号厅的发牌小姐还没换,那你们是幸运的了。”</p>

    我看着秦小兵:“老秦,你说!”</p>

    “好,你记住:见庄跟庄,见闲跟闲,见跳跟跳,损三暂停,亏五赢六,止於五五,规律猜谜,有三有四,看准车,看势压注。”秦小兵低声缓缓地说:“我不懂这个,猜不透是什么意思,看你的了……记住,这几句话,只针对2号厅。”</p>

    我凝神牢牢记住了这40个字,然后站起来和老秦道谢后匆忙离去,直接赶回新东方赌场。</p>

    路,我反复念叨着这几句话,寻思其的含义,回到赌场二号厅,李顺这会儿已经开始第三个100万了,手里还剩下不到30个筹码。</p>

    我站在李顺旁边看赌局边寻思秦小兵送我的几句话,边结合着赌客的输赢来验证我的分析判断。</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