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6章 沉默不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听完秦小兵的叙述,我和李顺都沉默不语,我被这段历史打动了,感动了,不仅仅是为秦小兵一个人感动,而是为那个年代的那个群体,我的父辈所感动。 我现在开始理解秦小兵说自己是金三角人的含义了,这里的人都是没有国籍的。</p>

    “我靠——看不出,你还很牛逼,竟然还是个国际主义战士,还是个营长。”半晌,李顺开始感慨:“你是那个什么切——格瓦拉。”</p>

    “李老板过奖了,曾经,我只不过是是个战士,现在,我是一个普通的边民,为了养家糊口穿梭来往于缅边境带路的向导。”秦小兵淡淡地说:“对我来说,曾经的信仰和理想都是空气,冲动和豪情都是游戏,我现在每天最关注的是怎么活好今天,怎么挣钱养活我的婆娘和4个孩子。”</p>

    秦小兵的话让我感慨不已,一个没有了信仰和理想,没有了冲动和豪情的人,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p>

    “嗯,老秦,不——秦营长,我还是叫你秦营长的好,这样显得尊重首长。”李顺半真半假地对秦小兵说着,边亲热地从后面拍了下秦小兵的肩膀:“这样,这次你给我们做向导结束,等我们活动结束回来,我给你付双倍的钱,算是对首长的一点心意……也算是对一个国际主义革命战士的崇敬致意。”</p>

    “李老板,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你还是叫我老秦吧,别叫我什么秦营长,更别叫首长……现在我是你的向导,你是我的老板。”秦小兵显得很开心,说:“我一听这称呼心发抖,想起那段腥风血雨的岁月。”</p>

    “嗯……那好,那服从首长指示……哎——你看,我又说错了,”李顺忙纠正:“那听老秦的……老秦,到边境还有多远?”</p>

    “再有20多分钟到了,出了边境,不到10分钟到迈扎央。”秦小兵说。</p>

    “我们什么手续都没有,出国境方便不?保险不?”李顺问秦小兵,这也是我关心的。</p>

    “跟着我,尽管放心,没有任何人会查我们……那些守卫和我都很熟悉了。”秦小兵颇有些自豪地说。</p>

    “为什么不需要手续能入境?”我问秦小兵。</p>

    “这里是**武装控制的克钦邦,缅甸政府管不着,在这里护照是不管用的,面孔熟才管用。”秦小兵回答:“国与缅甸边界线太长了,其阡陌纵横,天然通道不计其数,边民往往抬脚便出国,往缅甸那边去,管理很不严的,但是,从缅甸到我们这边来,盘查可严了,主要是查贩毒的。”</p>

    听秦小兵说到这里,我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李顺,李顺毫无表情,扭头正看着窗外。</p>

    “李老板,出境后我们到哪里?”秦小兵问李顺。</p>

    “新东方!”李顺回答。</p>

    “好的,哦……原来你们是来耍钱的啊,呵呵,这个新东方可是迈扎央最红火的赌场之一了:“秦小兵笑呵呵地说:“我本来还以为李老板是想搞点白货或者弄点玉石什么的。”</p>

    “玩几把钱,玉石也弄,你帮我打听下,我要买点回去送人,至于白货,我不想找死,犯不着!”李顺正儿八经地说着。</p>

    我一听,放心了,原来李顺是来这里赌博找开心的,不是贩毒,那好了。</p>

    很快,车子到了边境,在付钱给边境守卫后,我们的车穿越了国境,未办任何手续也未受任何阻碍,两边居民懒洋洋地看着我们,似习以为常。</p>

    秦小兵开车经过城镇大门,穿越一排打着旅馆、餐馆、健身房与按摩院广告的白色建筑,直奔迈扎央市心而去。</p>

    引我关注的是,道路两旁的广告字都是。第一眼看迈扎央,会觉得它像国的边境小镇,可当见到警察制服与车牌的缅时,我才会明白,这是在异国。</p>

    “迈扎央总共有大规模的赌场11家,新东方算是最大的之一,来玩的基本都是国赌客。”边走秦小兵边给我们介绍:“可别以为边境赌场都是破旧、管理不严、能作弊的地方,在新东方,每张牌桌后都有技艺高超的人员盯着,厅内每个角落也都有闭路电视对准赌客。”</p>

    “这里的赌场老板经常说,如果赌客觉得赌场不专业,他们不会再来,因此,许多赌场都是非常专业的……当然,要是他们发现了什么作弊的现象,那手段也是很狠的……在这里,枪杆子是法律,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死人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p>

    从秦小兵的话里,我闻到了一股血腥味。</p>

    很快,我们的车子进入了一片三四层高的别墅群,穿着整齐一色的侍者迎了来,低头敬礼邀我们入场。别墅里停放的各式轿车有不少挂着内地牌照。后来我才知道,这里的别墅除做赌场外,还是典当行,手机、珠宝首饰、汽车都可以当。</p>

    车子停稳,准备下车时,秦小兵低头从座位下面摸出一个用黑布包着的东西,回头递给李顺:“李老板,这里不内地,这是给你们准备的,带着防身!”</p>

    李顺接过去打开,我一看,是一把乌黑锃亮的54手枪,还有几十发子弹。</p>

    李顺把手枪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递给我:“带好!”</p>

    我将手枪压好子弹,揣进怀里,又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带着枪进赌场,会不会出问题?”</p>

    秦小兵摇摇头:“没事,赌场是没有安检措施的,尽管大摇大摆进是,呵呵,他们既然干开赌场,那自然是不怕人抢劫赌场的,这赌场内外,到处都是带着枪的便衣保安。”</p>

    我环顾四周,果然看到四周的树林里时隐时现几个带着墨镜的黑衣人。</p>

    下车前,李顺告诉我:“给你个任务,注意观察赌场的所有环节和流程,从进门开始,从付钱买筹码到验牌发牌下注……每个细节都要注意到。”</p>

    我不知李顺说这话何意,点了点头。</p>

    我们下车,进入没有安检门的赌场,一个约300平方米的大厅内分两排放有8张赌桌。</p>

    如不是过境穿小道时见到缅甸字的路牌,我还会以为还在云南境内,因为这里不仅赌客全是国人,连通用语言都是普通话,赌资也都是以人民币结算。</p>

    大厅内清一色是“百家乐”,清一色的内地赌客环坐四周。每台赌桌前都站着5位年轻女荷官。每次开牌,她们便齐声叫:“庄、闲、庄、闲。”那架势似模似样,和我在电影里见到的赌场发牌小姐一模一样。</p>

    李顺进来后,直奔筹码台,我和秦小兵站在空场处,我四处观看。</p>

    这时,秦小兵对我说:“小兄弟,你看,这赌场气氛是络赌博没法的,但如果有时来不了,你也可让他们帮你赌,这样你不用出境,安全系数高多了。”</p>

    经他提醒,我才发现现场有近7成左右的人都带着耳机,正通过电话与身在境内的真正赌客联络,帮其下注。手边清一色摆着计算器、笔和表格纸,前者用来计算输赢金额,后两者用来记录每次投注额及开牌的结果。</p>

    我发现,相较普通赌客,这些代人落注的马仔出手更大,经常成千近万地押注。</p>

    “找人代赌的都是什么人啊?出手都这么大方!”我问秦小兵。</p>

    “大多都是大陆的政府高级官员和国企高管,这些人,出手都很阔绰,是赌场的大客户。”秦小兵说。</p>

    “通过络赌博,他们不怕被骗?”我问。</p>

    秦小兵指着墙顶的摄像头说:“不会,客人通过视频可清晰看到整个赌桌的全貌。</p>

    “赌场安全不?赢了钱能安全走了不?”我问。</p>

    “这个当然没问题,每家赌场都有安保人员,专门负责护送客人出境,赢得再多,也没问题。”秦小兵说:“赌场信誉都是很好的,当然,你不能被发现有猫腻耍老千,否则,那是另外一回事,能不能保住脑袋都是问题……这家已开了多年,是澳门人搞的,隔壁是香港人开的。做这行,信誉很重要,这样才能有回头客,曾有一家台湾佬开的场子被几个高手圈钱,赔本后溜回台北去了。”</p>

    “开赌场的有没有猫腻?”我打量着正在发牌的几个发牌手小姐。</p>

    秦小兵脸色突变,往周围看了下,对我说:“小兄弟,在这里,是不可以谈论这个问题的……好了,你们玩吧,我先出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p>

    说着,秦小兵递给我一张名片:“国移动的号码!”</p>

    迈扎央的通讯用的是国移动,电力是腾冲那边供给,马路还有好几家国的专业银行营业部。</p>

    我在四周随处走动,李顺不见了,不知道跑哪个房间去赌博了。</p>

    转了有一会儿,我发现一大班桌前放有一块小牌,写:银联刷卡处。一位女荷官从大厅一侧的贵宾厅走出来,手拿着一张单子。</p>

    “贵宾厅里都是什么人啊?我可以进去一起赌吗?”我问在查验水单数字的女荷官。</p>

    女荷官抬头看了我一眼,笑笑:“可以啊,有十万筹码的客人都能进入贵宾厅,贵宾厅内押注一万起。先生请进吧,刚才和你一起来的那位老板已经进去了,在2号贵宾厅。”</p>

    我不由心里吃了一惊,原来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掌控之内,连这个女荷官都知道我和谁一起来的。</p>

    我笑了下,说:“押注那么高,有没有人玩啊?”</p>

    “怎么没人?我们十多间贵宾厅间间都有很多客啊,我们还可以代客兑筹码,你给我银行卡或者支票都行,我们都是用人民币结算,我现在是出来帮和你一起来的那位老板兑50万的筹码。”女荷官一边说,一边把单子递给筹码兑换台里的赌场员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