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2章 恋恋不舍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正在这时,我看到浮生若梦的头像状态开始显示正常在线,不是忙碌状态了,忙对海珠说:“好了,阿珠,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也早睡吧!”</p>

    “嗯,好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海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恋恋不舍,却还是痛快地答应了:“哥,好梦哦……再见。”</p>

    “阿珠再见,好梦!”我和海珠挂了电话,眼睛盯着扣扣对话窗口,看到正在显示输入状态,浮生若梦正在打字和我说话。</p>

    片刻之后,她的话发过来了:“客神,在不在?”</p>

    我立刻敲击键盘:“若梦,我在!”</p>

    “讨厌,老是隐身,我还以为你不在呢,改过来!”浮生若梦说。</p>

    “是——”我忙将设置改成了在线状态。</p>

    “嗯……听话是好孩子!哈!”她说。</p>

    “呵呵,你才是孩子呢!”我不觉心里快乐起来:“早来了,看你在忙,一直没敢打扰你,这会儿忙完了?”</p>

    “刚忙完一个事情,稍微喘过气来了……我的兄弟姊妹们都在熬夜加班呢,今天进程过了三分之二啦,呵呵……明天完成这项工作没问题!”她说。</p>

    我看了,松了口气,说:“太好了,熬过明天,好了,步入正轨了。”</p>

    “是啊,总算噩梦快过去了。”她说:“我现在体会到,要想管理好一个公司,还真是不容易,以前做行政管理的时候,没觉得这事有多难,这做了几个月,才发现这经营管理,实在是不简单……想想你自己以前做一个公司,也是不容易。”</p>

    “呵呵……做了这段时间,有切身体会了吧,做企业管理不难,但是,要做好,很难,不仅仅要有管理能力,还得具备优秀的人和处事决断能力,只有具备了这些,才能突破困境。”我说。</p>

    “对,你说的对,要有决断能力,这是我的一个弱点,虽然外人看不出来,但是,我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有时候心里还是犹豫不决,我现在明白,很多人之所以一事无成,最大的毛病是缺乏敢于决断的手段,总是左顾右盼、思前想后,从而错失成功的最佳时机,成大事者在看到事情的成功可能性到来时,敢于做出重大决断,因此取得先机。”</p>

    浮生若梦的话激起了我的共鸣,虽然我会这样说,但是在实际操作,我何尝不也是经常会犹豫不决呢。</p>

    我不由想起了自己以前的公司……</p>

    我半天没有说话,一会儿浮生若梦问我:“客客,你为什么不说话?”</p>

    我回过神,说:“我在思考你刚才说的话。”</p>

    浮生若梦沉默了一会儿,说:“客客,其实,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结合我所对你的了解,思考一个问题!”</p>

    “思考我的企业为什么完蛋的问题,是不是?”我说。</p>

    “嗯……目前正是金融危机肆虐的时候,大江南北,破产的小企业不计其数,这其也包括了你的企业,或许,这可以作为你企业破产的一个客观原因,毕竟,在这场金融风暴面前,小企业的承受能力是极其有限的……可是,我在想,为什么还有企业能挺住呢?同样的金融风暴,为什么他们能挺过来呢?客客,你有没有从主观认真分析一下呢?”浮生若梦说。</p>

    浮生若梦说的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认真去思考过,我极少让自己去回忆过去,偶尔回忆起来,也总是归结于这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导致我的资金链断掉,从没有从主观去思考企业破产的真正原因。</p>

    “没有!”我说。</p>

    “为什么?”</p>

    “不为什么,是不想去想过去的事情!”我说。</p>

    “嗯……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客,有些事情是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的,即使你现在可以回避,但是,终归你还是要去面对,早晚是回避不了的,除非你愿意一直这么下去,不想东山再起,否则,你必须要正视这个问题。当然,我说的未必正确,或许,除了主观和客观的原因,也还有一些外来因素,毕竟,商场如战场,你在商场肯定是要有对手的。”</p>

    浮生若梦的话让我的心一颤,我不由想起了段祥龙……</p>

    浮生若梦继续说:“客,或许你现在的心情还没有调整过来,不愿意去回忆过去,但是,我还是建议你,在心态平息恢复了之后,认真琢磨失败的原因,只有你找到了失败的根源,才能真正理清头绪,才能真正有一个好的心态去做事情,你说,是不是?”</p>

    “嗯……”</p>

    “客,我期待着你困境的再度崛起,我始终看好你,我不停心里默默地祝福你,我坚信你会突破心灵和现实的困境,人生总要面临各种困境的挑战,甚至可以说困境是鬼门关。一般人会在困境面前浑身发抖,而成大事者则能把困境变为成功的有力跳板,在我的眼里,你不是一般人,你是能成大事者。”</p>

    我认真看着她的话,说:“谢谢你的鼓励,我在看你的话。”</p>

    “我让你感到压力了吗?”浮生若梦说。</p>

    “嗯,是的!”我说。</p>

    “呵呵,有压力才有动力啊,压力未必是坏事,只是,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哦,不管做什么事,开心最重要,我不希望你去做任何让你不开心的事情。客,我一直在默默地看着你,不管做什么事,都一定要开心啊……”</p>

    我不由点点头:”嗯……”</p>

    “今天小客客很乖啊,开心不?来,笑一个给姐姐看看!嘻嘻……”</p>

    我打过去一个笑容:“开心!见到你,每次都很开心!”</p>

    “真的吗?”</p>

    “真的!”</p>

    “那ok了,我放心了……来,叫一声姐姐!”</p>

    “不,你叫我哥——”</p>

    “嘻嘻……坏客客,占我便宜……我才不叫呢!”</p>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赶到了杭州萧山机场,到机场的时候,不到10点半。</p>

    在机场安检大厅等了半个多小时,李顺才到。</p>

    李顺今天的打扮很特,戴了一顶礼帽,穿了一身老式的大褂子,类似于唐装,脚穿了一双黑色的老汉布鞋,看起来不伦不类,像是个现代古董。</p>

    “你去办登机牌,我们12点的飞机,去昆明,然后飞腾冲!”李顺对我说:“南航的班机!”</p>

    果然李顺要带我去腾冲,到底是何目的和意图呢?我仍然捉摸不透,但是,我心里突然有一个直觉,李顺绝对不是专门去旅游观光的,更不是为了我带我回去怀旧的,他一定有别的目的。</p>

    办完登机牌,我和李顺经过安检进入候机大厅,在登机口处坐下,等候登机。</p>

    这时,李顺从包里摸出一张地图,掏出一支圆珠笔,认真研磨起来。</p>

    我坐在李顺身边,斜眼扫视着那地图,看着李顺在地图划了一根线,那根线从杭州到昆明,昆明到腾冲,然后,又延伸到了国境线,直奔缅甸,在一个叫迈扎央的地名处停下。</p>

    缅甸迈扎央经济特区,我在腾冲时知道这个地方,那是缅边境最大的赌窝!我的心一颤,猛跳起来,李顺要和我去迈扎央,要出境!</p>

    李顺去迈扎央干什么?去那里还能干什么?无疑,是赌博!看来李顺在国内还玩得不过瘾,要出境去豪赌了!</p>

    不过,那里属于金三角地区,他去那里,也有可能是贩毒!</p>

    一想到贩毒,我的头大了,我靠,我要跟着李顺成毒贩子了!这可是要掉脑袋的!</p>

    李顺越玩越大了,要作死了!</p>

    不行,我一定要阻止李顺去找死!不光是救他,也是救我自己,首先是救我自己!</p>

    我主意打定,装作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李顺一抬头,看着我:“干嘛去?”</p>

    “卫生间,闹肚子!”我捂住肚子说。</p>

    “快去吧!”李顺挥挥手。</p>

    我快速跑到了卫生间,找了一个隔断,关好门,蹲下,摸出手机给秋桐打电话,很快接通了。</p>

    “秋总,我们现在在杭州萧山机场,目的地是云南腾冲,然后,要出境到缅甸。”我一来急促地将嗓门压至最低对着话筒说着,眼睛一直盯住隔断门下方的空隙处。</p>

    刚说完这句话,隔断门下方空隙处突然出现了一双穿着黑色老汉布鞋的脚。</p>

    我的心里猛地一惊,这是李顺的脚,李顺一定是对我不放心,来监视我了。</p>

    我冒出一身冷汗,李顺早来几秒钟,有可能会听见我打电话的声音。</p>

    “什么?要到缅甸,去那里干什么?”电话里传来秋桐吃惊的声音。</p>

    这个时候,我自然不能再说了,急忙将电话按死。</p>

    这时,那双脚一直在隔断门口处站着,一动不动。我的心里很紧张。</p>

    刚按死不到几秒,秋桐的电话打过来了,铃声此时听起来让我心惊肉跳。</p>

    我迅速想了下,按了接听键,来说:“秋总,你好!有事吗?”</p>

    “刚才你电话掉线了是不是?”电话里秋桐急火火地说:“快告诉我,你们到缅甸去干吗?”</p>

    “对不起,秋总,我不能告诉你我和李老板在哪里,更不能说我们要去哪里。”我镇静地放开嗓门说:“我现在吃的是李老板的饭,我必须要忠于李老板,绝对服从李老板,我们内部都是有纪律的,我必须要服从,不然,我对不住李老板对我的厚爱。”</p>

    “啊——你说什么?”秋桐在电话那端似乎一愣,接着迅速反应过来,说:“是不是你现在说话不方便?”</p>

    “嗯……秋总,你知道好,明白好!”我说:“我跟你做下属的时候,自然是要服从你的,但是,现在,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不是你的下属了……其实,你有事可以直接找李老板。”</p>

    “哦,我明白了,好的,谢谢你,易克,你要注意保护自己,注意安全,挂了!”说完,秋桐急促地挂了电话。</p>

    “哎——秋总,你别生气,也别骂我,我可实在担当不起,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难处,也请你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不然,李老板知道了,会生气的……其实,我和李老板一直都在忙正经生意,李老板每天都在奔波忙碌着见客户商谈业务,很辛劳的。”我边继续喃喃地自言自语装逼,边迅速摆弄手机,把拨出电话记录里秋桐的电话号码删除。</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