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0章 直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第二天,我正在睡觉,李顺打过来手机电话:“易克,你是在云南腾冲生长的对不对?”</p>

    “是的!”我迷迷糊糊地回答,不知李顺何意。 </p>

    “腾冲有没有机场?民用机场!”李顺说。</p>

    “有啊,驼峰机场,民用的!”我说。</p>

    “你现在给我查一下,有没有宁州直接飞腾冲的航班?”李顺说:“过会儿给我打过来!”</p>

    说完,李顺挂了电话。</p>

    我不知道李顺在哪里,但是应该不是在酒店房间,不然,他可以用酒店内部电话给我打。</p>

    我更不知道李顺让我查飞机航班何意,难道他想带我去腾冲旅游,顺便回第二故乡去看看?</p>

    腾冲县隶属保山市,保山也有一个机场,一个地级市,同时拥有两个机场,这在全国都少见。</p>

    腾冲之所以能有机场,大概是因为历史原因,当年抗战时,赖以支援内地抗战的国际大通道滇缅公路被日本人占领,为了打通国际救援大通道,国远征军出征缅甸,但是后来失利。为了开辟新的对华支援通道,美国人资助修建了腾冲机场,开通了举世闻名飞越世界屋脊的驼峰航线,从印度源源不断运送援华物资,绝大部分将落地是这个驼峰机场。</p>

    解放后此机场基本没用,废弃了,前几年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又重新修建了驼峰机场,开通了几个航班,大部分是飞昆明的,有没有到宁州的,我还真不知道。</p>

    我不及多想,赶紧起床,打开电脑百度搜寻,没有找到宁州去腾冲的航班。但是宁州有飞昆明的航班,每天都有。</p>

    我于是给李顺打电话:“老板,宁州去腾冲没有直达飞机,需要先飞昆明然后再从昆明转飞。”</p>

    “哦……知道了!”李顺说:“我在外面有事,今天你继续自由活动。”</p>

    “我们准备去腾冲是吗?需要我提前预定机票吗?”我多了一句话。</p>

    “我问你有没有航班,我说我要去腾冲了吗?”李顺反问我一句,接着说:“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操心的不要操心,需要你做的事情,我自然会吩咐你,好了,你玩去吧,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p>

    说完,李顺又挂了电话。</p>

    虽然李顺没有回答我的话,但是,我的直觉,李顺要去腾冲。腾冲是个边境县,和缅甸相邻,距离不远,不知道李顺要去那里要干什么?</p>

    一想到我要跟随李顺回到生我养我的第二故乡,我的心里不由感到一阵激动。</p>

    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午11点了。</p>

    我此时又牵挂着云朵,给秋桐打了个电话,很快打通了。</p>

    “秋总,云朵现在怎么样了?”我来问秋桐。</p>

    “继续恢复好转,我刚从医院回来,刚到办公室呢。”秋桐笑着。</p>

    昨晚我和她聊到凌晨3点多,而且我估计她昨晚可能是一宿未眠,但是,秋桐的声音里听不出丝毫疲倦:“我今天找医生谈了半天,医生也说这是个很好的兆头,我今天要忙单位的事,委托特护帮忙继续按摩云朵的手和脚,还有腿部……你放心好了。”</p>

    “那好!”我稍微感到了放心。</p>

    “对了,易克,昨天我们公司按照你说的办法开始操作了,彻底从根子开始查起,断绝产生投诉的根源,公司下都动员起来了,正干地热火朝天呢,受理投诉和彻查明细同时进行,两手抓,边纠错边投递,估计到明天晚,能结束这项工作,到1月4日班后,能保证按照正确的投递明细发行报纸了。”秋桐说:“哎——不过,今天,发行公司还是压力巨大,投诉蜂拥而来,受理投诉的地方热闹地像在打架……代价巨大,教训深刻啊……”</p>

    我说:“这恐怕有什么人为的因素吧。此事应该进行追究,查清责任人。”</p>

    电话里传来秋桐的苦笑:“说起来容易,办起来难啊。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办公室电话响了,今天,我还是要艰苦鏖战哦……”</p>

    说完,秋桐挂了电话。我今天本来还担心秋桐问我那纸条的事情,但是,她没提。</p>

    和秋桐打完电话,我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有些无所事事,决定出去走走,顺便吃点东西。</p>

    我不想遇到宁州的熟人,为了以防万一,我到一楼大堂商部买了一副墨镜,外加一顶鸭舌帽和一副围巾,全副武装之后,我出了酒店。</p>

    刚走到马路边,我接到了海峰的电话:“小子,在哪里?”</p>

    “在酒店门口的马路边!”我说。</p>

    “咦——我刚开车到你酒店门口,怎么没看到你呢?”海峰说。</p>

    我这时往周围一看,海峰的白色雅阁正停在我身后,冲他走过去,拉开车门车。</p>

    “我靠,你怎么这副打扮,我刚才看到有个人站在那里,愣是没认出你来!”海峰说。</p>

    “一来保暖,二来不想遇到熟人!”我说。</p>

    “嗯,可以理解。”海峰边发动车子边说:“今天不忙?”</p>

    “不忙!你呢?”</p>

    “我也不忙,放假呢,”海峰说:“吃早饭了没有?”</p>

    “刚起床!”</p>

    “哈哈,我也是刚起床,放假这几天,难得睡个懒觉:“海峰笑着说:“走,咱俩找个地方吃早饭兼午饭去,想吃什么?”</p>

    “随便!”</p>

    “靠,宁州没有随便这道饭和菜,我看,不如我们去喝甲鱼汤吧,我知道东湖花园门口有一家甲鱼馆,甲鱼汤做的很地道。”海峰说。</p>

    我的心一动,破产前,我买的那套房子是在东湖花园,那是准备用来作为我和冬儿的爱巢的,现在,随着我的完蛋,那房子也已经灰飞烟灭了。</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有些酸涩,没有说话。</p>

    海峰看我不说话,没有再问我,自作主张开车直奔东湖花园。</p>

    离东湖花园越近,我的心越沉重,甚至有些窒息。</p>

    很快到了东湖花园门口,我和海峰下车,海峰进了甲鱼馆去点菜,我暂时没有进去,依旧戴着鸭舌帽和墨镜,围着围巾,特意将嘴巴遮住,站在东湖花园门口往里张望。</p>

    里面的其一座小高层是我当时买房子的那栋楼,曾经我多次带着冬儿出入这里,如今,雕阑玉砌犹在,却是朱颜改,我站在这里,成了一名过客。</p>

    我默默地往里面注视了良久,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转过身——</p>

    这时,一辆出租车正好停在大门口,接着从车下来一个穿着毛领大衣长筒靴的女子。</p>

    看到那女子的一刹那,我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这不是冬儿吗?</p>

    虽然戴着墨镜,我依然清晰地看到了冬儿,因为此刻她距离我只有不到10米的距离。</p>

    我的身体不由颤动起来,两股战战,几欲而不能立,身体几乎僵直,眼睁睁看着冬儿付完钱后背着小坤包冲我的方向走过来——</p>

    我直挺挺地站在那里,死死地盯住越来越近的冬儿,我甚至已经看清楚了冬儿那张我曾经无熟悉的面孔。</p>

    冬儿的身材依然还是那么苗条,面容依然还是那么俏丽,只是此刻精神显得有些倦怠,似乎没有休息好。</p>

    看着冬儿的样子,我的心里涌起强烈的冲动和疼怜,无数个日夜的思念和怀想,一直盼望的心人在眼前,正向我走来,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时刻。</p>

    此刻,我多想张开臂膀,将冬儿拥进怀里,诉说着离别后的苦痛和思念。</p>

    我死死地盯住冬儿,看着她耷拉着眼皮,无精打采地走到我跟前,要和我擦肩而过——</p>

    我和冬儿的距离是如此之近,近地我几乎能感觉到她的呼吸,闻到她身那熟悉的香水味道,近地我甚至能看到她那长长的眼睫毛,还有那性感而动人的五官。</p>

    冬儿的面容显得有些憔悴,不知是刚起床还是缺少睡眠,似乎又在想什么心事。</p>

    我极其渴望冬儿能抬起眼皮看我一眼,我想了,只要冬儿看我一眼,我一把抱住冬儿,不管她现在属于谁。</p>

    可是,冬儿始终没有抬眼皮,漫不经心神情倦怠懒洋洋地和我擦肩而过,根本不看我一眼,似乎站在这里的我根本不存在一样,甚至没有进入她眼神的余光。</p>

    冬儿这样从我身边错身而过,继续往前走去。</p>

    我呆立在原地,木然凄然悲凉地听着冬儿的脚步声离我而去。</p>

    那一刻,我的心彻底碎了,我猛地转身,看着正往大门口里面走去的冬儿,浑身颤抖着。</p>

    我不知道冬儿此刻来到这里,是在这里住还是来这里找人。不管她是来这里干什么的,我终于见到了她。</p>

    看着冬儿离我渐渐远去,我终于遏制不住自己心里的冲动和激动,我一定要喊住冬儿,一定要和她亲口说话,一定要亲耳听到她说她不再爱我。</p>

    我往前迈出一步,想去追赶她,同时拉开围巾,深呼吸一口,张开嘴巴要喊冬儿。</p>

    “冬——”刚迈出半步,刚吐出“冬”字的前音,身体突然被人死死抱住,嘴巴突然紧紧被捂住——</p>

    接着,我的耳边传来海峰低沉极速的声音:“你想干什么?她已经跟了别人,你嫌窝囊地不够,想自己找难看,自己找不利索吗?”</p>

    海峰抱得我很紧,嘴巴捂得也很紧,我没有挣扎,我要是想反抗挣扎,海峰立马能被我摔出去。</p>

    可是,我没有,海峰的话霎时提醒了我,是的,冬儿已经属于了别人,我再这么做,有什么作用呢?不但于事无补,反而弄得大家都很难看!</p>

    海峰告诉我冬儿和段祥龙的事情,我是深信不疑的,我绝对不会相信海峰会为了让我和海珠好而对我撒谎,他从来不是这样的人。既如此,我再和冬儿纠缠,有什么意义呢?</p>

    我无力地看着冬儿远去,背影消失在东湖花园园林的深处,眼泪突然迸出来,流过我的脸颊,流在海峰的手。</p>

    海峰渐渐松开我,揽着我的肩膀,和我一起默默地看着前方,半晌,叹了口气:“兄弟,一切都是命注定,不属于你的,终归不是你的,早晚不是你的。或许,早来了也未必是坏事,事物终究是矛盾的,对立的,凡事有好有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不定,你失去的会是枷锁,获得的,将是一个全新的幸福。不必为过去的昨天而悲戚,不要再回首过去,往前看吧,明天的太阳依旧会升起,每一个明天都是灿烂的。”</p>

    说完,海峰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进了甲鱼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