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7章 真会恶搞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平总笑起来:“小易,你真会恶搞,我说的这个爆炸不是那个爆炸,我指的是发行公司今天同时在集团爆炸了两颗原子弹!”</p>

    我松了口气:“平总,说说看!”</p>

    “第一颗原子弹,是今年集团报纸的征订,无论是日报还是晚报,包括集团其他附属生活报和杂志,征订量都去年有了巨幅增长,特别是晚报,发行量翻了一番啊,大大超出集团党委下达的任务。 </p>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往年大征订季节,整个集团一家人都扑,完成任务指标都还很艰难,今年秋总一去干发行,日月换了新天,旧貌换了新颜,别的任何部门都不掺合,只靠你们发行公司,自己竟然干的这么疯火。</p>

    我很佩服秋总啊,真的是个人才,不可多得的人才,虽然集团有人说最后一个月是赵大健主持的工作,成绩应该是赵大健的,起码也应该有他的一半,包括秋总今天早遇见我也这么谦虚地说。</p>

    但是,我心里有数,集团凡是有良心和正义感的人心里都应该有数,今年发行能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和秋总的努力付出密不可分。我可以说这么一句话,没有秋总,没有今年发行的辉煌业绩,也自然不用谈今年广告的大发展,更不用提集团的整体经济效益增长。”</p>

    平总说话的嗓门很大,显得有些激动和兴奋,我不得不将手机稍微离开一下耳朵,不然耳膜震得都嗡嗡响。</p>

    我听了感到很振奋,暗自在心里对秋桐说:好样的,秋桐,功夫不负有心人,成绩最能说明一切,你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实践证明,你的管理和营销策略是对的,经历决定阅历,有今年的经历,今后你一定会做的更好,阅历会更加丰富。要是没有赵大健最后一个月的主持,你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绩,起码那一万份报纸不会跑掉。</p>

    “那第二颗原子弹是什么?”平静下来之后,我问平总,心里突然感到了莫名的恐慌。</p>

    我似乎能猜到是什么,却又不愿意相信,心里暗暗祈祷平总告诉我的会是一个好消息。</p>

    平总叹了口气:“这第二颗原子弹,是个负面的消息了,唉——从今天午10点开始,发行公司门前被挤爆了,都是来投诉的愤怒的订户,黑压压几百人,不光门前人多,发行公司,不,应该说是包括集团老总的办公电话,都被打爆了,全部都是投诉和斥责的电话。</p>

    来门前投诉的是附近住的近的市民订户,打给发行公司投诉的是全市今天没有收到报纸的订户,打给集团领导的很多是那些离退休在家没事干靠报纸来做精神依托打发日子的老干部。</p>

    发行公司这下子炸了营,全部人马都集精力处理投诉,但是,投诉越来越多,处理完一个,一下子又来好几个,越处理越多,投诉数量一直成激增状态,这还是放假期间,很多单位都放假,要是班后,那投诉会更多。”</p>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我问平总。</p>

    “当然不能是发行员的责任,我找邮局的行家打听了下,应该是后期的统计录入和投递卡分发工作没有做好。”平总愤愤地说:“某位集团领导真有意思,发行数量来了,把成绩归功于赵大健,投诉问题来了,把责任归结于秋总。秋总这会儿听说被叫到集团领导那里去挨训去了。”</p>

    我听了,心里很焦虑,知道此刻秋桐心里更着急,一方面要安排人员接待好订户,受理处理好投诉,另一方面要应付好级领导的垂询和质问,下受难为。</p>

    我还知道,此刻,赵大健一定在窃喜,曹丽也是,但是未必孙东凯会高兴,毕竟他是集团总裁,要为他自己的处境着想。</p>

    此刻,我多么想飞回星海,和秋桐一起战斗,帮助她尽快战胜困难摆脱困境,可是,我回不去,即使能回去,找不出原因,找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又怎么能帮助她呢?根据平总的描述,整个发行投递现在几乎是一团粥,一下子很难理出个头绪来的。</p>

    我和平总通完电话,心急如焚,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考着解决问题的良策。</p>

    我不知道此刻秋桐是否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办法,或许,此刻她正焦头烂额地应付下,没有心思和时间去考虑这个。那么,此刻这个时候,这种形势下,不管她有没有,我都必须要有一个最佳的思路提供给秋桐,让她以最快的速度摆脱困境。</p>

    我站在窗前,让自己大脑冷静下来,点燃一颗烟,开始梳理自己的头脑,结合以前做营销的思路,结合自己对发行工作所了解的情况,慢慢融合,慢慢寻找共同点。</p>

    我又开始思考报纸的整个投递流程和环节,从征订到下单,从录入电脑到确定区域,从确定区域到分站,从分站到下发投递卡,从投递卡到站到下发到发行员手里开始投递,琢磨每一个环节的细节和关键点。</p>

    越琢磨我的思路越明朗越清晰,很快,我找到了问题存在的症结,</p>

    理顺了思路:要想从根本解决问题,必须要实施阵痛疗法,要从病根开始治疗。</p>

    虽然治疗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是,长远考虑,是必须的,付出这个代价是值得的。</p>

    想到这里,我的思路一下子明晰了,脑子里迅速形成了一个较完整的思路。</p>

    可是,秋桐这会儿是不可能会聊天的,她现在应该是在疲于应付下下的问题,甚至连思考的空暇都没有,我怎么样才能把自己的想法转告她呢?</p>

    我想了半天,没有想出好主意,最后下了决心,亲自给秋桐打电话,不能再顾虑洗脚师傅易克怎么突然会成为发行专家这个问题了,现在的形势刻不容缓,时间拖不起。</p>

    想到这里,我摸出电话,打给了秋桐。</p>

    秋桐的电话占线,忙音,看来,她从领导那里被训出来了。我继续打,仍然是忙音。我能想象到此刻秋桐面对的忙碌景况,但是,这个电话,我必须还得打。</p>

    我一遍又一遍地按重播键,终于,在不知道重拨了几十次之后,终于打进去了。</p>

    “秋总,是我!”我先说话。</p>

    “易克啊,有什么事吗?”秋桐的声音很焦虑,又很疲惫,还很匆忙:“有事你抓紧说,我这边很忙很忙,不能闲聊,你快说。”</p>

    “秋总,这会你再忙,也要听我说完我的话,磨刀不误砍柴工,我是有要紧事才找你的!”我说。</p>

    “哦,你说!”秋桐的声音稍微平静下来,说:“我刚回到办公室,今天我这里爆了,发灾了——你说吧,我听着!”</p>

    “我刚才和平总通电话了,听说了一些情况,公司今天投递第一天投递工作出了大问题,投诉堆积如山了,是不是?”</p>

    “是的,门投诉的,电话投诉的,乌压压的,公司的门槛都快被踏烂了,电话都快被打爆了,受理投诉的人员都快被骂死了,我也快被领导和直接打给我投诉的订户训死了,骂死了,唉,班之前,我估计会有不少投诉,但是,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这还是放假期间,要是等到假期结束后,那真的是不堪设想。”秋桐的声音里充满了焦虑。</p>

    “你考虑处理问题的办法了吗?”我说。</p>

    “哪里有空隙去考虑啊,我既要安排公司这边,还得应付面,整个人被支使地团团转,从班开始到现在,一口水都没喝,饭也没吃,两只脚都酸的不行了。”</p>

    秋桐叹了口气,继续道:“投诉越来越多,这才是开始,不知道明天后天大后天会怎么样,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没收到报纸错投漏投的,整个都乱套了,我这脑子成了一锅粥,想梳理一下,却没有时间。</p>

    投递质量是个大问题,投递质量问题解决不好,会极大影响报纸发行的信誉,进而影响报纸和集团的声誉,没有了投递质量,明年报纸的发行从何谈起?今天有很多订户闹着要退报,还有的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甚至有的订户还要去发帖子,给报社曝光。”</p>

    “这应该归结于赵大健最后一个月的工作,应该追究赵大健的责任,不应该怪你!”我说。</p>

    “哎——易克,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意思?现在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吗?再说了,我现在是发行公司负责人,我必须要负起责任,追究了赵总,能解决问题吗?”秋桐的声音急火火的。”你给我打电话,到底要说什么?别绕弯子,抓紧说,我这边确实很忙很忙。”</p>

    我说:“秋总,你别急,我给你打电话,是要和你汇报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个办法,我觉得能从根本解决目前的问题!”</p>

    “你有从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秋桐的声音有些疑惑,接着说:“那你说——”</p>

    我说:“当然这个办法其实你只要有时间去想,也肯定会有,但是,你现在这么忙碌,没有时间想,我说下我的思路,你看看有没有可行性可操作性!”</p>

    秋桐说:“你说!”</p>

    我说:“目前公司处理投诉的办法只能是疲于应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等订户投诉门,工作极为被动,还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你自己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订户没有收到报纸或者收错了报纸,因为有些订户或许暂时不一定投诉。”</p>

    “继续说下去!”秋桐说。</p>

    “我干过一段时间的发行员,了解投递工作的一些流程,我认为,这些大量投诉的突然暴涨出现,未必都是发行员的投递质量问题,我了解我们公司的发行员,公司的发行队伍整体素质是很高的,只要有投递明细,大家都会认真按照地址去投递。</p>

    “但是,如果投递明细地址模糊份数错误或者地址不属于这个发行员的投递区域甚至不属于这个发行站的投递区域,那发行员也无能为力,订户明细分站如果出了差错,那么发往各站的报纸份数也一定会出错,会出现有的站报纸不够有的站反而多出很多的情况,报纸不够的站,难为无米之炊,当然也无法投递。”我继续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