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5章 幸福的晨曦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果然,一登陆扣扣看到了浮生若梦的留言,来是一簇盛开的礼花:“客客,新年时刻,我用满腔的纯情和凝重的渴望,为你升起幸福的晨曦。 ”</p>

    她不在线,却给了我满腔的纯情祝福。我的心里热乎乎的。</p>

    正打算给她回复,她却线了。</p>

    我立即敲击键盘:“若梦,谢谢你的新年祝福,带着同样的心情祝福你。”</p>

    “客客在啊,我刚回到家呢,刚才是用手机线给你发的留言。”浮生若梦说话了。</p>

    “我也是刚线,刚给你回复呢!”</p>

    “我是在医院看我小妹妹的,和她一起共度新年,你咋也这么晚线啊?”</p>

    “因为我刚回到宿舍啊,所以……”我说。</p>

    “明白了,一定是你们单位今晚组织新年联欢了,是不是?玩地很开心吧?”她说。</p>

    “是的,很开心。”我顺水推舟地,随口又冒出一句:“你不是困了,要睡觉吗?怎么还线啊?”</p>

    “我是困了啊,可是,我没和你说要困了睡觉啊,你咋知道的呢?”浮生若梦说。</p>

    我不由出了汗,操,我只想到刚才秋桐打电话说的话了,忘记这是在和浮生若梦交谈,忙说:“我当然知道啊,这么晚了,不困是假的,是不是?你虽然不告诉我,但是,我心里知道的,我刚才打了个盹,迷迷糊糊梦见了你,梦见你告诉我说你困了,要睡觉了。”</p>

    “你真逗!其实啊,刚才我还真困了,真的想睡觉,天亮要去复职班了,不过,一看到你,一下子又不困了呢,想和你聊会,行不行啊,客大神?”浮生若梦似乎很有精神头,心情很好。</p>

    而我此时却心里郁郁寡欢。</p>

    “行。”</p>

    “怎么?客客,看你说话好像有些无精打采啊,怎么,是不是今天很累了,要是累了,早休息吧。”浮生若梦说。</p>

    “不累,说会话吧!”</p>

    “说什么话题呢?”</p>

    我沉默了半晌,想着今晚的事情,突地冒出一句:“若梦,你说,人什么时候最容易堕落?”</p>

    “你怎么想起这个问题了?”浮生若梦说:“真巧啊,我今晚刚才那阵子,也在琢磨这个问题,正巧你提出来了,看来啊,咱俩真的是心有灵犀,你说是不是?”</p>

    “或许是吧!我是刚才看了一个电视剧有感而发的。”</p>

    “我是刚才和一个朋友打电话有感而发的,呵都是有感而发啊!”她说。</p>

    我又开始冒汗,说:“确实是巧!”</p>

    她说:“哎——客客,我可不建议你多想这些啊,我知道,你是不能堕落的,虽然你遇到过挫折和失败,但是,你的基本素质是优秀的,这决定了,你任何时候都不会堕落。”</p>

    我心里暗暗惭愧,不由为今晚的差点极度堕落而冒汗,幸亏那个时刻,秋桐给我打来了电话,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挽救了伟大的易克事业。</p>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了秋桐刚才电话说的话,心里很温馨,不由摸出手机,给秋桐发了一个短信:“秋总,早安!”</p>

    然后,我敲击键盘:“若梦,你说的真好,我较赞赏!”</p>

    “哟——俺家客客表扬俺了啊!还较赞赏,你为什么不热烈赞赏严重赞赏呢?嘻嘻……”浮生若梦显得很开心。</p>

    “我怕你骄傲。”</p>

    半天,浮生若梦没有回答,我又打过去一行字:“说话啊,干嘛不说话?”</p>

    其实,我知道她为什么不说话,一定在回复我的手机短信。</p>

    果然,接着我的手机短信到了:“咦——易克,你还没睡啊?”</p>

    接着,浮生若梦在扣扣里回复:“我刚才倒水喝了,嘻嘻……”</p>

    这丫头在撒谎啊,我接着给秋桐回复手机短信:“我刚看了会电视,正要睡的,又忍不住给你发了条短信,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吧?”</p>

    接着,我给浮生若梦回复扣扣:“那好,我还以为你在分心干别的呢!最不喜欢你和我说话不专心了!”</p>

    “哪能啊,我和客客大神说话,哪里敢不专心哦,我最专心了!”浮生若梦说。</p>

    接着,我收到了秋桐的手机短信回复:“哎——我睡了,都睡着了呢。好了,早安,易克,我睡了!不用回复!”</p>

    秋桐这边也开始撒谎了,生怕耽误和亦客的聊天,急忙发了这句话,还不让我回复了。我心里不觉想笑,心情慢慢有些好了,没给她回复手机短信。</p>

    “专心好,乖——”我对浮生若梦说。</p>

    “我最乖了。”浮生若梦说:“我乖,你也要乖哦,你刚才问我什么堕落的问题,我可不想你堕落啊,我给你说,你任何时候都不能堕落。我最看不起自甘堕落的男人。”</p>

    我听了心里一紧,忙说:“我不会的,你放心,我绝不辜负你的期望!你是我的太阳,我的月亮,我的领导。”</p>

    “哈哈,嘴巴真甜啊,我才不是什么你的领导呢,我看啊,你应该是我的领导,我愿意让你领导我呢。”浮生若梦说。</p>

    我想着现实里圣神不可侵犯气质高贵儒雅的秋桐,看着她说的这番话,一种强烈的对让我心里不由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什么滋味,说不出。</p>

    和浮生若梦又聊了一会儿,我催促她抓紧睡觉,然后我也下了扣扣,睡去。</p>

    这一觉,睡得很不安宁,很浅,不停做梦,一会儿梦见冬儿和段祥龙在一起的场面,一会儿又梦见今晚差点吸毒的场景,一会儿又出现了浮生若梦说的那些话。</p>

    一直到天快亮时,才昏沉沉睡了过去。</p>

    我是被床头的电话惊醒的,迷迷糊糊摸过来,一接,是李顺打来的。</p>

    “易克,过来下!”李顺说。</p>

    我看看时间,午10点了,忙起床,简单擦了把脸,去李顺的房间。昨晚我估计李顺一定又是让那两个女人回去了,别的原因不说,单凭他吸毒这么厉害,肯定是不能行了。</p>

    进了李顺房间,看到李顺正穿着睡衣坐在沙发自己玩扑克,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还有女人说话的声音。</p>

    我一怔,那两个小姐没走,看来李顺还行啊!</p>

    李顺看见我,说:“靠,昨晚一夜没睡,累坏了,这会儿才有困意,不过肚子也咕咕叫了,你去弄点早饭来,我吃完睡觉!”</p>

    房间里有电话,酒店有送餐服务,为什么专门叫我来呢?我有些迷惑,但是什么也没说,出去了。</p>

    出去买了早饭,我回房间,正好遇到那两个小姐下楼,我闪了一下,不让她们看见我,只听她们边走边说话。</p>

    “哎——这台出的好,收入不错啊,玩了一夜,我进账0多呶——”一个小姐说。</p>

    “我也还行,进账7000多。咱俩这一夜陪得值,这样的好事,要是天天有行了!”</p>

    “你做梦去吧,这样的有钱大老板,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也这次咱俩巧了,遇一个喜欢玩牌的,又有钱,出手还大方,他输了给咱们,咱输了不用掏钱。”</p>

    二人说着,走了。</p>

    我此时恍然大悟,我靠,这两个小姐原来是陪李顺斗地主玩了一夜,李顺输了钱,这俩赢了。</p>

    我摇摇头,去了李顺房间,李顺正坐在那里发呆,眼神充满了迷幻和怅惘,甚至还有忧郁。</p>

    见我进来,李顺迅速恢复了神采,边吃早饭边给我吹嘘自己的床神功,我默默地听着,没有说话。</p>

    吃完早饭,李顺打个哈欠,说:“好了,我睡觉,今天你继续自由活动。对了,今天是元旦,新年快乐!”</p>

    “老板新年快乐!”我忙说,站起来回了房间。</p>

    快到午的时候,我接到了海珠的电话。</p>

    “易哥,我是海珠啊,今天忙吗?”海珠在电话里说。</p>

    “不忙啊,海珠,新年快乐!”</p>

    “新年快乐,你今天不忙好了,我待会儿开我哥的车到你酒店楼下,很快到,你10分钟之后下楼啊!”</p>

    “有什么事吗?”</p>

    “别问这么多啊,下来是,我可是奉我哥之命给你打电话的哦!”海珠在电话那端神秘兮兮。</p>

    “好吧!”我答应了海珠,10分钟之后,下楼,站在酒店门口的马路边。</p>

    一会儿,一辆白色的雅阁开过来,在我跟前停下,车窗摇下,露出了海珠可爱灿烂的笑容。</p>

    “易哥,车啦——”海珠冲我笑着说。</p>

    我车,坐在海珠旁边的副驾驶位置,边说:“搞什么啊,这么神秘兮兮的。”</p>

    “哈哈,请你到阿拉家里吃饭饭。”海珠开心地说着,边发动车子。</p>

    “是吃饭啊!”</p>

    “是的啊,我哥在家里忙乎炒年糕呢,他说你最喜欢吃炒年糕了,哎——可惜,我炒的不如和我哥炒地好吃,只好开车来接你了。”海珠说。</p>

    我平时最喜欢吃的宁州饭是炒年糕,一听有这个,顿时来了胃口。</p>

    “海珠,你今天不班?”我问海珠。</p>

    “易哥,你叫我阿珠好了,我们家里都这么叫的呢!”海珠调皮地说:“你再重新问一遍!”</p>

    “呵呵,好,阿珠,侬今天咋不去班呢?”</p>

    “阿拉今天下午班喽……午在家里陪易哥吃新年第一顿午餐呢!”海珠开心地说,边扭头用水灵灵的眼睛看了我一眼。</p>

    海珠今天没穿空姐制服,穿了一身休闲衣,米黄色的宽松羊毛衫,下面石磨蓝的紧身牛仔裤,白色的旅游鞋,和昨天见到的海珠相,又别有一番风情。</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