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84章 未知的深渊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继续说:“以前,我对你有很深的误解,但是,后来,通过一系列事实,我感觉你应该是个好人,起码是个有良心的人,我希望我的眼光没有看错。   w w w . v o d t w . c o m或许,换了别人,我不会去管去问,但是,毕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看着你步入未知的什么深渊不管你,虽然我不用对你负责,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说这。”</p>

    秋桐的话让我心里感到了温暖,秋桐这是为我好啊,我说:“我知道了,秋总,再次感谢你!”</p>

    “你不用感谢我,我也不是什么高尚的人,我只不过是因为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才会说说你,别的人,我不会管,当然,也无权管。”秋桐淡淡地说:“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方向都是自己掌控的,你自己心里有数好了。”</p>

    我答应着,然后问秋桐:“秋总,这么晚你打我电话,有事吗?”</p>

    秋桐的声音在电话里突然高兴起来:“我打电话是要告诉你一件好事情,我都等不及发短信了,直接拨了你的电话,告诉你呀,刚才我触摸云朵的脚心,那地方也开始有反应了,还有,还有那个,那个地方,也,也有反应了呢。”秋桐后面的话突然吞吞吐吐起来。</p>

    我心里很高兴,暂时忘却了心里的不快和忧郁,又大约猜到了秋桐话里的意思,突然想逗逗她,故意做不明白的样子:“什么地方啊?那个地方是哪里啊?”</p>

    “是……是……”秋桐的声音吭哧吭哧的。”是……是面那个地方。”</p>

    “面哪个地方啊?额头?鼻子?眼睛?”我装傻。</p>

    “不是……不是,是……是……小……兔……子那儿。”秋桐的声音很低,我甚至都能猜到她此刻脸一定红了。</p>

    “是那里啊,嗯,不错,很好!”我说:“你干的很出色啊,再接再厉,争取更大的进步!”</p>

    “呵呵,我怎么听你说话像是老板在表扬员工啊。”秋桐笑着说。</p>

    我顿时醒悟过来,我刚才一得意忘形,又摆出了以前和员工讲话的架势,忙说:“秋总,你真会开玩笑,你才是老板,我才是员工啊,我哪里敢对你那么说话呢!”</p>

    “不过,听你刚才说话的气势,还真有点那么个味道。”秋桐笑着说:“哎——现在看来,云朵的病情会越来越好了,真希望她明天能睁开眼睛,坐起来,站起来,和我一起出去散步玩。”</p>

    “我也是同样的希望,我现在和李老板在一起,不知何时能回去,要让你多辛苦了。”</p>

    “你们还要过几天再回来?”</p>

    “过几天,还要到更远的地方去,去哪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去干什么,不知道!”我干净利索地说。</p>

    “我明白了,云朵这里,我会悉心照料的,你放心好了!”秋桐说:“你对我照顾好你的小妹妹放心不?”</p>

    “呵呵,当然放心了,”我说:“云朵是我的小妹妹,也是你的小妹妹啊,对了,你可以继续扩大触摸的范围,医生说的话你还记得吧?”</p>

    “记得啊,我触摸了云朵的很多地方呢,只有一个地方还没。”秋桐说到这里,住了嘴。</p>

    “还有一个地方?哪里啊?”我说。</p>

    “是……是……那里!”秋桐的声音又变得吞吐起来。</p>

    “哎——急死人,到底是哪里啊,你说话怎么这么不利索啊。”我做着急状说:“医生说的那几个地方,可都是很重要的地方,这是大事啊!说啊,哪里啊?”</p>

    “是……是……云朵下……面那……那地方。”秋桐断断续续地说着,我猜这时她的脸一定又红了。</p>

    我忍住笑,说:“那地方你还顾忌什么啊?”我心里没说出的话是那地方你也有,你又不陌生,有什么不好意思触摸的。</p>

    “我……我不是顾忌,我……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做。”秋桐继续吭哧着。</p>

    “哎——这个容易啊,我给你说,用你的无名指,按住,轻轻来回揉……下面那两片子呢,你用手指头捏住,轻轻揉捏……这样行!”我大大咧咧地说。</p>

    “你——你——你——”秋桐连说了三个“你”,她大概没想到我说的这么直观,顿时被噎住了。</p>

    “我——我——我——我怎了啊?秋总?”我故作糊涂地问她。</p>

    秋桐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压抑住自己的心跳,接着平静地说:“没怎么,没怎么?你这人讲话怎么不能委婉一点。你是不是触……摸……过那个地方了?”</p>

    “嗯,是的,”我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是在触摸了那地方之后,脚心和腋窝才开始有反射颤动的,医生说的没错,那儿确实是触觉的最敏感部位,那里能激发带动其他部位的触觉恢复。你按我说的做,肯定会收到很好的效果的。”</p>

    “知道了——”秋桐短促地说:“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睡了,明天,哦,不,今天是元旦,天亮我要回去班了……你也早休息吧!问候你一句,新年好,祝你新年愉快,新的一年心想事成!”</p>

    我这才想起,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元旦,我已经步入了新年。</p>

    多灾多难而又让人深刻铭记的1年终于过去了,这一年,发生了汶川大地震,发生了胶济铁路动车大事故,举办了奥运会,还有,易克破产失恋,易克鸭绿江邂逅美女秋桐,秋桐深夜遇流氓,易克救美负重伤,以及云朵遭遇车祸……</p>

    这些,都是天灾**啊!</p>

    新的一年,我又将会遇到一些什么,又会发生什么呢?</p>

    “新年好,祝秋总新年愉快,天天开心!”我发自内心地说着,然后和秋桐挂了电话。</p>

    打完电话,我刚要将手机装进回李顺房间,走到房间门口,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摸出手机,将手机里的秋桐来电号码还有短信全部删除了,然后我定定神,进了房间。</p>

    李顺此刻正和两个小姐在围着茶几斗地主,见我进来,李顺说:“我擦,易克,你打个电话可真长啊,这不是前几天刚见了老妈吗?这么说了这么久啊!”</p>

    “呵呵,我妈打起电话来是这样,喜欢啰嗦,这不,睡到半夜了,睡不着了,给我打电话了,她经常这样!”我若无其事地说。</p>

    “嗯,老太太想儿子了!不错,你妈可真是个好母亲!”李顺说着,口气里似乎带着一丝羡慕。</p>

    我过去坐在他们旁边,刚要说告辞,李顺指了指那冰壶:“还有最后一点,给你留的,你初次弄这个,不能太多,吸几口行。”</p>

    我忙说:“不,不用,我不弄这个……我受不了这个,刚才还没事,这会儿出去透了透气,一进来,闻到这个味道要头晕恶心……你们继续玩牌吧,我回去休息。”</p>

    “怎么?给你准备的这个小妞你不要了?”李顺说:“不想溜冰不溜,难道你不需要女人晚陪你?”</p>

    “不了,我不需要这个,都留给你吧!”我说。</p>

    “呵呵,那好吧,我不勉强你了!”李顺笑笑。</p>

    我转身刚要出去,背后李顺突然又说:“对了,易克,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需要打个电话,我的电话正好没电了,还没充电,那借用你的手机打吧,你先过来替我打两把斗地主,我出去打个电话。”</p>

    李顺要用我的手机打电话,我心里明白,他绝对不是因为手机没电了才打电话的,他是怀疑我刚才接电话的对象。</p>

    我不由暗自庆幸刚才的明智之举,我的破诺基亚虽然可以查看来电显示,但是,是看不到来电时间和日期的,删除了秋桐来电号码,显示的最后一个来电是晚和李顺在酒吧喝酒时海峰打来的,李顺自然是不认识海峰的电话的。</p>

    我坦然地将手机递给了李顺,然后接过李顺手里的扑克牌,坐到李顺刚才的位置,继续和2个小姐斗地主。李顺则拿着手机出了门口,去了走廊。</p>

    一把斗地主还没结束,李顺回来了,有些无精打采地将手机还给我,边说:“你这个手机,真破,怎么还用这么破的手机呢?功能太差了!”</p>

    我边站起来接过手机边将扑克牌递给李顺说:“可是,李老板,你没觉得这种手机的通话质量特别好吗?功能越多的手机其实通话功能越受影响。”</p>

    李顺一怔,接着说:“哦,对,对,通话质量确实不错,音质很清晰,声音也不小。”</p>

    从李顺的话里,我明白了他刚才的作为,没有再说话,回了房间。</p>

    新年的第一天来到了,今天是秋桐复职的日子。虽然单位要放假3天,但是不是长假,报纸是不停报的,作为投递部门的发行公司,是绝对不会放假的,所以,秋桐必定会去班。</p>

    不知怎么,我对秋桐今天的复职隐隐带有几分忧虑,却又希望这不会是真的。</p>

    从刚才秋桐的电话里,我猜测秋桐今晚此时不会再了,她应该是睡了。</p>

    洗过一个澡,我还是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插线,我想浮生若梦一定会给我留言祝福新年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