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8章 双管齐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确定!”我用手机给秋桐回复,边同时在电脑对浮生若梦说:“给谁发短信啊?”</p>

    “易克——”浮生若梦回答说。 </p>

    这时,秋桐回复的手机短信到了:“哦……那里的大巴很少,出租车很贵,黑车太多,老是宰客,要不要。”</p>

    “谢谢秋总,不用,已经有安排!”我回复给秋桐。其实,没人去机场接我。</p>

    手机回复完,我又忙着在电脑打字:“易克?你给那小子发什么短信?你不好好和我专心聊天,还发手机短信……那好吧,不和你说话了,你忙吧。”</p>

    “哎——看你,别这样啊,我和他说正事呢!”浮生若梦回复道。</p>

    “哦……这么说,你和我说的不是正事喽……那我更不敢打扰你喽。”我心里暗暗乐着。</p>

    这时,我的手机收到了秋桐的短信:“哦……那好吧,祝平安。”</p>

    “嗯……谢谢!”我忙着用手机回复完,这时浮生若梦的电脑扣扣回复到了:“哎——小客客,别这样啊,好了,我不和他发短信了,我专心陪你……”</p>

    我乐了:“刚才你是不是很忙啊?”</p>

    “是啊,是啊……手机电脑同时开动,你说能不忙吗?那边的手机短信要发,有事情要谈,你这边呢,小客客大神可是不能得罪,不能惹你不高兴,哎……做人真累哦……”浮生若梦发过来一个擦汗的表情。</p>

    我呵呵笑了:“辛苦了!”</p>

    “嘻嘻……不辛苦,只要小客客不生气,俺满足了。”</p>

    我说:“我怎么会生你气呢?”</p>

    “俺知道你不会生气的,故意这么说呢……哎,天气越来越冷了,要到元旦了,新的一年又要到了。”</p>

    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有了一种紧迫感,问她:“你那事今天还没有动静?”</p>

    “木有啊!咋了?”</p>

    “你真沉得住气,稳坐钓鱼台啊!”</p>

    “呵呵,那倒不是,该做的我已经做了,剩下的,不是我能左右的了,要由人家定夺了。”</p>

    “你怎么做的?”我十分好。</p>

    “现在不告诉你,等成了我再告诉你,如果不成,你永远也不知道了!”</p>

    “哦,我觉得会成!”我说。</p>

    “你觉得……你倒是挺会觉得,我怎么不觉得呢?”她说。</p>

    “因为你反应迟钝,我反应灵敏!”我说。</p>

    “是吗,你反应灵敏吗?那你把耳朵伸过来,让我拉一拉,看你疼不疼?”她笑哈哈地说。</p>

    “好啊,那你拉吧。”我发过去一个拧耳朵的表情。</p>

    “嘎——好啊,那我拧客客耳朵啦。”</p>

    “哎哟——好疼啊——”我发过去一个呲牙咧嘴的表情。</p>

    “哈哈……”浮生若梦开心地笑起来。</p>

    第二天午,我直接去了宁州机场,乘坐直达星海的飞机,午11点多,按时降落在星海机场。</p>

    此次回来,我不但要完成李顺安排的看场子和抓张小天的任务,还要看护云朵病情,关注秋桐复职,寻找冬儿踪迹。</p>

    出了机场,我没有停留,直接去了医院,去看望云朵。</p>

    离开星海短短几日,我却感到了别样的一种眷恋和牵挂,我隐隐觉得自己似乎要离不开这个城市了。一发现这个想法,我被自己吓了一跳。</p>

    到了云朵病房门口,我伸头往里看去,秋桐正坐在云朵床头,握着云朵的手,和沉睡的云朵在说话。</p>

    我没有立刻进去,站在门口,透过门缝往里看,看着秋桐和云朵,听着秋桐的低语。</p>

    “云朵,你的易克大哥要回来了,很快要下飞机来陪你了,你一定很着急了很想他了,是吗?”秋桐轻声对云朵说着,边伸手抚摸着云朵的脸庞:“我的小云朵,你可知道,你的易克大哥是多么关心你牵挂你,在外出差,每天都要问询你的情况,他是多么渴望你早一天醒过来……不光是他,我也怀着同样的期望……</p>

    “我不知道你对易克是怎样的一种情怀,也不知道你和易克之间到底曾经是怎样的关系,可是,我分明看到,易克对你,却是充满着那样醇厚的亲情和关爱,丫头,世间这样有情有义的男人不多了,你是不是应该感到幸福和感动呢……</p>

    “易克是一个好男人,一个善良的好人,虽然他现在混得不咋地,没学历没社会地位没经济基础没家庭背景,但是,我总是觉得,好人应该会有好报的,他最终也应该有好报的……</p>

    “我以前对他有很多偏见,现在,我才知道,自己以前是那么深地误解了他,看错了他,他不但对你那么好,那么疼怜,还救了我,为了救我,差点搭自己的生命……</p>

    “丫头,不知怎么,我突然好羡慕你,嫉妒你,能有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如此对你,你知足了,唉……你看姐姐我,这一辈子也只能这样了,我的经历和身世还有我的性格已经决定了我的下半生,人都是命啊,我的命,只能是如此了。”</p>

    说着,秋桐发出深深的一声叹息,那叹息里充满了忧郁和无奈,还有对命运的屈从和顺受。</p>

    我站在门口,默默地听着,心里感到了几分酸楚,不忍再听下去,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咳嗽一声,接着慢慢往前走,推开病房的门。</p>

    秋桐的声音立刻停止了,站起来看着我:“易克,你回来了。”</p>

    我努力笑了下:“是啊,秋总,我回来了,原来你在这里!”</p>

    秋桐笑笑:“反正我也没事,过来陪云朵了,哎——过来看看云朵吧。”</p>

    我放下包,站到床前,看了一会儿云朵。</p>

    “不知云朵何时能醒过来。”我叹了口气。</p>

    “有时候,糊涂的人清醒的人还幸福呢,”秋桐说:“易克,我问你,要是哪一天,云朵醒过来,你还会这般陪着她吗?”</p>

    “我……”我一时语塞。</p>

    秋桐看着我,说:“对不起,易克,我这话让你为难了,是不是?”</p>

    “我……”我呼了一口气:“我不知道。”</p>

    我说的是实话,我真的没有想过假如云朵醒来之后,我该怎么做!</p>

    我沉默了半晌,看着秋桐:“秋总,你还好吗?”</p>

    “我很好呀,一直这样!”秋桐笑笑说。</p>

    “那……你复职的事情?咋样了?”我说。</p>

    “没动静,一切听从领导定夺!”秋桐淡淡地说,似乎不愿意和我此事说更多。</p>

    我于是不再问,我知道,这个问题,我这个易克是问不出来的,只能寄希望于那个亦客,或许他我本事大。</p>

    “李顺呢?他怎么没回来?你们到底去哪里了?去干什么了?”秋桐看着我,发出一连串疑问。</p>

    我低头不语。</p>

    “哼,看你这样,估计你们没干好事。”秋桐鼻子里哼了一声。</p>

    我还是不做声。</p>

    “我发现你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不好回答的时候装憨卖傻,你说,是不是?”秋桐说。</p>

    “我……我不知道啊。”我抬头看着秋桐,半张嘴巴。</p>

    “说你装傻,你还真装开了,好了,不问你了,不让你这位大保镖为难了。”秋桐似乎有些忍俊不住,又强行忍住。</p>

    秋桐此时的神态很可爱,我怔怔地看着秋桐俊俏的面容,想起了我的若梦,目光不禁有些发痴。</p>

    秋桐看到我的这副眼神,努了努嘴巴:“喂——易克,我怪了,你怎么经常会用这副眼神看着我,你知不知道,这样看一个女人,是很不礼貌的?你自己觉察没有?我不想再把你当成一个色男人,但是,你自己得争气啊,你看看你此刻的这副眼神……我拿手机给你拍下来,你自己看!”</p>

    说着,秋桐真的要摸手机,我忙回过神来,忙对秋桐说:“对不起,别拍,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刚才,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没注意自己用那种眼光看你了,假如冒犯了你,我很抱歉,我心里真的是没有任何坏意。”</p>

    秋桐摇了摇头:“真搞不懂你,好了,你陪陪云朵吧,我出去办点事去。”</p>

    说完,秋桐告辞离去,临走时,轻轻带门,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p>

    秋桐最后看我的那一眼,让我的心一跳。</p>

    我打开包,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发卡,那是我在宁州买的。我回身弯腰给云朵戴在头,捋了捋云朵的头发,轻轻拍拍云朵的脸颊:“云朵,这发卡真好看,最适合你戴了,是大哥从宁州特意给你买的……哎——蓝蓝的天白云飘,哪里的姑娘最美丽,要数草原的小云朵。”</p>

    云朵静静地躺在哪里,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我的发骚抒情。</p>

    我转身去了医生办公室,找到值班医生,询问云朵的病情和治疗情况,医生告诉我,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采用了最合适的治疗方案,但是,至于云朵最终能不能醒过来,谁也不敢打包票,只能尽力而为。</p>

    我的心情不禁有些忧虑。</p>

    医生这时说:“小伙子,这种病人的治疗,花销可是巨大和长期的。当然,我们都希望她能尽快苏醒,但是,我们还必须要面对现实。以前我们治疗过好几个这样的病号,最后他们的家人都绝望放弃了,你自己要有个心理准备。”</p>

    “医生,不管治疗多久,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认了,只要云朵还在呼吸,说明她还有生命存在,我绝不能放弃。”我语气坚定地看着医生说。</p>

    “小伙子,做事情要三思后行,光凭感情和冲动是不行的,我还是劝你慎重考虑,我可是好心啊,唉……”医生叹息一声,摇摇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