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2章 杀回宁州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哟——易哥,怎么了?你是不是担心小妹不漂亮啊?”妈咪娇滴滴地说着,身体往我身边凑:“你放心,易哥,姐姐一定给你找个最漂亮的……要是你都不满意,姐今晚亲自陪你,行不行啊?”</p>

    我低头往后退开,没说话。   (w w w . v o dtw . c o m)</p>

    小五贼腻腻地笑了,半开玩笑地说:“易哥,你该不会是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吧,哈哈,那可是变态哦,我最恶心的是那个了!”</p>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李顺突然变了神色,一个巴掌冲着小五的嘴巴直接打了去:“马尔戈壁的,你话多,怎么和易哥说话的,没大没小!”</p>

    小五被打晕了,半天才回过神,忙低头道歉:“老板,对不起,我该死,易哥,对不起。”</p>

    我觉得李顺这一巴掌有些过分有些蹊跷,小五随意一句玩笑话,至于发这么大火气吗?</p>

    然后,李顺瞪眼看着这俩:“赶紧给我带女人滚蛋!”</p>

    “是——”小二和小五赶紧出去了。妈咪这会儿也不敢调笑我了,急忙出去找小姐。</p>

    这时,李顺呼了口气,对我说:“走,车,一起走,让他俩自己想办法回去!”</p>

    我跟着李顺出了夜总会,了李顺的车,果然,一个打扮时髦相貌秀丽的披肩发女孩正低头坐在车后座,似乎有些胆怯。</p>

    我不由有些叹息,多好的女孩子,还是大学生,干嘛要出来干这个!父母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气死。这么水灵的一个女孩子,今晚要被李顺糟蹋了。</p>

    李顺了车,对司机说:“去万达广场!”</p>

    我一听,忙转头对李顺说:“老板,不用,先送你回去!”</p>

    其实,我是想去医院陪云朵。</p>

    李顺冲我翻了翻白眼:“你住b座,我去d座!”</p>

    我住了口,原来李顺在万达广场不止一套房子!今晚他是要带这个女孩子去那里过夜了。</p>

    车子先开到b座,李顺说:“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8点找我,一起去机场!”</p>

    “老板,再见!”我提着那个帆布袋子下了车。</p>

    回到宿舍,我打开那个袋子,里面果然是崭新的一整套警用刀具,还有一个很小的精致的望远镜。</p>

    我不由来了兴趣,拿起望远镜走到前面阳台,往前方看。</p>

    前方是d座,也是李顺今晚要下榻的地方。此刻,李顺应该带着女孩楼了。当然,我不知道李顺住在几楼几单元。</p>

    我拿起望远镜往外看,我靠,夜视望远镜果然牛逼,外面的景物车辆行人看的很清楚。</p>

    我低头看着d座楼前,看不到李顺的悍马,估计司机已经走了。</p>

    正看着,过了大约不到10分钟,突然从一个楼道里出来一个女孩,我一看,咦,这不是那今晚要陪李顺过夜的坐台女大学生吗?她怎么出来了?</p>

    我拿着望远镜追踪那女孩,看到那女孩出了门,了大街,打了一辆出租车,径直走了。</p>

    我很疑惑,李顺不可能这么快结束,难道是早谢了?不可能吧!</p>

    我半天也想不明白,摇摇头,又转到客厅里窗前往后看,那里是c座。</p>

    夜深了,还有不少人家正亮着灯,有几户没有拉窗帘,我从望远镜里清楚地能看到屋里的人在干嘛,甚至能看清楚客厅里茶几的水杯和香烟盒。</p>

    以前玩过望远镜,从来没玩过这么牛逼的,服了!</p>

    把玩了一会儿望远镜,我放下,然后急忙去了医院云朵的病房,和值班护士交代好,因为我明天要随李顺出远门,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要去几天。</p>

    第二天,我和李顺会合,李顺似乎有些疲倦,在去机场的路和我说:“哎——昨晚那女大学生不错,老子整整忙了一宿,天亮才打了个盹,哎——我得眯会眼了。”</p>

    “老板好功夫,真的好厉害!”司机奉承地说着。</p>

    “哎——累啊,妈的,我这辈子,看来要死在女人身了。”说着,李顺似乎真的是累了,接着靠着后座呼呼睡起来。</p>

    我没有说话,心里却疑窦大生,操,怎么回事?那女孩明明走了,李顺为什么要这么说呢?</p>

    我百思不得其解。</p>

    到了机场,李顺醒了,让我去换登机牌,我这时才知道,李顺和我要去的地方竟然是浙江宁州!</p>

    我靠,宁州!这是我的大本营啊,是我发迹而又落魄完蛋之后狼狈出走的地方,是我和冬儿热恋而又分离的地方!</p>

    在我离开宁州4个多月后,我竟然要回去了,和我的老板李顺一起!</p>

    我不知道此次重返宁州,会发生什么事情!</p>

    坐在飞机的一等舱里,李顺问我:“易克,你是不是坐过飞机?”</p>

    我知道李顺为何问这话,装作不知,说:“没有啊,我第一次乘飞机!我一个穷打工的,哪里有钱坐飞机呢。”</p>

    “是吗?”李顺的眼神有些捉摸不定:“我怎么看你很老练啊,从办登机牌到安检到去候机口,我看你好像一点都不陌生哦……”</p>

    我呵呵笑起来:“我以前经常送朋友或者老板去机场,机场登机前的手续程序我经常听他们讲,自然不陌生了,怎么?李老板对我的话不相信?怀疑我在撒谎?”</p>

    “呵呵……哪里,我怎么会怀疑你呢,我最信任的是你了。”李顺打个哈哈,扭头看看机窗外,一会儿又看着我:“易克,你是云南人腾冲人,那里离边境不远了吧?”</p>

    我一愣,李顺果然对我的底细有所了解。</p>

    我父母当年师范毕业后支边去了云南腾冲,我出生生长在那里,因为爸爸的老家在宁州这个小镇,前几年为了照顾年迈患病的爷爷,作为独子的爸爸费了好大的气力托人找关系费尽周折,才好不容易调回来在镇的学任教。</p>

    我身份证的住址还是原来住在腾冲的地址,因为没有到期,也一直懒得换。李顺刚才说出此话,必然是根据这个来说的。</p>

    我说:“我身份证的地址是腾冲,其实我老家在宁州乡下的小镇,父母以前在云南支边,后来调回到宁州老家的镇教了。”</p>

    “哦……是这样啊。”李顺点点头:“那你对宁州熟悉不?”</p>

    “我以前在宁州城里打过几年工,对宁州的路况和街道还是较熟悉的。”</p>

    “嗯……那好,那这回回宁州,不等于你胡汉三又杀回来了?哈哈……”李顺笑着:“等办完正事,你给我做向导,咱们逛游逛游,还有,顺便我陪你回去看看你父母。”</p>

    我一听,有些慌了,忙说:“谢谢老板的关心,不用去看,我前段时间刚回家看过父母,他们一切都很好,这次回来,不用去看了。”</p>

    李顺有些不悦地看着我:“兄弟,都到家门口了,怎么能不去看看父母呢,我给你说,我这个人你别看我整天晃晃悠悠吊儿郎的,但是,孝顺父母还是必须的,我从来认为,社会,人最重要的是义气,还有,一个不孝顺的人是绝对不可交的,你既然回来了,必须要回家看看父母……正好我也去你家认认门。”</p>

    李顺的口气没有再争辩的余地,我不能再拒绝了,于是也默认,心里不由有些忐忑,怕在父母面和李顺面前穿帮,暗地琢磨起来。</p>

    我猜不透李顺坚持要去我家认门的真实意图,但我知道他绝对不会是为了单纯成全我的孝道。</p>

    飞机降落在宁州机场,我的心里波澜起伏,看着这周围熟悉的景物,曾经,我多少次从这里坐飞机去广州去深圳去厦门去南宁参加外贸交易会洽谈业务,我对宁州机场的熟悉程度甚至超过了宁州火车站汽车站。</p>

    可是,此刻,我又回到这里,不是衣锦还乡,而是一个出走的破落户跟在人家后面当保镖回来,是人家的跟屁虫。</p>

    看起来,李顺对宁州机场也不陌生,看都不看那些指示标志,大步流星直奔出口。我提着行李紧跟在李顺后面。</p>

    本以为出口处应该有人迎接,李顺出动,那是喜欢前呼后拥讲究排场的,宁州这里一定有他的老关系,不是美女是老黑。不曾想却没有,李顺径直出了出口,直奔打出租车的地方。</p>

    我和李顺了车,李顺说了一句:“开元大酒店!”看来他已经安排好人订好住宿的地方了。</p>

    宁州开元大酒店,是宁州屈指可数的五星级酒店,曾几何时,那里也是我宴请客人吃喝玩乐的地方。</p>

    出租车司机答应了一声,开车直奔市区。</p>

    车子进入市区,我贪婪地看着车窗外久违的宁州市区,天一广场、城隍庙、江边小外滩……</p>

    这是我曾经是多么熟悉的地方啊,这里曾留下我和冬儿多少的花前月下甜言蜜语海盟山誓,而今,这一切都成为了浮云……</p>

    我看着这熟悉的街道和高楼,默不作声,心里有些悲凉。</p>

    李顺坐在我后面,不出声,但我凭感觉知道李顺在观察我的一举一动。</p>

    “易克,重回故里,有什么感受?”过了半天,李顺问我。</p>

    “哦……”我从窗外收回目光,淡淡地说:“呵呵……哪里能有什么感受,从前在这里打过工,不过是这里的底层小人物,现在回来了,看宁州也还是那样,街道还不如星海干净,高楼还不如星海多。”</p>

    “嗯……”李顺点点头说:“宁州他妈的经济很发达,和星海同样都是沿海城市,级别也一样,但是看大街可星海差远了,起码一点,你看着满大街流窜的电动自行车,像钻地的老鼠,你看看星海,大街很少有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显得多干净,当然,除了你们那些盲流骑的送报纸的电动车以外。”</p>

    李顺说话的时候动不动要打击一下我的曾经和过去,我没有做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