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8章 平总的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个人是曹丽。 </p>

    曹丽在孙东凯到集团后,迅速贴了去,不知采用了什么手段,很得孙东凯欢心,经常在经营委大会小会得到孙东凯的表扬和赞赏。</p>

    曹丽窥视秋桐的位置已久,现在秋桐被停职,她自然也想谋取发行公司总经理的位置。这样,她现在主要的对手成了赵大健,赵大健这个昔日的盟友现在成为了她的一个障碍。</p>

    依曹丽的办事风格,她自然是不会和赵大健公开斗争,她表现依旧和赵大健维持着亲密的关系,甚至在集团经营委会议公开说赵大健是发行公司老总的最合适人选,公开表示了对赵大健的支持。</p>

    但是,曹丽丝毫没有放松暗地的动作,她抓住赵大健最想操作成功的红鹰家电那1万份报纸入手,悄悄实施了她的暗箱操作……</p>

    我之所以如此判断,是因为平总说到有一天,平总招待客户吃饭,无意发现曹丽和星海都市报发行公司的老总在一起吃饭,在他的隔壁。</p>

    在看到他们一起吃饭之后的第三天,传来红鹰家电和都市报合作的消息,都市报给红鹰家电的订报价格不仅低于我们,而且还赠送20个版面的整版广告,我们多出一倍。</p>

    利益驱动之下,红鹰家电立刻和都市报签订了合作协议。平总得知此事,心急如焚,却无能为力。</p>

    不知什么渠道,此事很快被集团领导得知,集团领导闻之,下震动,董事长发火了,孙总震怒,出了这么大的漏子,这对于刚来集团急于想在集团表现一下树立工作政绩的孙东凯来说,是极为不利的。</p>

    孙总狠狠痛斥了不给他抓面子的赵大健,关键时刻掉链子。赵大健更是慌了神,却又已经无法弥补无力回天。</p>

    这样,在秋桐坚决不从孙东凯潜规则的前提下,赵大健扶正的希望大大打了折扣,而曹丽的成功筹码似乎又大了许多,孙东凯甚至有一次在经营委会赞扬曹丽对发行工作有见地,有创新思维。</p>

    当然,曹丽是个极其出色的演员,在赵大健被孙东凯训斥之后,曹丽专门去安慰抚慰了赵大健……</p>

    听平总讲完,我深深叹了口气,自古以来,家贼难防,利益面前,你死我活啊!</p>

    “现在,秋总复职似乎还有难度,孙总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秋总的检查态度不好,对所犯错误的性质和严重性认识不到位,不彻底。”平总的口气听起来很焦虑:“目前,发行公司总经理这个职位到底让谁来干,集团党委的态度很不明朗,这其,孙总的表态是很重要的……</p>

    “赵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其他人虎视眈眈……不断内耗,受损失的只能是自己,现在快到元旦,大征订接近尾声,如果发行公司没有得力的人选来领导,元旦后的投递工作,如果搞乱了,投递不到位,那会直接影响报纸的声誉,更会毁了广告……</p>

    “秋总现在基本不在集团和发行公司露面,我不清楚她到底是怎么检查的,到底领导为什么不满意她的检查,我本来想找秋总沟通一下,但是,又多有不便……真巧,今天正好遇到你……”</p>

    我听出了平总后面的意思,他是想让我传话给秋桐,一定要争取检查过关,一定要回发行公司。</p>

    我点点头:“平总,我知道该去做什么。”</p>

    平总点点头:“老弟,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p>

    我笑了下:“平总,你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却也看不出,你其实是个考虑事情很细致周到的人。”</p>

    平总又呵呵笑起来,有些感慨地说:“老弟,我这也是没办法,这也是出于自我保护自我发展的需要啊。这传媒集团内部,亦官亦商,商场和官场交错穿插,人事斗争微妙冷酷,我做出这副样子来,自然是有道理的。”</p>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平总:“愿闻其祥!请平总不吝赐教!”</p>

    平总说:“传媒集团,是人聚集地,人之间,孤芳自赏,互相轻视,自视清高,却又喜欢暗斗,我平时做出一副大大咧咧口无遮拦的样子,甚至有时候表现出说话较冲的态度,有些人会担心我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在公共场合冒出一句让他下不来台,让他难看,对我说话办事自然会小心谨慎,不会轻易惹我……</p>

    还有,一个胸无城府的大老粗,对手有意或者无意都会放松对你的警惕和提防,表现得过于精明,反而会让对手对你高度戒备,觉得你心计多端,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p>

    平总果然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看似糊涂,实则精明之至,属于高明的装逼类型。</p>

    我向平总表达我由衷的敬意和佩服,平总笑起来:“老弟,别折腾你老哥了,我看你也不是低能之辈,假以时日,如果有一个好的平台,你一定会有不菲的成。既然老弟已经从发行公司辞职,不知老弟是否有意到我公司来干,在广告界施展一下自身的能量。”</p>

    我谢绝平总:“谢谢平总高看,我已经找到新的工作了!”</p>

    “这么说,我下手晚了,呵呵……”平总笑着说:“那我们今日先聊到这里,改日有空再叙!”</p>

    于是,我和平总告别,回到云朵房间。</p>

    通过这几次接触,我觉得平总实在是个不错的人,可交。</p>

    坐在云朵床前,我了一会儿,心情烦躁,索性合电脑,托着腮,看着云朵发呆。</p>

    云朵啊,你何时能醒过来呢,我是多么想看到以前那活泼可爱活蹦乱跳的你啊!</p>

    我郁郁地想着,不由又想起了秋桐,想起了刚才和平总的交谈……</p>

    正琢磨着,秋桐来了。</p>

    秋桐见了我,说:“昨晚你都看见听见了,我承认我失败了,他不肯给我借钱,那好吧,你在那里干吧,我希望你能好好把握自己,不要误入歧途。”</p>

    我心不由衷地点点头,贼船容易下贼船难,我现在没有退路,只有走下去。</p>

    我对秋桐说:“秋总,红鹰家电那1万份的报纸黄了,你知道不?”</p>

    秋桐看了我一眼:“嗯,我知道了……唉……”</p>

    秋桐深深地叹了口气。</p>

    我说:“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p>

    秋桐眼皮一跳,看着我:“怎么?你听说什么了?”</p>

    我说:“我刚才遇到平总了,听他大概说了下……具体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或许,这和集团内部的人事争斗有关系,或许,是出了家贼。”</p>

    秋桐沉默了一会儿,喃喃地说:“家贼……家贼难防啊……悲剧。”</p>

    我说:“赵大健担当不起发行公司老总的重任,其他人,也不能,集团内部,最适合的人是你……你应该争取复职。”</p>

    秋桐看着我:“这是平总的意思?”</p>

    我点点头,又说:“我也这么认为!”</p>

    秋桐苦笑一下:“你们的愿望是良好的,但是,这不是我能做主的!”</p>

    “起码,你应该争取!”</p>

    “你说我该怎么争取?去讨好顺从孙总,博取他的欢心吗?”</p>

    我语塞,一会儿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发行公司不能垮掉,如果发行垮了,广告也会遭受巨大损失,整个集团的利益也会……大征订即将结束,明年的投递要开始,如果投递秩序整理不好,垮了,那后果。”</p>

    秋桐的神色严峻起来,沉思起来。</p>

    一会儿,秋桐微微点了点头,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但是没有说话。</p>

    我不知道秋桐决定了什么事情,她不说,我也不能问,我知道,问也白搭,她不会和我说的。</p>

    我又说:“听说,赵大健和孙总是党校时候培训班的同学。”</p>

    秋桐淡淡地说:“我早知道了……那又能说明什么?凭良心说,据我所知,赵总最近主持工作,还是可圈可点的,工作非常尽心尽力,只是没想到出了这个漏子,这当然也不是他愿意出现的……</p>

    “至于年后的大投递,现在接近元旦,公司统计室应该开始紧锣密鼓分单子输入明细往站里发投递单了,这可是一项极其繁琐的工作,稍有不慎,会造成投递质量的巨大误差,带来很大的麻烦,但愿赵总能抓好这项工作,希望元旦后不要有巨额数量的投诉黑压压涌来。”</p>

    我说:“赵总一直是很希望能做发行公司老总的。”</p>

    秋桐看了我一眼:“哪个副职不想扶正,这很正常嘛,换了我是他,我也想,谁不想进步,谁不想更一层楼!当然,我会靠能力来证明自己,而不是用其他非正常手段。”</p>

    我点了点头:“还有,经管办的曹主任最近对发行公司的工作很关注,她和孙总走得很近很热乎。”</p>

    秋桐歪着脑袋看我:“咦——易克,你人都辞职了,对集团的事情知道的还不少呢,还挺关注的嘛!”</p>

    我低头不做声。</p>

    “曹丽是经管办副主任,关心发行工作是她的职责范围所在,不是很正常吗?经管办是给总裁搞服务的,她和孙总走得近,这又怎么了?你是不是想多了?想到哪里去了?”秋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我抬起头:“我想到哪里去了,你明白!”</p>

    秋桐抿抿嘴唇:“易克,有些事,不要说得太明白,心里有数行……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的提醒,下一步怎么做,我要好好想一想。”</p>

    秋桐似乎不想和我说的太多,也不想让我参与这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