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3章 愤怒出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继续往下看。 </p>

    “客客,我给你说,我现在发现那个易克人还真不错,以前我老是对他有偏见,觉得他人很猥琐,流里流气。其实,我以前是误会他了,他那时对我非礼也是无意的,现在我觉得这人挺正义正直的,而且,还很有些潜质,可惜,化水平低了一些,还有,他辞职了。”</p>

    我苦笑了一下。</p>

    “客客,此刻正是午夜时分,窗外大雪飘飘,寒风凛冽,不知远方的你有没有觉得寒冷。独坐电脑前,不由深深思念着你,想着不知在何方的你还好吗?明月夜,千里长,月朗星稀佳梦醉;云客,知音寻,尤惜此缘人无悔……</p>

    “客客,不知道现在的你是否已经从沉沦开始奋起,我想和你说,生活对每个人来说确实是不公平的。但是,如何对待生活却给予了我们公平自由的权利。</p>

    “所以,客客,有什么样的心态,往往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只要你敢于直面生活,傲视不幸,笑对痛苦,一定能攥紧命运的缰绳,活出不一样的人生。我对你始终充满信心。”</p>

    我逐条看着,心潮起伏,感慨不已。</p>

    看完留言,我没有回复,下了扣扣,关电脑,沉默沉思了良久。</p>

    在我受伤住院20天后,也是12月20日,我的身体终于完全康复,医生批准我可以出院了。</p>

    我的心却始终无法轻松起来,因为云朵始终在沉睡着,她脸的纱布已经去除,外面的伤口已经愈合,但大脑里却是一团谜。</p>

    按我本来的想法,我出院了该走了,可是,云朵如此情况,我怎么能走得了。云朵此时已经成为我心无法割舍的牵挂。</p>

    午,我正在病房里等待医生的最后一次查房,张小天进来了,欲言又止。</p>

    从张小天的表情里,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心里一沉:“有什么事,说吧?”</p>

    张小天吞吞吐吐地说:“易克,你也看到了,这么多天,云朵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我始终都在这里看护着,每天都在往里烧钱,现在,我已经是弹尽粮绝了,医生也说了,继续治疗下去,是个无底洞。”</p>

    我冷静地看着张小天说:“继续说下去。”</p>

    “我想放弃治疗。”张小天说。</p>

    我大吃一惊,看着张小天:“张小天,你再说一遍!”</p>

    “我想放弃治疗!”张小天又重复了一遍。</p>

    “张小天,你没这资格,你没这权力!”我怒吼起来:“你不是云朵的亲人,你没和她登记,放弃治疗,只有她的亲人可以做出决定,你无权做出决定!你现在看护云朵给她治疗,因为你是肇事者,你必须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p>

    “我知道我没资格没权力做出决定,我也知道我是肇事者,我有责任和义务给她治疗,可是,我现在已经是一穷二白,没钱了,我怎么办?你让我去变钱出来?”张小天看着我。</p>

    “那你找我是什么意思?”我说。</p>

    “我想,你去过云朵家,知道她家的地址,我想麻烦你去她家一趟,把她父母接来。”</p>

    “然后,你撒手一走了之,是不是?”我看着张小天:“是你害了云朵,现在云朵处于这种情况,你打算扔下她不管溜之大吉,是不是?张小天,我告诉你,云朵父母完全可以起诉你,依照法律,你必须要付出代价。”</p>

    张小天突然理直气壮起来:“易克,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法律我你懂,现在这个情况,是云朵家人起诉我,我也不怕,我该赔偿的钱也基本抵得花的这些医疗费了,我花了多少钱,你知道不知道?</p>

    “云朵现在这个样子,难道我要一辈子都陷在里面,一辈子陪着她?因为我是个肇事者,我要赔我的一生?该做的我都做了,该付出的我都付出了,我已经尽心尽力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p>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讲起大道理来一套一套的,云朵不是一直很喜欢你吗,不是一直对你很好吗?那你怎么不去照顾云朵呢?难道你愿意一辈子陪着一个不死不活的木乃伊。”</p>

    张小天话还没讲完,我直接冲着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一拳打了过去。</p>

    身体初愈,出拳无力,没有打掉他的牙,只让他的嘴角出了血。</p>

    张小天没敢还手,他应该知道瘦死的骆驼马大这个道理,捂着流血的嘴角狠狠瞪了我一眼,愤然出门离去。</p>

    当天午,张小天不辞而别离开了云朵的病房,离开了医院,手机关机,不知所踪。</p>

    我办完出院手续,没有离开医院,走进了云朵的病房。医生说费用快用完了,要停药。我摸了摸口袋里的近4万块钱,告诉医生,云朵继续治疗,用好药,治疗费用由我负责。</p>

    医生看了看我,又和护士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出了病房。</p>

    我在病房里默默注视着沉睡的云朵,许久……</p>

    然后,我低头亲吻了下云朵的额头,然后,我离开了医院。</p>

    当天午,我出现在李顺装饰豪华的大办公室里。</p>

    李顺看到我,脸露出自得而又意外的表情,连忙从肥厚的真皮老板椅里站起来,几步走到我跟前,笑逐颜开地拍拍我的肩膀,亲热地搂着我的肩膀,招呼我坐下来,吩咐身边的人给我茶。</p>

    李顺递给我一颗大华,我接过来,李顺拿着打火机:“啪——”打着,主动给我点烟。</p>

    我深深吸了两口,然后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p>

    “兄弟,你身体康复了,祝贺:“李顺搂着我的肩膀,自己也点着一颗烟,喷出一口浓烟:“这些日子,我是日思夜想你,估摸着你快出院了,正打算去医院接你,没想到你自己出来了。怎么样,恢复地不错吧?”</p>

    我点点头:“还行,没什么事了,谢谢李老板挂念。”</p>

    “你给我还客气什么?我说过,咱们是亲兄弟,我这个当哥的关心兄弟,还不是应该的?”李顺乐呵呵地说着,又亲热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你出来了,很好,今晚哥在洲际大酒店设宴给你接风,隆重洗尘,哎——那地方还是咱兄弟俩第一次认识的地方呢。”</p>

    “李老板,不敢当,不用,我今天来是找你有事。”我说。</p>

    李顺如此亲热地搂着我,我觉得有些不适,于是晃动了下肩膀。</p>

    “兄弟你说,只要哥能办到的,万死不辞!”李顺似乎对我的不适有所觉察,将胳膊从我肩膀拿下来,拍拍胸脯。</p>

    我没有说话,吸了一口烟,看了看旁边站的几个西装革履的平头青年。</p>

    李顺明白了,挥挥手:“你们出去,我和我兄弟要谈事情!”</p>

    “是——老板!”那几个人齐声恭敬地答应着出去了。</p>

    “说吧,兄弟,咱们俩了。”李顺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p>

    “李老板,那天你和我说的事情。”我边斟酌边说:“我考虑过了,如果李老板说的是真心话,如果李老板真的瞧得起我,我愿意到你这边来打杂。”</p>

    李顺眼神一亮:“啪——”地一拍大腿,站起来,喜出望外地看着我:“兄弟,太好了,哥等你这句话,等了很久了,我这眼光还真没看错人,我知道兄弟你不会不给哥这个面子,会答应我的……我这边正却得力的人手,缺你这样的好手,你能来我这里,帮我做事情,实在是最好不过。”</p>

    我也站起来,看着李顺:“谢谢李老板高抬厚爱,我会努力干好,只是能力所限,如果干得让李老板不满意,随时可以将我扫地出门。”</p>

    “哈哈,老弟多虑了:“李顺哈哈笑着:“我的眼光看的人,绝对没有错,我看的不仅是你一身的好功夫,还有你是个坦荡磊落的汉子,是个纯爷们,你帮我做事,我绝对放心。”</p>

    我冲李顺点了点头:“那请李老板吩咐吧,从现在开始,我跟你干了。我的工作是……”</p>

    李顺眉飞色舞地说:“还是我次说的,你做我的私人助理,做我的贴身保镖,除了负责我的安全,还帮我打理其他事务,总之,凡是我安排你的事情,你都要去做……</p>

    “待遇呢,还是我次给你承诺的,一个月三个数,这只是基本生活费,其他的另外说。还有,我再另外给你提供一套房子,你一个人住,只要你不离开,这房子归你住……总之,我绝对不会亏待你……”</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