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2章 不怀好意的上司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急忙去看张小天。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张小天此刻正鼻青脸肿在云朵病房里呻吟,见我进来,脸露出苦笑:“我早知道得挨他一顿揍,跟着他干,挨揍还是轻的,不过,揍完了,也没事了……想多挣钱,得多付出啊……”</p>

    我看着张小天,心里一阵悲哀,突然觉得很瞧不起他,觉得他很贱。</p>

    我站到云朵的病床前,俯身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云朵……</p>

    此刻的云朵仿佛睡着了,好像疲倦的马儿回到了草原母亲的怀抱,睡得那么安静,美丽的大眼睛虽然闭着,那长长的睫毛依然展示着昔日的美丽和光彩……</p>

    我痴痴地看着云朵,心里剧痛阵阵,这是一个多么纯洁善良可爱的草原姑娘,老天为什么要如此不公,让她遭此厄运,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宁愿代替她来走这一遭。</p>

    我心涌起无限的悲楚,对云朵充满了无的疼怜。</p>

    我久久地注视着云朵,想着她昔日的活泼和清纯,念着她对我的关心和体贴,悲恸不已,忘记了背后站着无声看着我的张小天。</p>

    良久,我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转过身,秋桐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正站在我身后,眼神忧郁悲情地看着云朵,看着我。</p>

    我不知道此刻秋桐心里在想什么,最后又看了云朵一眼,转身回了病房,秋桐跟着我回来了。</p>

    进了病房,我还没来得及问秋桐话,秋桐说:“李顺是不是来了,是不是打了张小天?”</p>

    我知道秋桐刚才已经看到张小天脸的伤痕了,点了点头。</p>

    “他……他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他明明答应我好好和张小天说话的。”秋桐显得很是生气,却又无可奈何。</p>

    我对秋桐说:“李顺的父母来过了,走了之后,李顺也来过了。”</p>

    秋桐眉毛一扬:“哦,他们来干嘛了?说什么了?”</p>

    我淡淡地说:“没干嘛,是来看看我,表示了一下谢意,别的没有什么。”</p>

    秋桐看我似乎不愿意多说此事,也不再问。</p>

    我说:“秋总,我现在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生活也能自理了,明天开始,你不要来了!”</p>

    我这话说得其实很言不由衷,我是无希望能天天见到秋桐,希望秋桐能无时无刻陪着我,但是,从老李夫妻和李顺来了之后,从老李夫人的言谈和表情间,我明确地直觉到,秋桐已经不适宜在这里陪护我了,我不能为了自己害了秋桐。</p>

    秋桐说:“那不行,你还没完全康复呢,你是为了救我受伤的,我怎么能不管你呢!”</p>

    我用不容置地口气又说:“秋总,请你尊重我的意见。”</p>

    秋桐眼神闪烁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p>

    我知道,在老李夫妻和李顺面前,秋桐永远是一个被施舍者的对象,她是不可能和他们平起平坐的,他们之间的身份性质已经决定了这一切。</p>

    我这时闻到秋桐的身有些酒气:“秋总,你喝酒了?”</p>

    秋桐点了点头。</p>

    “和孙东凯总裁喝的?”</p>

    秋桐身体一颤抖,似乎很害怕听到这个名字:“你怎么知道?”</p>

    “猜的!”</p>

    其时,我凭直觉猜到秋桐一定是被孙总叫去单独谈话了,那孙总打着谈话的名义,一定是让秋桐陪她喝酒吃饭了,至于吃饭时说了做了些什么,饭后又要干什么,秋桐是如何脱身回来的,我不知道了。</p>

    依据我和浮生若梦以前聊天的内容,我这时愈发肯定集团里没人知道秋桐有这样一对高官恩人公婆。在秋桐的个人档案里,是不可能出现这些的,秋桐是一年前才和老李夫妻相认,那时秋桐的档案是早有了的,不可能途加这些人物。</p>

    还有,即使赵大健知道李顺是秋桐的男朋友,也未必知道李顺的背景。</p>

    如果孙东凯知道了秋桐的高官恩人背景,断不会如此肆无忌惮。还有,曹丽和赵大健也会收敛不少,甚至会放弃对秋桐的打击报复。</p>

    只不过,依照我对浮生若梦的了解,依照我感觉的秋桐做人做事风格,她是绝对不会借助家庭背景来抬高自己的,她是一个极其自尊极其敏感的人,或许这是她的孤儿身世和生活经历决定的。</p>

    我理所当然地如此猜测臆想着,却把李顺忽略了。</p>

    秋桐坐下,倒了一杯水,双手捧着水杯,慢慢喝起来,眼睛盯着水杯,眼神怔怔的。</p>

    一会儿,秋桐说话了:“我把检查报告交给孙总了,他又和我单独谈了半天话,然后,让我陪他一起吃午饭,在金沙滩度假村吃的,饭后,他要我到他房间去坐一会儿,说要继续谈工作,我没去,借口身体不舒服,回来了。”</p>

    不出我所料,孙总果然不怀好意,开房间谈工作,谈他妈逼啊,摆明是不安好心。</p>

    我坐在床沿没有说话。</p>

    秋桐喝了几口水,看着我,突然笑了:“易克,我发现你很聪明!”</p>

    我说:“是吗,我觉得自己很笨呢!”</p>

    秋桐摇了摇头:“你才不笨呢,我现在觉得你有些大智若愚,其实,我觉得你看事情很敏锐,你的脑瓜子很好用。你做发行员,确实是有些大材小用了,在大客户部做业务,倒是真的挺适合你,看来,云朵还是很有眼光的。”</p>

    秋桐提到云朵,我的眼神不由黯淡下来,不由重重地叹了口气。</p>

    秋桐默默看着我:“易克,看得出,你对云朵很关心,很在意。”</p>

    我说:“秋总,云朵是我的领导,是我的老站长,我一来发行公司跟着她干,她对我的工作生活都很关心,对我帮助很大,她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我很难过。”</p>

    此刻,我说的是真心话,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充满了伤感。</p>

    秋桐轻声说:“易克,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云朵如果知道你此刻对她如此关心,她会很感动的。相信云朵一定会苏醒会康复的,一定能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的,只是,可惜,你辞职了。”</p>

    秋桐的口气显得有些惋惜。</p>

    我看着秋桐:“秋总,你什么时候能重新回到发行公司的工作岗位?”</p>

    秋桐一愣神:“不知道……该写的检查我写了,该做的检讨我做了,该接受的党纪处分我也领了,下一步,看集团领导怎么安排了。这事不是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p>

    我默然看着秋桐。</p>

    秋桐捋了捋头发,接着说:“在公家单位干事,我向来保持一个原则,该做的,我会做,不该做的,我绝对不做,我从小是这个倔脾气,越拿权势压我逼我,我越不干。”</p>

    看着秋桐紧抿的嘴唇,我看到了秋桐从小到大逐渐养成的孤傲性格,那是孤儿身世所带来的极度自卑和自尊所铸,难道,性格真的决定命运?</p>

    “秋总,我对官场一窍不通,不过,我知道,传媒集团虽然是个集团,其实质却是不折不扣的官场,属于党报集团,对于混官场,我听人家说,要灵活机智,要能伸能屈,你这个脾气,会不会吃大亏?”</p>

    秋桐不由笑了:“你懂的还不少,其实我刚才和你说的只不过是一方面,在工作和处事,我还是有一定的弹性的,也是灵活性和原则性相结合。</p>

    “但是,那些让我做违背自己做人原则的事情,那我是做不来的,特别是有些人打着工作的名义意图达到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那我是绝对不会服从和附和的。每个人做人做事都应该有一条底线,你说,是不是?”</p>

    我点点头:“对!”</p>

    秋桐继续说:“我在集团机关好几个部门干过,最长的是在人力资源部,集团内部的人事权力斗争,见过听过经历过不少,复杂着呢。集团领导之间,部门主任经理之间,正职和副职之间,副职和副职之间,普通工作人员之间,争斗五花八门,无所不在。</p>

    “每次集团领导调整,都是集团内部权益的大洗牌,每次集团内部部室负责人调整,都是集团领导拉帮结派的大运动,在市直各单位里,传媒集团的内斗是出了名的。</p>

    “这官场的勾心斗角啊,复杂而又残酷,无情而又变化多端,这些你刚来,还不了解,慢慢你知道了。哎——对了,你都辞职了,也没机会了解了。”</p>

    我笑笑,没有做声。</p>

    我这时又想起了赵大健,这个赵主持现在掌控着发行公司,不知道将会如何折腾。</p>

    这时,我仍然不知道赵大健和孙东凯总裁是何种关系。</p>

    从那天起,秋桐听从了我的意见,不在医院陪护我了。虽然不来医院,秋桐还是经常会给我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这让我感到很知足。</p>

    秋桐送给我的那本营销,我没事看一会,这本秋桐似乎看了很多遍,面很多地方都有她用笔做的记号。</p>

    我的身体一天天迅速好转,医生说很快可以出院。</p>

    这些日子,我每天都会去看云朵,在张小天的注视下默默地看着沉睡的云朵。</p>

    这天,我委托大眼睛小护士到医院附近帮我买了一个无线卡,晚,我坐在床打开尘封已久的电脑,开始,登陆扣扣。</p>

    我想看看我的浮生若梦。</p>

    登陆后,浮生若梦不在线,我却看到了很多她给我的留言:</p>

    “客客,我好些天没有登陆扣扣了,因为周围出了一些事情,今天才开始来看你,你现在在哪儿呢,你还好吗?很牵挂你……</p>

    “一直没有看到你的留言,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不方便呢?我现在晚可以了,可是,我看不到你,你此刻漂泊到哪儿了呢?我最近工作和身体都很好,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勿念。”</p>

    我咬咬嘴唇,叹了口气,这丫头在骗我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