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50章 神秘的高官夫妇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走后,我看了一眼放在病房墙角自己的旅行包,正原封不动地躺在那里。 </p>

    我心里按捺不住对云朵的关切和担忧,小心翼翼下了床,慢慢扶着墙出了病房,挪到隔壁病房的门前,心怦怦直跳,透过门的窗口往里看——</p>

    病床躺着一个头部被白纱布缠裹地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鼻孔和嘴巴正在输液的病人。</p>

    这无疑是云朵。</p>

    张小天正愁眉苦展地坐在那里半睡不睡打盹。</p>

    虽然之前无数次想过云朵的样子,但此刻我还是被震撼了,心里涌出无限的悲酸,我的小云朵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呢?云朵今后的生活可怎么过呢?她的父母要是知道云朵成了这个样子,会多么伤心和哀痛啊。</p>

    我的眼泪突然忍不住要流出来,不敢再看云朵,忙低头回到了病房,躺到病床,蒙头盖被子,泪水终于哗哗地崩溃而出……</p>

    良久,我擦干眼泪,从被子里露出脸,仰面躺在床,看着天花板发呆。</p>

    秋桐不在我身边,云朵在隔壁昏迷,冬儿依旧杳无音讯,浮生若梦也因为无法而见到,我突然感到了巨大的孤独和落寞。</p>

    我又陷入了深深的忧郁之。</p>

    或许感觉在很多时候都是错觉,时间是个好东西,不论我曾经受过怎样的伤痛,都会在时间的手掌得到抚平。或许,若干年后,很多人,很多事,我一时间无法全部的记起,也无法全部的忘怀。</p>

    在这个脆弱的年代,我只能选择隐藏自己,选择沉默,在暧昧的界线游走,不太近,也不太远,在若隐若现的骚动祝福着她们的幸福。</p>

    正惆怅间,听到门口传来隐约的谈话声,接着房门被推开,进来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我认识他,是科主任,后面跟着两男一女。其一个戴眼镜的男的40多岁,满脸带笑。</p>

    另一个男的50多岁,显得很有气派,面容和蔼而慈祥,微微发福的身体告诉我他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人。而那女的,也是50多岁的样子,保养地很好,一头短发梳地整整齐齐,穿着华贵,气态高雅,眉宇间露出自信和矜持。</p>

    他们是谁?什么的干活?我从床坐起来,靠在床头,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们。</p>

    科主任冲着戴眼镜的男人说话了:“院长,这是易克,小伙子体质好,恢复地很快。”</p>

    靠了,原来这是医院的院长,亲自来看我了。</p>

    院长点点头,对科主任说:“你先去忙吧。”</p>

    科主任冲那对50多岁的男女点点头出去了。</p>

    院长笑着对那对男女说:“二位领导,这是你们要来看的易克。”</p>

    那对男女看了看我,男的微笑了下,女的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然后捋了捋头发,冲院长点点头:“院长,谢谢你,你去忙吧。”</p>

    他们似乎不希望有外人在场。</p>

    院长知趣地点点头出去了,顺手带了门。</p>

    看院长那架势,这老头老太来头不小,他们来找我干嘛?我茫然看着他们,依旧坐在床不动。</p>

    这时,那男的脸露出友好的笑容,走到我床前,主动向我伸出手:“易克同志,你好,我们是秋桐的公公婆婆,今天特地来这里看望你……”</p>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二位是传说秋桐的高官恩人夫妻,也是秋桐未来的公公婆婆,还是李顺的亲爹妈。</p>

    我看着老李,觉得他的眉宇间似乎有一丝让我似曾相识的东西,但又说不出是什么。</p>

    我刚要下床和老李握手,老李阻止了我:“小伙子,别动,好好在床坐着,不要见外。”</p>

    我不肯,这不成体统,不讲礼貌,坚持下床和老李握手,然后对他们夫妻俩招呼:“叔叔阿姨好!惊动你们二老来看望,真是不好意思。”</p>

    老李夫人脸露出了笑容,微微点了点头:“嗯……小易同志,我们前些日子一起跟着省里组织的考察团到欧洲去了,刚回来,才听说这事,今天特地抽空专门来看望你,感谢你见义勇为救了秋桐。”</p>

    靠,牛逼,考察都两口子一起出去,还是公费,舒服啊。什么狗屁考察,是旅游吧。</p>

    我忙说:“阿姨客气了,小事一桩,不值一提。”</p>

    我请他们二位坐在沙发,我坐在床沿。</p>

    老李关心地问起我的伤情,我说基本都快好了,不日可出院。</p>

    老李说完全痊愈后再出院不迟,他已经和院方打了招呼,会照顾地很好的。</p>

    我又感谢老李。</p>

    李夫人下打量了我半天,突然问起了我的家庭状况,我于是说自己老家在南方,父母是学教师,自己是独子,和在云朵家说的一模一样,然后又主动交代说自己是一个打工仔,高毕业后出来打工了。</p>

    李夫人听罢点点头,随口又问:“小易,当时那情况是怎么回事,晚那么晚了,你们怎么正巧在一起的呢?”</p>

    我一听,心一竦,老李夫人分明是话里有话,此事不可儿戏。于是说:“不瞒二位,我之前在秋总公司打工,当天午辞职了。辞职后,我当晚到火车站去坐车,途径星海湾广场,下来最后看看大海,正好遇到秋总在那里散步,刚说了没几句话,遇到了那群流氓。”</p>

    接着,我把打斗的经过说了一遍,。</p>

    老李和老李夫人专注地听着,不住点头。等我说完,老李夫人掏出纸巾优雅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易,你真厉害,一个人和5个流氓打,你很有勇气,很有胆量,这年头,像你这样见义勇为的好青年不多了。”</p>

    “是啊,难得,难得:“老李随声附和:“小易同志,你是个好青年,感谢你的父母教育出了这样一个好孩子,感谢你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我们家闺女亏了你,要不然,真不堪设想。”</p>

    我忙谦虚了一阵。</p>

    然后老李又问我:“小易同志,你辞职了,那么你是准备到哪里去呢?”</p>

    “没想好,反正是打工,走到哪里算哪里了。”</p>

    老李点点头:“年轻人,出来打工,见见世面,长长经验,倒也不无好处。可惜,你学历低了,找合适的好工作不是那么好找。”</p>

    我笑笑,没有说话。</p>

    老李夫人这时说:“小易,我们今天来,一来是看望你,祝你早日康复;二来呢,我们是想感谢你,替秋桐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如果你愿意在星海发展,或者在本省的其他城市做事情,我们都可以帮忙,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一定帮助你。我们想知道你有什么要求,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p>

    说完,老李夫人一副自信的神态看着我,似乎等待我出现惊喜和涕零的表情。</p>

    我摇摇头:“谢谢阿姨和叔叔,救人是我应该做的,这是做人的本分,我救秋总,不是为了获取报答。我什么都不需要。”</p>

    此言一出,老李及夫人均有些意外的表情。老李夫人迟疑了一下:“小易,你可要想清楚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别的我不敢保证,给你安排一个干活清闲收入丰厚的工作是没有问题的,你可不要错失了良机。”</p>

    我点点头:“我想清楚了,再次谢谢叔叔和阿姨的一片好意,我真的不需要,我还是想自己去找工作。”</p>

    “小伙子有骨气!”老李赞赏地看着我。</p>

    老李夫人看了老李一眼,然后又看看我,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又若有所思。</p>

    我第一次和秋桐的高官恩人夫妻打交道,是这样开始的。这时,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职务,但看起来都好像很厉害的样子。</p>

    送走李高官夫妇,已经是午,秋桐还没有回来。</p>

    这时,张小天提着饭菜推门进来了。</p>

    这是我出事后第一次和张小天正面接触。</p>

    此刻的张小天,目光呆滞,头发乱糟糟的,胡子也多日没刮,显得较邋遢。</p>

    不知怎么,我见了张小天,心里很虚,忙和他打招呼:“张老兄,来——”</p>

    张小天先问我的伤势,然后道歉:“易克,对不起,我一直忙着照顾云朵,没来看你,那边实在是脱不开身。”</p>

    “张老兄不必见外,我知道你那边的情况的,你今天来是——”</p>

    张小天举了举手里的饭菜盒子:“秋总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帮你买了一份午饭,她午有事,回不来了。”</p>

    我心里一热,忙感谢张小天,然后问起云朵的伤情。张小天脸蒙了一层阴云,叹了口气:“唉……一直没有苏醒,医生说极有可能是植物人了。现在她的父母还不知道消息,我一直没敢告诉她家人,当然,我也没有她家的联系方式。我想再救治一段时间再说。”</p>

    我点点头:“还是先继续救治吧,等情况好转云朵苏醒了,问问她家里的联系方式,再通知也不迟。现在这个样子,要是她父母看到,会经受不住打击的,这太残忍太残酷了!”</p>

    张小天说:“已经花了很多钱了,医生说,要是这样下去,还得花很多,等于烧钱啊。我手里的积蓄也快花光了,这怕是个无底洞。”</p>

    我的心一沉,张小天此话何意?我不敢往下想。</p>

    我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问张小天:“那天你是不是开车喝酒的?酒后发飙了,是不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