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9章 女人的事情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小护士这时开始给我测体温,边笑着:“易克,你女朋友可真漂亮,大美女啊,嘻嘻,你可真幸福,能有这样一个女朋友,不光长得好看,对你还很体贴爱护,这几天,白天黑夜都在这里看护着你,刚才我看到她到我们主任办公室去了,估计是在咨询你的伤情。 ”</p>

    我心里又涌起对秋桐的感激和感动。</p>

    这时,我又想起了云朵,问护士:“小姑娘,隔壁那个车祸头部受重伤的女孩咋样了?”</p>

    “还在昏迷呢,大脑震荡很严重,大夫说弄不好是个植物人了。可惜,那么年轻可爱的一个女孩子,这辈子这么完了。”</p>

    我的大脑轰地一声,天啊,云朵要成植物人!</p>

    “她那男朋友也真是作孽,开车发狂,超速行驶,迎面来了大货车,闪躲不及,急忙打方向,车冲到马路边翻了好几个滚,女孩从车里摔了出来,那男的倒是没事,只有点皮外伤。”小护士继续说。</p>

    我以前经常开车,也听说过此类车祸,我知道,关键时刻,驾驶员的本能会让他们在打方向的时候自保,这种车祸,往往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人受害最重。此次云朵是这样。</p>

    此刻,我多想去隔壁看看昏迷的云朵,我亲爱的小妹妹,可是,我无法动弹。</p>

    小护士测完体温出去了。我独自躺在病床,心里充满了悲伤,为了云朵。</p>

    假如云朵真的成了植物人,张小天会继续照顾她吗?张小天超速行驶导致车祸发生致使云朵受到重伤,张小天该对此负什么责任?难道云朵的后半生要不死不活在病床度过?</p>

    我的脑子混沌着,心乱如麻。</p>

    一会儿,秋桐进来了,见我醒了,笑了下:“易克,你醒过来了,我刚才找主任问了,你的伤口手术很成功,好好治疗一些日子,很快会康复。”</p>

    我冲秋桐笑了下:“辛苦你了,这几天一直看护我。还有,你还给我输血了。”</p>

    秋桐一怔,接着领悟过来,笑了下:“这都是应该的,不值一提,你救了我,我看护你几天给你输血,也是在情理之。真巧,我们俩的血型都一样,都是b型。”</p>

    我微笑了下。</p>

    秋桐过来,坐到我的床前,看着窗外飘雪:“易克,外面下大雪了,美不美?”</p>

    “美!”</p>

    “可惜,你不能到窗口去看,外面已经是银装素裹的世界了:“秋桐笑着:“我从小喜欢下雪,雪多美啊,白色的,纯洁的。”</p>

    秋桐托着下巴出神地看着窗外,那一刻,我觉得秋桐像个孩子。</p>

    我无心看雪:“秋总,你被停职,是怎么回事?现在复职了吗?”</p>

    秋桐回过脸看着我,摇摇头:“没复职,让我停职反省在家写检查呢,怎么回事……呵呵,没什么事。”</p>

    秋桐不愿意告诉我她被停职的具体原因,我却不肯罢休,固执地又问了一遍:“没什么事干嘛要停职,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p>

    秋桐被我追问地没办法:“好吧,我告诉你……你辞职前的那一天,央来了一个大首长到市里视察工作,住在市政府招待所,省委记省长等一班大员随同。市里为了这次视察,做了大量接待工作,想在央首长面前好好表现一下。</p>

    “为了让央首长给市委记留下一个更好的印象,市委宣传部特意安排在12月1日的《星海日报》头版头条位置刊发一组照片配字新闻,是市委记下基层走访困难户和人民群众心连心的新闻特写,听说这是市委记亲自下的旨意,自编自导自演……</p>

    “然后,宣传部长亲自通知集团董事长,要求务必在12月1日早7点前送200份当天的报纸到接待央首长的宾馆,再由宾馆方面负责把报纸送到首长一行住的每个房间,特别是首长住的房间,这样首长会看到市委记下基层的亲民报道……</p>

    “集团董事长又把这任务传达给了孙总裁,孙总专门写了一个条子,安排经管办负责通知发行公司落实此事,那天我正好下午身体有些不适,提前一个小时下班去了医院。结果第二天早,一进办公室,才在地面看到从门缝里塞进来的通知……</p>

    “我一下子懵了,还没反应过来,接到了集团孙总的电话,痛斥我犯了政治性错误,耽误了大事,说集团董事长为此被市委宣传部长叫去狠狠批评了,董事长灰头灰脸,回来后火冒三丈,严厉批评了孙总,要求立刻拿出处理意见,他好给面有个交代。</p>

    “于是,我被集团党委给予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停职反省写检查……公司工作,现在暂由赵总主持。”</p>

    我听完,呆了半晌:“经管办为什么要在你离开办公室再给你送这个通知?既然你不在办公室,为什么把通知塞进你门缝后不再给你打个电话落实一下?”</p>

    秋桐苦笑了一下:“这找不到他们的原因,他们只负责传递送达通知,那时还不到下班时间,我不在办公室,这只能怪我,至于打不打电话,他们不打谁也说不出什么,因为通知已经送达了,打呢,算是额外的落实,但是,他们没有来这个额外,谁让我提前下班走了呢?唉……</p>

    “这事听说后来市委记很恼火呢,市委记要是恼火了,市委宣传部长和集团董事长还不慌了神,给我一个党内警告和停职的处分,算是有面子了。”</p>

    秋桐叹了口气,显得很是懊悔。</p>

    我沉思一会,冒出一句:“秋总,经管办是故意的,有人在背后暗算你……”</p>

    秋桐眼皮一跳,看了我一眼,接着又垂下眼帘,勉强笑了下:“呵呵,易克,你不要胡乱猜想,你刚来集团工作,对集团内部的情况不了解,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要随便说呵。这事,找不到经管办的纰漏,我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辩解。</p>

    “如此重要的报纸没有送达,严重干扰了市委的工作安排,这不是严重的政治事件是什么?这年头,什么叫政治?领导是政治,为领导搞好服务,是最大的政治。”</p>

    “那要停职多久?还会复职的,对吧?”</p>

    “集团党委作出的处理决定是停职一个月,然后看检查的态度和情况再决定是否复制或者调到别的部门安排。孙总这几天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说要单独和我谈谈,我都借口说没空推辞了。”</p>

    我不由暗暗为秋桐担忧,孙总打着工作的名义找秋桐单独谈话,谁也说不出什么,至于孙总到底抱的什么目的,谁也不知道。</p>

    而秋桐这几日一直在照料我,推辞了孙总的邀约,孙总必定会恼羞成怒,说不定会给秋桐戴一个检查态度不好的帽子,继续整秋桐。</p>

    如果秋桐始终不肯范,说不定孙总裁会在董事长面前进谗言,把秋桐调离发行公司,然后安排自己人担任发行公司总经理。现在已经有曹丽和赵大健在虎视眈眈地候选着了。</p>

    我此刻心里很矛盾,既希望她尽快复职,又不想让她单独去赴孙总裁的约,我的直觉是那孙总裁是想借机潜了秋桐。这年头,这样的事情还少吗?领导在台个个看起来道貌岸然,下了台,都成了衣冠禽兽。</p>

    我此时还担心我操作的那红鹰集团的一万份报纸的项目,那项目正在落实细节,协议还没正式签字呢,不知道赵大健能否顺利拿下来。</p>

    赵大健现在是发行公司的主持,不知道他又会怎样地开始在公司里兴风作浪。从秋桐的言语里,我觉察出了秋桐对发行工作的强烈担忧和关注,但也知道她此刻只能无可奈何。</p>

    又是几天过去,我的身体恢复地很快,已经能开始下床慢慢走动了。</p>

    秋桐很高兴,扶着我在室内来回转圈走路,夸我体质好,恢复地特快。</p>

    我笑笑没说话,其实我心里倒是希望不要好的这么快,因为等我好了,秋桐不会再继续陪我了。</p>

    这几天,秋桐在我跟前伺候地尽心尽力,我能吃东西后,她专门亲自去炖了鸽子汤,说这样有利于伤口的愈合。</p>

    这几天,我的吃喝拉撒都是秋桐亲自侍弄,吃饭还好说,她总是端着碗一口一口用汤匙喂我;解手我不好意思了,每次都要让秋桐出去,自己弄,方便完,秋桐再拿出去倒掉。这一切,秋桐都做得仔细认真,毫无怨言。</p>

    我觉得秋桐越来越贤惠温柔,觉得秋桐身的母性味道越来越浓郁,心里对秋桐的依恋愈发强烈,似乎要离不开秋桐了。</p>

    这几日,秋桐在我面前从不提起云朵,似乎是怕我伤心,我也一直没有见到张小天。</p>

    我从护士口里知道,云朵一直没有醒过来,仍旧处于昏迷状态,这让我的心里疼痛不已。</p>

    这天吃过早饭,秋桐收拾完东西:“易克,我午要出去办事,你自己躺一会儿,慢慢活动一下,行不?”</p>

    我虽然不舍,却也不能说不行,点点头:“秋总,我自己能照顾自己的,老是麻烦你,不好意思,你去忙你的事情吧。”</p>

    秋桐从包里拿出一本放在我床头:“我这里有一本关于营销业务方面的,你要是喜欢看看,打发时间,学点东西总是有好处的嘛。”</p>

    我点点头:“好,我学习学习。不过怕自己化水平低,这理论性太强,我怕看不懂。不过,我会尽量看看。”</p>

    秋桐看着我半天没说话,然后似笑非笑了一下,走了。</p>

    我不知道秋桐干什么去了,女人的事情,也不方便多问。</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