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4章 酒后验真伪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点点头:“还有,你在来发行公司之前,在哪里干什么工作?”</p>

    “在……在无锡江南良子洗脚店,做足疗师。 ”</p>

    我此时并不担心秋桐查询自己应聘时填写的资料,因为我那里根本没写以前的工作经历,至于资料的住址栏,更不担心了,那地址是我身份证的,和宁州差了十万八千里。</p>

    “那你为什么不做了?”秋桐继续问。</p>

    “因为不想整天摸……摸人家臭脚丫子。”</p>

    “噗嗤——”秋桐忍不住笑出来,接着又说:“那你怎么从无锡来到了星海呢?”</p>

    “有个朋友在这边做小生意,他……邀请我来帮忙,等我来……了,他却……破产了,我走不了,只能在这里找个活干。”</p>

    秋桐点了点头,眉头依然皱着,我的话似乎并没有打消她的怀疑。</p>

    “你以前还做过什么工作呢?”秋桐又问我。</p>

    “我……我啊……以前啊……干过的多了……在江苏南通拉过保险……在广西来宾干过传销……还……还做过传销讲师呢……因为这个,差点被抓进去……为了安全,我最后逃进了洗脚店避难。”我信口胡诌起来。</p>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不怯场还挺能煽呢……原来是做过传销的。”秋桐点点头,似乎对我下午的表现找到了合理的解释。</p>

    我刚松了口气,秋桐突然又问道:“我,你英语很不错吧?”</p>

    “我英语啊……是啊,很不错哦……”我说。</p>

    秋桐眉毛一扬:“怎么个不错法呢?”</p>

    “我会背abcdefg……26个英字母全认识。”我自豪地说:“在那些洗脚的人里面,我是背得最流利的。”</p>

    “噗嗤——”秋桐捂嘴笑起来,肩膀发颤。</p>

    我心里也笑起来,秋桐对我的怀疑或许应该打消了。</p>

    可随即我的心里又涌起深深的悲凉,面对这个自己深深敬仰爱慕和自己在虚拟世界里心心相印的女人,我却要骗她。</p>

    可是,我只能这么做,亦客和浮生若梦是永远不能见光的,他们的关系只能维持在那个看不到的空间里。现实世界里的秋桐是属于她的恩人的,属于李顺的。</p>

    一旦现实和虚拟重合,那我不但得不到现实里的秋桐,连虚拟世界的浮生若梦也会失去。</p>

    这样想来,我的心里不由愈加凄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眼圈不由红了。</p>

    “来——我,喝杯水,是不是喝多了酒想起不顺利的事情了。”秋桐端起一杯水递给我,温和地说:“人生谁都有不顺的事,你还年轻,只要好好做,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其实,我现在觉得,你还是有一定潜质的,你这个人心肠还是蛮好的。以前我们之间的事,过去了,不提了。”</p>

    我一阵感动:“秋总,以前那事,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那天在鸭绿江,真的不是有意偷拍你的……还有,当时,我看你要掉到江里,急忙往回拉你,才不小心摸到了你……你的……那……那里……你后来不小心跌倒,我也不是有意要看到你……你……那里的。”</p>

    秋桐的脸一下子通红,忙摆手:“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不和你再计较那事是……以后,不要再提这个了……我信了你了。”</p>

    我点点头,不说了,却不由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心里又一阵骚动。</p>

    吃完饭,雪停了,秋桐开车和我一起回公司,然后各自散去。</p>

    第二天班,秋桐再见到我,态度明显好多了。</p>

    午,云朵告诉我一个消息,集团严总裁退居二线了。市出版局副局长提拔为集团党委副记兼总裁,新总裁今天任,叫孙东凯,43岁,在集团排名第三位,位于董事长和总编辑之后。</p>

    这么说,昨天的会议是严总在集团的最后一次主持,站到最后一班岗了。这个新来的孙东凯总裁是从是出版局来的,43岁的正县级,也算是混得不错了。</p>

    临近午下班的时候,孙总裁来发行公司视察,曹丽紧跟在屁股后面,带着恭维和阿谀而娇媚的笑,身体恨不得贴到那孙总身去。孙总留着平头,目光冷傲,官气十足,和其前任严总天壤之别。</p>

    秋桐和赵大健迎接孙总,第一个先到大客户部视察。</p>

    赵大健似乎显得特别亢奋,在前面低头哈腰引路,曹丽则紧挨着孙总,面带微笑。</p>

    秋桐站在旁边,神情很淡定。</p>

    此时,我并不知道赵大健和孙总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曹丽以后会和孙总发生什么关系。</p>

    孙总和云朵握手,握住云朵的小手摇晃了几下,突然放肆地笑了,转头看着曹丽:“这个发行公司,我看美女还不少啊,哈哈,老总是大美女,这下面还有小美女,看这小姑娘,多水灵。”</p>

    第一天刚任的老总下来视察工作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很不合时宜不符合身份的。如果不是亲耳听见,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正县级干部公开能说的话。</p>

    云朵的脸一下子红了,却又不敢把手抽回来,任由孙总肥腻的大手握着捏着。</p>

    赵大健忙附合着笑起来:“是啊,是啊,孙总说的对……孙总真是慧眼识美女。”</p>

    曹丽勉强笑了一下,随即扫视了一眼云朵和秋桐,眼光里闪出一丝阴毒,转瞬即逝。</p>

    秋桐没有笑,而是抿着嘴唇皱了皱眉头,眼神有些不快。</p>

    孙总立刻看到了秋桐的反应,脸闪出不快的表情,松开云朵的手,耷拉下了眼皮,似乎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蔑视。我忙伸手过去,他看都不看一眼,转过身,背起手,咳嗽了一声,正色道:“好了,秋总,你们忙吧,不打扰了,我要去广告公司看看去。”</p>

    说完,孙总转身走,曹丽急忙紧紧跟。</p>

    新总裁第一天任,我预感到了几分对秋桐不利的苗头。</p>

    第一,孙总貌似好色,说不定今后他会打秋桐的主意,这年头,领导潜规则女部下是司空见惯的事情。</p>

    第二:曹丽和赵大健和孙总贴得很紧,特别是曹丽,她要想博取孙总的赏识和欢心,是有办法有资本的,而曹丽一旦受宠,必将会对秋桐暗地下黑手。</p>

    第三,刚才秋桐在孙总面前的表现,会让他感觉秋桐对他不够尊重,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会给秋桐一个下马威。级要想整下级,有的是办法和机会。</p>

    孙总走后,赵大健数落秋桐:“秋总,孙总任第一天,你给领导脸色看,什么意思?孙总不是喜欢美女吗,这怎么了?你怎么对领导这样的态度?你还讲不讲政治了?”</p>

    秋桐看着赵大健淡淡地说:“赵总,你是不是想歪了,孙总是来视察工作的,不是来物色美女的,你竟然敢这么污蔑领导,你讲话还有没有一点原则,我看是你不讲政治吧?不然,咱们把这话拿到集团党委会,让领导评评,看你说得对还是我说的对?”</p>

    赵大健一个纰漏立刻被秋桐抓住了,并进行反击。</p>

    赵大健一怔,接着摇摇脑袋,无可奈何地说:“好,好,我不和你争论了,你对,行了吧?”</p>

    接着,赵大健又换了一副口气:“其实,我也是好意,领导视察发行公司满意了,不是对你满意了吗?我这个副手再忙乎,还不都是往你脸贴金?你要理解我的一片苦心。”</p>

    “老大哥的苦心我理解了,谢谢你一片好意。”</p>

    赵大健苦笑一下,摇摇头走了。</p>

    我和云朵一直站在旁边看着。</p>

    秋桐微微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沉重,转身去了办公室。</p>

    一晃几日过去,这天,我乘坐有轨电车出去联系一个业务。</p>

    坐在电车里,我看着窗外林立的高楼和车水马龙的街道,心里暗想,这是我在星海的最后一笔业务了,明天是12月1日,要发钱,我要离开这里了。</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不禁怅然,看着窗外发呆。</p>

    电车经过市区购物广场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突然看到了一个曾经无熟悉而又久违的面孔,浑身一震,猛地站起来,贴近窗户仔细看。</p>

    是她!确实是她!真的是她!她来到星海了!</p>

    她——是冬儿!</p>

    此刻,冬儿穿着一件红色的棉风衣,背着一个旅行包,在人群穿行。</p>

    冬儿!冬儿来了!</p>

    我的心像被钝器狠狠击打了一下,近乎于疯狂地喊叫起来:“冬儿——冬儿——”</p>

    可是,电车接着疾驶而过,冬儿很快消失在我的视野里。</p>

    车厢里的人都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我。</p>

    “停车——司机,快停车!”我跑到驾驶员身后喊叫起来。</p>

    “你神经病啊,这车是你家的,说停停!”司机怒斥我。</p>

    我不做声了,两眼盯住窗外,浑身发抖,两股战战。</p>

    电车在站点刚停,我窜下车,发疯一般往市区广场奔去。</p>

    跑到市区广场,却早已不见了冬儿的身影。</p>

    冬儿的电话在我破产之后已经打不通,此刻当然不用打。</p>

    找遍了广场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见到冬儿。</p>

    我最后累得实在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地面,看着周围的人山人海发呆,木然许久。</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