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7章 我要的是老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摇摇头:“没有,经常出大力干重活,身板自然粗重了一些……至于内力,我根本不懂这个……”</p>

    “嗯……也是,怪不得那天差点把我撞倒:“李顺坐回到老板椅,又叼起一根烟:“哎——对了,今天你来有什么事情?”</p>

    我擦,果然李顺刚才根本没有听进去,刚才说了那半天等于是对牛弹琴了!我心里一阵恼火,淡淡地说:“没什么事了,对不起,打扰李老板了,告辞——”</p>

    说完,我转身要走。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此时,我心里十分沮丧,真倒霉,怎么自投罗跑到李顺这里来了,被他戏耍了一通。</p>

    “哎——站住!”李顺叫住我:“操——看不出你小子还挺有个性,事情也不办了要跑!来,来,回来,我刚才有些分心,没听仔细,你再给我详细说一遍,这次我一定认真听,好不好,兄弟!”</p>

    于是,我耐着性子又把刚才的内容复述了一遍。</p>

    这次李顺果然听得很专注,等他说完,李顺的脸色变得阴沉,猛吸几口烟,然后看着我,说:“看不出,你小子还挺有办法,营销策划能力很强啊,秋桐是不是对你挺器重的?”</p>

    我说:“哪里,发行公司我能力强的多了,我只不过是个新手,秋总手下强将很多,秋总本身也有很强的工作和管理能力,在我们集团是最出众的年轻干部……秋总的工作,我相信你一定会支持的。”</p>

    我本以为李顺听了会高兴,哪里想到他听自己说完这话,脸色阴沉地更加厉害了,鼻子里重重冷冷哼了一声:“哼,能力……出众……扯淡……我要的是老婆,不是女强人。我一直认为,女人应该在家好好守妇道做个贤妻良母,到处抛头露面出什么风头?</p>

    “我有的是钱,不需要她在外面穷折腾……什么年轻干部,狗屁……我怎么说她是不听,非要干这个鸟工作,现在订报纸订到我头来了,还想让我支持,做梦去吧!我巴不得她干砸了老老实实辞职呆在家里……不拆她台是好事了,还想得到我的支持,可笑……</p>

    “等着瞧,结婚之前,我非得让她辞职不可,整天和你们这帮乡巴佬泥猴子混,能混出什么道道来?不把她整回家我坚决不结婚,我还不信这个邪了,我不信羊不吃柳叶。”</p>

    我的心里一怔,李顺原来对秋桐的工作持有这种态度,既如此,那订报的事情必然是黄了。李顺这鸟人,思想怎么这么守旧愚昧这么大男子主义。</p>

    既然木有了指望,那走人吧。我打算告辞,李顺又叫住他:“哎——小子,和你说个事,我给你秋桐那里双倍的工资,你到我这里来干,怎么样?正好我那夜总会缺个看场子的,看你这身板行。你放心,只要你想来,秋桐不敢不放,也不敢为难你……”</p>

    我知道李顺这么做的目的一来可能确实是想找个看场子的人,老子这功夫和身手,看场子当然不在话下;二来是想借机挖秋桐墙角,拆秋桐的台。</p>

    我觉得李顺有些可笑,我这样的人,对于秋桐来说,实在是可有可无的,她甚至巴不得我赶紧离开发行公司,李顺把我看得太高了。</p>

    我有些替秋桐悲哀,没有立刻回答,平静地看着他,看着这个虚拟世界里亦客的潜在情敌,和他的眼睛对视了好几秒,然后沉声说了一句:“谢谢——不必——再见——”</p>

    说完,我扭头离开了李顺的办公室,在走廊里遇到张小天,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事情没有谈成。</p>

    张小天有些遗憾,又有些庆幸。</p>

    我知道他是遗憾失去了讨好云朵的一个绝佳机会,又庆幸自己没有在李顺面前碰钉子。</p>

    离开李顺的公司,我没有泄气,又跑了另外几家房地产公司,终于搞定了一家。今天总算是没有白费,终于收获。</p>

    回公司的时候,已经是日暮时分,天气变得阴霾,深秋的风又起,一会儿下起了雨,我紧跑慢赶回到了办公室,云朵已经下班走了,其他办公室也都没有了人,秋桐的办公室还亮着灯。</p>

    我在办公室整理了一下今天的资料和数据,肚子开始咕咕叫,关门下班。</p>

    秋雨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寒凉的风阵阵吹来,冷到骨子里。</p>

    刚到楼梯口,秋桐也正好拿着一把雨伞准备下楼梯,我于是站在楼道墙边等秋桐先走。</p>

    昏黄的走廊灯光下,秋桐看了我一眼,嘴里冒出一句:“才下班啊?”</p>

    “嗯……出去跑单位刚回来。”我低垂眼皮说。</p>

    “哦……辛苦了。”</p>

    “不辛苦。”</p>

    秋桐站住,看看外面的天气,又看看我,把手里的雨伞往我手里一递:“呶——给你用吧,我办公室里还有一把。”</p>

    我忙推辞:“不用,谢谢,我不怕淋雨。”</p>

    秋桐抿了抿嘴唇,不再客套,接着下楼,我跟在她后面也下楼。</p>

    在秋桐身后,我用放肆的目光欣赏着秋桐美丽的身姿,想起扣扣里的浮生若梦,心跳不由加速。</p>

    秋桐似乎感觉到了身后我那肆无忌惮的目光,下楼的速度突然加快,在走到最后一级楼梯的时候,甚至一步跨越过去到门口——</p>

    哪里想到,雨天地滑,秋桐突然“哎哟——”惊叫一声,身体倏地往后倒过来——</p>

    于是,鸭绿江游船的那一幕又在这里重演,我正站在秋桐身后,她的身体不偏不倚正好倒向我的身体,我条件反射般用手往下去推挡,两手正好托住了秋桐的身体。</p>

    秋桐的身体温热而弹性柔软,我的大脑轰地一下,心里一阵慌乱,一紧张,两手不由紧缩……而此时,秋桐的身体已经倒向了我的胸膛,她的脑袋落向我的脖子……</p>

    如此亲密的接触,让我魂飞魄散神魂颠倒,浑身的血流刹那间高速启动。</p>

    “啊——”秋桐发出惊慌的叫声,我也慌了神,忙后退一步,往前一推秋桐,让她站立起。</p>

    “你——混蛋——”恼羞成怒的秋桐急速转身,猛地抬起了手臂。</p>

    我靠,又要挨巴掌了,我闭了眼睛,等待秋桐的小手以极快的加速度来抚摸自己的脸。</p>

    等了片刻,没有巴掌拍过来。我睁开眼睛,看到秋桐虽仍怒气冲冲,但却放下了手臂。看来,她也意识到刚才这一幕是无意发生的,并非我有意要轻薄她。</p>

    我松了口气,说:“秋总……我……刚才……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样了……”</p>

    秋桐的脸通红,狠狠瞪了我一眼,扭身往外走,哪知刚一迈步:“啊呀——”一声坐在了楼梯,捂着脚脖子,神色痛苦不堪。</p>

    不用问,崴了脚脖子了。</p>

    此时,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偌大的院子里除了远处的门卫,只有我和秋桐。</p>

    我蹲下身子,伸手向秋桐的脚脖子。秋桐往后面一缩:“别过来,你要干什么?”</p>

    此时,秋桐又把我当成了那个流氓混混。</p>

    我指了指秋桐的脚脖子:“秋总,不必如此夸张,你脚脖子崴了,没法走路,我给你推拿推拿,会起作用的。”</p>

    秋桐半信半疑地看着我,说:“你……你懂推拿?”</p>

    练散打的谁不会两下子推拿,何况我当年还专门琢磨过穴位。我点点头说:“会一点,我以前在洗脚店做过足疗师。”</p>

    秋桐似乎相信了我的信口胡诌,犹豫了半天,终于说:“那……好吧!”</p>

    我蹲到秋桐下面,让秋桐坐在台阶,然后将秋桐的那只脚放在自己的膝盖,脱去秋桐的鞋子,两手握住秋桐的脚脖子和小脚丫……</p>

    我认真地开始推拿起来。</p>

    秋桐的小脚很柔嫩,虽然隔着白色的袜子,依然能感觉到。秋桐的脚脖子和小腿很白很滑,白得令人炫目。</p>

    说也怪,此时我专心推拿着,心里竟然没有非分之想,似乎现在我真的是一个足疗师。</p>

    推拿了40多分钟,我松开手:“站起来走走试试——”</p>

    秋桐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然后走了几步,说:“咦——轻多了,不疼了,能走了——”</p>

    我说:“那好,走吧。”</p>

    秋桐看着我,脸的神情有些尴尬,说:“我——谢谢你——嗯……刚才,我……或许……是想多了……误会你了……我想说……抱歉。”</p>

    这可是秋桐第一次对自己这么好的态度,我心里一阵宽慰,甚至有些感动,忙说:“没什么,没什么,也是我自己不争气,不该摸的地方摸了,不该碰的地方碰了,不该硬的地方硬了。”</p>

    说完这话,我才意识到自己又说走了嘴,看到秋桐的脸色又红起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