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2章 不可救药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然后,赵大健哼了一声,接着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云朵说:“云站长——哦,不,云经理,新官来任了,我是不是该祝贺你呢。 ”</p>

    云朵微笑了下:“谢谢赵总的祝贺,今后还得赵总多关照提携。”</p>

    赵大健接着不看云朵,开始冷眼看着我,半天不说话。</p>

    我冲赵大健笑笑,接着跟着云朵楼。</p>

    了楼梯之后,我回过头,看到赵大健背着双手,正半仰脸看着自己,眉头紧锁,目光深邃,似乎在思考着什么。</p>

    赵大健的目光让我的心一颤,我还从没有见到过如此阴毒的目光。</p>

    帮云朵放好东西,我还没来得及擦汗,秋桐进来了,带着微笑。</p>

    “呵呵,我来看看咱们崭新的云经理,现在可是你一个光杆司令哦……兵可要你自己去招了。”秋桐和云朵说。</p>

    我看见秋桐紧张,忙找个借口出溜了。</p>

    下楼,赵大健不在了。</p>

    发行公司办公楼位于集团经营办公区内,集团的很多家经营单位都在这里,广告公司在发行公司办公楼西面的临街办公楼,经营管理办公室在发行公司对过的那个小楼一楼。</p>

    我随意往对过看去,看见赵大健正走进经营管理办公室。</p>

    我也知道他此刻一定是去找曹丽的。</p>

    一想到今后秋桐的这两个对手,我不禁暗暗替秋桐担忧,秋桐干工作可能是第一流,但是,搞暗斗,她未必是他们的对手。</p>

    不过,这些我管不了了,我把云朵扶持起来算圆满完成任务,10月份要过完,我很快要领完工资和提成离开星海了。</p>

    云朵任的第二天找到我,直言不讳,让我到她的大客户开发部去工作,说她已经和新站长打了招呼,替补马找到,我今天可以去她那里报到班。</p>

    秋桐授予了云朵自主招人的权力,她第一个瞄准了我。</p>

    我直接回绝了云朵,没有说明原因。</p>

    其实对我而言,很快要走了,再去云朵那里折腾毫无意义。虽然我很想去云朵那里扶马送一程。</p>

    云朵脸露出极其失望的表情,眼神里甚至有些幽怨,但她没有追问原因,似乎意识到了一些什么。</p>

    我心里暗暗祈祷云朵在新的工作岗位一帆风顺,祝福她收获幸福的爱情。</p>

    随后的日子,我在新站长的领导下继续自己的投递和征订工作,云朵则在新的岗位开始了新的生活。</p>

    离开了云朵,我突然感到有些落寞和空虚,同时又有些牵挂。</p>

    晚,我会经常和浮生若梦聊天,浮生若梦最近的情绪不错,除了和我交流工作之外,更多的是和我探讨对人生和生活的很多看法,时不时有意无意地问起我的个人情况,都被我巧妙地回避过去。</p>

    有一次,浮生若梦说:“客客,你说,现实到底有多真?络到底有多虚?虚拟的络里会有爱吗?”</p>

    我说:“我不知道现实和虚拟有多远,只知道心与心的距离可以跨越万水千山……络里到底有没有爱,不必问别人,应该问自己。”</p>

    浮生若梦说:“你说得对,我问你这个问题,很傻……我应该问自己的。看得出,你是一个有思想有深度的人,我喜欢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虽然是在虚拟的络世界里,但我依然很珍惜……客客,你会珍惜吗?”</p>

    我不由自主叹了口气:“会珍惜,会的。”</p>

    “有人说络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我希望这场梦,永远都不要结束,我希望自己能长期活在这个梦里……”浮生若梦发过来一个幽幽的表情。</p>

    我心里一阵凄苦,不知道自己离开星海后,还会不会在络里和她继续保持来往。未来不可测,明天会怎样,只有天知道。</p>

    我心里明白,即使我还不时会想起冬儿,即使现实里的秋桐对我依旧是那样冷若冰霜,即使我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有机会靠近她,但无法否认,我已经迷恋了现实里的秋桐和虚幻里的浮生若梦。</p>

    既如此,我在络里和浮生若梦如此地接近,是不是对她的一种亵渎和伤害呢?</p>

    我的心矛盾纠结着,反复斗争着,觉得自己已经不可救药,正在向着一个无底的深渊滑落下去……</p>

    而不可救药的,似乎并不仅仅是我。</p>

    离发工资的时间越来越近,离我离开星海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我要离开这个漂泊暂留地了,要离开秋桐和云朵了。我明白,这一走,恐怕是永别,再也不会有相见之日。</p>

    这天晚,张小天突然请我吃饭,饭桌,酒过三巡,张小天摸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推到我面前。</p>

    我一愣:“张兄,这是干嘛?”</p>

    张小天带着微微的酒意看着我:“老弟,这里面是5万块,其一万五是还云朵爸爸治病借你的钱,其他的是我张小天个人的心意,表达我对老弟你真挚的谢意和敬意。”</p>

    我顿时明白,张小天一定是从云朵口知道了我出钱给她爸爸做手术的事,张小天现在是以云朵家人的身份来还人情了。</p>

    我说:“云朵让你这么做的?”</p>

    “不,她不知道,这样的事,怎么能让她知道,我作为她的男朋友,这是必须尽的义务,再说,云朵每个月那点工资,哪里来这么多钱。”</p>

    我听了这话觉得心里有些欣慰,不管怎么说,张小天是为云朵好。</p>

    我想了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看着张小天,意味深长地说:“张兄,这是你今晚请我喝酒的目的?是为了还钱和表示敬意谢意?没有别的意思了?”</p>

    张小天不自然地笑了下:“老弟是个爽快人,我也不妨直说了吧,云朵现在升迁到公司了,你呢,还是在站做发行员,我看着你现在的处境心里觉得难受,次想让你到我这里来你不干,虽然你不领我这个情,但是我和云朵始终把你作为最好的朋友看待,我们都不忍心看着你这么一直做下去。</p>

    “所以,我倒是有个想法,如果老弟拿这笔钱,离开发行公司,或者,干脆离开星海,到外地去另谋发展,说不定能做出一番事业来。”</p>

    我明白了张小天今晚请我喝酒的用意,一来作为云朵的自己人,替云朵偿还人情,二来赠予我这笔资金,让我拿钱走人,走地越远越好。</p>

    这说明,张小天对我还是不放心,对自己也缺乏信心。看来,为了爱情,张小天不惜血本煞费苦心,难能可贵,壮哉!。</p>

    我不由有些感动,又有些好笑,将信封推还给张小天,说:“张兄,这钱我不能要。</p>

    “一来,给云朵爸爸治病的钱,我压根没打算让云朵还,我在站工作这么久,云朵对我一直很照顾,这也算是我对云朵的报答……</p>

    “二来,你赠予的这巨额资金,我更不能要,无功不受禄,我虽然穷,但是,不是我的钱,我一分都不能要……</p>

    “还有,张兄有一点大可放心,即使你不提后面的建议,我也很快要离开星海了,我本来没有打算在星海长期呆下去。大家认识一场,朋友一场,我深深祝福你……”</p>

    说完,我起身离去,剩下张小天呆呆地坐在那里。</p>

    走出酒馆,外面下起了小雨,冰冷的雨点在深秋的瑟瑟扑打到我的脸,我不由裹紧了防寒服,沿着不停飘落树叶的人行道漫无目的地走着。</p>

    突然,我看见前面路灯下摇摇摆摆走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秋桐。她走路的姿势似乎是喝醉了。</p>

    这个时间一个孤单女子走在马路,我有些不放心,却又不敢靠近她,只能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p>

    穿过两个路口,秋桐走到了发行公司的门口,直接拐了进去,一会儿,她办公室的灯亮了。</p>

    这么晚了,秋桐还要加班?我突然来了好心,跑到对过广告公司的二楼楼道窗口,正好能看见秋桐坐在办公室里。此刻,她正怔怔看着窗外发呆。</p>

    我离秋桐的直线距离不到10米,甚至能清楚地看到秋桐此刻脸正挂着泪痕。我在暗处,不用担心秋桐会看见自己。</p>

    看着秋桐默默流泪的样子,我的心突然很疼,我不知道秋桐有过多少这样孤独悲伤的夜晚。</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