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9章 逼宫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什么事啊,大哥?”云朵笑看我。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你不能告诉任何人这两个方案和我有任何关系。”我的口气很严肃。</p>

    “为什么?”云朵脸露出疑惑的表情。</p>

    “第一,这方案确实是你的策划,不是我的;第二,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和你有什么更近的关系,人言可畏。所以,你必须答应我,否则。”</p>

    “否则”后面的话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不想伤害云朵。</p>

    云朵看我的神情很认真,发了一会儿呆:“那,好吧。”</p>

    我缓了下口气,说:“再有一个多小时要班了,抓紧睡会吧。你睡沙发,我到外面的分拣桌躺一会。”</p>

    “不行,外面冷,这个沙发可以折叠能放平,我们都在这里睡,”云朵说着从橱子下面抱出一个小被子:“我俩一起盖这个……”</p>

    “不要,这样不行。”</p>

    “我说行行,不然,你睡外面,被子给你,我什么也不盖。”云朵赌气似的说。</p>

    看云朵不高兴了,我答应了云朵。</p>

    于是,黑暗,我和云朵和衣而卧在放平的沙发,同盖一床小被子。</p>

    沙发很小,被子也很窄,云朵紧靠着我,我想往后缩,后面是冰冷的墙,无路可退。</p>

    云朵的身体贴近了我,云朵的呼吸在我的耳边,我真切感受到了云朵身体的青春活力和芬芳气息。</p>

    云朵的手不知何时钻进了我的手心,很乖顺地将小手放在了大手里。</p>

    云朵丰满的身体触碰着我的胳膊,我甚至能感觉到云朵身体的起伏和弹性。</p>

    我不是柳下惠,身体内血液流速明显变快,身体下部甚至有一股热流涌动。</p>

    我身体一动也不敢动,极力压抑控制住自己,干脆打起了呼噜。</p>

    云朵见我睡着了,胆子似乎也变大了,呼吸有些急促,突然慢慢将嘴唇凑了过来,在我嘴唇轻轻吻了一下。</p>

    我大脑一阵眩晕,我知道,此刻,如果我要,云朵是不会拒绝的。</p>

    可是,我的意念终于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欲念,一遍遍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对云朵做越轨的事情。</p>

    云朵这时把手从我手心拿出来,搭在我的胸口,顺势搂住了我的身体,然后将脑袋放在我的脖颈处,安静地不动了,嘴唇贴着我的脖子……</p>

    一会儿,传来云朵均匀的呼吸声。</p>

    我却无法入睡,忍受着身体内部那岩浆火热的翻涌。</p>

    一直煎熬到5点半,班的时间到了,才算结束了这场罪与罚。</p>

    班后,我去投递报纸,云朵在办公室开始修改方案草稿。</p>

    虽然昨夜没有睡着,但是我白天的精力依然很充沛,我终于卸下了心头的一个大包袱。</p>

    此时,我没有意识到,云朵的事情虽然我考虑很周到,却疏忽了一个重要的环节,而这个疏忽差点是致命的。</p>

    送完报纸,我打算回宿舍去睡觉,这时,手机响了,传来一个女人冷冰冰的声音:“易克,我是秋桐,请你现在到我办公室里一趟!”</p>

    秋桐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她突然找我干嘛,是好事还是坏事呢?</p>

    我来不及多想往公司赶,路又接到了云朵的电话,电话里听起来云朵的声音有些疲倦:“大哥,秋总刚才来电话了,询问你的电话号码,不知她找你何事,下午我召开全站人员会议,你要是累了,别参加了,会后我单独和你谈。”</p>

    挂了云朵的电话,我直接去了发行公司的二楼,快到秋桐办公室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一阵对话,是赵大健和秋桐的。</p>

    我停住了脚步。</p>

    “秋总,刚才我已经和你说过一遍了,当时的情景是我亲自看到的,易克这个狗日的对云朵正在图谋不轨,云朵在哭,幸亏我去的巧,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赵大健的声音:“我还是坚持原来的意见,不必和这个废渣废话,更不用面谈,直接开除是,这事我办了,不必劳你费神。”</p>

    果然如我所料,昨天赵大健没有问云朵任何话并不代表他忘记了这事,也不代表他会放过整我的这个机会。他直接捅到秋桐这里了。如此以来,秋桐对我这个流氓的印象岂不是会更坏了!</p>

    我不由心里暗暗叫苦,继续听。</p>

    秋桐不温不火的声音:“赵总,开除一个人,对我们来说当然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越是这样,越不能随便开除一个人,发行员找一份工作也不容易,我们要尊重公司里的每一个人,包括发行员。</p>

    “此事我想还是要慎重,我会亲自处理好的。还有,我们那天经理办公会已经决议,今后辞退发行员,必须经我同意,任何人都不得擅自做主。”</p>

    秋桐的话软带硬,似乎又在警告赵大健什么。</p>

    赵大健的声音高了一个嗓门:“行,算你狠,你是发行公司的老大,凡事你说了算,我当个摆设好了。既然你想大权独揽,那今后公司的工作都由你来干好了,反正我说的话你听不进去,看来你是宁可相信一个发行员也不相信我。你想搞一言堂,那搞吧,我劝你一句,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到最后收不了场。”</p>

    “赵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你是误解了,我尊重发行公司的每一个人,在事情没有完全搞明白之前,不能妄下结论,你是分管发行的副总,是发行公司的元老,我当然会尊重你的意见。但是,我们同样不能拿发行员的饭碗当儿戏,对一个发行员来说,这份工作是他们生存的全部依靠。”</p>

    赵大健粗暴地打断了秋桐的话:“少来这些没用的废话,没有什么但是,你要是尊重我,你要是还把我这个副总放在眼里,那你现在下令把这个易克开除出公司,我在这里看着你做决定!现在做!”</p>

    赵大健的气焰很嚣张,大有几百年前鳌拜逼宫少年康熙的架势。</p>

    可惜,赵大健不是辅政大臣鳌拜,秋桐也不是少年康熙,我接着听到秋桐的声音:“赵总,论年龄你我大,那么我尊重长兄;论资历你我老,那么我尊重前辈。但是,我想提醒赵总一句,凡事都有个度,发行公司是一家单位,不是一个私人家庭。</p>

    “既然是单位,那么做事情要有程序,我既然是集团任命的公司负责人,我要对集团,下对公司的每一个人负责,我绝对不会拿发行员的饭碗当儿戏,在这一点,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p>

    秋桐的话听起来依然温和,但用词却很犀利,在表示对赵大健尊重的同时,对他进行了某种形式的警告,同时也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p>

    接着听见室内“啪——”地一声,是玻璃器皿摔碎的声音,赵大健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走了出来。</p>

    我擦,赵大健很牛逼,在秋桐面前摔杯子。</p>

    赵大健出来后,正和我迎个照面。</p>

    我站在那里冲赵大健微笑了下,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和嘲讽。</p>

    赵大健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脸露出了狰狞的表情,重重地哼了一声,径直擦肩过去。</p>

    我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估摸秋桐清扫完玻璃碎片了,才到门口敲门。</p>

    秋桐正抱着双臂坐在老板桌后思考着什么,脸色发白又很严峻。</p>

    我突然感觉此事的性质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范畴,已经升格演变为秋桐和赵大健之间有关权力的斗争。对他俩之间的斗争,我现在看不出谁是最后的赢家,当然我心里希望秋桐能取得最后的胜利。</p>

    秋桐看见我,神色随即换做平静:“请进——”</p>

    我自觉地坐在靠近门边的那个冷板凳,那是秋桐为自己准备的专座。</p>

    秋桐冷眼看着我,半天不说话。</p>

    我心里有些不自在,不敢和她对眼神,怕自己一看她忍不住要发痴,再被她理解为淫邪的目光。</p>

    终于,秋桐说话了:“易克,今天找你来,是想问你个事。”</p>

    “领导请问!”</p>

    秋桐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然后站住看着我:“你们站长云朵对你怎么样?”</p>

    “云站长对每一个发行员都很好!”</p>

    “那么,你觉得云朵站长做人和做事咋样?”</p>

    “没说的,做人做事第一流!”我欣赏着秋桐窈窕的身姿,觉得美极了。</p>

    “那好——”秋桐似乎觉得我的目光又有些不大正常,眼里露出不快的目光,返身坐下,口气变得严肃:“那么,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对你的直接领导有不敬和不端的言行呢?”</p>

    我神色庄重起来,站起来挺直腰板:“报告秋总,我可以以我的人格保证,不管秋总以前怎么看我,不管我们之间以前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我对云站长,是打心眼里敬重和尊重的,绝对没有做过任何对云站长无礼的行为!”</p>

    秋桐盯了我足足有10秒钟:“你坐下!”</p>

    我坐下,嘴角绷得紧紧的。</p>

    秋桐沉思片刻,按了办公桌的电话按键,用免提打的。</p>

    电话通了,秋桐开始说话:“云朵,我是秋桐!”</p>

    “秋总好!领导有何指示?”云朵的声音。</p>

    “云朵啊,我是想问你一下,你们站的那个发行员易克在你们那里平时表现怎么样呢?”秋桐边说边又瞟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