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4章 丑媳妇见公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对浮生若梦的想法给予了高度的赞赏和积极的肯定,她呵呵笑起来:“大神啊大神,这都是得益于你的指点!”</p>

    我忍不住笑起来,说:“你老是叫我大神,我可不会跳大神!”</p>

    “呵呵,那我叫你什么呢?”</p>

    “随便啦!”</p>

    “那我叫你客客,行不?”</p>

    我心里一动:“不是说了,随你!”</p>

    “嘻嘻……那好,那以后叫你客客啦,客客……客客大神,呵呵,我喜欢叫你客客。 ”</p>

    我默认了,觉得这个“客客”的称呼好亲切。可惜,这是在虚拟世界里,要是在现实秋桐这么叫我多好啊!</p>

    我当然知道自己是在做白日梦,现实的秋桐恨不得将我踩成肉酱,一想起她看我的那种眼神,我心惊肉跳又有些自卑。</p>

    看看时间不早了,我正打算和浮生若梦道晚安,她却突然发过来一句:“对了,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今天午我下去搞调查,在一家高档小区,看到那里大门口有设的报纸代征点,征订的是我们的报纸!我得到了很大的启发,高档小区管理严格不让外人进去搞活动,那么,可以搞这种设代征点的形式啊……”</p>

    我一看,呆了,半晌回复:“不错,很好,可以推广。”</p>

    “是的,是要大力推广,可是,我要和你说的不光是这个,你知道负责联系这个征订点的发行员叫什么名字吗?”</p>

    我更加心慌了:“你的人,我怎么会知道!”</p>

    “他叫易克,易克啊,和你谐音呢!”</p>

    我额头冒汗了:“易克,这是何许人也?竟然和我名谐音!”</p>

    “我白天还想,这不会是你吧?易克——亦客——正好合情合理!”</p>

    我迅速擦擦额头的汗:“你的想象力真丰富,既然你说是,那是吧,我倒是很乐意有你这个女司!”</p>

    “那……不是你?”</p>

    “你希望是我不?”</p>

    “我当然希望!可是,我知道你的名字是来自于‘身在异乡为异客’这句古诗,而不是取自名字的谐音。还有,你这么有才华,不可能会去做一个送报纸的发行员。所以,我知道我的希望是不现实的。”</p>

    “那不是了。”我松了口气。</p>

    “不过,我还是有些怀疑是你,嘻嘻……”</p>

    “你这人倒是疑心很重哦……”</p>

    “不是的了,和你开个玩笑啦。”她打了个哈哈,接着又说:“明天我打算见见这个发行员易克先生,能想出这个点子征订报纸,还是很有思路的,还有,我今天下午听他的站长说,我们公司的一个房产公司大客户赠报活动,也是他负责联络的。”</p>

    我一听,头大了,额的神,要出事了,要露馅了!</p>

    这一晚,我又没睡好,琢磨了好久,最终决定,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既然躲不过去,那么,干脆勇敢面对,是死是活随他去。</p>

    这一天终于来了,小流氓我终于要见大美女秋桐了,所幸她不知道此我是那亦客。这也是我决定不再躲避秋桐的原因,顶多她将我开除了事,但我决不能败坏了络里浮生若梦对亦客大神的良好形象。</p>

    我想了,如果她真的开除了我,我立刻将浮生若梦拉黑,不再络捣鼓那风花雪月了,得抓紧另谋差事,让亦客作为浮生若梦精神世界里永远的美好纪念吧,当然,亦客也会永远怀念浮生若梦的。</p>

    第二天送完报纸,我回到站里放邮包,看到张小天正和云朵在办公室说话,办公桌放着一堆好吃的,无疑是张小天买来的。</p>

    见我进来,张小天站起来,俨然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拍拍我的肩膀:“老弟,好久不见你了,前几天那事,让你虚惊一场,幸亏云朵及时告诉我,我及时采取了有效措施,不然。”</p>

    张小天似乎根本没有在科尔沁草原见过我,似乎我的饭碗保住是他和云朵共同努力的结果。他有意无意地将自己和云朵的距离拉近,将我划为另一个层面的人。</p>

    我脸堆出真诚的感谢表情:“是啊,那事太感谢张经理和云站长了,特别是张经理,足智多谋,智慧过人,救我于水深火热之。”</p>

    或许我的语言有些夸张,云朵听得有些发晕,张小天则显得有些心虚,笑笑。</p>

    我不想打扰他和云朵,放下邮包借口还有事要走。这时云朵叫起来:“易克大哥,你别走,我还有事和你说呢!”</p>

    我猜到云朵要说什么,站住了。</p>

    果然,云朵说:“刚才秋总来电话,让你下午到她办公室去一趟。”</p>

    我故作惊讶状:“秋总,找我什么事?”</p>

    云朵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秋总电话只让我通知你过去。不过,我想,或许是好事吧,嘻嘻……”</p>

    说完,云朵捂着嘴巴笑起来。</p>

    张小天又拍拍我的肩膀:“老弟,大领导亲自召见,这可是大事,要精神点,这样显得尊重领导,赶紧回去洗洗脸,换身干净衣服,下午精神抖擞去见领导。”</p>

    张小天巴不得我赶紧走。</p>

    我于是遂了他的心愿,离去。</p>

    一想到下午要去见秋桐,我心里还很有点紧张,颇有点要去相亲的味道。吃过午饭出去理了一个发,然后回宿舍洗了一个凉水浴,换那身运动服,又照了照镜子,做了几个不同的面部表情。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直奔发行公司。</p>

    发行公司位于集团大楼附近,一座单独的二层小楼,云朵告诉我了,秋桐的总经理办公室在二楼走廊的尽头。</p>

    我了二楼往走廊尽头走,正好经过副总经理办公室,门开着,扭头一看,赵大健坐在办公桌后吞云吐雾,手里端着水杯,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门口,不知道在寻思什么事。</p>

    我放缓脚步,冲他做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p>

    赵大健脖子伸了一下,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来干吗。</p>

    我走到秋桐的办公室门前,门开着,一间大办公室,里面一张老板桌,一排橱,几张沙发,几盆鲜花。秋桐正坐在老板桌后面低头专注地看着什么。</p>

    我曾经也有这么一间大办公室,只不过秋桐的高档豪华多了。</p>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举手轻轻敲了敲门。</p>

    “请进——”秋桐边说边抬起头。</p>

    看到我的一瞬间,秋桐条件反射般地从老板椅弹了起来,脸露出了惊愕和慌张的神色。</p>

    “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怎么会来这里?你想干嘛?”秋桐一连串地问着,身体甚至往后退了一步,她似乎忘记了这是在她的办公室,把这里又当成是在那广场小树林了。</p>

    我平静地看着她:“秋总,你好,我不想干嘛,是你让我来的!”</p>

    “我?”秋桐这时意识到是在自己办公室,找到了安全感,皱皱眉头看着我:“你说什么?是我让你来的?开什么玩笑,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会让你来?说,你跑我这里来干吗?”</p>

    秋桐说话的语气很不友好,看着我的眼神仍然是以前那种鄙视和蔑视,还带着那种厌恶和憎恨。</p>

    她似乎仍然没有忘记鸭绿江游船那难堪羞辱的一幕。</p>

    我笑笑:“我叫易克,云站长说你找我……”</p>

    秋桐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身体甚至摇晃了一下:“你——你叫易克,你——你在市发行站做发行员?”</p>

    “是的!”我说:“秋总,我站不更名,行不改姓,我叫易克!”</p>

    “你——你竟然在发行公司工作!”秋桐眼里仍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p>

    “是的,我在贵公司工作!”我说:“秋总今天叫我来,有什么指示?”</p>

    “没事,没事了,你走吧,赶快走——”秋桐再也不想多看我一眼,急忙摆手。</p>

    “既然秋总没事,那我走了!”我转身走。</p>

    刚走了没两步,办公室里又传出秋桐的声音:“喂——你站住,回来!”</p>

    我又回去,依旧站在门口:“秋总,又有事了?”</p>

    秋桐端起水杯喝了口水,似乎是要让自己沉静下来,下打量着我,半天说:“进来吧!我既然找你,自然有事!”</p>

    语气很淡,口气很冷。</p>

    我进了门,打量着屋里的沙发,正寻思往哪里坐,秋桐指了指靠近门边的一个木头凳子:“你坐那儿——”</p>

    秋桐似乎对我很忌惮,让我尽可能坐的离她远一点。</p>

    我于是坐了硬板凳,坐下后挺直腰板看着秋桐。</p>

    秋桐又端起水杯,双手捧住要喝水,似乎是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突然又放下水杯,看着我说:“你要不要喝水?”</p>

    显然这话是出于礼貌,但她根本没打算给我倒水的意思。</p>

    我摇摇头:“不渴,谢谢领导!”</p>

    其实我这会也需要喝水来平息自己骚动不安的心,不知怎么,我一见到秋桐那明亮的眼睛心里泛波澜。</p>

    秋桐也顺水推舟作罢,带着审问的口气:“告诉我,你是怎么跑到我公司里来的?来了多久了?”</p>

    “生计所迫,找个活干,混口饭吃!来了一个多月了!”我说。</p>

    “混口饭吃,一个多月:“秋桐重复了一遍,胡乱翻着办公桌的件,头也不抬:“那万科城市花园的订报点是你开发的?”</p>

    我心里早有准备:“不是我开发的,是送报纸的时候他们的物业负责人主动提出来的。”</p>

    秋桐抬起头:“那,那个房地产公司的订报项目,是不是你策划的?”</p>

    果然,秋桐对张小天那晚的话有怀疑。</p>

    “也不是,也是我送报纸的时候他们主动找我的,是那销售部的张经理策划的。”</p>

    秋桐点了点头:“你说话倒是很诚实,照你这么说,应该是你运气不错,好事都让你撞了。”</p>

    “是,我很走运!”</p>

    这时,赵大健刁着烟卷一摇一晃地走了进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