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魂帝武神 第207章 当年事

时间:2017-10-01作者:小小八

    萧逸自问,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菜鸟了。

    先不说各郡皆有裂天剑派。

    单单裂天剑宗,若真的是全炎武王国的武道圣地,为何自己从来不曾听闻。

    “裂天剑宗?”萧逸眉头皱得更紧。

    大长老似是早就料到萧逸有这样的表情,笑道,“我和十一,便曾是裂天剑宗的弟子。”

    “至于你不知道,不,准确来说,是整个北山郡都不知道。”

    “因为,我们裂天剑派和北山郡王,多年前便已经联手将这些信息封锁了。”

    “除了那些大势力的大人物还会闲聊这些事外,没人再会提起。”

    “为什么要封锁?”萧逸问道。

    大长老脸上,涌出一丝愤懑和怨气。

    “因为,我们北山郡裂天剑派,乃是各郡剑派里,最弱的一个。”

    “其它分派,根本看不起我们,甚至孤立我们,已经许多年没有互相来往了。”

    “连同着北山郡,也被视作了三十六郡中最弱的一郡,沦为笑柄。”

    “当年,我和郡王一怒之下,直接将这些消息都封锁了,断了和他们的关系。”

    “他们既然看不起我们,我们也没必要求着他们各分派理会我们。”

    “最弱的一个?”萧逸皱着眉。

    他想起了昨日的炼药大比。

    就拿炼药一道来说,北山郡年轻一代,叶铭几乎是最强的。

    可是,和其它郡的炼药天才相比,却是如此不堪,根本比不过。

    他还想起来周龙的一句话。

    ‘你们北山郡的裂天剑派如此无用,可以早早闭门解散了。’

    现在想起来,周龙此话的意思,是指北山郡的裂天剑派,比不过其它郡的裂天剑派。

    “裂天剑派,到底发生了什么?”萧逸沉声问道。

    “我曾经见过其它郡的天才,真论资质,也并非卓绝。”

    “为何我们剑派和其它分派的差距,会如此之大?”

    “唉。”大长老重重地叹了口气,道,“还不是极界碑惹的祸。”

    大长老忽然沉默了起来,似在思索。

    萧逸也没有出言打扰,静静地等着。

    半晌,大长老才继续说道,“各郡裂天剑派弟子,要进入裂天剑宗,只有一个要求。”

    “便是参悟门派传承石碑,达一成以上。”

    “……”

    大长老娓娓道来,萧逸大致也明白了过来。

    所谓门派传承石碑,便是剑派内最强的一块武道石碑。

    本来,各分派的传承石碑,都只是元界碑。

    都是各分派曾经出过的天元境武者前辈所留。

    唯独北山郡裂天剑派,出了裂天剑魔这么个妖孽,留下了一座极界碑。

    武道境界,凡境、后天、先天、洞玄、破玄、地元、天元、地极、天极。

    虽说天元和地极,只差了一个大境界。

    但实则,地极,是跨入极境的武者,与天元相比,这又是另外一个范畴的存在。

    所以,参悟元界碑,一般的天才都能做到。

    而参悟极界碑,非剑道天才,无法参悟。

    而且就是剑道天才,其难度也极大。

    其它各郡裂天剑派,每一代,都有弟子,参悟十成元界碑,成为剑主。

    每一代的内门十位首席弟子,都能参悟一成以上,进入裂天剑宗。

    唯独北山郡裂天剑派,数百年来,没有出过剑主。

    每一代,都只有寥寥两三人能参悟极界碑一成以上,进入裂天剑宗。

    到了大长老和易老这一代。

    更是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前往。

    这些进入剑宗的弟子,老了之后,可选择留在剑宗;或者回到自己郡的剑派,担任掌教或者长老。

    可想而知,各郡,每一代都有大批出色的强大武者回归剑派,教导弟子。

    唯独北山郡裂天剑派,一代不如一代。

    简单来说,老的都不强,如何教导小的。

    这时,大长老也唏嘘地叹起了气。

    “其它各郡的裂天剑派长老,最起码都是地元境,武道知识远超我们。”

    “而我们北山郡裂天剑派的长老,除了我是地元境外,其它都是破玄境,如何比得过人家。”

    “其实叶铭、苗千火、玉如龙他们的资质,一点儿都不差。”

    “只是…哎,是我们这些长老没用。”

    顺带一提,大长老和易老,是年轻时就成功参悟了极界碑,前往裂天剑宗。

    而剑堂长老、三长老等人,是后来老了,修为大涨,才稍微领悟了那么一些,并无资格进入剑宗。

    “据我所知,大长老参悟极界碑的成数是三成。”萧逸问道,“那么易老呢?”

    萧逸曾经试探过易老,知道易老绝对参悟了极界碑五成以上。

    但具体是多少成,却不知道。

    大长老面露窘态,道,“进入剑宗前,我也不过是参悟了一成;后来从剑宗回来剑派,修为大涨,才最终参悟了三成。”

    “反倒是十一。”

    大长老忽然笑了,“进入剑宗前,已经参悟了七成。”

    “他那时告诉我,其实他能完全参悟透,只不过他不想。”

    “年轻时的十一,狂妄得很。”

    “他说,他有自己的剑道。极界碑上的霸道剑道,他参悟七成足矣。”

    “再参悟下去,会影响自己的剑道,便不再参悟了。”

    “呵。”萧逸淡淡一笑,他能想象到,当年的易老,炼药一道、剑道,堪称双绝,必然是个傲气非凡之人。

    “以易老的本事,教导弟子,不比其他郡的剑派长老差吧?”萧逸问道。

    “关键就是在这里。”大长老忽然收敛了笑容。

    “这也是我今天要跟你说这些事的原因之一。”

    “当年的十一,哪怕进了裂天剑宗,也是风云人物。”

    “在剑宗内修炼十余年,已是可独当一面的强大武者。”

    “后来,他收了个徒弟。”

    “这个徒弟,天资卓绝,天赋非凡,十一极为喜爱。”

    “只可惜,后来这个孽徒…哎,不说了。”

    “总之,十一因此性情大变,更离开了剑宗,之后四处游历。”

    “足足漂泊了五年,才再次回到北山郡以及剑派。”

    “回来之后,当年狂傲非凡的十一,变得沉默寡言。不再收弟子,顶多就是有空指导一番。”

    换言之,真正教导弟子的,还是大长老还有其它长老。

    萧逸万万没想到,北山郡的裂天剑派,竟然有着这么多变故。

    三十六郡,最弱的北山郡。

    三十六分派,最弱的裂天剑派。

    极界碑,竟是祸不是福。

    生生让得裂天剑派一代不如一代,能去裂天剑宗的弟子,更是越来越少。

    更是让得大长老和北山郡王,联手封锁了消息。

    免得‘最弱’二字,成为北山郡武者头上的阴影。

    “现在,你知道我为何要偏帮顾长空了?”大长老说道。

    “整个剑派,就他一个参悟了一成极界碑。”

    “也只有他,有资格前往裂天剑宗。”

    “若你死了,他也死了,裂天剑派这一代将没有人能进入剑宗。”

    “假以时日,我们这些老家伙撒手人寰,北山郡裂天剑派就完了。”

    萧逸点点头。

    长老们,自然是以剑派利益为重的。

    拿大长老来说,当年就他和易老进入剑宗修炼了十数年,彼此的情谊,必然是比其他长老要深的。

    生生气跑了易老,大长老也很不好受。

    “嗯?”萧逸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大长老似乎还未告诉我,易老的下落,以及今日跟我说这些的原因。”

    大长老回答道,“十一离开前,并未告诉我去了哪里。”

    “但据我猜测,他肯定去了王都,他在那里有不少至交好友。”

    “而我今天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就是因为半年后,就是裂天剑宗,开宗收徒之日。”

    “半年后?”萧逸明白了。

    难怪裂天剑派全派大比提前了,原来当初易老所说,更重要的事,就是裂天剑宗开宗收徒之日。

    大长老继续道,“你要决定是否前往裂天剑派。”

    “因为,十一那个孽徒,如今就在裂天剑宗,而且还不是普通弟子。”

    “另外,十一在王都,朋友多,仇人也多。”

    “你是否要去,必须考虑清楚。你身为他的弟子,去那里可没好日子过。”

    “不必考虑,裂天剑宗,我去定了。”萧逸脸色坚毅,毫不犹豫地说道。

    ......

    ......

    第二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