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魂帝武神 第115章 上品灵器,血戮剑

时间:2017-10-01作者:小小八

    寒冰池数百米范围内,五百武者,仿佛置身于一片灵气海洋中,舒服,徜徉。

    所有人都沉浸在这美妙感觉中,沉浸在快速提高修为的爽快上。

    没有人注意到,一道身影,忽然站了起来,走到寒冰池的另一边。

    人影正是萧逸。

    聚灵阵,是一阵高深的禁制手段,起码需要破玄境武者才能施展出来。

    它的存在,导致范围内的浓郁灵气分布均匀,众人并不需刻意去选位置,大多是随意找个空旷位置便开始修炼了。

    于是,寒冰池的另一边,并没有其他武者。

    萧逸盘膝坐下,看着自己周围空荡荡的,满意一笑,催动冰鸾剑武魂和控火兽武魂,再次开始修炼。

    没有人注意到,他正以一种恐怖而骇人的速度快速吸收着周遭的灵气,甚至产生了数个灵气漩涡。

    他的修为,也在飞速跃升。

    半天后,第六条主脉,轻松凝结而成。

    想起来,他突破先天五重,还是半个月前的事,如今以达先天六重。

    两天后,第七条主脉,再次凝聚成功。

    到了第五天,第八条主脉也被凝聚出来。

    最后一天,第九条主脉,堪堪凝聚成功,修为达到先天九重。

    仅仅七天,连跳四重,快得吓人。

    而事实上,这七天时间,他修炼的同时,还在温养着血戮剑。

    吸入体内的灵气,转化为真气后,一成用于凝结真脉;九成用于温养血戮剑。

    若非要温养血戮剑,他早就突破到洞玄境了。

    毕竟这里的灵气浓郁程度高得吓人,以他的吸收速度,一日可抵百日之功。

    不过,不是他不想突破洞玄境,而是他的修为已经跳得够快了,再贸然去突破,乃修炼大忌。

    洞玄境,可是武者修炼之路上的一道分水岭,大意不得,这将影响武者日后一生的走向。

    萧逸打算,入了裂天剑派后,得到更系统、更完整的修炼知识,再慎重地去考虑突破洞玄境的事。

    而且,萧逸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选择。因为,经过这七天的努力,血戮剑,已经恢复到上品阶位了。

    若不是借助这里的功效,想恢复到上品,也不知要何年何月。

    上品灵器阿,先天九重武者持之,足以与洞玄境武者抗衡。

    当初,对战钟无忧时,自己不过是使用下品灵器烈焰手套,已经如此之强。

    如今有上品灵器,战力可想而知。

    整个北山郡,怕也找不出几把上品灵器。

    七天时间已过,易老回来,叫醒了还沉浸在修炼中的众人。

    众人被叫醒,先是面露不满,而后脸色欣喜若狂。

    “我突破到先天九重了。”秦飞扬来到萧逸身边,炫耀似地说着。

    “切,得瑟。”林劲也走了过来,翻了个白眼,道,“我也突破了一重修为,达到先天八重了。”

    铁牛和柳嫣然也走了过来,欣喜道,“我们也突破了一重,先天七重修为了。”

    铁牛瓮声道,“才七天时间,我们就突破一重修为了,这寒冰池真是厉害,裂天剑派也不愧是北山郡第一门派,底蕴如此深厚。”

    要知道,若是正常修炼,他们要突破一重修为,起码要数月时间。

    “萧逸你呢。”柳嫣然眉毛弯弯,问道。

    “我?”萧逸笑笑,道,“提升了一点儿吧。”

    事实上,萧逸的吸收速度,比他们快了百倍都不止。

    和他相比,其他人的修炼速度,简直就是蜗牛般慢。

    只不过,众人都沉寂在突破修为的喜悦中,也没有太去纠结萧逸的话。

    这时,就体现出武魂的重要性了。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以武魂的等阶来衡量武者的天赋。

    武魂等阶越高,吸收灵气速度便越恐怖,修炼起来也越快。

    “好了,随我离开吧。”这时,易老沉声说道,带着一众武者离开。

    当五百人离开后,不多时,一个年轻人慢步来到寒冰池旁,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如果萧逸在此的话,一定会认出,年轻人竟是药堂首席弟子,叶铭。

    叶铭看了几眼,皱眉道,“怎么回事,今年的考核武者这么厉害吗?才七天时间,这三个月分量的天材地宝药力就被耗得七七八八了。”

    裂天剑派,每三月都要耗费大量天材地宝,以维持寒冰池放出庞大的灵气。

    灵气被吸收得越多,里面的天材地宝药力就会消耗得越快。

    半晌,叶铭摇了摇头,自语道,“算了,还是找师傅来看看吧。这么大分量的天材地宝,已经超出我能处理的范畴了。”

    寒冰池,归药堂管理。

    每三月投放一次的天材地宝,数量都庞大得吓人。

    这么奢侈的消耗,连一般的大势力都承担不起,也就裂天剑派有这个底蕴。

    然而,谁都想不到,这次参加考核的武者中,竟有一人拥有传说中的紫色武魂。

    放萧逸来这种‘宝地’,简直就是‘引狼入室’的行为。

    当然,紫色武魂这种属于传说的存在,没人见过,也没人知道它恐怖到什么程度。

    同时,那被消耗得七七八八的天材地宝,并非是因为萧逸连跳四重的修为,主要还是血戮剑。

    灵器内,本身就蕴含极庞大的力量,故跌落品阶后,恢复品阶也需要极庞大的力量去温养。

    所需力量之多,一下子就几乎耗光了寒冰池内足以维持三个月的大量天材地宝。

    在易老的带领下,一行五百人,来到了最开始的巨大广场上。

    广场正中央,有一巨大比武台。

    第二轮考核,便是个人排名战,真正靠自己的实力。

    虽说,第一轮考核已经大致能看出武者们的实力水准。

    但,第一轮考核有‘联手’的事情发生。

    而且,大部分的战斗,都是混战。一个月时间,考验的是武者的生存能力和应变能力。

    裂天剑派的考核,每一轮,都带有目的性。

    第二轮,只有单打独斗,才是真正考验武者修为实力的时候。

    寒冰池的开放,也是为了让武者们恢复伤势,以最好的状态应对战斗。

    这一轮,将采取站桩的方式,一人上场,不断接受挑战,直至战败。

    可以说,这将是个人实力发挥到淋漓尽致的一场考核。

    巨大的比武场上,被分成十个区域。

    五百人,都在等候着。数个执事,正以抽签的方式,从五百个令牌中,抽出十个,作为最先上场站桩的十人。

    这十人,将在各自的区域内,不停接受挑战。

    为了公平,抽签的步骤很是繁琐,也很耗时间。

    这时,林劲、铁牛、柳嫣然三人,忽然脸色古怪地走到萧逸身边,支支吾吾。

    “你们做什么?”萧逸面露疑惑之色。

    “那个,我有件事想和你们说。”柳嫣然面带歉意地看了眼萧逸、林劲和铁牛。

    “我也有事要和你们说。”林劲同样面带歉意。

    铁牛没有说话,但脸色一样。

    “你们三个,怎么回事?”萧逸皱起了眉头。

    “嫣然你先说好了。”林劲道。

    铁牛也看向柳嫣然。

    “好。”柳嫣然迟疑地点了点头,“其实其实,这些天,我骗了大家,其实,我没有那么弱的。”

    说着,柳嫣然看向萧逸,道,“那天,我不要你的灵器,是因为,我自己就有。”

    说着,柳嫣然手上光芒一动,一条红色长鞭凭空而现。

    长鞭上灵气涌动,显然是一把灵器。

    “哦,原来说的是这事。”萧逸恍然,同时,他发现铁牛和林劲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原来嫣然你也隐藏了实力吗?”林劲瞪大了眼睛,说道。

    “也?”柳嫣然微微一惊。

    “额,那个其实”林劲一直是个性格坚毅,豪迈爽快的人,如今竟有些尴尬地支支吾吾。

    “其实我也有灵器的,实力很强喔。”林劲说着,手中光芒一动,那是一把重剑,也是灵器。

    铁牛忽然瓮声笑了起来,“原来骗人的不止我一个,那么俺的心就安了。”

    说着,铁牛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手环,显然也是灵器。

    “你们”三人互相对视起来,满脸惊讶。

    “呵呵。”萧逸淡淡一笑,他早就知道这三人都隐藏了实力,也大致猜出了他们的底牌是灵器。

    只不过,他眼力过人;但林劲三人,却彼此没有发现。

    “看来,我们这里最老实,没有骗人的,就是萧逸了。”柳嫣然赞扬道。

    “另外两个家伙也骗人,我就不说了。”柳嫣然愧疚道,“至于萧逸你,抱歉了,我并非刻意想瞒你。”

    “只是,我来裂天剑派前,家中长辈教导过,灵器不可轻易拿出来,毕竟,人心叵测,你也知道灵器对武者的诱惑力有多大”

    柳嫣然说着,又连忙道,“当然,我不是说你会觊觎我的灵器”

    “也不是说你们。”柳嫣然看了眼林劲和铁牛。

    “我只是不想”

    “我明白你的意思。”萧逸笑笑,打断道。

    “明白就好。”柳嫣然松了口气,“我很珍惜我们这段友谊,我很怕看到因为灵器而导致”

    “我真的明白,别担心。”萧逸说着,摸了摸她的脑袋,表示无所谓。

    他当然明白,柳嫣然隐瞒灵器的原因,就跟自己当初误会三人要抢夺自己的‘地阶武技’一样。

    这段难得而真挚的友谊,互相都格外珍惜着,不希望因为外物而导致失去。

    林劲和铁牛也是这个原因。

    当初在第一轮考核,他们想着,能通过考核就算了,所以不需出全力。

    可现在,个人排名战,必须实力全开。

    他们也即将无法隐藏自己的所有实力,便在此刻一一叙说出来。

    但,他们又怕因为自己的隐瞒,而导致彼此误会,故支支吾吾的,满脸愧意。

    说起来,四人都是16、7、8岁,处于人生中最精彩的年龄,自是对这些情感格外珍视。

    林劲和铁牛也叙说了一番,理由都一样。

    同时,都愧疚地看着萧逸,说了句,“萧逸兄弟,你是老实人,抱歉了。”

    萧逸笑笑,表示无所谓,毕竟,其实最不老实的就是他。

    这时,秦飞扬忽然走了过来,惊讶道,“哟,你们几个家伙,怎么这副脸色,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众人白了他一眼。

    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在另一边和几个女子搭讪,相谈甚欢,现在才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