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魂帝武神 第89章 易霄之名

时间:2017-10-01作者:小小八

    来人是个中年人,乃是柳絮城的城主,洞玄六重修为。

    北山郡一百五十城,每城都有城主。

    只不过,由于很多城池内都会有大大小小的势力、家族等等,大大地削弱了城主的实权。

    所以,很多城主存在的意义,都只是收税,缴纳到北山郡,并保证城内安定,而无权过问各大势力和家族的事宜。

    除非是某些手段过人,本身修为又强的城主,才能做到真正掌控全称。

    柳城主无疑就是其中之人。

    “柳城主,您怎么来了?”身旁的武者问道。

    “废话。”柳城主看了眼远处的两片巨大光幕,沉声道,“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当我是瞎子聋子吗?”

    “那两个对战的武者,可是无忧公子和猎妖师易霄。”柳城主问道。

    “正是。”身旁的武者回答道,“这两人都用上了灵器,攻击都达到了洞玄境层次,怕是会波及到我们柳絮城。”

    “无妨。”柳城主摆摆手,道,“战斗就快结束了。”

    “哦?”众人面露疑惑。

    柳城主说道,“那两人体内真气已经耗尽了,都在调动灵器的力量才能继续战斗罢了。”

    “呵。”柳城主淡淡道,“灵器内的力量虽多,但还不是他们这个境界能够完全调用的,顶多调用个两三成罢了。”

    “哦?是这样吗?”众武者脸色的疑惑之色更浓。

    柳城主点点头,道,“实力归实力,修为归修为。要想完全驾驭灵器内的力量,起码需要洞玄境。”

    “算了,你们没有灵器,跟你们说也不明白。”

    另一边,萧逸与钟无忧战斗。

    此时的萧逸,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仿佛某种疼痛在折磨着他。

    他发现,自己似乎理解错了什么东西。

    灵器内的力量,在他使用了两三成后,竟开始不受他的控制了。

    他想再从中抽调力量来释放紫炎,竟对身体产生了极大的压迫。

    每再从烈焰手套中调动一分力量,身体就会痛苦几分。

    但也没有办法,紫炎不能消失,否则自己危矣。

    半晌之后,钟无忧的脸色也忽然变了,像萧逸一样,仿佛在承受某种痛苦,但也同样在坚持释放暗影千仞。

    远处,柳城主和一众武者也发现了这个情况。

    “柳城主,怎么看他们两人的脸色,好像很痛快似的?”众武者疑惑道。

    柳城主白了他们一眼,道,“明明无法再调动灵器内的力量了,却还在强行调动,只会对身体造成损害,当然痛苦。”

    “很痛苦吗?”一武者问道。

    柳城主道,“那种感觉,就像某股力量在你体内不断冲撞,破坏。强行摧毁你的肉身、撕扯你的经脉,压迫你的内脏,你说有多痛苦。”

    众武者当即脸色大变,他们没有灵器,也不知道那种感觉。但只是单纯想一想,已经觉得可怕。

    十多分钟后,暗黑之刃与紫炎仍在剧烈交锋着。

    只不过,明显可以看到,萧逸与钟无忧两人的情况都非常不妙。

    脸色苍白,口吐鲜血,甚至皮肤上也不断溢出血丝,两人都狼狈至极。

    “战斗就要结束了。”柳城主沉声道,“谁先承受不住灵器的反噬,调动不出力量,便败了。”

    半晌,还是钟无忧的暗黑之幕率先消失。

    全身无力地倒下,就连手上握着的千影剑也脱手而出。

    “噗。”钟无忧猛地吐出一口腥血,脸色苍白得吓人。

    “哼。”这时,萧逸身上仍旧缠绕着漫天紫炎火海,迅速朝钟无忧而去。

    远远看去,百丈紫炎火海,仿佛要将钟无忧彻底吞噬。

    钟无忧瞳孔一缩,却毫无办法。

    萧逸大手一挥,紫炎飞跃,在钟无忧身边肆意飞舞。

    萧逸只需一个念头,便可将钟无忧烧成灰烬。

    “钟无忧,你败了。”萧逸冷冷地说道。

    “我败了”钟无忧身体一震,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这时,萧逸将紫炎散去,转过身,准备离去。

    “你不杀我?”钟无忧惊讶地看着萧逸。

    “呵。”萧逸苍白的脸色上露出一丝淡然的笑意,“之前我与天残地缺四人战斗时,你藏身暗处,始终没有出手。”

    “若那时你们联手,今天败的,不一定是你。”

    钟无忧冷声道,“我说过,那四个废物不值得本公子去救。”

    萧逸头也不回,淡淡道,“值得也好,不值得也罢,你那时没有出手,我这时便饶你一命。”

    “值得也好,不值得也罢?”钟无忧一愣,想起了之前自己的话语。

    当时他也曾说,你恢复也好,不恢复也罢,半个时辰后本公子再取你性命。

    同样是霸道的话语,同样是出自天才之口。

    只不过,他之前的霸道,被易霄轻易破去,不得不出手。

    而这次,易霄的霸道话语,说不杀他便不杀他,他钟无忧却无可奈何。

    这时,前方再次传来萧逸的冰冷话语。

    “当然,我不介意你来找我麻烦,更不介意你动用暗影楼的力量。”

    “只不过,下一次我会取你性命;你暗影楼的人,我也见一个杀一个。”

    话音落下,萧逸化作一道火光,转瞬间往远方离去。

    钟无忧瘫坐在原地,失神地呢喃着,“败了,我钟无忧竟然败了”

    他的目光,变得空洞。

    他是北山郡最出色的天才,暗影楼最寄予重望的接班人,竟如此便败了,还是被人饶过性命才得以活命。

    这无疑是一种耻辱,对他来说更是比死还难受。

    他甚至能听得出刚才易霄话语中的杀意,易霄根本不在乎他的身份,真的会杀掉他。

    “呵呵。”

    半晌,他忽然笑了出来,眼神也重新恢复了光彩,直直地盯着远方,那里是易霄离去的方向。

    “易霄,你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败于你手中,败了便败了。别以为我会怕你的警告,下一次,还不一定是谁杀谁呢。”

    说罢,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吞下几口疗伤丹药,再次恢复了翩翩公子的模样,扬长而去。

    远处,包括柳城主在内的一众武者,都在看着钟无忧离开,以及易霄远去的方向。

    “无忧公子竟然败了,这个北山榜前十中年纪最小的超级天才,竟也会败于同龄人手中。”

    “倒是易霄,我北山郡竟又有一位超级天才,倒是可喜可贺之事。”

    柳城主满意地笑着。

    一众武者也是面露兴奋之色,今日的战斗,对他们来说,只能用经常去形容。

    甚至于,还让他们有了一定的领悟。

    毕竟刚才那个层次的战斗,已经算是洞玄境的战斗了。

    “天才猎妖师易霄,果真名不虚传。虽然戴着面具,但观他的年纪,应该还只是个少年吧。”

    “如此天赋,在整个北山郡都是最顶尖的。”

    “啧啧,今日之后,易霄之名怕是会传遍整个北山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远处,萧逸跑了数十里后,才一个踉跄,脚步不稳停了下来。

    “噗。”

    一口腥血吐出,面如金纸。

    其实他也只是强弩之末,坚持不了多久。

    幸亏自己修炼了修罗战体,拥有着强悍的肉身,远超其他武者,刚才才硬是忍下了灵器的反噬和损坏**。

    否则,刚才一战,败的必然是自己。

    正常武者的**,虽然不弱,但也不强。平日里修炼,九成九天地灵气都会用于转化为真气,只有一小部分的灵气用于自动淬炼**。

    也是因此,武者战斗时,才会经常需要真气护身,否则很容易就会受伤。

    萧逸的**,远强于钟无忧。所以才能比钟无忧承受灵器反噬更久,胜了那场战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