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魂帝武神 第60章 圣月宗

时间:2017-10-01作者:小小八

    “裂天剑派?”萧逸和其余长老同时惊疑一声。

    萧逸是本身没离开过紫云城,对这个世界很多东西知之甚少。

    其余长老则是面露崇拜和向往。

    大长老道,“裂天剑派,乃是我们北山郡第一门派,更是我们北山郡所有武者向往的武道圣地。”

    “只有资质极佳者才有机会进入那里修习,门派内随便一个弟子都是绝世天才,随便一位长老都是修为高深的强大武者。”

    “若萧逸你能进入裂天剑派,北山慕容家便奈你不何。”

    “裂天剑派如此厉害?”萧逸吃了一惊。

    北山慕容家如此庞然大物,竟也不敢得罪裂天剑派?

    大长老笑道,“你未曾出过紫云城,不知外面的世界何等精彩,又是何等的藏龙卧虎。”

    “紫云城,不过是偏安一隅的小城,在北山郡一百五十城中甚至排不上号。你见识过最厉害的武者,也不过是先天境,不,洞玄境。”

    “但,那些真正的大家族,大势力,洞玄境不过是为他们效劳的一份子罢了。强大的破玄境,以一人之力可抵万军的地元境,乃至更强的武者,你日后都可能会遇到。”

    “裂天剑派,乃是北山郡王都要礼遇三分的门派,你可想而知他们的强大。”

    说罢,大长老认真地看着萧逸,道,“萧逸,你的天赋,是我生平所见。进入裂天剑派修习,绝对不是难事。”

    “呵呵。”萧逸自嘲一笑,道,“我这样,算不算即将逃离的丧家之犬?”

    其实,就算这次没有北山慕容家之事,萧逸也早就想出外历练,见识一番。

    只是,以这种姿态离开,却是他不愿意的。

    但,现在的他,毕竟是萧家萧逸,有了牵挂,有了重视的人,他必须为他们考虑,也要为家族考虑。

    若自己不走,只会让三长老和其余长老们为难和担忧。

    大长老看着萧逸的自嘲之色,收起了笑容,脸色唏嘘。

    才刚解决了萧家危机,而且最大的功劳是萧逸。但,现在这个萧家第一天才,却被逼到不得不逃离的地步。

    说到底,还是萧家太弱了,没有能保护萧逸的实力。

    对此,众位长老相当愧疚,却也无可奈何。

    萧逸看了眼长老们脸上的愧疚之色,暗暗摇了摇头,暗道,“何必让长老们烦忧呢。”

    萧逸当即收起了脸上的不爽和自嘲,恢复了以往自信的淡淡笑意。

    “还是那句话。”萧逸忽然认真地说道。

    “嗯?”众长老纷纷抬头看向萧逸。

    萧逸淡笑道,“帮我照顾好依依,快则两三年,慢则五六年,你们会听到我名扬北山郡的事。我会以凌驾于北山慕容家的姿态,重新回来。”

    “额。”众长老忽然脸色变了变,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信不过我?”萧逸笑着问道。

    “不是。”大长老摇摇头,道,“你不是个信口开河的人,至今为止,你答应我们的事,也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你的天赋,只要给你足够的时间,必然能成为名动一方的武者。”

    “只是...”大长老支支吾吾的。

    最后还是三长老率先从怀中拿出一物,交给萧逸,并道出了依依之事。

    萧逸听罢,神色突变,但他掩饰得很好,仍旧淡淡的模样,“依依被带走了?”

    萧逸看了眼手上的东西,那是一个令牌,通体锃白,正面写着‘圣月宗’三字,背后是一轮洁白无邪的圆月。

    “你们知道这圣月宗吗?”萧逸出言问道。

    众长老纷纷摇头,“不知道,听都没听过。不过一看就知道绝非籍籍无名的小宗派,你在外历练时,兴许会遇到。”

    虽然萧逸掩饰得很好,但熟悉他的三长老还是一眼看出了他脸色的变化。

    “逸儿。”三长老安慰道,“我当时就在依依身旁,大概听到了她们的一些对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位强大的武者,应该是起了收依依为徒的心思,你不用担心...”

    “我没有担心。”萧逸神色自若地打断道。

    “以那神秘武者挥手灭掉慕容家众武者的实力,完全可以强行掳走依依。但她没有,而是出言询问,证明不是大奸大恶之辈。”

    “临走前,她还替你们稳住了自爆的气息,证明她并不是那种恶毒之人。”

    “留下这令牌,大概也是想让我们这些依依的族人放心。”

    萧逸快速地说了一遍。

    而后问道,“大长老,我准备即日便离开紫云城。待会儿稍作准备一番,今晚趁夜离开。”

    “嗯,早点走也好,免得夜长梦多,毕竟不知道北山慕容家的人何时会找上门。”大长老点点头。

    “我出去走走。”萧逸自顾地下了床,往门外走去。

    房内,众长老齐齐叹气。

    “那小子,嘴上说没有担心,实则比谁都要紧张吧。”二长老摇了摇头。

    “他那些解释的话,与其是说给我们听,倒不如说是给自己听的,让自己强作安心。”大长老和三长老也摇了摇头。

    “卧槽,我懂了。”六长老忽然后知后觉地说道,“我就知道,那小子可不是怕事的主儿。走得这么急,可不像是怕北山慕容家的人追杀他,八成是为了去找依依吧。”

    六长老话语刚落,其余长老纷纷翻了个白眼,像看白痴似地看着他。

    .....

    萧家府邸之外,萧逸再次拿出令牌,用力捏了捏。

    他发现,自己全力之下,甚至双手捏得生疼,都无法撼动令牌半分。

    甚至于,自己捏着令牌时,竟有一种心清目明的感觉,很立于修炼。

    单看这令牌的不凡,就知道那圣月宗绝非泛泛之辈。

    而且,看众长老的迷惘脸色,看来这个宗派并非是北山郡的宗派。

    “圣月宗吗?”萧逸脸色肃然,喃喃自语着,“带走了依依,却留下这个令牌,呵,等着,我会亲自找上门去的。”

    萧逸其实心里清楚得很。

    如果不留下令牌还好,证明那神秘武者终有一日会带依依回来。

    若留下令牌,留下信息,又明知自家宗派不在北山郡内,与紫云城隔着千山万水,路途遥远又危险无比,一个小家族的武者绝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到达。

    那么,这个神秘武者的意思就很清楚了。令牌我已经给你了,有本事便自己寻来,没本事,也怪不得我。

    万幸,观那神秘武者,似乎不是坏人,而且对依依颇为重视,倒不用太过担心依依的安危。

    只是....

    萧逸蓦然一笑,“那位神秘武者,你可能对依依没有歹念,而且会对依依很好。但,依依不能在我这个少爷身边照顾着,她会很不习惯,很念着我的吧。”

    其实,萧逸想说的是,他没有依依照顾着,会很不习惯,很念着依依。

    他没有说出口,但心里始终重复着,始终是依依一言一笑的画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