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魂帝武神 第642章 定罪

时间:2017-11-09作者:小小八

    “不必多礼。”神武王笑呵呵地摆摆手。

    “来,坐我身旁。”

    “额。”萧逸微微尴尬,在神武王的下首位坐下。

    位置,凌驾于八大统帅席位之上。

    女子则自顾地找了个席位,随意坐下。

    “好,人都来齐了。”这时,神武王恢复了威严的神色。

    萧逸在一旁听着,皱了皱眉。

    深渊兽潮已经结束了,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下一秒,萧逸发现,八大统帅席位,以及主殿殿主席位上,明显少了几人。

    这时,神武王威严道,“把人带上来吧。”

    “是。”夜帝从席位上起身,行了一礼,随即转身离去。

    不多时。

    夜帝回来,身后,还跟着数人。

    正是毒帝、黑木殿主、以及冰武要塞的两位统领,冰无影、冰玄天,黑木要塞两位统领,天金要塞两位统领。

    席位上少的,正是他们几人。

    “参见神武王、殿主。”毒帝等人,欠身行了一礼。

    “你们可知罪。”神武王威严地问了一句。

    “我等知罪。”毒帝等人齐声说道。

    “那该如何责罚?”神武王沉声问道。

    “我等愿以死谢罪。”毒帝等人,毫不犹豫地说道。

    “死?”神武王脸色一冷,“兽潮之前,你们竟对昔日袍泽下毒。”

    “以致要塞所有顶尖强者实力下降一个层次。”

    “让得整个东海要塞应对兽潮之时,陷入无比被动的局面,还差点酿成大祸。”

    “幸好双生子力挽狂澜,兽潮之祸得以化解。”

    “否则,你们死一万遍都无补于事。”

    毒帝等人,愧疚地低下了往日高傲的头颅,眼中尽是自责。

    “既然你等认罪,我便给你们个痛快。”神武王说着,身上一身深厚气势爆发。

    神武王,已化解了剧毒,恢复了实力。

    以他的实力,杀毒帝等人,轻而易举。

    “慢。”萧逸适时出言。

    “怎么?”毒帝等人,皱起了眉头。

    “若是剑宗天骄不愿给我们痛快的话,让我等凄惨而死也是可以的。”

    毒帝惨笑着,并未有半分语气上的责怪萧逸。

    萧逸摇了摇头,轻声道,“兽潮已经结束了。”

    “你们与我的恩怨,说白了也不过是意气之争。”

    “此番兽潮,深渊妖兽死伤九成,但人类武者这边,也死伤不轻,没必要再死人了。”

    “诸位皆是极境中的强者,苦修数百载,方有此番修为。”

    “何必轻言身死。”

    “可是”毒帝等人自责地想说些什么。

    萧逸看向神武王,道,“还请神武王开一面。”

    “这”毒帝等人一愣,没想到萧逸会为他们求情。

    神武王皱起了眉头。

    一旁殿主道,“神武王,剑宗天骄萧逸毕竟是你的接班人,你或许可以听听他的意见。”

    “加之,此事兽潮,双生子居功至伟。”

    “他们比我们更有资格对毒帝等人的事做下定论。”

    神武王闻言,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

    “好吧。”神武王威严地看着毒帝等人,“既然萧逸为你们求情,便饶你们一命。”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从今日起,你们的统帅职务、统领职务、主殿殿主身份,即刻罢免。”

    “终其一生,坐守与无尽黑海之外。”

    “你们可愿意?”

    “我等愿意。”毒帝等人连身行礼。

    “终其一生,坐守于要塞之外至死,不再踏入要塞一步,不离开无尽黑海半步。”

    “嗯。”神武王点了点头,“你们自己离去吧。”

    “是。”毒帝等人对神武王和殿主行了一礼。

    随后,面露感激之色地看了眼萧逸。

    若非萧逸求情,如今他们已经死了。

    对比身死,或许,日后在黑海之外孤寂坐守一生,为要塞再出一分力,更能洗刷他们心头的愧疚与自责。

    毒帝等人离去。

    但这时,议事还未结束。

    神武王看了萧逸一眼,而后看向夜帝,威严道,“带人上来吧。”

    夜帝起身离去,不多时回来。

    身后,带着两人。

    正是炎武王与白墨寒。

    “嗯?”萧逸双眼一眯,眼中杀意,不可抑制。

    在场众人,上至神武王、殿主,下至各大统帅、统领,无不感受到这股惊天杀意。

    神武王皱了皱眉头,看向炎武王二人,“你们可知罪。”

    “知罪。”炎武王点了点头。

    “不知。”白墨寒摇了摇头。

    “混账。”神武王脸色一冷,“事到如今,还不知罪?”

    “在下实在不知神武王要定在下什么罪。”白墨寒挺直了胸膛,直视在场所有人。

    “毒,是毒帝下的计谋,是天金殿主和金帝联手布下的。”

    “天金殿主和金帝这两个狡猾小人,已经身死。”

    “毒帝等人,也已经受罚。”

    “而我。”白墨寒轻笑道,“我充其量不过是拿了殿主的令牌罢了。”

    “总殿令牌,乃是上古遗留之物,虽是殿主保管,却并非属于殿主。”

    “我拿了,就是有罪,也并非大罪。”

    “还敢狡辩。”殿主双眸一冷。

    “据我所知,当日盛宴,炎武要塞这边的宴席,乃是炎武王着手布置。”

    “也是如此,毒帝才能轻易下毒且带有剧毒的酒菜,才精准地区分开。”

    “哼。”白墨寒冷笑一声,“那也该是治国主的罪,与我何干?”

    “你”炎武王皱眉看向白墨寒。

    白墨寒冷笑道,“国主既然暗助天金殿主等人下毒,理应受罚。”

    “而我,并不知情,只知要取殿主令牌而已。”

    “若神武王和殿主要治我之罪,便按要塞法规。”

    “我没记错的话,我这般小罪,顶多是被驱逐出要塞,在下现今离去便是。”

    “当然了。”白墨寒戏谑一笑,道,“若两位前辈非要滥用私刑,胡乱判罪的话。”

    “我白墨寒在炎龙十六国,也算名气不小的天骄。”

    “此事若传出,就怕东海要塞贻笑大方两位前辈风高亮节之名声,也因此晚节不保。”

    “那可就是在下的罪过了。”

    “你混账。”神武王勃然大怒,作势就要出手。

    萧逸淡淡地站起了身,道,“神武王前辈息怒。”

    “此二人,交给小子处理吧。”

    “嗯?”神武王疑惑看向萧逸。

    萧逸沉声道,“我和他们的恩怨,也该有个了结了。”

    “家师之仇,也该有个说法。”

    “玄爷爷,万万不可啊。”炎武王大惊失色,“若我二人落于萧逸手上,必死无疑啊。”

    “怎么,神武王可是要罔顾要塞法规?”白墨寒同样脸色一惊。

    “罔顾法规?”夜帝冷笑一声。

    “白墨寒是吧,本帝虽多年未出要塞,但你在炎武王国之事,磐石家族分支那边,可没少向我报告。”

    “炼制血意丹,残杀武者,这一条条罪名,要查出来并非难事。”

    “再者,凭双生子今时今日之威望,别说罔顾法规,就是将东海要塞法规悉数更改,要塞数百万强者,没人会有半分意见。”

    “你”白墨寒脸色一白。

    神武王看向萧逸,道,“便依你所言吧。”

    “先将这二人压下去,择日听候萧逸发落。”

    “是。”夜帝应答一声,将二人压离。

    第二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