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修仙兵王在都市 第328章 我叫古屠军

时间:2018-10-25作者:马格南

    嘎?!

    金真孤嚼着口香糖,一下子把舌头咬了,这货,还能说话?

    他不是蛋蛋都被打碎了,成孤睾游侠了吗?

    “没……没有,他下面,竟然是空的。”

    这个时候,朱雀满脸惊恐地往后退了两步,有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没有命根。

    “什么情况?”

    褚家人都懵逼了,难道褚屠军为了修炼神功,挥刀自宫了。

    “好哇,原来你是个太监!”

    夏洛咋咋呼呼地,指着褚屠军喊道。

    褚屠军脑门多了三截黑线。

    “小兔崽子,你踏马才太监!”

    他回头怒骂两声,“哼!一群井底之蛙,难道没听说过,古武界有一门‘缩阳入阴,拖阴出腹’的功夫吗?”

    “别说了,你就是个死太监,不要狡辩了。”夏洛摇摇手,我不听。

    “臭小子,老子待会儿再收拾你!”

    褚屠军怒斥,然后一运功,恢复原状。

    “青龙,玄武,快退!”朱雀见势大喊。

    “想走?晚了!”

    褚屠军暴喝一声,大踏步上前,右手并拢呈一柄掌刀,猛然突刺过去。

    鬼牙獠杀!

    “噗嗤”一声,掌刀横插进青龙后背,鲜血四溅。

    “咳啊!”

    青龙暴吐鲜血,双眸瞪得滚圆。

    下一秒,褚屠军捏碎他的心脏,拔出鲜血淋漓的掌刀,朝玄武猛砍过去。

    猛鬼挥刀!

    咔嚓一声,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掉在地上。

    “挡住他,朱雀!挡住他!”金真孤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伸出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眼前的杀人狂魔。

    “不……不许你伤害主人!”

    朱雀尽管很害怕,但在黑齿的作用下,她必须保护金真孤。

    “找死!”

    褚屠军挥动血掌,用力朝朱雀胸前轰去。

    嘭!嘭!两物炸裂,朱雀狂喷鲜血,飞了出去。

    “真惨!不过没办法…后天和先天的差距,太大了。”

    夏洛见褚屠军斩杀四位恶魔士兵,就像杀鸡一样轻松,黯然摇头。

    “喂!你到底站在哪一边的啊,居然还同情他们。”褚子衿回眸瞪了他一眼。

    k妈、黑胡子和褚振海等人,则是激动落泪,太好了,他们赢了!

    “给我回来!”

    褚屠军一步跨出数米,大手犹如鹰爪,攥紧金真孤的后衣领,将之甩飞回来,砸在地上。

    “咔嚓!”

    轻轻一脚,金真孤右腿的小腿骨,应声折断。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过后,金真孤俩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真是个废物。”

    褚屠军一脚把他踢开,嘴角勾勒着不屑,眼中,则是盈满了血腥的杀戮。

    “嗯?”

    夏洛忽然察觉,褚屠军身上的气势,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太强了!”

    “屠军大哥无敌!”

    “屠军大哥威武!”

    五岳盟成员个个激动无比,几乎是像神灵一样,瞻仰着褚屠军的尊容。

    “屠军,赶紧给父亲松绑,父亲身体本来就不好……屠军?”

    褚振海连喊褚屠军两声,后者却站在原地,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二伯,你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褚子衿说着,正准备走过去查看,夏洛却一把抓住她小手,轻声道:“等等,他有些不对劲……”

    “放开我,你干什么!二伯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啊。”

    褚子衿挣扎了两下。

    黑胡子则笑着走了过去,“屠军大哥肯定累着了吧,呵呵,没事儿,我给褚老松绑……”

    “死!”

    就在这时——

    褚屠军猛然回身,面目可憎,右手握住大团的狂暴真气,狠狠轰在黑胡子的头上。

    “嘭!”

    就像一个西瓜爆开,红壤和汁液,四溅开来。

    “二伯?”

    “屠、屠军!”

    “老黑!!”

    众人纷纷愕然,大脑空白一片。

    谁都没想到,褚屠军会突然出手杀了黑胡子,他杀红眼了吗?

    “呕……”褚子衿跪地呕吐。

    “屠军!你干什么,你疯了吗?!”褚岳被反绑双手,跪在一边,愤怒地大吼。

    “屠军大哥修炼魔功,走火入魔了!”

    k妈只能想到这一个解释。

    褚屠军却笑了,露出两排森白的牙齿:“走火入魔?不,杀几个小菜鸡,还不够资格让我走火入魔。”

    “那你……”k妈一愣。

    “我很正常,很冷静,因为这一天,我足足等待了四十年!!”

    褚屠军爆发出一声舒爽的狂吼。

    “到底怎么回事?屠军,你疯了吗!”

    褚振海根本不理解他在说什么。

    只有褚岳,眼底掠过一抹胆寒,“屠军……你??”

    “呵呵,大哥,子衿,你们是不是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褚屠军狞笑着,伸手握住褚岳的手臂,稍微一用力,老者便疼得满身是汗:

    “这个老头,可一清二楚呢,对么,我的好父亲?”

    “二伯,你疯了吗?快住手啊!”褚子衿尖叫道。

    “屠军!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父亲把你捡回来,含辛茹苦培养了几十年,可谓恩重如山……”

    “哈哈哈哈!”

    褚振海还没说完,便被褚屠军一阵狂笑打断,只见他摇了摇头:

    “恩重如山?不不,应该说是血海深仇才对。”

    “屠军,你究竟什么意思!”褚振海紧攥双拳,气得要死,却又隐隐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事情…

    “父亲,是你说,还是我说?”

    褚屠军拎着褚岳,凑到眼前,见老者不言语,他哈哈一笑,“好,既然你忘了,那就由我这个当儿子的,提醒你一下。

    三十八年前,扬州古家老宅,那一场大火,是不是你们‘岳山会’放的?

    古家上下,四十三口,是不是被你们杀光了?

    数亿家财,又是不是被你们岳山会掏了个干净!你特么倒是说啊!”

    褚屠军愤怒地把褚岳摔在地上,咔嚓两声,褚岳断了两根肋骨,面露痛苦之色。

    “爷爷!”

    褚子衿哭了,“呜呜呜,二伯,你到底在说什么呢?求你别打爷爷了,咱们是一家人啊……”

    “我去你妈的!”

    褚屠军恼火地吼道,指着自己:

    “老子不叫什么褚屠军,我姓古,我叫古屠军!三十八年前,就是你爷爷杀了我全家,当时我才五岁,他以为我不记事,领养了

    我,却不料,我一直隐忍至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