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 三更 这事怎么处理?

时间:2018-05-13作者:东木禾

    ,精彩小说免费!

    闻言,陆修璞如遭雷击,有些事情,他并非不懂,而是下意识的避过去了,直到这时被赤果果的揭开,他才不得不去面对这个事实。

    他的女儿嫁的不如人。

    如果铃兰嫁的是汉水院里的公子爷,那陆家就不会转身去支持一个庶女当国母了吧?

    他攥紧了拳头,脸色灰白。

    薛梦蝶心里冷笑、鄙视,但面上,却是一副惶惶然、懊悔不迭的样子,“对不起,修璞,我不该说这些,或许是我想多了……”

    陆修璞抬手制止,“不,你说的没错,是我一直以来都在自欺欺人,我想当然的觉得铃兰是嫡长女,那么陆家就该是成为她背后的助益,却忘了陆拂桑运气更好,嫁进了秦家,与其支持韩家还得拐那么大个弯子才能捞到好处,为什么不直道而行?”

    薛梦蝶没说话。

    陆修璞惨笑道,“可我明白了又能如何?我回不了头,我更没有其他选择,我只能跟韩家绑在一起共进退,谁叫铃兰才是我生的呢。”

    “修璞……”

    “好了,不用再说,你放心,不管将来如何,谁赢谁输,我都不会亏待了你,你安心养胎吧。”

    说完这句,陆修璞在她这里也躺不住了,起身离开,背影多了那么一抹倦怠乏力,让人想到了日薄西山,无奈而苍凉。

    ……

    书房里,几人聊的很是投机,有些话不用摆到明面上,委婉的一提,大家就都心知肚明,俩位老爷子表了态,陆明泽和陆明瑾也坦露心迹,秦烨自然投桃报李,给了陆家一个定心丸。

    该说的都说完后,秦烨漫不经心的道,“结婚的时候,拂桑收了不少礼,其中有一样,想请两位爷爷过过眼,看适不适合拂桑戴。”

    闻言,陆明泽和陆明瑾还有些懵懂,俩老爷子心里就是一震,“是什么?”

    秦烨冲门外喊了声,“开阳,把东西拿进来。”

    “是,四爷。”开阳推门进来,径直走到俩老爷子跟前,面无表情的把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在俩人中间的桌子上,而后转身又退了出去。

    陆总安盯着那盒子蹙眉,这是女人才用的首饰盒,那么送礼的人肯定也是后宅的女人,他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俪城来的人应该没有不安分的吧?

    陆宗信心头浮上不安,竟是不敢伸手去拿。

    秦烨淡淡的道,“爷爷尽管放心,这盒子没事,不干净的是里面的东西,但对男人也是无碍的。”

    闻言,陆宗信更加紧张起来,他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绷着老脸,小心翼翼的打开,就见里面放着一对玉镯,上好的羊脂白玉,泛着温润的光泽,用来送人倒也算是好东西。

    如果,没有盒子里的那张检测报告的话。

    他颤着手打开,最后的那行字触目惊心。

    陆总安要了过去看,这一看,脸色瞬时阴沉如雨。

    陆明瑾不明就里,不过见俩老爷子都变了脸色,那肯定是发生了很不好的事,他忐忑着问了句,“怎么了?爷爷,这镯子有什么问题吗?”

    陆总安把报告单递给他,他接过来看了眼,表情也变了,“怎么会?这,这镯子是谁送的?拂桑呢?拂桑没事儿吧?”

    秦烨声音冷沉,“没事儿,也亏得她谨慎小心,没当场打开来看,不然……”

    后面的话没说,但在座的人都明白,如果陆扶桑那天闻到了那些药物的气味,引起胎动流产,那婚礼可就成了一场悲剧。

    几人想想,都觉得脊背生寒。

    “太恶毒了。”陆总安拍了桌子。

    陆宗信沙哑的问,“这镯子是谁送给拂桑的?”

    秦烨面无表情的吐出三个字,“陆铃兰。”

    闻言,陆明瑾脸色刷的白了。

    陆宗信闭上眼,一瞬间仿佛更老了。

    陆总安长叹一声。

    陆明泽皱紧眉头,“我记得那天她并没有来,而且她也怀孕了,应该不会用这种方法来害拂桑,会不会是另有其人?”

    陆明瑾想到什么,急声道,“对了,那天是墨香来送的,会不会是在哪里出了岔子?”话音一顿,他又痛楚的道,“我不是替铃兰辩解,我就是觉得,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蠢到用这种办法。”

    秦烨道,“确实不是她亲手所为,但她也脱不了干系,镯子是她选的,她却任由别人在上面动了手脚,这份心思,难道还是无辜的?”

    闻言,陆明瑾再也说不出话来。

    陆宗信沉痛的道,“阿烨说的没错,铃兰是自作聪明了,别人想利用她,她便将计就计,万一拂桑真的出了事,她还能推得一干二净。”

    陆总安看向秦烨,“这事,你想怎么处理?”

    秦烨道,“既然我把东西给了您二位,自然就是请你们拿意见,陆铃兰再心怀恶意,可终究也是陆家的女儿,还是你们处理比较妥当,我不便插手,至于韩家……”他声音冷下去,“我来收拾,哪怕这回有惊无险,我也不回轻饶了那些敢对拂桑伸手的人,他们碰了我的底线。”

    书房里,空气都似骤降了几度。

    半响后,陆宗信沉痛而愧疚的道,“好,就依你的意思办吧,不必顾及我们,我真是没脸见拂桑那丫头了啊。”

    秦烨淡淡的道,“爷爷这话严重了,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不能因为一个犯错,就打翻了一船的人,陆家的家教我还是很敬重的,与明瑾和明泽两位舅兄更是相处愉快。”

    这话,便是说明了,哪怕陆铃兰干出这种蠢事,但并不影响他待陆家的心。

    ------题外话------

    今天是母亲节喔,祝福追文的妈妈们节日快乐,木禾下午也要出去过节了,嗯,就是陪孩子看电影,吃大餐,人家说不是不想请我,可小学生还没法赚钱,所以暂时先让我掏吧,哭瞎,感觉不管过什么节,亏得永远是我。

    ps,四更可能会晚一些,亲们晚上看也行,但一定会有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