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 四更 我孙媳妇儿就是好

时间:2018-03-30作者:东木禾

    不管是吃瓜群众的瞩目,还是在场嘉宾们的心理活动,对陆拂桑来说,都视若无物,她可掌控不了别人,也无意去揣度什么,唯有自己变得强大且跳出这个局,才能得自在。

    她径直往楚家那一桌上走,这会儿,这里可坐了不少人了,楚家三口,魏美姿,郁墨染,江北峰,李倩,还有廖玉凤和江瑶琴,十把椅子,还有一个空位。

    “嫂子,你可来了。”陆拂桑离得还有些距离的时候,楚凰就坐不住了,跑过去迎她,亲昵的挽住她胳膊,然后低声对她道,“魏美姿也来了,不过你放心,她好像被五哥洗脑的挺成功,应该不会再给你添堵了。”

    陆拂桑笑笑,往那个方向看了眼,就见魏美姿神色尴尬,似乎坐也不对,站也不对,无措的扭着手指,想看她还不敢看她,最后,看到罗云清,也冲他奔了过去,仿佛归巢的小鸟,“五哥。”

    罗云清倒也没避嫌,伸出一只胳膊搂住她,然后转身对陆拂桑介绍道,“四嫂,这就是美姿。”

    陆拂桑玩味的点点头,“嗯,很可爱。”

    不得不说,罗云清这挑女友的品味很与众不同,居然喜欢萝莉型,怎么看,都不匹配,就好像是个大人带了个孩子。

    罗云清如何不知道人家心里怎么想的,掩饰般的清了下嗓子,又低头对魏美姿道,“美姿,这就是四嫂,你忘了我对你说的了?见到四嫂该说什么?”

    陆拂桑想笑,忍住了,呵呵,越来越有带孩子的既视感了,魏昊天哄莉莎好像就这语气,她不厚道的看着俩人,眼神越来越戏谑。

    罗云清尴尬的又咳嗽两声,他在人家心里的形象只怕都崩塌了吧?会被当成有特殊癖好的怪蜀黎了吧?其实他真没有什么变态嗜好,不过是恰好一起长大的人是魏美姿而已。

    “美姿,快说话啊。”楚凰都替魏美姿着急,平时也不觉得她这么扭捏啊。

    魏美姿终于看向陆拂桑,怯怯的挤出一句,“四嫂,对不起,以前是我错了,我不该、不该不问青红皂白就对你说那些话,以后不会了。”说完这句,又急切的补了一句,“我哥和五哥都骂过我了,你不会再凶我了吧?”

    楚凰翻了个白眼。

    陆拂桑忍着笑,眨巴下眼,揶揄道,“当然不会,你都被他们教育的那么彻底了,我怎么好意思再凶你?再说,我脾气很好的,也从来不凶人。”她都是直接动手。

    魏美姿闻言,惊喜的眨着大眼睛道,“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你啊,四嫂,你果然是个好人。”

    楚凰又翻了个白眼。

    罗云清纵容又无奈的笑笑,给陆拂桑一个求放过的眼神。

    陆拂桑自然不会不依不饶,很痛快的道,“好了,过去的事就都不要再提了,希望我们以后相处愉快。”说着,主动伸出手去。

    魏美姿怔了下,然后才紧紧抓住,“好呀,你是四哥的媳妇儿,我和五哥是一对,那以后咱们就是妯娌啦,一定要好好相处的。”

    楚凰闻言,忍不住取笑道,“美姿,你知不知羞?你和五哥还没结婚呢,就开始跟四艘以妯娌相称啦?”

    魏美姿果然脸红了。

    罗云清搂着她肩膀,安抚的拍了几下后,才对着楚凰笑道,“等我和美姿结婚时,请你当伴娘好不好?”

    楚凰刚想说不要,罗云清就紧跟着说道,“伴郎就请四嫂的哥哥如何?”

    楚凰顿时低下头,咬唇不语了。

    魏美姿没反应过来,眨巴着眼,一脸茫然,“四嫂的哥哥是谁吗?”

    罗云清见好就好,也不敢太‘欺负’楚凰了,于是,随意的道,“四嫂的哥哥,当然也是陆家的人了,你不认识的,等以后有机会再跟你介绍。”

    “好……”魏美姿很乖巧的应了声。

    罗云清又对陆拂桑道,“四嫂,咱们过去吧,大家都该等急了。”

    陆拂桑“嗯”了一声,暗暗吸了一口气,她是性格大方没错,但即将要面对的可都是秦烨的家人,说一点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想到俩人已经睡到了一块,还有几分羞窘。

    ……

    那边,廖玉凤果然是等的有几分急,若不是还得自持身份,她都想去亲自把人带过来了,“哎吆,小凰这丫头缠着她嫂子怎么还说个没完了?”

    闻言,秦佩云就好笑的道,“妈,您看仔细了,是小凰缠着吗?分明是小五和美姿那丫头,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瞅瞅,两人还握上手了。”

    廖玉凤见状,就乐呵起来,“我孙媳妇就是人缘好,看看,美姿那丫头可是个眼高于顶的,结果咧,俩人一见面就握上手了,处的多好啊。”

    秦佩云无奈的笑叹,“是,您的孙媳妇儿万里挑一,就没有比她更好的了。”

    廖玉凤得意的道,“那是自然。”

    江北峰闻言,就咳嗽了两声,示意她桌面上还坐着李倩呢,李倩可是他选中的孙媳妇儿,难道就不是万里挑一的好了?

    廖玉凤斜他一眼,“你嗓子咋了?”

    江北峰老脸一僵,他就不信她不懂,故意跟他在这里呛声是吧?可他眼珠子瞪得老大,也不敢反驳什么,不然,有他好受的,廖玉凤那嘴皮子可是比自己利索好几倍,于是,他也装傻,“感冒了,嗓子不舒服。”

    廖玉凤顿时嫌弃的道,“年纪大了就是毛病多。”

    江北峰很想不服气的怼一句‘咱俩同岁,我年纪大,难道你还年轻?’,可他还是忍住了,他不是郁焦远,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牢记在心。

    谁知,人家还不放过他了。

    就听廖玉凤好心的提醒李倩,“倩倩啊,离着这老头子远一点,他感冒了,别让他传染给你。”

    江北峰被这话气的真咳嗽上了。

    李倩笑着给他倒了杯茶水,对廖玉凤道,“廖奶奶,您就别逗江爷爷啦,江爷爷今天来可不是冲着他孙子,而是给您孙媳妇儿打call来了,这个情您都不领?”

    廖玉凤眼眸闪了闪,“真的?”

    李倩点头,“当然呀,我可以作证,江爷爷还嫌不够,非要拉着我一起来。”

    廖玉凤这才给了江北峰一个好脸,“总算办了件人事儿。”

    江北峰嘴角抽了抽,实在忍不住,说了句,“我可还是阿烨的媒人呢。”

    那就不是人事了?

    廖玉凤哼笑,“你当媒人还吃亏了?你问问汉水院,想给阿烨当媒人的有多少?这么大的体面给了你,你还得了便宜卖乖?陆家的好茶、好酒都喝进谁肚子里去啦?”

    江北峰,“……”

    好吧,他就知道,不能跟女人斗,除了输的灰头土脸还能如何?

    俩老的逗贫,楚南飞和秦佩云两口子都知趣的不插嘴,江瑶琴更不用说,她素来不喜刷存在感,谁想,郁墨染这时开口了,神色哀怨,“廖奶奶,您太偏心了。”

    闻言,廖玉凤就笑眯眯的拍拍他的手,“小六子啊,奶奶心里也是有你的,可这婚姻就讲究个缘分,也讲究个先来后到,所以,奶奶就先紧着阿烨了,不过你放心,阿烨这事了了后啊,奶奶就专疼你一个,你想要什么样的媳妇儿,奶奶都帮你求来,到时候,奶奶给你当大媒。”

    郁墨染半真半假的笑笑,“可是,我只惦记您孙媳妇儿怎么办?您能不能割爱?”

    廖玉凤故作不悦的扳起脸,“那怎么能成呢?君子不夺人之爱,况且他俩人都扯证了,咱可不能任性啊,再说了,兄弟妻,不可戏,你是跟阿烨那小子没打够架啊?”

    郁墨染哼了声,委屈的道,“我跟他什么时候是兄弟了?打小他就欺负我,但凡我喜欢的,他都抢了去,连我家老爷子都对他更好一点,我现在好不容易喜欢上个女人,他也抢先一步霸占了,廖奶奶,您说,有这样的兄弟吗?”

    这话,桌面上的人谁都不好接,只得装傻。

    江北峰倒是多看了郁墨染一眼,行啊,这小子的演技更精进了,改天得让小七跟他多学学才行,光有心机和手腕还不够,还得会演戏。

    廖玉凤也不知道有没有看透,反正听到这话后,当即就斩钉截铁的道,“胡说,阿烨为了你,命都能不要,这不是兄弟,是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