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 第八十五章 秦烨牌的防弹衣 一更

时间:2017-12-23作者:东木禾

    陆拂桑跟背后有狼撵着一样的进了公司,打了脸卡后,就躲去洗手间里,反正她在公司就是顶着个名头白拿工资,她在或不在都引不起人主意。

    她坐在隔间的马桶上,抱着头先烦闷了一阵子,秦烨在车上说的那些话对她冲击实在有点大,她不是没想过两人的关系会被曝光,但一时受不了这么快啊。

    而且,还是如此高调的昭告天下。

    妈蛋,她以后走出去会不会被八卦的眼神荼毒死?

    他说他没有烂桃花,鬼才信啊,女人畏惧他那张冷酷的脸不敢上前蹦跶,但对她肯定不会客气了,嫉妒这东西完全不受控制,可以让天使都变成魔鬼,她现在就可以想象的到,以后的日子绝不会安生了。

    他还说,最晚年底就结婚,他那神情一点都不像是说着玩的,他能说得出就能做得到,那她呢?谈个恋爱可以说分就分,潇洒的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可一旦车扯上婚约,任是她也洒脱不起来。

    还有更要命的,军婚不能离,除非是男方提出申请,啊啊啊,那她岂不是就彻底被他拴住了?除非他愿意放了她,不然两人这辈子不死不休。

    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去接受啊。

    她能拿恋爱当游戏,再进一步,身体她也能输得起,她甚至都有了连心都会赔上的觉悟,但是婚姻……她真赌不了,一旦嫁进秦家,她就不再是她,以后的一切,也都不由她做主了。

    这是她最深的不安。

    都说婚姻如牢笼,恋爱时的情意绵绵,让女人甘愿为了深爱的男人困守在其中,但是她对秦烨还远到不了那种地步,即便她在将来对他动心动情了,谁又能保证时间这把刀不会把爱情抹平?

    说到底,她还是最爱她自己,她最喜欢的是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嫁人可以,但她能在想抽身时就抽身而退,而不是当厌倦时还得将就委屈一辈子,可秦家不行,所以,她惹不起。

    理清了思绪,她就开始琢磨着怎么让秦烨断了娶她的念头,这时,外面有女人的声音响起,说的正巧是她爸那件事,陆拂桑不由勾起唇角,都说洗手间是收听八卦的最佳场所,果然不假。

    “早上的头条新闻你们都看了吧?”

    “没呢,一来就忙死了,哪有空啊?说说,又有什么新鲜事儿了?”

    “新鲜倒也不新鲜,还是昨天那事儿。”

    “你说英才学校那个女生自杀的事啊,不是都有结论了吗,跟咱们董事长的庶出弟弟没有关系,他就是倒霉催的被祸水东引了而已,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武天宇,说起来,这武家和陆家还是亲戚关系呢,啧啧,陷害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心软,那个武天宇也是个人才……”

    “谁说不是呢,亏他也想得出来,不过咱们董事长的弟弟也忒老实,被人冤枉了都不站出来为自己讨公道,之前真相没大白之前,网上多少人讨伐他啊,咱们局外人都受不了,现在冤屈平反了,好歹也得找武家算算账、出口气吧,可他呢,还是没一点动静,也真是够能忍辱负重的。”

    “谁知道呢,也许是顾及两家的关系吧,不过网上可都是替他讨公道的声音,简直一面倒的去大骂武天宇了,据说还有过激的网友跑到武家别墅前扔东西,好像非要逼着武天宇出来道歉、忏悔。”

    “呵呵,够呛,武家又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会不要面子?肯定会想法子平复这件事的,那个自杀的女生父母昨天闹得多凶啊,结果今天就不露面了,这说明什么?”

    “啊,被封口了?”

    “正解。”

    “啧啧,这年头,有钱就是万能的啊,咦,那你说的头条新闻又是什么?事件大逆转了?”

    “暂时还不知,这要看几方的博弈喽。”

    “说清楚点啊。”

    “你没关注苏大才子的公号啊,今早上他发了一篇文章,那话说得,真是言语如刀,锋利的能杀人如无形了,现在网上群情更加激昂,这回武家要是没点大招,只怕要顶不住了。”

    “嗯,我看也是……”

    几女的声音渐渐远去,陆拂桑拿出手机,找到了苏少雍写的文章,看完后,不得不叹服刚才那八卦女所言非虚,真是言语如刀,锋利的可以杀人了。

    她跟苏少雍在之前并无什么交集,却是不止一次的从她爸嘴里听过这个名字,若说他爸对当今的文化圈谁最推崇,非苏少雍莫属。

    她爸曾说,苏少雍是真正的才子,是最称得上读书人三个字的,有风骨,也有傲骨,有学识,也有品格,据说琴棋书画、样样堪称大师级,据说读过的书能堆满一座屋子,她远远的看过几眼,两人的家毕竟住在一条街上,偶尔还是能碰到的,他也是步行到静宁路口,再坐车去书院。

    跟她装怂总是低着头不一样,他眼睛习惯平视着前方,喜欢穿浅色系的棉麻衣服,喜欢手工的布鞋,浑身上下都难以看到几样现代化的装备,从你身边擦肩而过,带着一股书墨香气。

    他五官长得并不多出彩,却非常干净耐看,她记得第一次见他,脑子里只浮上八个字,温润如玉,宁静致远,她爸也赞过他,说他是当世君子。

    不过现在看他写的文章,还真是与本人气质不符啊。

    想到江小七撺掇秦烨也要给人家送报纸敲打,她就她郁郁的叹了声,这算是欠了人家一个人情吗?人家或许是出于正义感,或许是好心帮忙,却无辜成了情敌,也真是够倒霉的了。

    这般想着,她就给她哥打了个电话过去,还没开口,就听陆明琅咦了一声,“拂桑?我刚想找你哎,你就打过来了,是不是想坦白从宽?可是晚啦……”

    陆拂桑皱眉,“什么坦白从宽?”

    那端,陆明琅更不解了,“嗯?你不是要跟我坦白你和妹夫的事儿?”

    “我俩有什么事儿?”

    “还你俩有什么事儿?你俩的事大了,拂桑啊,哥拜你所赐,都成了名人啦,现在队里谁见了我都关爱一下,亲切的称呼我陆四小姐她哥啊……”

    “……”妈蛋,要不要这么快?

    那端,陆明琅还在抱怨,“着实让人郁闷啊,我又不是没有名字,干嘛还要用你开头呢?”

    陆拂桑揉揉额头,头又开始疼了,“那个,哥,我其实……”

    她还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被陆明琅截过话去,“拂桑啊,你说说看,你跟妹夫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会在咱们家大门口就演激情戏呢?拂桑啊,哥不是老古董,恋爱中的男女搂搂抱抱很正常嘛,哥也同意你跟妹夫亲热的,但是……这么火辣真的好么?”

    陆拂桑咬着牙问,“什么叫火辣?”

    特么的拥抱一下就需要用火辣来形容吗?这念头用词都这么不负责任?

    陆明琅似乎比她还要难以接受,哭丧着道,“你都对妹夫饥渴的乱摸了,还不叫火辣?那怎么着才算是火辣啊,拂桑呀,原来你是这样的妹妹。”

    陆拂桑气的爆粗口,“放屁,我什么时候对他乱摸了?”还饥渴?

    陆明琅一愣,“你难道没有乱摸妹夫?”

    陆拂桑切齿道,“绝对没有,我还没疯呢。”

    陆明琅闻言,就松了一口气,“没乱摸就好,我就说嘛,拂桑怎么会饥渴呢?虽然妹夫长得是挺让女人垂涎的,但你应该能忍到上车吧?”

    “哥!”

    “嘿嘿,好,哥不说这茬了,哥纠结了半天原来是个误会啊,那哥赶紧帮你澄清去,这不是在中伤你的名声嘛……”

    “等等!”

    “怎么了?”

    “哥,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算了?你明明没有饥渴的乱摸妹夫嘛,你放心,哥一定挨个的跟他们解释清楚。”

    陆拂桑幽幽的道,“哥,你这么做,他们只会更加认为我饥渴的乱摸过秦烨。”

    “呃?为什么?”

    “你不知道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陆明琅闻言,声音顿时郁郁下去,“对啊,乱摸没有,可拥抱总是真的啊。”

    陆拂桑无话可辩驳了。

    陆明琅见她沉默,小心翼翼的问,“那个,拂桑啊,你这是要跟妹夫公开的节奏吗,从地下转到地上,受万人瞩目,是为什么啊?”

    陆拂桑烦闷的道,“这不是我的意思,是秦烨找人办的。”

    “啊?妹夫干的,他那样的身份地位应该不会喜欢这样高调啊,难道是……为了让你体会一下被人羡慕嫉妒恨的快感?嘿嘿,拂桑,咱没那么虚荣对不对?”

    “废话。”陆拂桑没好气的道,“我有那么无聊吗?”

    “那不然妹夫为什么要昭告天下啊?”

    陆拂桑不情不愿的道,“他说,是为了保护我。”

    “咦?保护?”陆明琅是耿直了点,但却也不傻,稍加思索,便想明白了,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妹夫真是机智要,居然想出这么一招,高,实在是高。”

    陆拂桑,“……”

    特么的高在哪儿?

    那端,陆明琅还在激动着,“这招好,这就好比给你穿上一身防弹衣啊,还是秦烨牌的,以后就没人敢欺负你啦,好,太好了。”

    陆拂桑幽幽的问,“哥,你真的觉得好么?”

    “对啊,秦烨牌的防弹衣,值得信赖啊。”

    “……”

    “我等下还得挨个儿的找人说道说道,嘿嘿,不过不是去澄清误会,是帮你们宣传,最好做到人尽皆知,还有他们对我的称呼,陆四小姐她哥,哎呀,这个不够响亮,应该叫秦四爷他大舅兄,哈哈哈,这个我喜欢。”

    “……”

    她哥也中邪了吗?

    “哥,你冷静点,好么?”

    陆明琅笑着说了句,“我很冷静啊,哎呀,拂桑,哥不跟你说了,郁六爷喊我呢,对了,他对你还惦记着呢,你放心,等会儿,哥就把你和妹夫情难自禁演激情戏的事跟他说,他说不准就伤心之下放手了……”

    等到那端传来挂机的嘟嘟声,陆拂桑才懊恼的抓抓头发,妈蛋,净顾着扯这些了,正事都还没跟她哥说呢,她原本想让她哥感谢一下苏少雍的。

    ……

    从洗手间出来,陆拂桑就明显的感觉到了异样,以前,她在公司,那就是透明人一个,虽说她也姓陆,可跟东院却是泾渭分明,她家在公司里没有一点股份,跟个外人一样。

    再加上她的平庸,谁会多看她一眼?

    但现在……

    众人虽不敢明目张胆的盯着她看,可偷偷摸摸的打量那是一定的,就像是头一天才认识她,眼睛里都是好奇、惊异,还有匪夷所思。

    陆拂桑故作不知,收拾了一下自己桌面上的东西,就去了人事科,她得赶紧辞职,虽然她心理素质是强大到不怕人看,但这么被盯着八卦,也着实不舒坦。

    她一走,周围的人就都聚拢在一块低声议论上了。

    有人不敢置信的问,“真的是她吗?不会图片有假吧?”

    另一人摇头,“不会是假的,男主角是谁?是秦四爷啊,谁敢造那位爷的谣言?那不是作死吗?”

    又有人沉痛的接口,“这么说是真的了?我心目中最具英雄气概的男神啊,没有之一,居然就这么被猪给拱了……”

    旁边有人赶紧嘘了一声,“你不要命啦。”

    那人忙捂住嘴,眼里还有泪花在闪烁。

    另有人惆怅的叹道,“难道这年头男神都喜欢另辟蹊径?这让我等美女情何以堪?”

    也有人带着脑子,沉吟着道,“会不会都是咱们看走了眼呢?”

    “什么意思?”众女问。

    那人高深莫测的道,“或许人家是扮猪吃老虎?”

    闻言,众女顿时觉得都真相了,不然,没法解释这狗血的剧情啊。

    ------题外话------

    今天分三更上传,姑娘们别漏看了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