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城春秋 第五章 往事上心头

时间:2018-10-23作者:鸦山沉秋

    一场没有雷鸣闪电的疾风暴雨持续好几个小时后,终于风停雨静。琳铃皱着眉头望着被风雨洗刷过了的房子,在心里叹息道,“要不是背后有工厂这围墙遮挡着,整个房子的瓦片哪里经得住如此强劲的北风,早已经千疮百孔了。”她是一个爱整洁的人,见不得屋内屋外那一片狼藉尘垢,急忙挽起袖子仔仔细细的收拾起来,忙了一阵子,见只剩下残缺的屋檐和那卫生间的窗子刮的不知了去向,无可奈何的想只有等床上的思明来收拾了。

    她来到寝室,见思明仍在呼呼大睡,心疼的看着这个半个多月来只睡了这一个好觉的男人,心里嘀咕着,“你这冤家,跟你唠叨了无数回,工作不是在家里过日子,想说啥就说啥,有担当掏心掏肺的老婆喜欢。可是工作就不一样了,你瞧瞧别人,哪一个不是当面奉承暗地里张三长王二麻子短的议论,只有你这冤家说话办事拐不过弯来。那性子该改一改啦,不要那么憨厚倔强、率真,变得精灵聪明点不行吗?你知道么,正是你的率真,疏远了亲朋好友,也是你的倔强,才祸起萧墙。不过你放心,不管什么样的艰难险阻我都会陪着你,干嘛紧锁眉头啊!想想当初,我们是怎么过来的。”

    一想到当初,她那脸上禁不住泛起了一丝红晕。那天,她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羊杂烩,眼看到了桌子面前,突然一位顾客毛毛糙糙顾撞了过来,那滚烫的汤汁立即溅满了她的手腕,那顾客瞥了一眼,若无其事的进了包厢。痛的不敢松手的自己,能怨谁呀!连白那人一眼都不敢。就是这个冤家急急忙忙跑了过来,迅速将那碗羊杂烩放到客人的桌子上,拖着她跑进了对面的药店,熟练的清洗和包扎如同一个细心的护士。完了,他皱着眉头道,“肯定很疼的,忍着点,我得回去跟他算账。”

    吓懵了的她,听说要去找那人算账,低着头道,“别这样,让老板知道了,这份工作就没有了。顾客是上帝,不必要为微不足道的事去影响老板的生意,何况他也是不小心才这样的。”

    这冤家毫不客气的道,“不管是冒冒失失,还是不小心,弄伤了人,赔礼道歉别说,总得要负责吧,这与和气生财不相干。老板那里我去说,我不相信这当老兄的连自己员工利益都不顾。”

    老板的弟弟!她惊愕的瞧着这个棱角分明,特别帅气的男人,发起脾气来还有一股不饶人的气势,不知是感激还是敬佩,她那心跳不由得微微加剧,甚至有了一种心灵震动。从此,她爱上了这个一贫如洗的男人,并且不顾家人的反对,说服了这个心存顾虑的男人。

    想着想着,她禁不住的问起了自己,“这家里没少来他圈子里面的人啊,吃吃喝喝的言谈中,都说你这冤家为人忠厚,交友率真,敢于担当。怎么现在没一个人出来替你说话了!哎,这机关太复杂了!为什么与普通老百姓的相处就那么格格不入啊?”一阵叹息过后的她,禁不住鄙夷起这种两面性的虚伪来。

    郁闷了一阵子的她,又想不出为自己的男人做点什么,便牵肠挂肚拿着毛线衣来到过道编织着。零零碎碎刮走了的屋檐和卫生间的瓦片,还有那刮的不知去向的窗子,让她升起来一丝凄凉,冷不丁打了个冷颤。残缺的屋檐,好些个透着光的窟窿,还有他那不期而遇的现状,怎么会来的那么巧!

    她正在胡思乱想,卧室里传来思明的惊叫声,她急忙放下手里的毛线活跑了进去,见思明脸色苍白的闭着眼睛,一个劲的在床上手舞足蹈,张着嘴呜哩哇啦不知道在说什么。她知道他又在做恶梦了,便使劲地摇晃着他,“思明醒醒,思明醒醒,又在做什么恶梦了?”

    思明哎呀一声醒来,睁开朦朦胧胧的眼睛,见琳铃撇着嘴,白里透红的脸上面露微愠的站在面前。他不好意思的瞅了瞅周围,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一米暗暗的阳光从小小的窗子直射床前,像是大白天,怎么做起梦来了,那隐隐约约的虚幻女子,不止一次出现在梦里,到底为什么!

    琳铃见他神情恍惚,絮絮叨叨的嚷了起来,“给你一点甜头,你便得寸进尺喝得稀里糊涂,下次你休想再给你酒喝。”

    他对妻子的责怪向来是一笑了之,因为妻子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时过境迁便忘记的干干净净。见妻子转身去了卫生间,便躺在床上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细细地回忆着梦里的情景,琳玲却提着一桶水进来道,“喝的酩酊大醉,天塌了你都甭晓得,赶快把身上擦一擦衣服给换了,出去看看那些个刮烂了的地方该怎么办。”思明像是完全清醒了的道,“天都快黑下来了,疾风暴雨过后就不会刮风下雨了,不急不急,明天我会好好整理的。你这样累不累,我这几脚路就到了卫生间,用不着你这样跑来跑去。”琳铃忧心忡忡道,“你不知道,卫生间的窗子都吹走了半边,屋顶上的瓦稀里哗啦的露出了好些个窟窿,要是再下雨,只怕这房子里面都要进水啦。”他见自己一顿酒喝出了这么多的事,哪里还好意思啃声,乖乖的任凭妻子摆布。”琳铃一边给他擦背,一边没好气的道,“你到底在做了什么梦,手舞足蹈的吓死人,叫你别想那么多,你偏不听,梦见什么啦?”

    思明顿了顿,却又讲不出个所以然,含含糊糊道,“没什么,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心里却在嘀咕道,“难不成那座大山,要永远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一晃二十多年,风住尘香花已尽,物是人非事事休,这是去还是不去呢?”

    妻子一边给他换衣服,一边问道,“还说没什么,折腾的浑身是汗水。”

    思明自言自语的道,“像是梦到了下放过的地方。”

    妻子惊讶的道,“下放过的地方也不至于把你吓成这样,这么恐怖?”

    思明若有所思的回答道,“原始森林哪有不恐怖的,爬的很累啊!”

    妻子道,“有的梦是很灵验的,有的梦是放不下的思念造成的,不如趁这次你闲下来的机会,去看看你那放不下的地方,怎么样?”

    思明忐忑不安的瞅了一眼妻子,他始终不敢忘记租住屋的那一段往事,那是孩子她妈躲在窗口悄悄摸摸在看她,回家后的思明好一阵子解释不清。虽然妻子知书达理善良贤惠,又是陈年旧事,哪有不吃醋的女人,要是被她知道了,好端端的日子会不会生出些不愉快的事情来。眼下又是不去不行了,自己的预感向来比较灵验,山那边像是有什么事在发生,只是见了那一家子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会不会惹出什么祸端来。心存忌畏的他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去了再说,但愿岁月如梭,使他们淡漠那支离破碎的情仇。便瞅着妻子道,“既然你同意了,明天我准备一下,后天出发,只几天的功夫就回来陪你。”

    妻子道,“听你这口气,像是一个人去,那不行,结婚那天就说好了的,公不离婆,可不许耍赖。”

    思明道,“又不是到什么大城市去旅游,是贫穷的高山上呀,山高路险的好难爬,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妻子毫不在意的道,“再难我也得跟你去,早就想看看你下放的地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样子,夫妻双双把家还,够你有面子的啦,不用多说明天就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