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城春秋 第四章 醉游

时间:2018-10-23作者:鸦山沉秋

    思明迷迷糊糊的来到了云遮雾绕的深山老林,举目四望没有人烟,参天的大树下,只有一条长满荆棘的小路,那小路的不远处,被一片白蒙蒙的弥雾遮盖的看不清方向。正自惊奇好熟悉的原始森林,不知什么时候来过!茫茫的弥雾中,一个银铃般的声音悲悲戚戚、柔柔顿顿,时有时无的在呼喊。那声音怆然颤抖,在荒无人烟的山谷震荡,叫得让人身心破碎肝肠寸断。一声声紧似一声的“思……明、思……明…”呼唤声,把整个山谷叫的摇摇晃晃,震的树叶片片滴落。他随着声音,磕磕绊绊钻进白雾缭绕的森林深处。森林里面寒风凛冽,阴气沉沉,让人毛骨悚然。呼唤的声音仍然在空荡荡的原始森林里回荡。他不由得停住了脚步侧耳细听,那凄凄然然催人泪下的呼唤声,的的确确在呼唤着自己。他欲寻声音方向走去,却挪不动了身子也迈不开了腿,只能呆呆地站在参天大树下四处张望,清晰可辨的四周哪里有身影,只有时远时近、催人泪下的呼唤声在树林中回旋。

    他正自疑惑,周围的白雾瞬间散去,眼前尽是满山遍野结满枝头的果树林和一群群啃着青青叶草的牛羊。近在咫尺的地方,一位似曾相识的白发童颜女子,眼泪汪汪的朝他飘来。那苍白的脸上瘦的只剩下骨头,那柔软的身躯轻的像一片树叶,在他身边若即若离的飘来飘去。他仰着头呆呆地看着,怪啦!怪啦!这没有人烟的原始森林怎么会有如此熟悉的声音,突然间又冒出活生生的牛羊和果树林来?他擦了擦迷迷瞪瞪的眼睛,似曾相识的女子,不知在哪里见过,待我扯住她问个究竟。打定主意的他,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欲扯住她那飘来飘去的身躯,不管怎样努力却仍然两手空空。更让他诧异的是,那结满枝头的果树和啃着青草的牛羊,也随着她的身影时隐时现。顷刻之间,又不知又从哪里冒出一股白茫茫的雾霾,挡住了他的视线,如云般的雾霾中只有了那女子断断续续的呼唤声。他仍不甘心地寻着她的声音,在迷迷茫茫森林里飞快的追赶,忽东忽西的拼命跑着,声嘶力竭的在雾霾中呼唤道,“别跑,等等我,等等我,等等我……”声嘶力竭的呼叫声在死一般寂静的山谷里回荡,却仍然没有那女子的回应,只有那朦朦胧胧的雾霾在头顶上萦绕。

    跑累了的他刚刚止住脚步,白雾之中却飘忽下来一绫蓝色绸带,他毫不犹豫的抓住不放,只觉得整个躯体轻飘飘的被带离了地面,袅袅绕绕的离开了没有人烟的原始森林,迷迷荡荡被带往郁郁葱葱的村落。庆幸之际,他感到那纤细柔滑的绸缎,在手上光溜溜的徐徐滑落,不由得扫了一眼脚下。不看还好,这一看让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脚底下那黑黜黜的万木葱茏与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无论掉在哪个地方,都会粉身碎骨。惊慌失措之际,慌乱的肢体变得毫无了知觉,整个身躯凌空坠落下去。

    正当他感到死亡已经降临,还在叹惜那似曾相识的女子不知是谁时,坠落的身躯如腾云驾雾一般,降落在白雾蒸腾的山脊上。他潜意识的站稳脚跟,迟疑的摸了摸全身,竟然毫发无损,便恍恍惚惚往前走去。一位身着道袍的和尚直挺挺的挡在面前,二话不说的拉着他就走。和尚身轻如燕的带着他飘飘忽忽行了一程,来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小院。阴森森的小院,让他既熟悉又陌生,正待问那和尚,那和尚已不知去向。

    他正值惊魂未定的站在那里不知所从,一个黑衣女人长袖垂地的从寂静无声小院走了过来。那惊人的容貌让他顿感诧异,这荒山野岭哪有如此漂亮的冰美人,莫不是自己看走了眼,还是这山上真有什么仙女不成!痴痴呆呆的他一个劲的瞅着那女子姗姗而来,恍惚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半会记不起来。正待施礼问个明白,可那女人随着薄如烟纱的金丝软,旁若无人的飘忽而过,目不斜视的往前走了。越发纳闷的他,顿觉这女人有点像那森林中的女子,不同的是这女人神态孤傲,那苍白的脸上虽然也饱含着几分凄凉,却比森林中那骨瘦如柴的女子多了一些冰肌。

    他不知道悟到了什么,急忙转身追了过去,哪里还有那女人的身影,唯有桌子上放着一张墨迹未干的纸条,上前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姻缘天注定。下面写着:过去未来,莫谓智者贤人能打破;前因后果,须知有缘无份不相逢。他想了想,这因果来去的事太令人头疼,不如去找那女人问个究竟,便沿着那女人去的方向寻了过去。寻了一阵子的他仍没见那女子,只正值纳闷,忽见右壁一细如蚕丝的针下面有张纸条,他取来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海誓山盟都是假,贪求思慕总因痴。他疑惑不解这不庙不寺的荒院,何来这么多的缘呀痴的,莫不是这荒院出了什么邪门之事,还是趁早一走了之的为好。

    正待他抬脚之时,侧门出来一个似曾相识的老者,手里拿着一根光溜溜的棍棒,横在他的面前,身后还跟着无数个牛头马面奇形怪状的小喽喽。那老者眸光狰狞不言不语,只用棍棒向他指了指,他便乖乖的跟着他来到寸草不生的荒野阴地。这荒野之地冷气袭人,一堆堆阴气沉沉的墓穴,让人毛骨悚然。小喽喽们把他围在了两堆坟墓中间,张牙舞爪的蹿来跳去,他却像身在事外一般,不理不睬的只管看着那墓碑发呆。好端端的一块无尘碑,怎么会没文字呢!便用手在左边抹了一下,抹到之处竟现出一行文字来,在那孝子贤孙的名字后面,竟然还写着孝女小丫头孝婿思明,他来不及看那逝者是谁,便扑通跪倒在地。

    他正要施礼叩拜,周围的小喽喽和那老者变成了血盆大口尖嘴舌长的厉鬼,面目狰狞气势汹汹的朝他扑来,他见势不妙爬起来就跑,哪知那刚刚消失的女人突然变成蓬头散发的鬼怪,张牙舞爪的堵住了他的去路。他战战兢兢的直呼道,“我命休也,休也!谁来救我。”

    情急之中,那和尚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手里拿着一面镜子说道,“先生不必惊慌,贫僧奉丫头的命,前来救你。”

    只见那和尚,手拿镜子晃晃悠悠,老者和那尖嘴舌长的厉鬼顿时全没了踪影。惊恐之中的他,看了看自己站的地方竟然成了一片荒郊野岭,那阴气沉沉,让人毛骨悚然的墓穴也不知了去向。

    他扯着和尚的道袍,可怜巴巴的道,“你是带我来这里的,为何又不见了,那些人都是我好像认识的人,为什么都变成了鬼怪,我与他们无冤无仇为何要我的命,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那和尚问他,“你在这里看见了什么?”

    他想这和尚本领高强,一定是个神仙,我哪里能够瞒得过他,于是,他一五一十的说了。那和尚道,“世上的情缘都是道不明说不清的魔障。三言两语哪里解释的清楚,施主还是回去自我感悟吧!”说着说着,毫不客气的把他推了一掌,只见他哎呀一声跌倒在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