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唐世李家 第18章 杨钰的身世

时间:2018-10-22作者:黎光

    “什么?”李玉良有些震惊的看着杨钰。

    其实,每一个宅男的心里都有这样一个梦想,那就是能够收到女子的邀约,然后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然而,这次的事情完全是一个意外,所以李玉良并没有宅男的那种想法,通过这段时间以来的老师生活,也却让他自己也感受到了一些别样的变化,那是心里的升华。

    此刻的李玉良,心里是纯净的,纯粹的,没有任何造作的。

    杨钰也知道自己这样说出来,是很不对的,可是自己今天真的是很郁闷,甚至可以说,这甚至都关乎到自己性命的事情,无亲无故,或者是说,她的亲戚都没有什么能耐,所以才会想到自己的老师。

    恩师如父,即使李玉良帮不了她,那她自己也只有认了。

    李玉良紧盯着杨钰一会,发现她确实是有心事,心里也是哀叹一声,二话不说,直接进入到她的屋子里。

    杨钰也有些震惊李玉良为何会不问些什么,就直接进来了,不过在意外之后,心里也就释然了,毕竟之后的事情,还是要求李玉良的。

    房屋内,就只有李玉良和杨钰两个人。

    其实李玉良的年纪也比杨钰等人大不了几岁,所以二人坐在一起,难免有些尴尬。

    李玉良不知道要怎么询问出来,还是杨钰率先打破了宁静,叙叙道来:“其实,我的身份是一个公主。”

    当最后一个字进入李玉良的耳朵里的时候,李玉良先是震惊,然后就在脑海里瞬间脑补了无数个画面,对于这样的宫斗戏,李玉良就算是不看电视剧,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甚至还想到了很多延伸的线路,不过明显都是电视剧里的镜头。

    “我的母亲是一个奴婢,皇上有一次寿宴,高兴的多喝了一些酒,在母亲伺候皇上的时候,就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一幕……”杨钰说道这里,李玉良就已经知道了怎么回事。

    但是李玉良心里还有些暗自摇头,想不到是这样简单的剧情,不过杨钰还真的是可怜。

    后面的话,杨钰还在诉说着,发现李玉良竟然没有过多的猜忌和多疑,也就使得杨钰很平静的将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最后也道出了关键。

    “宫里的明争暗斗,很是激烈的,我的母亲因为自己的家世问题,并不受待见,也就只有那一次意外而已,可是最近皇上却又一次喜欢上母亲,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喜欢,也就导致母亲在宫里被人算计,如今母亲密信告诉我,我可能也被人惦记上,所以……”杨钰看着李玉良,最后面的话,还是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

    “我知道了。”李玉良听明白杨钰的意思,自然也就打断了杨钰的话。

    “你就待在我身边,保证你不会有事的,而且据我估计,一般情况下,不会轻易动手。”李玉良直言不讳,一般人躲都来不及,李玉良却毫不忌讳,甚至脑海里已经开始想一些招数了。

    “如今,你要靠你自己,闯出一片天地,这样的话,你还有自保的能力。”李玉良略微思索一下说道。

    “自保的能力,我要怎么做?”杨钰问道。

    “你等我下。”李玉良走出来,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拿出那本鲁家拳谱来。

    “这个给你,以后你就按照这上面的来练习,记住,一定不要被人看到,实在不行,就在这晚上偷偷的练!”李玉良千叮咛万嘱咐,最后还是不放心,忽然想到这本拳谱本身就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又说道:“每练一个星期,哦不,是练到7天的时候,就叫我,我来给你舒筋。”

    李玉良知道这本拳谱的危害性,并非这拳谱本身不厉害,而是按照这本拳谱来练的话,身体上的很多肌肉都会处于紧绷状态,就像是健身后没有拉伸一样。

    久而久之,反而对身体不好,那实力自然是要下降的。

    “多谢老师。”杨钰看出这本拳谱的不同,同时也深深的感觉到李玉良的关怀。

    第二天,一道声音从门外喊来。

    李玉良悠悠的睁开眼眸,意识渐渐的回归本体,声音也逐渐的清晰起来。

    “李老师、李老师,起没起来?”周禀站在门口不停的叫唤着,其他的人早就已经去上课了。

    门开,一道强烈的阳光刺的李玉良睁不开眼睛。

    “这么早干嘛!”

    “都已经日上三竿了。”周禀指了指天上的太阳,又说道:“李老师,我父想请你去家中做客。”

    “你父亲?刺史大人?”李玉良疑惑,为什么刺史会找自己去家中做客。

    周禀有些扭捏,还在想李玉良是不是明知故问,小声说道:“李老师,你交代给我的事情,我已经做好了,被父亲发现后,称你是天才,所以这才邀请你去我家做客的。”

    周禀平日里可是嚣张惯了,这一刻竟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扭捏起来了,如果让其他人看到,指不定以为周禀生病了呢。

    “对了,肥皂还在他手里呢。”李玉良一拍脑门,赶忙应声而去。

    庭院之中,那口大锅还在那里,一旁站着周禀和周驰牧,而李玉良却是在围绕着大锅,左看看右瞅瞅。

    “嗯,看来是对了,但是还有些不太近人意的地方,这样,你去拿一把刀来。”李玉良冲着周禀说道。

    周驰牧略微有些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李玉良竟然直接指挥自己的儿子,不够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人家是周禀的老师,相当于他的父亲,指挥下也很正常,但是看在李玉良的年纪上,又有些犹豫。

    而且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德行,自己太清楚了,别说是这么一个年轻的老师,就算是吴士德的指挥,周禀也不可能去完成的,即使是去了,也是为了给吴士德一些薄面。

    周驰牧正在这样想着,下一刻就睁大了双眼,一副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竟然在李玉良说完后,乖巧的去厨房拿刀去了。

    刀来,李玉良握在手中,然后将大锅里的肥皂拿出来,重新摆放在案板上,对准肥皂,一刀猛的砍了下去!

    当当当……

    大刀阔斧的砍了几下,李玉良满意的点点头,终于达到了我所要求的标准。

    当下,正是长方形,如同巴掌大小的肥皂,呈现在李玉良的面前。

    “这东西叫做肥皂,风干之后,就可以用它来洗手。”说着,李玉良还特意演示了一遍,和周禀有些不同的是,李玉良还传授的洗手的方法和动作。

    “如果肥皂长期不用,或者是太过干旱,表面就会出现裂纹,不过不用担心,还是可以使用的,肥皂主要是以洗衣服为主,这可比皂荚的清洗能力强多了。”

    “你再去拿些花瓣来。”李玉良脑中灵光一闪,忽然说道。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