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129章 委屈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九王爷这么想着,心里又在发软,把身子往前一倾,盯着李春娥的娇颜仔细地看。

    李春娥被他惊得往后一退,厉声骂道:“放肆!”

    她这一声恼得变了音,脸也红得如同滴下血来,九王爷向来是花丛中的老手,看她这满面羞愤,声音却早已发颤,知道她这表面的气势虽然凶,其实心里却是怕的。

    九王爷打算赌上一把,干脆把身子向前一倾,不顾一切地把李春娥抱起来一把按在墙上,照着嘴唇就亲了一口。

    李春娥吓了一跳,抬手照着九王爷的脸上就挠,长长的指甲瞬时将他的脸上划出一长条血迹来。

    “丝……”九王爷心中暗恼,低头看了一眼怀抱里的人儿。只见她羞得脸如红布,双目盈盈含泪连那嘴唇都开始抖了,咬着唇颤着声音道:“你放手,不然,我……我就大声喊人。”

    九王爷冷声一笑,盯着她道:“你且喊啊,世子妃,若是此时唤得有人过来,我便当众说出是你在勾引我!平日里您这戏文早已看过不少了吧?但凡是这男男女女的事儿,男人可以随意脱身,这女人的清白可就……哼哼,世子妃,你可要想清楚了。”

    李春娥的手腕被他握得紧紧的,整个人也被他抵在墙上,气得直掉泪却也不敢再作喊叫,只哑着嗓子低声道:“女子向来没有得罪过九王爷,九王爷何故这般对待女子?”

    九王爷看她哭得娇羞,便用手托了她的下巴轻声道:“你是未曾得罪过本王,可是何故你要生得如此貌美?却又偏要嫁给元泓那样的傻子?放着你这样的鲜果子他不知道痛爱,倒叫我这个外人眼馋,今儿个我就教教你,但凡是个男人,得怎么对自己的女人的。”

    九王爷话一说完,捉着李春娥的手凑到唇边就是一口,李春娥羞愤至极想要缩手,无奈手腕却被他狠狠握住动弹不得。那九王爷将她那玉白色的手奉到口边,先是在那手背上轻轻咬了一下,然后又顺着那手腕一路吻下去。

    李春娥吃了一惊,想要开口骂他,只觉得一阵酥麻的感觉顺着那腕子直接就到了胸口,却是叫整个人都软得动不了了。

    九王爷顺着她那玉腕一路吻下,一直吻到手肘边际,看着那粉灵灵的如莲藕般嫩白的手腕九王爷就直了眼睛,用她的粉拳把嘴唇一抹,慢慢地松开了李春娥的手,慢声道:“世子妃,这般的滋味,你以往可曾尝过?那个傻子可曾给过你这个?”

    “你……”李春娥又羞又恨,偏又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得恶狠狠地用眼瞪他。

    九王爷看了她的神色不怒反笑,将嘴一咧露出满口白牙:“看来世子妃还当真是没开过荤,这么这一点油星都沾不了了?”

    听他这满口荤话也不知道一会儿他还会做出什么不堪的事情来,李春娥气得发癫,颤着身子道:“你若继续放肆,我便是豁出命来也要将今日之事告诉二世子,看他如何治你!”

    听了这话,九王爷倒是心虚,慢慢地松了手,讪然一笑往后退了一步:“世子妃何故拿他来吓我?”

    趁着他后退的空,李春娥将他一把推开,往门外就跑了过去,急急忙忙地下了楼,却见两个丫环正在楼梯口那里一边看着戏台子一边发笑。李春娥心口正恼,上去照着两个丫头便骂道:“你们这两个适才躲到哪儿去了?却叫我等了这么老半天?”

    两个丫头声应道:“适才在屋里说话扰着世子妃了,所以这半天不敢进屋。”

    李春娥气结,把脚一顿扭头就往门外走。

    这边九王爷站在楼上一直目送着李春娥的马车走远,翘起唇角坏坏地一笑,王光凑过来满脸谄媚:“爷,这一会儿聊得如何啊?”

    九王爷抚了抚唇角,摇着头直叹气道:“想不到还真是个雏儿,貌似什么都没有经过似的。”

    “哦?”王光有点意外“爷,难不成那二世子还当真是个断袖啊?”

    “他断袖?哼?”九王爷转身往那桌子前面一坐,把着杯子就是一大口“他如今只顾宠着他那个美妾,倒把这正妻给冷落成这样,真是个暴敛天物的混蛋。”

    “咦?那按这么说,这世子妃过得也当真是挺苦的啊。”王光是个能看出事儿的“这宠妾灭妻,可不是好事儿。”

    九王爷把身子往后斜斜一靠,冷哼一声道:“他可不傻,断不会叫外人落了这宠妾灭妻的口实,常日里这正妻的体面全都给足了她,可是暗地里,却是沾也不肯沾她,女子脸皮薄,若不是今天我这一试,还真看不出来她还是个姑娘呢,轻轻照着她那手腕上亲了一下,她便受不了了。”

    “啊哟,爷,您这下手可够快,也够狠!”王光倒是真吃了一惊“不过爷,您别怪的多嘴,那个二世子可不好惹,表面上不动声色,骨子里可阴得很。”

    九王爷冷声一笑:“亲了她又如何?我就赌她一个字儿也不敢往外说……”

    李春娥上了马车就用帕子将那九王爷适才亲过的手腕给左右擦了半晌,然后把那帕子狠狠地往外一丢,捂着脸就哭。原本是好好地看个戏,不想就遇到这么个登徒子,把自己这么轻薄一番,往后自己可该如何见人?白白地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可该找个人帮自己出气才好。

    可是这个事儿,可怎么开口,又能去跟谁说去?

    不用想,春娥也知道这件事是万不能和王妃说的,大家都是女人,所以也最了解女人,但凡是女的在外面受了欺负,常人都会指责了这女子不检点,没有几个指摘男人的。

    再说了前几日王妃还说过不让自己到戏园子里去,如今果然在戏园子里吃了亏,可不就先落着埋怨了吗?

    可是除了王妃,还能有谁给自己做主呢?想来想去,只有找元泓了,再不济他也是自己的男人,这事儿找着给他说,叫他帮自己出气,断然是不会错的。

    转眼就到了靖王府,春娥下了车先问元泓回来没有,下人说是二世子刚回来便径自去了偏苑里。

    春娥也没有多想,径自冲着那偏苑就走了过去。

    偏苑与那正房比起来真是差远了,春娥住的正宅一进三出,但凡有人进去还要有个人先通传着,可是这偏苑横竖也不过是三间房,园子也不大,春娥往常从来不往这里来,今天这心里带着气,也就没想许多,自己一个人气哼哼的,不叫人传唤便径自地进了园子。

    进门却见这园子里面静悄悄的,春娥心下奇怪,不是说元泓在这里吗?怎么此时竟然这么安静,连个下人也没有。

    信步走过花丛,突然听得身后有动静,春娥回头就吓了一跳,只见假山后面元泓正把若夕按在身后的石头上正纵情亲吻着,若夕踮着脚尖就这么被他抱在怀里,闭着眼睛与他吻得如醉如痴。两个人纵情痴缠,竟然对身边的响动都没有注意到。

    春娥惊了一跳,赶快退到园子外面,好半天还没有回过神来。

    怪不得这苑子里面没下人,这天还没有黑,两个就这么亲上了?

    春娥的心底狂跳个不止,竟是跳得连心口都痛了。适才那一幕实在是太过惊人,李春娥闭着眼睛好半天,才算是回过神来,照着胸口用力地抹了半晌,又愣了半天神,心中又是妒又是恨忍不住就落下泪来。

    今天自己出门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他二人两个倒是能风流快活,这大白天的竟然就这么不避忌地抱在一起做这样的事!

    自己适才还天真地想着叫他元泓来给自己给主持个公道,此番看来也便罢了吧,他那心里除了那个杜若夕,还能容得下什么?幸亏适才自己并未开口,若是开了口,说不定只是招他厌弃罢了。

    春娥只觉得胸口升起一股妒恨来,直烧得心窝子痛。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又用手背抹了一把眼角的泪,强定了定神,向着自己房里走去。

    李春娥这一夜睡得不好,闭上眼睛就是九王爷那张脸,嬉皮笑脸地贴上来把自己压在墙上,又拉着自己的手腕使劲吻,自己挣又挣不开,喊又不敢喊,满心的都是委屈。一转眼又是看到元泓和若夕在一起,大白天两个人吻在一起,难舍难分的。

    李春娥这又是妒又是恨又是怨,整个晚上翻来覆去的,委屈得流了半宿泪,第二天早上见王妃的时侯眼睛都是红的。

    “春娥这可是怎么了?”王妃关切地道。

    “没事,娘,许是昨夜没有睡好。”李春娥抬头掩了掩额角。

    “唉,你这个孩子啊,有什么事,记得和娘说嘛。这身子不舒服,还来请安做什么?”王妃看着她满脸的关切,李春娥强笑了一下,只说自己没事,顿了一下又问:“怎么不见若夕过来请安啊?”

    “早上来了。”王妃道“我只说这身边也不用她服侍着,便叫她自己忙去了,这会儿许是又去了她自己的铺子里了?你怎么想起来问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