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123章 亲昵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王妃拍了拍她的手道:“春娥,咱们娘儿两个用不着藏心思,之前因为你私下里给他纳妾的事儿,弄得两下里挺不痛快的,这个事儿我也知道,所以昨个儿就是故意给躲了,是不是?”

    春娥抿了抿唇角不说话,王妃继续道:“其实昨儿个你倒是该去应个景,叫那新进门的女子当面给你这个当正妻的奉杯茶才好,你这么躲了,倒是给她省了个事儿。”

    春娥低头一笑:“娘,我本是不在意这个的。我是妻她是妾,这是改不了的事儿,这礼数她可以以后再给我慢慢补回来,不急在那一时。”

    “嗯,话是这么说,不过娘私下里和你说句话,这个姑娘出身也不低,是当朝三品侍郎的嫡女,进了咱们府上做妾也可以说是委屈她了。往后娘还指着你们两个好好相处,好给我们府上开枝散叶呢。”

    三品侍郎的嫡女来作妾?那可当真是下嫁了。

    春娥暗暗一皱眉,却没有说话。

    “哦,对了,你们往常还见过的,今年年初的赏花宴上,她随着她母亲一起来的,就是那杜府的三姐,叫若夕的那个。”

    听王妃这么一说,春娥倒是想起来了,把眉头一展,干笑了一下道:“娘,我知道是哪一个了,您放心吧,往后我们姐妹两个定然会好好相处的。还有几本帐没有点清楚,我这会儿再去查对一下去。”

    “去吧去吧,别累着了眼睛。”王妃拍了拍春娥的手冲着她微微一笑。

    春娥施了礼走出门外,迎面却面元泓携着若夕两个人往园子里走,虽然两个人没有说话,只是那眉目间的神情看上去却是和谐得很。春娥心里酸楚楚的一动,立在那里还没有开口。若夕已经抬眼看到了春娥,先自撇了元泓快走走上前来,冲着春娥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姐姐安好。”

    春娥冲若夕一笑,伸手虚扶了一下,道:“前几日太忙,我只顾着帮府上料理帐目,一不留神就中了些风寒,昨日是妹妹您的好日子,我本是该亲自去道贺的,只是怕我这带着风寒到了众人面前去会有不妥,于是便在娘那里告了个假,妹妹,您可别挑我的礼。”

    若夕赶快躬了身子,道:“姐姐说哪里话呢,昨日听说姐姐身子有所不适,我还惦记了半晌,适才还与泓郎说要去姐姐那里看看,不想倒是在这里遇着了,姐姐如今可好些了?”

    那一声泓郎叫得春娥心里那股子酸楚更甚,一抹干笑挂在嘴角,柔声道:“承蒙夫君和妹妹您二位惦记着,我已经没事了,帐房里还有些事务没有清,我得先去理一下,晚一些还请妹妹到我屋里去,我们姐妹好好地说一说体己话。”

    话一说完,春娥向着元泓低头一礼,领着丫环向着园子外面走去。

    元泓走到若夕旁边,扶了扶她的手腕问道:“没事吧?”

    若夕摇了摇头,偷着回头看着春娥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花园门口,心里浮起一丝复杂的感情来,象是内疚,象是同情,似乎又带着隐隐的不安,若夕不敢多想,只由元泓携着手走进堂上给王妃请安。

    王妃正自坐在炕上拈着佛珠闭目养神,忽听得丫环报传二世子与新侧妃来了,睁眼就见元泓携着若夕的手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门。看着儿子那脸上的神色似是颇为满足,倒是若夕的神色倦怠了些。

    王妃是过来人,打眼一看就猜出了昨夜的情形,不由得嘴角一勾,嗔道:“适才不是叫丫环传话过去了吗?今日许你二人晚起,就不必过来请安了。”

    元泓还没有说话,若夕脸上微微一红,双手接过丫环递过来的茶,恭敬地跪到王妃面前,将杯子举过头顶,正声道:“请娘赏饮媳妇茶。”

    王妃勾唇一笑,用一只手将那茶接过来淡淡地抿了一口,放在一侧的案几上,道:“起来吧。”

    若夕起了身侧着身子坐在一旁的绣蹲上,王妃看了看他二人脸色,淡然一笑道:“今后便是一家人了,若夕,你在自己家里不必拘谨,与泓儿和春娥好好相处便好。”

    若夕低着头轻声了说了一声是,那边元泓已经干咳了一声,故意拿眼睛扫了母亲一眼,又自看向别处。

    王妃瞥了儿子一眼,心说这个臭子倒是会挑礼了,转手从奇嬷嬷手上接过一个精美的黑檀匣子递到若夕面前道:“若夕,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若夕打开那匣子一看,里面躺着一支精美的羊脂玉镯,通体莹润,无一丝瑕质,一看便是上上之品。

    若夕双手接了那匣子,再次起身下拜道:“儿媳谢过王妃赏赐。”

    王妃淡淡一笑道:“都已经过了门了,还叫王妃吗?你可随着泓儿叫娘便好。”

    若夕垂下头,又恭敬地叫了一声:“娘。”

    看她如此乖顺,王妃也心下喜欢,轻声道:“若夕,昨夜你二人已成大礼,别的话我也不再多说了,泓儿他如今年纪也不了,你们两个可得赶快抓紧,也早些添个孩子才好啊。”

    若夕听了这话又是羞臊,偷着与元泓对视一眼,却见他正满眼坏笑地看着自己,便自红着脸低着头乖巧地应了一声是。

    王妃看着元泓他二人的神情,心下自然宽慰不少,又与二人喝茶闲话了一会儿便叫他二人退下来。

    出了门元泓就拿着手掌轻轻握了若夕的手往园子外面走,若夕脸上有点发热,轻嗔了一句:“别叫下人看见。”

    元泓一勾唇:“都是我的人了,还怕这个吗?”

    若夕垂了垂眸,看向手里的黑檀木匣子。元泓又笑了:“看着挺普通的一个镯子,可是娘的嫁妆,是外祖母给她的,她把这个给你,便是打心里认可你了,往后你放心便好。”

    若夕听到他嘴里说出的“放心”,再低头看着那一枚莹润的玉镯,心头漾起一股暖意,他刻意地帮她在母亲这里铺平了路,以后的每一天每一时她都要让他“放心”才好。

    “怎么了?”他低头问她。

    她抿着唇角,心里那股温暖潮乎乎地到了眼角,却甜了整颗心。

    看她不说话,他伏身把她往怀里一抱惹得她一声惊叫:“啊哟,快放我下来,这大白天的叫别人看见多不好。”

    他偎到她耳边轻声道:“好不好的,一会儿你再说,先回房。”

    由不得她再挣扎,他已经抱着她快步地往偏苑跑。

    这边李春娥进了帐房,依旧拿了算盘仔细兑帐,心下却总是感觉着不安稳,一页帐没看完,却是已经算错了好几处。随手将那算盘往旁边一推,叫丫环翠云给自己沏上一杯浓茶喝了醒神。

    一口浓茶入了喉倒是涩得喉中一苦,脑子似是清醒了点,眼前浮现的却是适才在园子里看到元泓与若夕携手走过来的身影。

    春娥就着那杯子双抿了一口,随口问翠云道:“你看这个新侧妃为人怎么样?”

    翠云看出自己家主子心里不痛快,干笑了一声应道:“看着人挺乖巧稳重的,看来会是个好相处的吧。”

    春娥低头看着杯子里的茶,又问:“昨天晚上,那些喜婆子们可听见什么了?”

    翠云猜出来主子是想知道什么了,红了红脸也不敢应,只含糊地接了一句:“许是听着了吧。”

    春娥将个食指顺着杯子沿左右划着,挑眉看她:“都听着什么了?”

    翠云是春娥带过来人,向来最与自己家的主子娘一心,常日里府里的事情多是她打听着报与春娥知道,些时听她这么问,翠云知道自己是含糊不过去了,哼哼哈哈了几声,道:“听那婆子们说,昨晚二世子与那新侧妃确是圆了房的,床上落的有东西,那个动静到了半夜还不停……”

    春娥的手指在杯沿上断然停住,眼睛也直了直。翠云打量了她一眼,赶快低了头干咽了几口唾沫,也不敢轻易开口劝。却见春娥直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却突然翘唇一笑道:“好啊,也是个好事儿,翠云,这会儿你去咱屋里把我那对儿玉如意取了来,一会儿给那新侧妃送去,顺便把那早生贵子的吉利话给捎上。”

    翠云一时猜不透主子的心思,躬着身子悄然说了一个:“是。”便低头退下去取那如意。

    春娥将手里的半杯残茶放在案上,又自低下头辟辟啪啪地打起那算盘珠子来。

    这一边元泓与若夕两个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兀自如胶似漆恩爱不提,那一边李春娥真糊涂也好,假糊涂也罢,只把心思全放在帐房帐务上,闲来无事又将那府内的珍玩库打开,对着这么多年的库藏仔细清点了一番,又自被惊得合不拢嘴。

    想那靖王府兀自不显不露,这库里存的有先祖先帝与太皇太后赏的好东西,更有一些朝中幕僚送来的珍玩宝器,还有些元澈元泓二兄弟亲自淘到的字画古董,三大间库房添得满满当当的。

    光看这些东西就过瘾得很,春娥又给每一件都给一一列了本新帐,那器物是哪一年的,由谁赏的,市值几何全都做了记录,世上最有趣的事情便是清点宝物了,何况这些个宝物还是自己家里的。春娥将那新入门的侧妃暂时扔在脑后,一心一意地这些宝贝打起交道来。
小说推荐